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49章 阴谋来袭
    敲门声响起,那俩抢劫犯的其中一人打开了防盗门上的猫眼,看清了门外的确就一个小姑娘,于是转过头来用手势告诉了同伙。

    那同伙交待说:“问她眼镜带来没有?”

    趴在猫眼上的那家伙照做了。

    门外的秦璐晃了晃手中的一个包包:“在这儿呢,朱小君呢?朱小君怎么不来开门?”

    那俩货马上意识到门外的这个小姑娘真是个雏,还不明白这屋里发生了什么。

    “把她放进来!”刚才发号施令的那家伙又发了第二道命令。

    门口的那家伙打开了房门:“哦,朱小君在卫生间呢!”

    秦璐笑盈盈地进了屋……

    还没等朱小君反应过来,那俩抢劫犯一个捂着裆部卷缩在地上哀嚎,另一个被手枪顶住了前额。

    “猪头,厨房里有透明胶带,拿过来把他俩捆上。”

    打人不行,捆人也不行,朱小君笨手笨脚,没把那俩货给捆结实了,反倒挠的那个没挨揍的家伙因为怕痒而咯咯直笑。

    这场面,也太不严肃了,太不尊重秦老大的威严了。

    秦老大很生气,其后果很严重!

    秦璐一把扯开了笨手笨脚的朱小君,亲自动手,将那俩捆成了粽子,顺便还赏了朱小君一脚。

    “说吧,说出来会少吃点苦头。”

    秦璐仰躺在沙发里,两只脚搭在了茶几上,把玩着那把手枪。

    而那俩被捆成粽子一般的蟊贼跪倒在秦璐的面前。

    朱小君此刻也精神了,从厨房里找出了装修时剩下的一截pvc材料的细水管,只要是秦璐目光所指,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抽上几下。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那你******就说呀!”秦璐火了,手一指:“给老娘狠命地抽,一直抽到你抽筋为止。”

    俩蟊贼连忙把头磕的跟捣蒜泥似的:“别打,别打了,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可是姑奶奶你也得问一句,要不然你让我说什么呀?”

    秦璐收起了配枪,瞄了茶几下面一眼,发现了朱小君放在那儿的半包九五至尊:“小样,最近过的挺滋润啊,都抽上这种烟了。”秦璐说着,抽出了一根,给自己点上了:“对了,你想让这俩兄弟说什么呢?”

    朱小君挑起其中一人的下巴:“是谁让你们来的?”

    “我们不认识啊!”

    秦璐抽了口烟却被呛得咳了好几声,愣着眼盯住了手中的那支香烟,极为困惑地道:“就这破烟还卖100块?不值啊!……猪头,你老爹的别闲着啊,这俩货不老实回答问题就给我打,打死了算我的。”

    “我们真的不认识他呀!”

    “卧槽,还不老实是吧?”朱小君抡起细水管,就是一顿猛抽。

    打骂声以及哀嚎声吵醒了楼上楼下的邻居,有人在阳台上开始骂人,嫌这边太吵。

    秦璐冲到阳台上,一声爆喝:“叫什么叫,喊什么喊,警察办案,别惹火烧身,都把脑袋缩回家去。”

    这一嗓门还真管用,楼上楼下顿时全都哑巴了。

    屋里那俩蟊贼也被吓得肝肠寸断颤抖不止。

    待秦璐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俩蟊贼不用招呼,开始主动交待。

    这俩货在虚拟世界中一个叫火云邪神,另一个叫火星第三号杀手,这对火氏兄弟在网络世界中牛逼的不行,什么赵日天叶良辰,跟他们哥俩根本没法比。

    火氏兄弟整日游手好闲,没有固定收入,到了口袋里实在掏不出网吧包夜买泡面的钱的时候,这哥俩突发灵感,在网上发帖接活,是打是伤还是杀,只要雇主能出得起价,这哥俩吹牛逼说保管干得干净利落毫无破绽。

    这帖子刚发出去没几分钟,便有人跟他们扣扣联系了,说是他既不要打,也不要伤,更不要杀,只需要他们哥俩辛苦一趟,去一个地方,找一个人,拿回来一副眼镜。至于报酬,那人一开口就把火氏兄弟俩吓了一跳:先付3000块,拿回了眼镜,再付7000块。

    火氏兄弟俩毫不犹豫,就把这活接下了。

    没想到,这第一单生意,便栽了。

    “那人的扣号是多少?还有扣名叫什么?”秦璐打着哈欠问道。

    “扣号是记不得了,扣名好像叫……也记不清了。”

    秦璐一瞪眼,就要发火,却被朱小君劝住了。

    朱小君搬来了笔记本,开了机,问了火氏兄弟的扣号,上了火氏兄弟的扣。

    “指给我看,是哪一个?”

    ‘火云邪神’瞅了瞅:“就是那个‘我来自2064’。”

    那是一个灰色的头像,表示着主人不在线,朱小君看了下此人的资料,没有一项是有价值的。

    “你们若是拿到了眼镜,怎么跟他联系的?”

