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34章 来机会了
    去不去吃这顿饭呢?

    朱小君陷入了两难。

    直接回绝了,陈光明会丢了面子,叶兆祥也会对自己有所怀疑。

    能做到副院长的位子,智商一定不低。朱小君是通过叶兆祥进的医院,叶兆祥肯定知道宫琳的真实目的,宫琳为了实现她的计划,也一定不会选择一个笨蛋来执行她的计划。那么,既然不是笨蛋,又怎么会错失这个和后台老板见面的机会呢?

    假若叶兆祥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那么就会把这层怀疑联系到宫琳身上,而一旦如此,那么朱小君和宫琳就会对医院的这场斗争彻底地失去了控制,最后的结果无论是叶兆祥把吴东城给办了,又或是吴东城把叶兆祥给拿下,对完成唐氏交代的任务都没有好处。因为大局一旦确定,活下来的这位院长都会全身心投入到医院的管理中去,而医院的底子放在那里,用不了多少时间,一切便都将回归正常。

    只有让两人势均力敌地斗下去,医院才会彻底的乱掉垮掉,只有医院彻底的乱掉垮掉了,他和宫琳才有可能保全下来。

    那么,答应了去赴约又会带来什么负面作用呢?

    只想到了第一条,朱小君便不寒而栗:一旦被人发现,传到了马宗泰或吴东城的耳朵里,那么他将会被彻底地划到叶兆祥的阵营中去,那么今天取得的良好开局,就会立马付之东流。而且,今后也将再无机会去挑唆事端。

    “你约了叶院长在哪吃饭呀?”朱小君寄希望于约定的地点相对偏远,那么被别人撞见的几率就会大幅度降低。

    “就在你们医院附近的皇城酒家啊!”

    完了!唯一的希望的也破灭了。

    皇城酒家几乎就成了肿瘤医院的定点饭店,有推脱不掉的饭局,肿瘤医院的人都喜欢安排在皇城酒家,有时候,一中午能在皇城酒家碰上一二十个医院的人。

    “现在还早,你先溜达溜达,等十一点半,咱们再联系。”

    陈光明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笑开了:“现在都已经十一点一刻了,你让我到哪溜达去啊?”

    正在这时,葛辉过来吩咐道:“朱医生,今天是你跟老二的主班吧?”

    朱小君点头称是。

    葛辉又道:“老二去了院里,一时半会回不来,门诊收了个急腹症,你去处理一下,有问题来找我好了!”

    朱小君如遇大赦一般,好想振臂高呼一声:“感谢万能的老天爷!”

    当然,朱小君不能这么做,他得装着很遗憾的样子,对陈光明耸了下肩:“不是哥们不给你面子,可来了个急诊,工作为重啊!”

    陈光明只能作罢。

    门诊收进来的这个急腹症患者是个腹部遭受了打击而造成的腹腔内脏器出血的小伙子,因为病情紧迫,门诊那边也来不及进行进一步检查而确定具体的破裂脏器。对这类病症的手术,朱小君还是有些吃不准,他做好了急诊手术前的所有准备工作,然后去请了葛辉。

    葛辉很痛快地答应了朱小君。

    在打开腹腔前,葛辉提示道:“这小伙子是左侧受的伤还是右侧受的伤?”

    朱小君知道葛辉这句问话的用意。

    左侧受伤,破裂出血的多半是脾脏,而右侧受伤,破裂的很可能是肝脏。

    “左右都挨上了,不好说啊!”

    “嗯,这样吧,你做好吸引器的准备,我来掐住他的下腔动脉。”

    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因为腹腔没有被打开之前,因为空间有限,会对破裂脏器的出血形成一定的压力,而一旦把腹腔打开了,那么这个压力也就不存在了,病人往往会在这个时候因为出血速度猛然加快而导致生命危险。

    因此,做这类手术,最重要的就是在打开腹腔的那一瞬间,要迅速用手抓住病人的下腔动静脉,形成人工阻断。

    而下腔动静脉是贴在腹腔的后腹膜上的,之前有着一大堆肠子,若是经验不足,一把很难到位。

    好在葛辉的经验比较老道,而朱小君的配合也极为到位,半分钟后,朱小君清理了病人腹中的积血,看清楚了破裂的是病人的脾脏。

    “修补吧,小伙子还年轻,现在就摘了脾脏,怪可惜的。”朱小君不知怎么的,竟然生出了怜悯之心。

    脾脏修补术比起脾脏切除术,难度大了一倍,但此时的朱小君,其手术水平已经相当于高年资的住院医,接近主治医的水平了,再加上葛辉的水平摆在那,做个脾脏修补也不是多大的事。

    整个手术用了接近一个小时。

    做完了这台手术,朱小君在换衣室中向葛辉发出了邀请:“现在是十二点半,咱们还有一个多小时,怎么着,葛主任,去吃羊肉去?”

