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42章 防线被突
    面对吴东城的全面反击,叶兆祥的应对策略简单而粗暴,他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吴东城的大本营——骨科。

    和心内科一样,骨科在手术耗材上的猫腻也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无论是国产骨科器械又或是进口骨科器械,其中的灰色部分一般都在销售价的二成到四成之间。

    肿瘤医院的骨科也是个大科,一年下来,卖掉的骨科器械将近两千万元。叶兆祥拿这件事说话,并直接把部分证据捅给了市检察院。

    简直是疯了!

    但此刻,吴东城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好在这几年,他因为叶兆祥的存在,对骨科的这种灰色地带做了该做的准备,中间设计了数道防火墙,即便是掩盖不住,但想通过这种事伤及到他,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整个医院因此而人心惶惶,大家再也没有心思努力去收病人治病人了,除非是推脱不掉的,否则的话,宁愿自己少一点收入,也要落个干净。

    这种局面下,谁又知道下一把火就烧不到自己身上呢?

    住院病人总数快速直线下降,医疗质量也跟着快速直线下降,反应到医疗市场的结果,那就是老百姓感觉到肿瘤医院得了重病,不再是以前那家可以信任的医院了。

    宫琳显得很兴奋,在电话中对朱小君说,为了这个局面,她已经呕心沥血一年半之久了,今天终于看到了,应该好好地庆祝一番。

    电话中,朱小君提醒宫琳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这二人的斗争若不能持续个一两个月,那么肿瘤医院的混乱也只能是暂时,一旦恢复了正常,它在老百姓中的口碑就会缓慢回升,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原状。

    市检察院接到了匿名举报肿瘤医院骨科的材料,一般来说,检察院对这种匿名举报并不怎么在意,可是,这份举报材料却是如此翔实,似乎检察院只需要做一些验证工作便可以盖棺定论,更何况此案涉及的金额巨大,怎么看都是一个肥的流油的案子,因此,检察院来了兴趣,胡副检察长亲自挂帅,组成了一个专案小组,进驻肿瘤医院彻底清查骨科问题。

    吴东城为骨科设计的第一道防火墙是把这些灰色收入做成集体收入,国内有条不成文的惯例,那就是法不责众,一个科室,把灰色收入尽量的透明了,也就演变成了小金库的性质。而小金库是不具有法律责任的,最多也就是做些行政上的处罚。

    第二道防火墙则是对灰色收入的分配,骨科从来没有把这部分收入当成奖金什么的发给个人,而是巧设名目,把小金库的钱洗白了,然后再发放给个人。

    吴东城还为自己设计了第三道防火墙,那就是骨科主任张明。当初吴东城提拔张明上来接替他做主任的时候,张明就表态,但凡骨科所有的责任,到他为止。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假如骨科出了问题,他张明将把所有责任揽在自己身上,绝不牵扯到吴东城。

    原以为三天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胡副检察长遇到了空前的困难,整整一个礼拜过去了,这个案子却毫无进展。

    与此同时,检察院又接到了对肿瘤医院化疗科及心内科的举报,这一下,胡副检察长忙不过来了,干脆把办公室搬到了医院里,弄得自己比医生们还要忙还要累。

    肿瘤医院的化疗科和心内科是叶兆祥那边的,相比吴东城,叶兆祥在防范问题这方面上做的比吴东城更为缜密,胡副检察长初一涉入,竟然没发现有任何问题。

    不管是吴东城还是叶兆祥,他们所做的防范也只能局限在自己掌控的范围,至于供货的商家,那可就不是他们能掌控的了的,而且,检察院对这些商家的人可不像对待医院的专家科主任那般客气。

    胡副检察长一口气请了十多名供货商的业务代表来喝茶。

    局面开始有了小小的突破。

    这种突破,带给肿瘤医院的效应则是大家的心里更慌更乱,更加无心去做业务。

    不过半个月的功夫,肿瘤医院的空床率便超过了百分之三十,而且,继续下降的趋势更加明显。

    这期间,胡恩球的汉阳造如愿以偿地变成了加特林,这厮出院之后,便嚷嚷着非得请杨林和朱小君去一趟云港市,亲自体会一下那海州湾岛国妹子到底是个啥滋味。

    杨林对胡恩球的邀请显得很积极,而朱小君对医院的走向还有些担心,不怎么情愿离开医院,哪怕只是一天的功夫。

    胡恩球在住院期间,跟杨林以及混熟了,这俩货的爱好是如此地相像,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哥们,其亲密无间的劲头,已经远远滴超过了朱小君和杨林的关系。

