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43章 接头
    加群啊!加群啊!加群啊!

    加了群,咱们就可以一起聊聊医疗界那些奇闻趣事,也方便你吐槽了。还有,一些担心被和谐的内容,也可以先睹为快了。

    ------

    朱小君对付胡副检察长的手段很简单,却十分有效。

    他把胡恩球安排到了骨科,然后在胡恩球的右小腿上打了厚厚一层石膏,又让骨科的邢主任联合ct室的人做出了一张胡恩球右小腿胫骨粉碎性骨折的ct片。

    虽然都是假的,但对付胡副检察长这样的外行已经是足够的了。

    能戏弄一下老爸,胡恩球心里也是充满了期盼,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配合着朱小君。

    “我不是在这儿做了个小手术吗?今天回来复查,电梯人多,我图个清静,就走了楼梯。可是我一心只想着手上的那两件案子了,一不小心,摔倒了。”面对前来探望的胡副检察长,胡恩球说起谎话来是面部红耳不赤,滴水不漏毫无破绽。

    胡副检察长秒秒钟就相信了:“转院吧,转到附院去。”

    邢主任拦住了:“转不得,这种骨折,最忌讳搬动,一不小心就会加重病情,造成遗憾。”

    胡恩球也哭丧着脸央求:“我不转行不?我这腿,稍微一动就是钻心的疼啊,胡老爷子,你是没尝过这种滋味啊,你怎么能忍心呢?我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儿子了。”

    胡副检察长到底还是心疼儿子,没有再坚持。

    虽然没再坚持转院,但胡副检察长并没有放弃转院的年头,他找了个机会,联系了附院骨科的专家,想问一问这种情况,到底能不能移动病人。

    从医学常识上讲,病人骨折的那条腿已经打了石膏,已经做了限动处理,这样的话,移动起来并无大碍。但是,邢主任早就跟附院乃至整个彭州市的骨科界都打过了招呼。

    都说同行是冤家,但在医疗界却非如此,尤其是当下医患关系如此恶劣的状态,更使得医疗界的同行精诚团结。

    肿瘤医院这边的事情,其他医院的人早有耳闻,兔死狐悲,其他医院的专家们对肿瘤医院并没有幸灾乐祸的思想,反而充满了同情。所以,当邢主任的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没有人不支持肿瘤医院的骨科,大家都认为一定要把这位胡副检察长的公子牢牢地留在肿瘤医院,让这位胡副检察长也领略一下来自于医疗界的力量。

    甚至,连省城的骨科界都已经做好了被胡副检察长咨询的准备。

    胡副检察长一连咨询了数位骨科专家,得到的回答是一致的不能移动。

    没办法了,胡副检察长只能折回头,央求邢主任好好地给他儿子治疗。

    邢主任按照朱小君事先交代的,双手一摊:“要是当时就手术的话,我确实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可是,胡副检察长,我必须对您实话实说,因为您的不信任,贵公子被耽误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这种情况,我们医院只有两人能做得了,一位是我们的吴院长,不过他已经有三年的时间没上过手术台了,手生到了什么地步,谁也不知道。第二位就是被你带走的张明主任。”

    胡副检察长一脸苦相,放下了身架,跟邢主任商量:“那咱能不能请其他医院的专家过来做手术呢?”

    邢主任呵呵一笑:“胡副检察长啊,你这是在给我下套啊!按规定的收费标准,请专家来我院做手术,只能付给对方三百块,三百块?你让我请谁去?”

    胡副检察长以商量的口吻道:“钱不是问题,邢主任,只要能给我儿子顺利的做了手术,出多少钱我都愿意。”

    邢主任冷哼一声:“我说是个套吧?这么一来,那还不是罪加一等?你们这些人,历来都是翻脸不认人的。这样吧,你若是能请得到,我这边会完全配合,胡副检察长,我们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胡副检察长无奈,只能跟市内其他医院的大主任们联系,可是,联系了一圈,却没有人答应。

    胡副检察长在心中咒骂着这些骨科专家,发誓等他儿子的手术做完之后,一个一个地收拾他们,可是……他儿子的手术该如何落实呢?

    这个时候,朱小君出现了。

    “胡叔,让张明回来做手术吧,我可不想将来跟一个瘸子做兄弟。”

    胡副检察长心头一颤,是啊,儿子将来要是真瘸了,那还不是恨他一辈子呀!可是,放张明回来……不行!这个突破口绝对不能放!

