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39章 伽玛刀
    朱小君和陈光明痛快完了,结了帐,出了那家洗浴中心,正准备找家酒馆继续嗨皮,朱小君的手机便响起了铃声。

    是宫琳打来的。

    “朱小君,怎么又去做手术了?你可真够拼的哦!”

    “嗯,啊,是啊,最近病人比较多。”

    “没别的事,就是告诉你一声,我跟叶兆祥谈得非常愉快,他完全接受了我的建议。”

    “……”

    “喂,朱小君,你在听么?”

    “哦,我在听。哦,宫琳,这是件好事,值得庆贺!不过这两天你也太辛苦了,我就不约你出来庆贺了,你早点休息吧!”

    挂上了电话,朱小君转头对陈光明圆场道:“一个同事,病人二进宫,现在没事了!”

    跟陈光明说了这句话,朱小君同时翻看了一下手机,却看到了好几个未接来电。

    有两个是宫琳打来的,剩下的全都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

    朱小君对陈光明做了个歉意地表示,然后回拨了那个电话号码。

    “朱小君,我是刘燕,你在干什么呀,怎么不接电话呢?”

    朱小君下意识地摸了下鼻子:“啊,是燕儿大美女呀,那个…那个我刚才在睡觉来着,手机关了静音,对不起哦!”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我千辛万苦才找到你的电话,又给你前前后后费了一个多小时打了十几个电话,你说我累不累啊?”

    朱小君只能苦笑,人家是美女,想怎么发牢骚就怎么发牢骚,朱小君的手机上显示着这个号码只拨打了四次,可人家大美女偏要说十多次,你又能怎么着?

    “我请你吃饭,给你赔罪,任你打骂,只求燕儿姑娘不要在生气了,好么?”

    “这还差不多!刚好我晚上有空,你说吧,请我在哪儿吃饭呢?”

    朱小君看了眼陈光明,陈光明则抬头看天,根本不理会朱小君。

    “地方你挑。”

    “咱们去夜市一条街好不?那儿有一家做臭豆腐的,我超爱吃。”

    夜市一条街?

    朱小君心中暗喜,那地方,论价格可以说是全彭州最便宜的地方了,横竖是自己掏钱请客,去那边是最划算的了。

    可是,这种情绪却不能显露出来,昨晚他跟陈光明就是在夜市一条街喝的酒,今天再去哪儿,多掉份啊!

    “请你这样的大美女吃饭,却去了夜市一条街,这传出去,我多没面子啊!”朱小君对着电话,眼镜却瞄了下陈光明,可陈光明依旧仰脸看天,似乎没听到朱小君的说话。

    “怕丢面子就别请我吃饭!”电话那头,传来了刘燕嗔怒的声音。

    “好好好,我的大美女,就依你,今晚什么都依你,你就是让我以身相许……”

    “滚!再耍贫嘴我就不去了。”

    “别,别,千万别,我错了,我认罪,大美女,你还是快点过来吧!”

    “那你在夜市前面的那家农业银行门口等我,我这就过去。”

    收起了手机,朱小君不好意思地对陈光明耸了耸肩:“兄弟,亏待你了哦,今晚咱还得去夜市……”

    陈光明一声奸笑:“做女人——挺好!”

    三人见面后,刘燕对多出来的陈光明倒也没觉得碍事,她又不是来跟朱小君谈情说爱的,她只是想尽早知道朱小君对她舅妈的治疗意见而已,能达到这个目的,顺便还能蹭顿晚饭,多一人少一人又有何妨。

    吃东西的时候,朱小君对刘燕说了他查询后的意见。

    “美帝那边对肺癌的治疗也存在不小的争议。手术、放疗还是化疗,也是各说各的好,不过啊,他们倒是有一种共识,那就是联合治疗,当然,我们这边也是主张联合治疗的,只不过在落实上,做不到人家的那种相互配合的方案而已。另外,我查阅到美帝那边最近对免疫细胞治疗的期望值挺高的,从他们的学术文献上看,手术结合免疫细胞的治疗效果,似乎比其他的联合治疗方案要好一些。”

    “免疫细胞治疗?”刘燕显得很惊诧:“我们医院没有这个项目啊?”

    “去省城吧!”一直是一言不发地陈光明突然开了口:“对肺癌,伽玛刀结合免疫细胞,应该是最好的治疗方案了!”

    “可是……”刘燕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出来:“我咨询过咱们医院放疗科的顾主任,他说伽玛刀只适合三个公分以下的病灶,我舅妈的那个病灶,已经有五公分多了。”

    陈光明面露鄙夷之色:“我去,你们那个啥顾主任也够牛逼的哦,拿着十几年前的瑞典头部伽玛刀的临床应用标准来套十几年之后的中国体部伽玛刀,用牛头来对马嘴,他怎么就不臊得慌呢?”

