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47章 女汉子的真功夫
    “这个老不死的,怎么那么一根筋呢?放着心内科和化疗科的线索不管不顾,非得咬着张明不松口了!”朱小君点了支烟,愤恨不平地说道。

    胡恩球的右脚猛然一抖,一只皮鞋飞向了朱小君:“你个小不死的还敢骂人?要是被那个老不死的听到了,还不活扒了你的皮?”

    朱小君躲过了那只飞鞋,坐到了胡恩球的身边:“混球,到底你是怎么被老不死的给发现了破绽的?”

    胡恩球指了指丢落在远处的那只皮鞋,又抖了抖右脚,同时将嘴巴撅起,对向了朱小君。

    朱小君连忙上烟捡鞋。

    “这不是跟金大律师一块整理张明的这件案子吗,整累了就想去泡个澡,结果倒好,嘿,在澡堂子里遇到了胡副检察长,你说倒霉不倒霉?”

    “老不死的当时是个怎么样的反应?”

    “没说话,就跟不认识我似的。”

    “老不死的当时跟谁在一起?”

    “面熟,应该是他们院里的人。”

    “老不死的发誓要重审的时候是在哪儿?”

    “在家呗,还能在哪?还要跑天安门城楼去对毛主席发誓去?”

    朱小君露出了笑容:“你去约那个老不死的,就说我想跟他聊聊,你放心,他一定会答应的。”

    称胡光伟为老不死的源自于胡恩球自己,当年读高中的时候,胡光伟把胡恩球逼得不轻,顺带还把朱小君石磊俩兄弟捎上了,哥仨私下里发牢骚,胡恩球把自己老爸称作了老不死的。

    后来胡恩球反响过来了,理解了老爸的良苦用心,也就不再在背后对老爸如此不敬了,但朱小君却始终不依不饶,在背后一直管胡光伟叫老不死的。

    胡恩球听了,虽然有些别扭,但也能理解包容。因为他们读高中的时候,胡光伟修理过朱小君好几次,其惨烈程度,一点不亚于自己。

    “他现在正在气头上,我跟他说话他都不爱搭理,怎么约?”

    “你管他搭理不搭理,你告诉他,就说朱小君想跟他谈谈,他肯定会答应。”

    “若是不答应呢?”

    “你请秦老大那顿算我头上。”

    胡恩球将信将疑地去了。

    朱小君也紧接着拎了密码箱去了银行。

    从银行出来简单吃了点午饭,却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该做些什么。

    上班去是不可能的了,去网吧打游戏又提不起兴趣,回家东京热去也没有激情……干脆去逛街!

    一个大男人独自一人去逛街?

    这种事居然也能做的出来!

    可谁又规定了大男人就不能独自一个人去逛街呢?朱小君逛得是心旷神怡……沿街看美女,不心旷神怡才怪。

    看着看着,朱小君突然紧张起来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人——禽兽秦老大。

    秦璐身着便装,斜倚在一辆帕萨特车头旁,身边还站着一位男士,就像是在等人的一对小情侣。

    朱小君的脑子中打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出来。

    这秦璐不是个拉拉么?怎么也会谈起恋爱来了?

    朱小君想不明白,赶紧停下了脚步,他不想,也不敢被秦璐发现了自己。

    刚转过身准备撤离,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一片嘈杂混乱之声,朱小君忍不住好奇,连忙转头去看。

    一个猛男在前面狂奔,后面数个猛男在狂追。

    狂奔的那个猛男转瞬间到了秦璐的面前,就见到秦璐突然从帕萨特车头处弹出,一个飞腿,直接将那猛男扫到在地,然后扑了上去,施展出小擒拿的功夫,一抓,一拧,再一扣,便将那猛男制服了。

    后面狂追的数个猛男围了上来,将那个被秦璐制服的家伙上了铐子,其中有俩人一左一右挟持着那家伙,推向了帕萨特的后门。

    就在那家伙被挟持着一转身的时候,朱小君看到了他的脸——老五?

    这个被警察抓捕的人竟然就是宫琳找来当打手的那个老五!

    朱小君的直觉告诉自己,他必须上前去打听打听,老五到底是因为什么被警察抓了。

    “猪头,你刚才不是一见到我就要跑的吗?怎么这会又拐回来了?”秦璐其实刚才已经看见了朱小君,只是因为在执行任务而没有叫他。

    朱小君刚才看到了秦璐的真实功夫,才知道平日里这娘们跟自己都是在闹着玩,要是来真的,十个朱小君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

    “那……啥……你不是说我欠你一顿饭么?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去吃,如何?”

    秦璐作势要踢,吓得朱小君连忙后退。

    “你眼瞎呀,没看到老娘正在执行任务么?”

