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44章 老板召见
    看书投票,跟读加群,本书规矩,谁敢不从?你若不从,老烟就……求你从!

    ------

    一周后,张明的案子结了,胡副检察长亲自把张明送进了看守所,并关照看守所的负责人,一定要善待张明。

    看守所的所长点头哈腰地应付着,却引得胡副检察长一脸的不高兴。

    “老李啊!我可不是跟你打哈哈,这个人,可是我胡广伟的恩人,要不是他,我儿子下半辈子就只能瘸着一条腿过日子了。”

    “领导,您就下命令吧,要我安排什么条件,您直说,只要我老李能做得到。”

    “单间,按你们看守警员的标准备置铺盖,吃的也不能比你们差,另外每天都可以洗个热水澡。”

    看守所的李所长面露难色。

    胡光伟拉长了脸:“做不到么?”

    李所长眼看着领导动了气,赶紧道歉:“能做到,一定能做到。”

    胡光伟这才作罢。

    张明进看守所的当天,朱小君便带着吴东城来探监了,有了胡广伟的招呼,再有胡恩球给弄的律师事务所的介绍信,朱小君跟吴东城没费什么周折便见到了张明。

    按规定,这种见面应该有看守所的看守警员在场的,但李所长为了执行胡光伟的‘善待’的指令,特意撤走了在场的看守警员。

    “张明,有什么要求?”吴东城干脆利索,没有任何客套,第一句话就问了最核心的问题。

    张明笑着摇了摇头:“你们能来看我,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吴院长,谢谢你的关心。小君,更要谢谢你,没有你,或许我张明……”

    朱小君摆了摆手:“别说了,张主任,即便你没能扛得住,吴院长也会理解你的,检察院那帮人的手段,一般人都是扛不住的。”

    吴院长伸手握住了张明的双手:“但是你扛住了,好兄弟,这份情谊,东城一定会铭记在心的。”

    张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两个要求……”

    吴东城急切地抢道:“快说,只要我能做得到。”

    “第一,你要答应我,绝不能轻饶了叶兆祥这****的……”

    吴东城点了点头。

    “第二,朱小君,你再帮老哥个忙,安排你嫂子和你大侄子来看看我。”

    吴东城立即把目光投向了朱小君。

    朱小君却摇了摇头:“第一,你的称谓不对,应该是我婶子和我大兄弟。第二,现在不是时候,我理解你的心情,张主任,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准备在法庭上的那些事,我给你请了两个律师,其中一个就是胡副检察长的宝贝儿子,这伙计已经答应我,不管是从公还是从私,这一次都会借你这个案子,好好滴跟他老爸闹腾一场,另外,跟胡副检察长的儿子搭档的是弘远律师事务所的大律师金建华,金律师说,这案子要是办好了,很可能弄个缓期执行。张主任,再坚持坚持吧,最多两个月,你就能重获自由了。”

    张明叹了口气:“你说的也对,算了,就按你说的办吧!”

    探视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三个人又聊了点别的,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看守警员过来做了第一次提醒。

    吴东城和朱小君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了。

    张明忽然在后面叫了一声:“吴院长!”

    吴东城转过身来看着张明。

    张明指了指朱小君:“把他提上去,做你的院长助理,比放在普外科要强多了!”

    吴院长温暖地笑开了:“我要是这么做,那马宗泰个老家伙还不得跟我急眼?”

    出了看守所,坐上了车子,吴东城却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你考虑考虑吧!”

    朱小君一头雾水:“你让我考虑什么呀?”

    “张明的建议,老马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会说服他,关键还是你自己,愿不愿意放弃业务就此从政。”

    对朱小君而言,从政无疑有着巨大的诱惑力。没进医院之前,朱小君或许还有着一个做个好医生名医生的梦想,但是,进了医院才发现,想成为一名好医生并不简单,想成为一名名医生则是难上加难。

    至少,在时间上,就让朱小君有一种等不起的感觉。没有个十年八年的,别说是做一个好医生名医生了,就算是做一个合格的医生都很难。

    尤其是做一名外科医生,前十五年只能是打基础,等到了四十岁左右才算是成熟,才进入了一个外科医生的黄金十年,等到了五十岁,体力下降了,精力下降了,注意力集中不起来了,也就基本上可以让位给后面的年轻人了。

    除非,混成像马宗泰那样的有影响力的外科医生。

    但马宗泰就很牛逼吗?

    手术做好了,是很牛逼,手术做砸了,也一样要跟个老鼠似的,四处躲藏,生怕被病人家属给逮着了。

    真还不如从政!

