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8章 两个抢劫犯
    胡恩球回了趟家,跟他老爸说了朱小君想约他聊一聊。

    没想到,胡光伟还真的像朱小君所说的那样,想都没想便答应了。

    胡光伟约见朱小君的地点就在他设在肿瘤医院的临时办公室中。

    “胡叔,我是来赔罪的!”朱小君开门见山,但面无惧色:“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耍猴的人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猴给挠了一下,那心情,肯定很糟糕。”

    胡光伟铁青着脸:“你说要跟我聊一聊,不是仅仅为赔礼道歉来的吧,小子,我认识你也有快十年了,你翘什么样的屁股想拉什么样的屎,你胡叔心里明白的很。别兜弯子了,说你真正想说的吧!”

    朱小君嘿嘿一笑,给胡光伟上了支烟:“胡叔,弄个小科主任掰哧来掰哧去有多大意思?再说,张明这案子已经差不多了,就这么了结了,你也有面子更落了人情,多好的事。腾出了精力来,办点更大的案子,对你将来竞争一把手的宝座,不是有更大的好处吗?”

    胡光伟点了烟,翘起了二郎腿:“那得看接下来能办多大的案子了,要还是科主任这一层面的,那你胡叔还不如拐回头继续挖张明呢!”

    “挖张明?胡叔,你就别吓我了,你挖的哪是张明啊,你这挖的是你大侄子和你亲儿子啊,我们小哥俩恐怕要被你老人家教育到监狱里呆着了。”

    “你们这俩小王八蛋,就该被收拾,不好好地收拾收拾,将来还不知道要闯多大祸呢!”

    朱小君见胡光伟的茶杯里剩的水不多了,赶忙端起杯子给胡光伟蓄满了开水。

    “胡叔,我跟混球哥俩就是耍耍小聪明,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哪次能逃得掉您老人家的法眼?我承认,这次是为了吴院长,您心里也跟明镜似的,不过啊,利弊之间,咱还得选利远大于弊的不是?”

    “这还用你来交待我?”

    “是,是,胡叔这阅历,您老吃的盐比我吃的饭都多,您老放的屁比我喘的气还多,我朱小君哪敢交待您啊,我这只是提醒一下。”

    胡光伟的面色缓和了许多。

    “说要翻张明的案子,那是胡叔的气话,不过啊,臭小子,你心里面打的那个小算盘,也很难做得到啊!”

    做为一名资深办案人员,能做到副检察长的位子,肯定有着他的过人之处。事实上,胡光伟对肿瘤医院这边的事是心知肚明,他很想办倒吴东城和叶兆祥这二人其中的一个,但同时又担心牵扯的面太大,办倒一个,得罪一批。

    因此,在张明的问题上,他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能说得过就赶紧让他过。至于待办的心内科和化疗科,胡光伟正矛盾着该持有怎样的态度。

    是以雷霆之势把叶兆祥给揪出来?还是像张明一样糊里糊涂放过去?胡光伟并没有拿定主意。

    胡恩球传话说朱小君想跟他聊一聊,胡光伟立即意识到,应该是朱小君身后的吴东城要出招了,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朱小君的约见请求。

    但是,朱小君半开玩笑式说到他跟胡恩球会因为重办张明案子而被送进监狱,这话提醒了胡光伟,若是按照原来的思路,听了吴东城的后招,然后把叶兆祥揪出来,那么之后就很有可能有人会跳出来说话,要求深查吴东城。

    这么一来,张明的案子势必要重来一遍,而胡恩球和朱小君联手骗自己的事情也可能被曝光,到那时,以他胡光伟的权力,是很难解救儿子和朱小君这俩小混蛋的。

    一想明白了,胡光伟随即放弃了原来的想法,改为劝阻朱小君,不要把这件事再搞下去了。

    “小君啊,你胡叔是个办案的,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绝对不能说,不过,胡叔相信你能明白,你小子和恩球俩混账玩意骗胡叔的事,胡叔可以当没看到,但是胡叔希望你,也希望你的朋友们,都能安心下来,要相信我们检察院的公平和公正,不要妄加非议甚或是干扰我们办案人员的思路,好么?”

    朱小君何等聪明,立马就领会了胡光伟话语中的真实含义。

    “胡叔,我再次向您道歉,我也好,恩球也罢,我们太顽劣,惹您生气了。不过我保证,我朱小君,恩球还有我们所有的朋友,一定不会再给胡叔您添麻烦了。”

    胡光伟将朱小君送到了门口,临别时,胡光伟感慨道:“要是恩球能有你一半识大体,我也就放心了。”

    朱小君抿着嘴做出强忍着不笑的样子,悄声对胡光伟道:“那是混球在故意气你,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胡叔,你可得有点自信哦!”