    朱小君刚一表示出自己不太想去云港市的态度,便遭到了杨林和胡恩球的联合打压。

    “草,当初提议的是你,现在装逼不肯去的还是你,死猪头,你现在牛逼了是吧?要不我把这事告诉秦老大,让她老人家来评评理?”胡恩球知道朱小君最怕的人就是秦老大,因此在关键时刻,搬出了秦老大来。

    杨林也对朱小君表示了不满:“你留在医院能干什么事?现在都乱成这个样子了,谁还敢开刀?走吧,去散散心,说不准等咱们回来,医院也就风平浪静了。”

    朱小君拗不过这哥俩,又担心过分坚持会引起杨林的怀疑,就只能答应了下来。

    从彭州到云港,有高速也有火车,就是没有高铁。

    三人当中,胡恩球和杨林都有车,于是便提议开车过去,可朱小君却对此提出了异议:“开车?那到了云港喝不喝酒?喝了酒之后,咱们是把车推着走还是把车就地给卖了?”

    胡恩球和杨林这俩货的车都是价格在三十万以上的中高档车,自然不喜欢请代驾,听朱小君这么一说,也就放弃了开车去云港的打算,遵从了朱小君的意见,改乘火车去了云港。

    到了云港市,哥仨一头扎进了海州湾。

    果然是货真价实的岛国妹。

    那自然得是忘情地嗨皮一番了。

    这一嗨皮,就是整整一夜,到了第二天早晨,哥仨才安静下来,一人一个房间,去休息补觉了。

    真是应验了那句怕什么来什么的俗话,朱小君刚迷瞪睡着,便来了个电话。

    来电话的人是吴东城。

    电话中,吴东城只说了一句话:“张明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

    朱小君愣了下,说了声:“我懂了,我来试一试。”

    放下了电话,朱小君按响了胡恩球房间的门铃。

    一连按了十几下,胡恩球才睡眼惺忪地打开了房门。

    “催命啊?你不睡还不让我睡呐?”

    “去洗个冷水脸,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

    看着朱小君严肃且急切的样子,胡恩球醒了大半,连忙去了洗手间洗了把冷水脸。

    “什么事?看把你给着急的。”

    “你老爸在我们医院办案的事你是知道的吧?”朱小君点上了一支烟,又顺手丢给了胡恩球一支。

    “嗯,我知道,那老家伙功利心太重,就想着当那个一把手,所以才那么积极。”胡恩球打了个哈欠,捡起朱小君丢过来的香烟,却没急着点上,拿在手上把玩着。

    “你老爹抓了我们医院的骨科主任张明。”

    “那张明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普外的,他骨科的事,扯不到你身上吧!”

    朱小君深深地抽了口烟,缓缓地吐了出来,叹了口气,道:“张明是吴院长一把手提拔上来的,而骨科的前任主任就是吴院长。混球,吴院长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不能不报。”

    “那你想怎样?检察院办案,和公安办案可不一样,在案子没定性之前,我们这些做律师的也见不到。”

    “别跟我拿律师来说话,要说就说你老爸,我的要求也不高,就是能跟张明说上个十分钟的话,也就足够了。”

    “换个人或许也有这个可能,可是我老爸办的案子……这老家伙……”胡恩球摇了摇头,苦笑了两声。

    “混球,我就问你一句话,我的事,你愿不愿意帮忙?”

    “愿意,当然愿意,我混球跟你猪头那是什么关系?咱可是比一个爹妈的兄弟还要亲的好兄弟啊!”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有办法对付你老爸,既不伤和气,又能让你老爸服了软。”

    “啥办法,说来听听,也让我长长见识,以后好对付那个老家伙,猪头,你是不知道,这两年我忍那个老家伙已经是实在忍不下去了。”

    “现在来不及说,咱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立即返回彭州去,而且,还不能让杨林那家伙看出破绽来。”

    “嗯,这事好办,我就说我的那个小女朋友发现了我的行踪,需要立即回去掩盖罪行。”

    “嗯,这个说法说得过去,好吧,你去对付杨林,我来租辆车,坐火车回去太慢了。”

    半个小时后,哥仨坐在了租来的回彭州的车子上。

    又过了两个半小时,朱小君和胡恩球回到了肿瘤医院,而杨林困得不行,回家补觉去了。

    ------

    看完了,投张票,收个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