    “让我想想吧,吴院长,不过不管我怎么想,现在都不是个好时机,除非叶兆祥滚蛋或落马了。”朱小君这么说,实际上并不是因为叶兆祥的关系,而是他跟唐氏之间的牵扯,若是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一旦他从了政,恐怕后面的麻烦事会更多。

    吴东城叹了口气:“是啊,不除掉叶兆祥,你上来了一定会成为他的靶子,到时候还真不知道是提拔了你还是害了你。”

    吴东城正说着话,朱小君的手机响起了铃声,瞄了眼来电,见是宫琳,朱小君随即挂上了电话。

    “怎么了?我在场就不方便接电话了?”

    朱小君笑了笑:“吴院长还好这一口?喜欢偷听年轻人谈情说爱?”

    吴东城大笑。就连司机也忍不住,低声笑了两声。

    快到了医院,朱小君提前下了车,这才给宫琳回了电话。

    “刚才不方便,抱歉!”

    “朱小君,老板要见你!”

    “老板?哪个老板?”

    “还能是哪个?唐氏的总经理呗。”

    “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今晚七点,华海医院主楼十六楼,六点四十五分我会到楼下等你。朱小君,千万不要迟到了,我们总经理的时间观念很强,最讨厌迟到的人。还有哦,晚上穿的正规点,最好是档次高一点的正装,相信我,这对你的将来会有好处的。”

    朱小君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钟了,要是按宫琳交待的,现在去购买一套上点档次的西装似乎还来得及。

    “好吧,六点四十五分,你们华海医院的主楼楼下见。”

    挂了电话,朱小君随即便生出了三个问题。

    第一,为什么要听从宫琳的话去买一身自己并不喜欢的西装穿?这又不是去相亲,干嘛要打扮得那么漂亮?

    第二,唐氏的总经理约见他,是为了奖励他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第三,自己又该以何种态度去面对唐氏的总经理呢?是接受他赐予的鲜花和掌声,还是就此了断了和唐氏的牵牵扯扯?

    三个问题,显然都无法得到答案。

    因为,在朱小君的心里,一直存在着一个解不开的结。

    唐氏能给他丰厚的报酬,这个报酬,是他在肿瘤医院得到的报酬的近十倍,他舍不得这眼前的利益。但是,唐氏的行为他又十分不认同,在这么纠缠下去,只怕自己会疯掉。

    向左,是火海,向右,是悬崖。

    或许,只有站在原地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么一想,朱小君反倒希望肿瘤医院的这件事不要那么快的结束,肿瘤医院的效益也不要那么快的下降,一切都慢一点,再慢一点。

    可是,这已经不是朱小君能控制得了的了。

    听天由命吧!

    朱小君仰天长叹。

    晚上六点四十五分,朱小君准时到了华海医院的主楼楼下,而宫琳早已经等在了那里,一见面,宫琳就惊呼道:“朱小君,你这是在干什么?不是跟你说要穿正装么?你怎么……”

    朱小君捻起手指,在自己的一身藏青色中山装上弹了一下:“怎么了?我这身段,穿什么都是玉树临风英姿煞爽……哦,英姿煞爽好像是形容女人的吧。”

    都已经这样了,宫琳也只能接受了,她单手遮嘴,笑道:“英姿煞爽也可以形容男人,不过,除你之外。”说着,也捻起了手指,学着朱小君的样子:“你这副样子,让我想起了东方不败。”

    朱小君装作生气:“笑话我是不?伤自尊了,不跟你们唐氏玩了,本少爷回家挥刀自宫去了。”

    宫琳笑得更开心了。

    朱小君看着宫琳,眼神竟然有些痴痴的样子:“你笑起来,真美!”

    宫琳的脸颊上浮起了红晕,好在天色较暗,没人能看得到。

    “好了,别闹了,上楼吧,唐总在等着你呢!”

    “你们唐总有多大呀?”

    “嗯,三十六、七吧。”

    “哦,不惑左右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宫琳,你一定很崇拜你们唐总吧?”

    “你都说些什么呀?我们唐总她……是个女的。”

    “女的?”

    “嗯,我们董事长有三个孩子,唐总是大姐,继承了董事长的事业,老二、老三都是兄弟,老二现在美国,是个学者,老三么,这会还不知道在哪旅游呢?”

    “哦,那冒昧地问一句,你们这位女唐总,不会是个同性恋吧?”

    宫琳的口气有些不自然了:“你瞎说什么呢!”

    朱小君嘿嘿一笑,看了眼宫琳,道:“既然不是,那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