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50章 一对二
    一个多月前,刘跃进在手术室看到了朱小君跟刘燕在调侃。

    青年男女之间,相互不讨厌,在一块的时候说上两句俏皮话,这原本再正常不过。

    但是,对刘跃进来说,看到这一场景,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个啥滋味。他儿子费劲了千辛万苦去追求刘燕,可刘燕始终看不上,为此,刘跃进不愿意面对现实,他不会承认自己的儿子并不优秀,也不愿说是刘燕的眼光有问题,而是把情绪一股脑的对准了朱小君。

    刘跃进自认为以他的能力是对付不了朱小君的,因此,他找了周兵来做同盟。

    自打狩猎山庄那一出之后,周兵对朱小君也是恨得牙痒,就连做梦也一心想着把朱小君整成个没有人样。因此,对刘跃进的请求,他一口应承下来。

    这二人立即合计出了一个歹毒的计划来。

    计划是刘跃进提出的,这个老家伙平日里少言寡语,别人还真看不出他有那么狠毒有那么阴险。

    “我们找个机会请朱小君吃饭,顺便在带上一个小女孩。我在网上曾经看到过有人在卖****,我们可以买一些,在吃饭的时候,放到朱小君和那个女孩的饮料中,等他们喝下了之后,咱们找个借口先出去,等他们药性发作,做出苟且之事的时候,再进去拍几张照片,有了这种丑闻,我就不相信朱小君还有脸在这医院呆下去!”

    周兵对刘跃进的这个计划很是赞赏,他只补充了两点:

    一、不能等到他们苟且之时冲进去拍几张照片,应该在包房中安放针孔摄像,拍下视频,因为在网上,视频更容易引起网友们的注意力。

    二、不要以把朱小君赶出医院为最终目的,应该把他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上,慢慢来折磨他,直到把他的精神彻底折磨垮。

    刘跃进有求于周兵,再说周兵的意见也是对的,所以这二人一顿午饭吃到了傍晚,终于把计划完善了,并做好了分工。

    周兵负责弄拍摄视频的设备,刘跃进负责在网上购买那种药。

    可是,网上的东西假的太多,刘跃进买了十几次,但没有一次买到的药能够达到他的要求。不然的话,这行动也就不用拖一个多月了。

    三天前,刘跃进终于买到了满意的药,做过动物实验及人体实验后,周兵对药效是大加赞赏,于是,便有了今天的这个饭局。

    为了更加保险,刘跃进和周兵合计,给朱小君选了一个熟悉一点的而且对朱小君也颇有好感的许月。

    刘跃进厚着一张老脸请到了朱小君,周兵厚着一张脸皮带着许月掺和进了饭局,一切都按照这二人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可是,饭局一开始,这二人便遭受了一个小小的挫折。

    朱小君不喝饮料,只喝酒。

    而许月为了朱小君能开心,也拒绝了饮料,要陪朱小君好好地喝上几杯。

    刘跃进却把药下在了饮料当中。

    幸亏刘跃进药买的多,此时身上还剩了不少,于是便借口到吧台上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好一点的白酒,带着药,出了包房。

    饮料的味道浓,下了药很难品出来异样,但下在白酒中就不一样了,下的少,担心药性不够,下的多,又怕被品出了异样。

    情急之下,刘跃进看到了店家自制的药酒。

    这种酒,无非就是弄一些便宜的散酒,然后加上一些中药药材,泡上一段时间,然后忽悠说有这功效有那功效,只要客人信了,就能赚到十倍以上的利润。

    这种酒,对刘跃进来说,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就是在味道上,谁也分辨不出什么才是正常,什么又是异常。

    带着激动,刘跃进跑回了包房,向朱小君和周兵推荐起这种酒来。

    周兵苦笑了两下,指了指自己的胃:“自打上次被朱老弟教训过之后,我这胃啊,一见到白酒就痉挛,呵呵,这样吧,我今天就不喝白酒了,拿几瓶啤酒来陪朱老弟,如何?”

    朱小君从来不愿意逼迫他人喝酒,他的酒场理论是大家爱喝什么就喝什么,只要喝得高兴,那就一切ok。

    “没关系,周主任,你就喝点啤酒吧,要是啤酒也喝不动的话,喝饮料也没啥,自己人在一块吃饭,我从来不讲究这些。”转而又对刘跃进道:“我跟你去尝尝那酒,要是味道还行,那咱就试试。”

    还别说,这店家在药酒中加了一些梅子,泡出来的味道极为清爽,朱小君喝了一小口,便大加赞叹:“这酒不赖,今天就喝它了!”

