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33章 反向推理
    投票诚可贵,收藏价更高,若为支持顾,二者打个包。

    ------

    会是在哪个环节上被人发现了马脚了呢?

    毕竟不是玩侦探这行的,朱小君沿着正推的方向,遇到了极大的障碍,几乎是死路一条。

    “郭主任,你最近和周兵主任交往的多么?”朱小君首先想到的怀疑对象就是周兵。

    既然用正推走不通,朱小君索性开始反推,先确定了怀疑对象,然后对这个怀疑对象进行有罪推测。

    “周兵?”郭老二侧着脑袋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哦,我想起来了,在门诊给那孩子拆线的时候,刚好是周兵的专家门诊时间,我跟他打了个照面,他还调侃了两句,说那孩子是不是我的私生子,怎么那么关心那孩子。”

    朱小君混沌的思维似乎闪开了一条缝隙。

    “那天门诊拆线,孟大姐有没有到场啊?”

    “孟大姐肯定到场了,那可是她的没出三伏的亲侄子啊!”

    “马主任,郭主任,这件事基本明朗了。私下里开刀,不要说我们科,其他科也都有过,说不准马主任您也曾经干过这种事。这原本没啥大不了的,隔了三个月之前,就算把这件事证据确凿地摆在叶兆祥的面前,我估计叶兆祥都会装着不知道。”

    马宗泰皱着眉头,认真地听着:“说下去!”

    “但现在不一样了,叶兆祥和吴院长几乎在明面上都已经翻了脸,而且,可以确定的是,上次雇凶打人的事情,就是叶兆祥一手策划指挥的。但是,这件事却被吴院长给化解了,经过《彭州热点》一曝光,警方不得已介入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水落石出。”

    马宗泰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缓缓地为自己点了支烟,却没抽,夹在手上,默默地看着袅袅青烟。

    受马宗泰的感染,郭老二和朱小君也上了烟瘾,郭老二掏出烟来,自己点了一支,把剩下的半包烟丢给了朱小君。

    “那件事一旦水落石出,也就意味着叶兆祥将败下阵来。”朱小君点上了烟,贪婪地抽了一大口,深深地憋了一会,才缓缓地吐出了这口烟:“不过,叶兆祥也不是颗软柿子,我估计那几个打人的凶手,此刻早已经跑路了,即便警方介入,也很难有多大的进展。但是对于叶兆祥来说,暂时安全并不是他想要的。搞倒吴院长,才会是他的最终目的。

    雇凶打人的事件从表面结果上看,叶兆祥和吴院长是打成了一个平手,但深一个层次来看,事实上是叶兆祥输了一招,因为对现况更不满意的是叶兆祥而不是吴院长。所以,叶兆祥要继续进攻。

    吴院长是骨科出身,骨科自然是吴院长的后院,叶兆祥想从骨科下手,难上加难。但普外科就不一样了,医院的人都知道,马主任您跟吴院长是多年的师兄弟,无论是工作关系还是私人关系,你们俩都是很不一般。叶兆祥把矛头指向您,实际上就是指向吴院长。叶兆祥对普外科下手也相对容易一些,毕竟他在咱们普外科早就安插了一颗钉子。而这颗钉子,你们两位大佬心里都明白,那就是周兵周主任。”

    郭老二颇有些困惑:“可周兵的手上并没有确凿的只能证据啊?”

    “有些事,是不需要证据的,再说,有了怀疑,而且这怀疑的目标还十分明确,那么证据会很难么?”

    郭老二有些恍然:“你是说孟大姐那边……”

    朱小君点了点头:“对孟大姐,我们都很了解,二哥你在跟孟大姐出这主意的时候,一定还对孟大姐说了这种事我们以前常干之类的话,对不?”

    郭老二惊奇地瞪大了眼,不由得点了下头。

    “你若是不说这种话,以孟大姐的个性,是绝对不会接受你的主意的。这种人,不需要什么高明的手段,只要叫过去问一问,她便会扛不住全交代出来的。”

    马主任将燃了半截的烟灰弹到了烟灰缸中,只抽了一口那剩下的半截烟,便把烟头掐灭了。

    “朱小君说得对,孟大姐那种人,确实是扛不住什么事。好了,朱小君,那你说说,我们该如何应对呢?”马宗泰的眉头舒展了一些,他又重新点了一支烟,开始抽了起来。

    “毛主席教导我们,敌来我退,敌退我进,现在叶兆祥是进攻姿态,那我们就暂时退一退,把二哥交代出去,任由他处罚!”

    郭老二惊道:“什么?把我牺牲掉?”