    朱小君要的就是这句话:“执行任务?我刚才确实看到你们在抓人了,抓的是谁呀?”

    “就是上次在你们医院门口打人的那个老五,这小子,跑到外面逍遥了些日子,还当我们这些警察把他给忘了,居然自己跑回来了,你说是不是故意找抽啊!”

    朱小君掏出烟给秦璐的一帮同事上了烟:“就是,就是,得好好地修理修理这家伙,就因为他,我背了这么长时间的黑锅。”

    朱小君在上烟的同时,秦璐也在向同事介绍着朱小君:“我同学,大名朱小君,小名猪头,呵呵,跟我是青梅竹马光屁股一块长大的好哥们,现在在肿瘤医院,是个外科医生。”

    朱小君一边跟那帮警察打着招呼,一边在心里哀嚎:有这么说话的么?太没有水平了吧!禽兽啊禽兽,你可真是个禽兽,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那帮警察完成了任务,收拾了一下就要回去了,秦璐是这队执行任务的头,自然也要跟队回去。好在朱小君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于是便告了辞,各走各的了。

    警察们一走开,朱小君连忙给宫琳打电话,把老五被抓的事情告诉了宫琳。

    “问题不大,朱小君,别担心,老五这个人是个硬骨头,讲规矩,不会把我们供出来的。”

    朱小君叹了口气:“但愿如此吧!不过,咱们也得做好应对准备啊,这样吧,你随时做好离开彭州的准备,我会时时刻刻盯着老五的进展,一旦老五交代了,你立马离开彭州。”

    宫琳已经习惯了听从朱小君的安排,在电话中也没有过多坚持,便应下了朱小君的意见。

    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朱小君接到了秦璐的电话:“猪头,今晚请我吃饭,别叫其他人,就咱们俩。”

    吃饭的时候,秦璐告诉朱小君:“给你说个好事,老五那家伙一进去便全撂了,原来他跟那名病人的小儿子有过节,当时在你们医院门口刚巧碰上了,一时冲动,就干起来了。我们也查过挨揍的那哥俩,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俩也承认了是跟老五有矛盾。好了,这案子一两天之内就能了结,我明天就会把案情通知给《彭州热点》栏目,他们会在栏目中公布案件实情。猪头,你身上的黑锅可以扔掉了,请老娘这顿饭值吧?”

    朱小君缓缓地吐出口气:“值!非常值!”

    喝了两杯酒,朱小君问道:“像老五这种事,你们一般会怎么处理啊?”

    “可大可小,往大了去,给他定性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起步价至少五年。往小了说,就是小流氓打群架,拘留十五天,罚点钱撵滚蛋就完了。”

    朱小君规规矩矩地向秦璐敬了杯酒:“求你件事,把老五往小了去说,行不?”

    秦璐愣了下:“你啥意思?老娘还以为你要我假公济私以泄私愤呢!”

    朱小君撇了撇嘴:“老大,你那天可是来晚了,要不是老五,我可能就……咱做人得实话实说是吧,虽然这个老五让我背了两个月的黑锅,但毕竟也让我少挨了一顿揍,不是吗?”

    秦璐叹了口气:“你这个人啊……就是心太善,以后难成大器。”

    朱小君笑道:“我要成什么大器呀?莫非你还想那我来装什么东西么?我就一小医生,混口饭吃而已。”

    秦璐想了下,道:“过一个礼拜,我安排你见一下老五,你让他准备五万块的罚金,剩下的事,我来办好了。”

    “五万块?”朱小君小声惊呼道:“当我不懂法是不?流氓打架属于违反治安管理条例,最高罚金也就是五千。”

    秦璐抛来一个鄙夷之色:“你知道个屁!那天他打群架,连上对方,参与的人不下十个人吧?五千乘以十等于多少?你个死猪头,真是多管闲事,又没让你出钱。”

    朱小君一想,还真是,自己完全可以把问题扔给宫琳,管他是五万还是十万,反正有宫琳出钱。

    这事说定了,朱小君喝起酒也有了精神,秦璐的酒量也不差,二人较起劲来,不一会就干掉了一瓶半白皮绿标二锅头。

    朱小君还好,但秦璐有些高了。

    “猪…猪头,最…近…有没有…温…温柔这…小妮子…的消息啊?”

    “你还来真的了?秦老大,这样不好,改天我带你去看心理医生啊!”

    秦璐一翻眼皮,立马变脸,伸手就拧住了朱小君的左耳,口齿也利索了:“你个死猪头!翘尾巴了是吧?我就是喜欢温柔了,怎么着吧?”

    朱小君忍着痛,指了指周围。

    秦璐依旧拧着朱小君的耳朵不肯丢手:“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没看过小俩口闹别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