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46章 事情败露了
    医道无间书友群(群号570739805)期待您的加入,群里的红包可是不少……

    ------

    那男子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形象气质,都不像是个端茶送水的服务生,相反,朱小君在扫过那男子的一双眼神的时候,感觉到了那种咄咄逼人优人一等的气场。

    朱小君也弄不明白那男子为什么会一怔,不过,也就是一瞬间,那男子便恢复了正常,对朱小君笑了笑,然后便撤身退出了屋去。

    前后不过就是一分钟不到的样子,可对于朱小君来说,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他看清楚唐歆的真实态度了。

    唐歆对他,还真是有着一种求贤若渴的想法,而且,在唐歆的内心深处,似乎对朱小君的期待还蛮大。

    到唐氏去,除了待遇好,还有老板的赏识,那么未来……朱小君动心了。

    市场,原本就是一个你死我活的战场,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为了生存,没有卑鄙和高尚,只有活下来才是唯一的真理。至于宫琳曾经对他的恐吓,朱小君理解为那只是宫琳驾驭手下的一种手段。

    这么一想,原本对唐氏的那种厌恶感也消退了不少。

    “我想,从我的内心深处,我还是愿意为唐氏效劳的。”朱小君吁了口气:“只是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曾经的同事老师,唐总,希望您能理解我的心情,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处理好这些私人情感上的矛盾。”

    唐歆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我完全能理解你,朱小君,我也完全相信你能够处理好这些事情,唐氏的大门会一直对你敞开着,永远不会关闭。再说,你现在已经是唐氏的半个员工了。”

    唐歆的话提醒了朱小君,和宫琳签订的那纸条约始终是朱小君的一块心病:“唐总,宫总,唐氏最早找我的目的是搞垮肿瘤医院,现在,肿瘤医院已经陷入了内乱,无论是入院病人床位使用率亦或是医院总收入,都出现了直线下滑的趋势,我想,应该达到了当初我们约定的目标了。我的意思是想说,那时我们签订的条约可以结束了吗?”

    朱小君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唐歆和宫琳。

    唐歆一直在认真地听,而宫琳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等你处理好了你个人的事情,对唐氏的邀请有了最后的结论,那么我们自然会有新的合同来替换当初的那份约定。当然,如果到时候你对我说不打算来我们唐氏,我们也一定会把那份条约退还给你。”

    唐歆的回答猛一听上去似乎有礼有节,可细品一下,却感觉是无比霸道蛮不讲理。

    朱小君的心猛然一沉,刚刚培养出来的对唐氏的好感也随之消散了。

    唐歆观察到朱小君的面色有变,微微一笑,从身边拎起了一只密码箱,递给了朱小君:“密码是四个零,打开看看吧!”

    密码箱看上去就知道是个高档货,手一搭上,传到大脑中的手感更是验证了视觉上的结论。朱小君把密码锁拨到了四个零的状态,轻轻一按锁纽,传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打开了密码箱,朱小君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密码箱中,整整齐齐码放了几十沓崭新的人民币。

    这可比一张卡和一个数字给人震撼力要强得多了。

    “这里有五十万,是唐氏对你这次贡献的奖励,朱小君,我们唐氏从来不会亏待那些能为唐氏做出贡献的人才。把这些钱拿上,回去好好思考一下,你是个聪明人,何去何从,不需要我再多讲。”

    五十万!

    拿还是不拿?

    仅仅犹豫了一秒钟,朱小君便决定下来。

    不拿白不拿,拿了也白拿。要是将来唐氏跟他翻脸的话,那他就浪迹天涯让唐氏找不到影踪好了。

    朱小君合上了密码箱,对唐歆说了声谢谢,然后在宫琳的陪伴下,离开了那间接待室。

    电梯上,朱小君问道:“刚才进来的那个男人是谁呀?我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端茶倒水的。”

    宫琳笑了笑:“看不出来,你的好奇心还挺重的嘛!”

    朱小君见宫琳不愿回答,也就没再追问,而是又拿出那副眼镜架到了鼻梁上。

    戴了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电梯便到了一楼,朱小君摘掉了眼镜,走出了电梯:“宫琳,你回去吧,不用再送了。”

    “没关系,我送你到医院门口吧!”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咱俩就别这么客套了,外面起风了,你穿的又单薄,万一冻感冒了,我会心疼的。”朱小君说着,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来。

    宫琳顺手拧了朱小君一把:“你啊,什么时候能不贫嘴呢?”

    朱小君笑道:“快了,最多再过个几十年,等我死了,就不会耍贫嘴了。”

    宫琳拢了下被风吹散的头发:“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吧?你带着这么多钱,路上也不安全。”

    朱小君拎起那只密码箱:“你不说,又有谁会知道这里面装了五十万呢?”