    “小君啊,我知道你跟恩球是好朋友,你不想看到他瘸条腿,胡叔更不想啊!可是,胡叔又有什么办法呢?张明他……”

    朱小君给胡副检察长点了支烟:“胡叔,张明现在定罪了吗?没有吧!既然没有,现在也只是接受调查而已,放他回来做台手术又有何妨?我知道,你可能是担心张明会趁机报复你,把仇恨发泄到你儿子身上。胡叔,我想对你说,如果你这么想,那么只能说明你太不了解医生了,在医生的眼中,只有病人和健康人之分,没有恩人和仇人之别。”

    胡副检察长犹豫了一下:“即便如此,那还是不能放他回来,我更担心的是案情,一旦……”

    朱小君打断了胡副检察长:“我知道你的意思,胡叔,你让我怎么评价你们检察战线上的这些战士呢?我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机械教条!”

    胡副检察长不由得一愣:“怎么讲?”

    “你们就只知道担心放回来后有可能造成串供或其他对审案不利的情况,可就不会转换一种思维。你想啊,胡叔,假若张明利用回来做手术的机会进行串供或是弄个攻守同盟之类的事情,而这些又被你们监控到了掌握了十足的证据了,那么你说这是对审案有利还是无利呢?”

    “你是说我们可以对手术室进行监控?”

    “用不着你们操心,我们医院每一间手术室都安装了监控设备,你们检察院的人只需要坐在那儿戴着耳麦看着监视器就足够了!”

    胡副检察长沉默了,看样子,心里有些动摇。

    朱小君又追加了一句:“不过,你们想通过这种手段来掌握张明串供或跟他人搞攻守同盟的证据的话,估计你们会失望,因为张明不傻,他知道手术室安装了监控设备。”

    “救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屠,更何况,现在要救的是胡叔您的儿子!”朱小君说完这句话,将烟头扔在了地上,踩上了一脚,狠劲地碾了两下:“该怎么做,赶紧定夺,再耽搁下去,吃亏的只有你自己!”

    胡副检察长终于扛不住了,他咬了咬牙:“好吧,就听你的。”

    一个小时后,张明被带进了手术室。

    两名检察院的检察员,一个守在了做手术的那间手术室的门口,另一个则去了监控室。

    手术室中,胡恩球仰脸躺在了手术台上,耳朵上戴着一个jvc耳麦,悠闲自得地听着音乐,他的身边,也就是手术台的两边,各站了两名身穿手术衣的大男人,煞有介事地做着各种手术动作。而手术室的一角,朱小君和张明各拿一张纸和一支笔在交流。

    这台史上最为成功预后结果最佳的手术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等朱小君和张明交流地差不多了,手术也就自然结束了。

    张明怎么过来的,又被怎么带走了。

    而朱小君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拨通了吴东城的电话。

    “吴院长,我见过张明了,聊了一个多小时!”

    “嗯,怎么说?”

    “您在哪,我把谈话内容交给你!”

    “过来吧,我在办公室。”

    朱小君拿着跟张明交流的那两张纸,去了吴东城的办公室。

    吴东城看过那两张纸之后,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

    “朱小君,这件事办得漂亮!”

    “吴院长过奖了,其实也是我运气,要不是我跟胡副检察长的儿子是高中时期的死党哥们,这件事也做不来。”

    吴东城笑开了:“即便有了这层关系,没有你这副好脑袋瓜子,这件事同样也做不来。”

    朱小君也跟着笑了:“即便有了这层关系和我这副脑袋瓜子,没有您和邢主任他们的鼎力协助,这件事仍旧做不来!”

    吴东城指了下朱小君:“你啊……真是一副伶牙俐齿。”

    “张明既然要把事情全扛下来,那么骨科的事情,检察院也只有到此为止了,那么接下来,他们的目标便只能是心内科和化疗科了。”朱小君随手拿起吴东城办公桌上的一包大中华,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了。

    吴东城沉默了一会,才道:“我们能做到的,叶兆祥也很有可能做得到。”

    “您是说防火墙?”朱小君不屑一笑:“胡副检察长若是还有个儿子,而这个儿子刚好又能被叶兆祥所利用,那么或许他们设置的防火墙还能起到点作用。”

    吴东城的双眼闪现出一丝光亮:“说下去!”

    “你们是没见识过检察院办案,我可以说,没有经过特殊训练的并且没有钢铁一般意志的人,绝难扛得住检察院那帮人的手段,除非像我们一样,可以向当事人传递信息,告诉他我们一直在并肩作战。”

    吴东城吁了口气:“是啊,张明算是个硬骨头,我都担心他扛不住,更何况那些做内科的软骨头。”

    朱小君笑了笑:“再说,我们有了胡副检察长他儿子的这座桥,就可以引导着检察院的办案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