    马宗泰听了朱小君这句话,也忍不住微微摇头。

    “二哥,牺牲你一个,幸福千万人,我们会永远记住你的。”朱小君轻松地耍起了贫嘴。

    马宗泰和郭老二被朱小君的这种轻松给感染到了,从刚才的紧张中走了出来。

    “老二啊,你就当一回黄继光呗?”马宗泰也跟郭老二开起了玩笑。

    郭老二立马起身,从老马的柜子中拿出了两条大中华,甩到了朱小君的怀里:“好吧,二哥就交给你了。”

    朱小君把那两条烟放在了茶几上:“马主任,院纪委的胡书记是不是叶兆祥那条线上的人呢?”

    马宗泰两眼一亮,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郭老二给抢了先:“好主意!这真是个好主意,我这就去找胡书记坦白交代去。”

    马宗泰一招手,叫回了正准备出去的郭老二:“急什么!待会我跟你一块去。现在,咱们最需要的就是听朱小君说完他的想法,打纪委胡书记这张牌确实是个高招,纪委那边不归叶兆祥管,胡书记也是吴院长的人,把老二交过去,最后肯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叶兆祥会死心么?”

    朱小君摇了摇头:“要是这点挫折就能让叶兆祥死心的话,那叶兆祥连副院长也不用做了,直接退休回家好了。”

    “是啊,所以我们还要想好下一步该怎么走,要充分考虑到叶兆祥的下一步动作。”马宗泰站起身,从柜子中拿出了两条九五至尊,一条甩给了郭老二,另一条则摞到了那两条大中华的上面。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朱小君对马宗泰笑了笑,将那三条烟码放整齐了:“一味地防守只会越来越被动,我觉得,现在应该是吴院长主动出击了。叶兆祥既然敢对普外科动手,那吴院长为什么不能拿他的心内科开刀呢?”

    “可是,这样一来,医院不就要乱了么?”

    “马主任,这就好比一个病人,肚子里长了个瘤子,不手术的话,他能吃能喝能睡,跟正常人没两样,若是开刀做手术,他至少得在病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的,甚至有可能手术后还会留有一定层度的后遗症。难道因为这些眼前的弊端就放弃了手术的机会了么?一样的道理,我们医院不把这件事彻底的解决了,那么医院的未来就不是混乱,而是死亡。”

    “有道理!”马宗泰叹了口气:“也许你说的真对,一味的退让防守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与其在掩盖矛盾,还不如让矛盾彻底爆发,把问题彻底解决。”

    “打蛇打七寸,只要吴院长能把叶兆祥的心内科给修理了,而叶兆祥又无法把心内科袒护下来,那么,以前跟着叶兆祥这条线的主任们会怎么想呢?”

    郭老二此刻脑洞大开,抢着道:“那他们一定会弃暗投明!”

    马宗泰下定了决心,站了起来:“走吧老二,我陪你去趟院纪委,顺便去跟吴院长说说话。”

    拿着三条烟,朱小君把马宗泰和郭老二送上了电梯,这才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这件事,事发突然,事前毫无征兆,根本没有思考准备的时间,全凭临场应变,全靠机智灵活,才总算得到了一个比较满意的结果。

    朱小君一只手抱着那三条烟,另一只手拍了拍胸口,长出了口气,拿出了手机。

    他需要跟宫琳通报一下,最好能见个面,毕竟自己对叶兆祥那边的事情了解的太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他需要更多的叶兆祥那边的信息。

    电话打通了,却一直没人接听,直到电话那头传来标准的提示音:“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朱小君无奈挂上了电话,给宫琳发了条微信,提示宫琳看到后立即给自己来的电话。

    想了想,又觉得微信不可靠,朱小君复制了刚才的内容,给宫琳又发了一条短信。

    做完这些,朱小君才回了医生办公室。

    一进门,便看见了陈光明。

    “中午一块吃个饭吧,我约了你们院长,你就当回三陪吧!”

    朱小君一愣,不由得打量了一下陈光明:“陈老五,吹牛逼不用报税?”

    陈光明撇了撇嘴:“啥就吹牛逼啊,我说的是真的,我敢只身来彭州,就不会事先做点功课么?老子跟你丫说实话吧,我陈老五实习的时候也积攒了一点人脉,呵呵,那家医院的心内科孔主任可是我的忘年交,孔主任跟你们院长很熟的,有他做招牌,请你们院长还是很简单滴!”

    朱小君心里陡然一惊:“你说的我们院长是哪位呀?”

    “叶兆祥叶院长啊?他分管你们医院的医疗业务,上新项目,我不找他找谁呀?”

    朱小君忍不住爆了粗口:“卧槽,你他妈还真会给老子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