    “眼镜已到手,求交易。”

    朱小君打开了对话框,留了一句言:眼镜已到手,求交易。

    做完这些,朱小君合上了笔记本,对秦璐道:“老大,这俩货你打算怎么处理呢?”

    秦璐又打了个哈欠:“你打个110,让他们派辆车过来,把这俩货给我带到队里去,我的警号是……”

    朱小君摇了摇头:“别闹太大,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

    见秦璐的表情有些不解,朱小君又附在她耳边悄声道:“这事跟温柔那小妮子有关系,传出去对她不好。”

    秦璐更迷惑了:“跟她有……”

    朱小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我现在不方便跟你解释,你先帮我看好这俩货,就当是小偷,先关他半个月再说,记住,千万不能再审了。”

    秦璐糊里糊涂,但相信了朱小君:“那你就跟我队里打个电话吧。”

    这件事不能闹大是因为朱小君不想把眼镜的事弄得人人都猜疑,必须把这俩货关起来是因为朱小君希望通过扣联系上幕后指使人。

    太蹊跷了,不把这件事搞清楚,朱小君定然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秦璐队里值班的俩兄弟开着车过来了。

    秦璐将那俩货交给了队里兄弟:“白日闯见过,夜里摸抓过,这俩比较有个性,玩了次晚上抢,刚巧被我撞上了。哦,还好没啥损失,也没伤着人,先关半个月再说吧!”

    那俩警察应了声:“是,秦队!”

    “当队长了?秦老大,够牛逼的呀!”等人都走了,朱小君对秦璐竖起了大拇指。

    “切,老娘那队长是副的。队长带个副,谁都不打怵,干活要带头,领赏要说不……呵呵,不说了,老娘困得不行了,今天就在这儿将就将就了。”

    秦璐说完,也不洗脸洗脚,便打着哈欠进了她跟温柔原来住的那间卧室。

    可刚进去一小会,便穿着内衣晃荡到了朱小君的房间,一拎耳朵,将朱小君拎到了一边:“老娘在这边睡,那边的被褥好多天没晒,太潮。”

    朱小君一脸委屈:“那我呢?”

    秦璐一头扎在了床上:“我管你呀……”

    若是换做了别人,敢这样直接上了朱小君的床,朱小君就算不把她那啥了,也得好好地吃顿她的豆腐。可是,床上趴着的可是大名鼎鼎的禽兽秦老大,就算朱小君就着豹子胆喝上两壶酒,他也没这个胆子去招惹秦璐。

    朱小君叹了口气,乖乖地去了隔壁。

    第二天临上班之前,朱小君看了眼扣,那个我来自2064的头像依旧是灰色,对话框中也没有新的留言。

    此时上班已经是走过场了,肿瘤医院的****已经波及到了普外科,无论马宗泰怎么说辞,各组的医生们也不情愿收治病人。

    不情愿收治病人是主观上的表现,客观上,门诊部已经是面目全非,原来的比肩接踵全然不见,看到的只有门可罗雀。

    普外科120张床,只住了不到一半的病人。

    上班熬时间的时候,刘跃进却突然找到了朱小君,说是晚上想请朱小君吃顿饭。

    朱小君有些丈二和尚。俗话说无功不受禄,朱小君跟刘跃进也没有什么深交,因此朱小君婉拒了刘跃进的好意。

    可刘跃进却执意要请:“小朱啊,上次那个睾/丸摘除的病人家属来闹事,是你替老刘挡了祸端,可是我在院里的专题会上却反咬了你一口,事后啊,我很后悔,一直想当面跟你说声对不起。你看,我都是快要退休的人了,你总不能让我带着遗憾回家吧!”

    刘跃进说的很诚恳,说话间,还眨巴眨巴了眼睛,就像是忏愧地要流眼泪一样。

    朱小君心软了,随口便答应了刘跃进。

    晚上下了班,朱小君和刘跃进打了辆车,去了一家叫‘辣不怕’的小餐厅。

    朱小君知道刘跃进抠门,进了饭店就在大堂中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了,可刘跃进一反常态,拉着朱小君进了一个包房。

    “小朱啊,我要好好地感谢感谢你,怎么能在大堂呢?”刘跃进拍了拍手,叫来了服务员:“把菜单给这位小伙子,小朱啊,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别给我省钱。”

    朱小君笑了笑,将菜单递给了刘跃进:“刘主任,我看这家店像是个有特色的店,我不熟,还是你来吧!”

    刘跃进也不客气,接过了菜单:“你说的还真对,这家店啊,有几道菜那可是彭州一绝,在别的地方可是吃不到这个味。”

    正说着,包间的门开了,周兵带着许月走了进来。

    朱小君一愣,看了看周兵,又看了看刘跃进。

    “怎么?不欢迎?”周兵笑呵呵地说道:“上次在狩猎山庄,是我不对,借刘主任的饭局,我来给你赔个不是。你要是不接受那就算了,我回去就是了。”

    人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朱小君又怎能那么心胸狭窄呢?他笑了笑:“周主任,你这说的啥话呀!能跟你一起吃饭喝酒,那是我朱小君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