    葛辉爽快地答应了。

    换好衣服就要出手术室的时候,刘燕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两位大医生,要到哪里去腐败呀?”

    朱小君调侃道:“刚接了中ji委巡视组的电话,要去汇报思想。”

    葛辉的性格比较正,规规矩矩地回答了刘燕:“我俩准备去吃羊肉呢,要不一块去?”

    刘燕一歪头竟然答应了:“好啊!刚好中午没饭吃。”

    彭州人对羊肉有着异乎寻常的偏好,在众多南方人拒绝吃羊肉的夏天,彭州人反其道而行之,别出心裁地搞了个伏羊节,在入伏的第一天大吃特吃羊肉,还要美其名曰以毒攻毒,以羊肉的火气对抗酷暑的火气。

    现在的季节已经入了秋,更是吃羊肉的好日子。

    一顿羊肉吃的倒也稀疏平常,和彭州顶尖的羊肉馆相比,肿瘤医院附近的那家青春羊肉馆的水平就差了一些。

    回到了医院,上了电梯,刘燕对朱小君发出了请求:“朱医生,你有时间么,我想请教你几个问题。”

    朱小君简直是受宠若惊啊!自然是畅快的答应了。

    在手术室的休息室中,刘燕给朱小君拿来了一个病人的一厚卷病历资料。

    “朱医生,你先帮我看看这个病人。”

    朱小君翻了翻眼皮:“大美女,你这是打算比武招亲么?”

    刘燕显然没情绪跟朱小君斗嘴,她拢了拢头发,道:“别误会,朱医生,咱们医院的大主任我都找过了,各有各的说法,我也不知道听谁的了。我知道你虽然满嘴跑火车,说话从来没有个正形,可我也知道,其实你心很善,从来不愿意说假话。”

    朱小君打开了那卷病历资料,笑着回道:“谁说我不愿意说假话?我现在就想说一句假话,刘燕,你长的真丑!”

    外科医生看病历资料,最喜欢看的就是病人的影像资料,朱小君也是如此,他首先看了病人的ct片。

    “是个肺部占位?病人多大了?哦,53岁的女性……刘燕,这个病人跟你什么关系?这应该是个肺癌啊!”

    刘燕叹了口气:“你先看吧,等看完了我再跟你细说。”

    朱小君接着又翻看了一些检查报告,其中有一张痰培养后的病理报告,上面显示,镜下看到癌细胞。

    诊断是明确的,从ct上看,病人应该尚未失去手术的机会。

    “说吧,什么情况?”朱小君把那卷病例资料收拾了起来。

    “是我舅妈……”刘燕一开口,就吓了朱小君一大跳,前两天值夜班的时候,郭老二才对她说过,刘燕的舅舅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跺跺脚,彭州的地面就得颤三颤。

    “我已经咨询过胸外呼吸化疗放疗这些科室的大主任了,可是,他们的说法却都不一样,胸外科的说必须开刀,切掉了也就没事了,还说这类型的肺癌对化疗药不敏感,硬上化疗的话,对病人的存活期并没有多少延长作用。可呼吸科和肿瘤科的主任都说必须要化疗,还说直接开刀做手术的风险太大了,最好先用化疗把瘤体缩小后,再考虑手术。到了放疗科那边,却成了前面说的都不对,只有放疗才是最适合的治疗手段。朱医生,我知道他们都是从自己的专业角度来说的话,都存在一定的私心。我听说你在学校的时候理论基础非常好,就想听听你的看法,我舅妈……到底选哪个治疗手段才是最适合的呢?”

    朱小君感慨道:“你这一席话,直接说穿了咱们国家在肿瘤治疗上的弊端了啊!现在肿瘤病人到医院去看病,简直就是在赌运气呢,碰到了干外科的,除非做不了,否则一定会被忽悠了开刀,要是碰上了化疗的,那就得三个疗程四个疗程之后在说话,万一碰上个搞放疗的,那结果就是不管肿瘤对射线敏感不敏感,先上个基础剂量咱再讨论。”

    刘燕显得很无奈:“是啊,我问了一圈下来,连我自己都糊涂了。”

    “我呢,只是在教科书上学到一些关于肺癌的治疗理论,说实话,教科书上的那点玩意根本没啥作用。不过没关系,给我一天的时间,让我查一查美帝那边对肺癌的学术研究报告,虽说中美之间存在人种问题,但大方向总是没错的,你说呢?”

    刘燕自然是千恩万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