    胡光伟对着朱小君的屁股就是一巴掌:“滚!油腔滑调油嘴滑舌,等胡叔忙完这一阵,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这俩小混蛋。”

    胡光伟的临时办公室就在吴东城的楼下,朱小君顺路,就上去找吴东城了。

    朱小君把胡光伟的意思告诉了吴东城。

    “我听他的意思是说咱们医院的事情就到科主任这层算了,不再往上深挖。吴院长,借助检察院的这条路走不通了,硬是要走这条路的话,张明也会被重新来过,到时候说不准是一个两败俱伤。”

    吴东城沉思了一会,不无遗憾地说道:“也只能是这样了,伤人一千自损八百,这种胜利说不上是不是真的胜利,我们不能要这种结果。好了,小君,这段时间你也够辛苦的,好好休息,咱们喘口气,再想新办法。”

    朱小君心里在偷笑。

    还想什么新办法呀,老子的目标已经达到了,背负的那个唐氏医疗集团的麻烦也基本上解除了,接下来,你老人家跟叶兆祥是死是活是你死还是他亡,又跟老子有多大关系呢?

    院长助理?

    呸!一个月就那两三千块钱,还得累死累活地帮你擦屁股,老子才不稀罕这一口呢!

    但面上,朱小君可不能流露出星点真实想法,他笑了笑,对吴东城道:“吴院长,上次你给了我五万块的经费,我用了……不到四万,还剩了一万多,明天我取出来还给你哦!”

    实际上,朱小君用了不过一万多,剩了不到四万。

    吴东城笑了笑:“剩的那点钱你拿去买身好点的衣服吧,人靠衣裳马靠鞍,以后上来做院长助理,少不了一些应酬。”

    朱小君笑了下,没再坚持。

    ……

    晚上下了班,朱小君在外面吃了饭回到了家里,一口气看了三段东京热。

    没办法啊!这是上大学的时候养成的习惯,三天不看,吃不下饭。

    看完了东京热,已经是快十一点的光景了,朱小君洗了洗,就要上床去睡,却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谁这么晚了会来打搅自己呢?

    朱小君盘算着有可能的人,顺手便打开了房门。

    两个身穿小区保安服装的男子手持匕首,将朱小君逼进了客厅:“别,别吭声,只要你不喊不叫,老子就不会伤你!”

    一对二,对方还手持利器,朱小君定然不会冒险反抗。

    “两位大哥,小弟也是一小打工的,这房子也是租人家的,没什么油水。我钱夹里还有几百块,两位大哥拿去喝茶,放心,小弟绝对上道,不会报警的。”

    那俩人没吭声,其中一人拿匕首逼住了朱小君,另一人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起来。

    几间房翻腾了一个遍,那人似乎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摊着手对另一人摇了摇头。

    逼住朱小君的那人松开了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这眼镜是不是在你手上?”

    朱小君看了一眼,纸上是一幅铅笔画,画的正是自己的那副眼镜。

    “说!那眼镜被你藏到哪儿了?”

    朱小君的脑细胞被急速地调动起来。

    这二人的目标不是图财更不是图命,他们要的只是那副眼镜,这就说明,已经有人知道了那副眼镜的秘密,明白了那副眼镜的价值。

    可是,这个人会是谁呢?他又是如何知道这副眼镜的秘密的呢?

    想不懂就不想,还是赶紧对付这两个抢劫犯。

    “我是有副这样的眼镜,怎么,两位大哥有兴趣?不过啊,这眼镜被我放在单位了,要不两位大哥跟我走一趟,我去单位把眼镜拿来交给你?”

    那二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人喝道:“少跟老子耍花样!给你同事打电话,让你同事把眼镜拿过来!”

    “两位大哥,这么晚了,你让我找同事……”

    朱小君还没说完,脖子上一凉,那个手持匕首逼住的朱小君的家伙喝道:“少废话,按老子说的去做,不然就让你看看你自己的血是红的还是绿的。”

    朱小君叹了口气:“那好吧,我打个电话试试吧!”

    “用免提,老子要听清楚你不是在耍花样。”

    朱小君乖乖地用了免提,拨通了秦璐的手机。

    “秦璐,不好意思,这么晚还要打搅你。”

    秦璐也是个夜猫子,此时正在宿舍打游戏,因此也没在意到朱小君的不正常。

    “嗯,有啥事,快说。”

    “我不是拿了别人的那副眼镜么?人家现在让我还给他呢!可我把那副眼镜留在科里了,就在我办公桌的那个没上锁的抽屉里。秦璐,你能不能帮个忙,帮我把那副眼镜拿过来,还给人家,人家在等着呢。”

    电话一接通,秦璐开口说了第一句话,那俩抢劫犯一听对方是个女生,警惕心随之下降了许多,后来朱小君在电话中只字没提到他的处境,这又让那俩货放松不少。

    可是,那俩货不知道朱小君求救的对象是一个业务精湛的人民警察,而且这个警察还相当的熟悉朱小君。

    秦璐接通了电话,起初没在意朱小君的不正常,可朱小君说起那副眼镜的时候,秦璐便停下了游戏,因为她感觉到了问题。

    有人在逼迫朱小君!

    秦璐二话没说,拿起配枪,就冲出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