    宫琳下意识地咬了下嘴唇:“那好吧,你既然不愿意让我送,那我就回去了。”

    朱小君摆了摆手:“回去吧,或许你们唐总还等你回去谈事呢!”

    一个人走出了那幢大楼,朱小君长长地叹了口气,刚才在电梯中,他用眼镜扫了下宫琳的头部,得到的信息是那个男子叫是唐总找来接替她职位的,具体叫什么,她也不清楚。

    还有,宫琳竟然是一个有过老公的女人。

    这……朱小君居然有了失落的感觉。

    宫琳从来没有告诉过朱小君她的实际年龄,而朱小君根据面相推测宫琳最多也就是二十七八岁,比自己大不过五岁。

    宫琳也从来没在朱小君面前提起过她的私人生活问题,而朱小君依据她的生活习惯推测宫琳应该还是单身,最多也就是有个关系并不怎么密切的男朋友。

    没想到,宫琳竟然是一个有过老公的女人。

    “幸亏她还没有孩子,要不然……”

    乐观的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总是能找到乐观的理由,而悲观的人无论在任何时候总是有着悲观的道理。

    朱小君可是个不折不扣的乐观之人,即便宫琳已经有了老公,但他仍旧找到了一个对他有利的因素。

    那天晚上,朱小君是搂着那个密码箱睡的觉,到了第二天早晨醒来后,朱小君发现麻烦来了。

    把密码箱丢在家里去上班?

    那怎么行,万一被窃贼进了屋偷走了,还不得后悔死。

    带着密码箱去上班?

    也不行啊!不伦不类不说,万一被检察院的那帮人给盯上了,自己该如何解释呢?巨额不明来历财产同样是有罪。

    存进银行?

    舍不舍得暂且不说,可银行要到九点钟才上班,而医院八点钟就要早交班了。

    为难之下,朱小君祭出了上大学期间的绝招——装病请假!

    就说拉肚子,拉得脱水直不起腰来,反正事后也无从验证。

    一个电话打给了葛辉,虚弱痛苦的呻/吟声很容易就让葛辉信以为真,还急切地关心朱小君要不要安排辆车接他过来吊瓶水。

    朱小君又是一堆理由婉拒了葛辉。

    请过假之后,朱小君锁好了门窗拉上了窗帘,将五十沓崭新的人民币倒在了床上。

    先摆个正方体——好漂亮!

    再摆个金字塔——好壮观!

    最后再盖一幢五十层的朱小君大厦——没成功!

    玩了近两个小时,朱小君终于玩腻了,准备收起钱去趟银行,毕竟是租人家的房子,那个霸王龙一般的秦老大也有着房门钥匙。

    刚收拾好,房门就从外面打开了,进来了秦璐和胡恩球。

    “大早上的你俩怎么鬼混到一块了?”

    “你不是拉肚子拉的脱水了么,怎么还活蹦乱跳的?”

    朱小君和胡恩球几乎是同时问出了话来。

    秦璐没理会这二人,她拍了拍巴掌:“喂,喂!你俩听好了,你们各欠老娘一顿饭,限时一个礼拜之内完成,超过了一个礼拜……哼,等着给自己收尸吧!”

    话一撂下,秦璐掉头就走,朱小君在其身后喊道:“凭什么呀?”

    胡恩球叹了口气,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你就别叫屈了!我给你打电话,电话不接,我去医院找你,人说你拉肚子躺在家里,我过来敲门,连对门的狗都给惊动了你也不在里面放个屁。我实在没办法了,治好求助秦老大。秦老大讹我一顿饭算我活该,可是秦老大说你是装病,于是我就替你跟她打了个赌,结果你输了,所以你也欠了秦老大一顿饭。事情就是这样,我不嫌冤,你也不要叫屈。”

    电话?

    朱小君忙不迭开始找起手机来,找了半天,才在地板上的被窝里找到了手机,一看,胡恩球果然打了好几次电话。

    “啥事?这么着急要找我?”朱小君翻看着手机,出了胡恩球的几个未接电话之外,其他倒也安静。

    “事情败露了,案情复杂了,找你商量了,我是没招了!”

    “什么就事情败露了?你丫给我说清楚点。”

    胡恩球指了指自己的那条装伤的腿:“喏,这条曾经因粉碎性骨折而接受手术的腿,居然没留下一毫米的刀口疤痕,敬爱的胡副检察长的智商似乎还能看懂这其中的故事,所以他老人家恼羞成怒,发誓要重新审理张明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