    刘燕对放疗顾主任的说法也有疑虑,她专门上网查询过,很多国内伽玛刀中心的报道都不支持顾主任的说法,只是她一个护士,也搞不明白这其中的问题。

    “老五哥,那你就给小妹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么?”

    陈光明抿嘴一笑,偷偷地看了眼朱小君。朱小君紧锁着眉头,不动声色。做为五年上下铺的兄弟,陈光明对朱小君是了如指掌,他知道,此刻的朱小君一定是心里酸溜溜,正盘算着怎么修理他哩。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国第一次引进了瑞典制造的伽玛刀,相比直线加速器,伽玛刀采取了射线聚焦的外照射方式,这就大大增强了对焦点的射线剂量,用放疗的学术名词来说,就是大幅度提升了放射增益比。咱们国家有着‘伽玛刀之父’称谓的宋先生把放射增益比形象的比作为焦皮比,也就是焦点和皮肤的受量之比。”

    陈光明一边解释,一边在桌上用茶水画着图。都是有些医学基础的人,这连说带画的方式很容易就让刘燕和朱小君明白了其中道理。

    “瑞典伽玛刀只是一台适合头部肿瘤治疗的设备,咱们宋先生在接触到这台设备后,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于是带领着一批科学家,苦心研究了近五年,不单搞出了咱们国家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头部伽玛刀,还创造性的研制成功了世界首台体部伽玛刀。我现在供职的那家公司,就是宋先生第三次创业搞出来的公司,我们现在做出来的伽玛刀,已经是第五代伽玛刀了,在放疗界,绝对是最先进的治疗设备,在临床应用上,其效果堪比质子刀。”

    陈光明一说起自己的产品,那真是信心满满豪情万丈。

    “我这样说似乎有点王婆卖瓜的嫌疑,不过不碍事,因为我有铁的证据。我们第五代伽玛刀与六年前投放出了第一台,当时的中心韩主任也就是我们公司现在的医学总监,他在六年前做了一批肺癌的病人,有中央型的也有周围型的,有小细胞肺癌,也有非小细胞肺癌,,那一批患者一共有十五名,到现在还活着的有十二人,两位,你们也都是吃医疗这碗饭的,这样的疗效,就不用我多说话了吧!”

    陈光明颇为得意地自己吹了半瓶啤酒,又接着唠叨道:“那时候,韩主任还没有接触过免疫细胞这个项目,所有的病人只是单独接受了伽玛刀治疗。你们若是不相信的话,我这就可以回宾馆去给你们拿资料,我那里连病人的联系方式都有,你们可以两方面验证。”

    朱小君拎起酒瓶,跟陈光明的酒瓶碰了下:“不用验证了,你说的话,我信!”

    刘燕的双眼放出了光彩:“那你说,我舅妈的病能不能用你们的第五代伽玛刀治疗呢?”

    “宋先生设计制造的第五代伽玛刀相比前几代有了质的提升,单就肺癌,病灶在十公分以内的,都会有很不错的治疗效果。不过,说到个案,我陈老五不是专家,也不敢随便下定论。”

    朱小君一瞪眼:“卧槽,你这不是说废话吗?”

    陈光明没理会朱小君,依旧看着刘燕:“你可以把病人的资料做成电子版的,发到我的邮箱,我这边一收到,就会立即跟我们的韩主任联系,他才是专家,咱们要听他的意见,不是吗?”

    刘燕对陈光明流露出感激的神情,立马向陈光明要了邮箱地址,还顺便交换了电话号码。

    朱小君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舅妈的事情有了着落,刘燕的心情顿时晴朗了起来,油炸臭豆腐,孜然牛板筋,辣爆鱿鱼须……溜达了一圈,点了二十多种特色小吃。

    “我滴个小姑奶奶哪,你点了那么多,能吃完么?”朱小君忍不住了,对着满桌的小吃,哀嚎了起来。

    “你管我?反正又不是我买单。”刘燕拉开了架势,准备大快朵颐。

    陈光明趁势拍上了马屁:“妹妹,不喜欢吃的全给我,我帮你解决。”

    三人吃喝到了十点多才算完,刘燕坚持不让朱小君送她,自己打了辆车回家了。

    朱小君陪着陈光明说是要走一走,消消食。

    “你行啊!陈老五,你丫够狠的啊,连老子的马子你都敢翘?”

    “说啥呢?朱老烟,看不出我是在帮你啊!”

    “嗯,看出来了,只怕你小子帮着帮着,就把刘燕帮到自己的床上了!”

    “曹,我是那种人么?”

    “曹,你不是那种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