    刘跃进对店老板道:“先给我们上一斤来。”

    朱小君跟道:“一斤怎么够?至少先来两斤!”

    有朱小君在身边,刘跃进也不好有小动作,干脆陪着朱小君回到了包房。

    不一会,服务员把酒端上来了。

    酒是装在一个大玻璃瓶子中的,刘跃进看了下,又端起来掂了掂,然后就拉下了脸来:“这酒有两斤么?我找你们老板去!”

    刘跃进说完,根本不顾朱小君的劝阻,出了包房,去找店老板了。

    实际上,找店老板只是个借口,给自己找个机会下药,那才是原本。

    就在刘跃进端着酒瓶子要去找店老板而朱小君伸手阻拦说算了吧的时候,朱小君的手机响起了铃声,这边拿出手机,那边刘跃进已经出了包房。

    电话是刘燕打来的。

    “朱小君,你在干嘛呢?”

    “吃饭,跟我们科的刘主任和周主任一起。”

    “咦,我还说要请你吃饭谢谢你呢!”

    “美女,干嘛这么客气,又有什么事要我去做?只要不死人,哪怕是赴汤蹈火,在下绝无二话。”

    “什么呀!我舅妈去省城治疗的效果非常好,我舅舅委托我请你吃饭表示感谢。”

    “那功劳也不是我的,要谢也得谢那个不要脸的陈老五呀!”

    “没有你,我又怎么能认识陈五哥呢?”

    一听到刘燕甜甜滴叫了陈光明一声陈五哥,朱小君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心下盘算着等下次见到了陈光明,一定要好好的……就算把陈光明给怎么怎么了,又能如何呢?关键不还是在刘燕这里么?

    不行,老子一定要提前中断了这对狗男女的发展势头!朱小君下定了决心。

    至于如何中断,朱小君信心满满,只要把刘燕叫过来,把陈光明那些破事,尤其是被富婆包养的破事,全都捅给刘燕。

    “燕儿,要不然你也过来一块呗?借刘主任的饭局,就当是你请了我?”

    “嗯……好吧!不过我要晚一点哦,现在路上堵车堵得厉害。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自己过去就好了。”

    打完了电话,朱小君对周兵笑了笑:“是手术室的刘燕,她舅妈得了肺癌,我介绍她去了省城做治疗,效果很好,待会她也过来。”

    周兵一愣,但随即用呵呵给掩饰过去了。

    倒是那许月,原本晴空万里的小脸忽然布满了阴云。

    刘跃进端着酒瓶子回到了包房,跟上次比,酒瓶中的酒水还真多了不少。

    酒菜都有了,还等什么?开吃开喝呗!

    周兵喝啤酒,陪着朱小君喝。

    刘跃进不喝酒,以茶代酒,陪着朱小君喝。

    许月跟刘燕赌气,拿药酒撒气,一杯接着一杯,陪着朱小君喝。

    半个小时后,朱小君解开了衣扣:“这鬼天气,怎么这么热啊!”

    许月的额头上也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是啊,就跟回到夏天似的。”

    是药性开始发作了!

    周兵和刘跃进对了下眼神,彼此都流露出暗喜的神色。

    脱掉了外套,继续喝,朱小君觉得那药酒的味道还真不错,喝少了就亏了。

    在朱小君周兵的怂恿下,许月也脱掉了外套,陪着朱小君一杯又一杯。

    时机差不多了,周兵向刘跃进递了个眼神。

    刘跃进心领神会,说是出去方便一下。

    刘跃进出去了大概五分钟,周兵皱了皱眉头,开了个玩笑:“这老刘跑哪去了,莫非是不想买单偷跑了?”

    玩笑归玩笑,周兵还是站了起来:“我出去看看,老刘毕竟年纪大了。”

    朱小君没有丝毫疑心。

    包房里,就剩下了孤男寡女……而且还喝了不少的掺了****的药酒。

    饭店堂厅的一个角落,刘跃进和周兵凑到了一块。

    “待会刘燕来了,一定要拦住她哦,就说朱小君喝高了,已经走了!”

    周兵呵呵笑了:“要是刘燕赶得巧,刚好看到了,那效果不是更好么?”

    刘跃进迟疑了一下:“可是,我担心……”

    周兵翻了翻眼皮,摇了摇头:“老刘啊,事到如今你还心存幻想哪?醒醒吧,那刘燕成不了你的儿媳妇,咱们现在对付的是朱小君,只要能达到目的,多搭进去一个刘燕又算得了什么呢?”

    刘跃进叹了口气,他承认周兵说的,可自己就是无法做到死了这条心。

    “你出来的时候,把摄像的镜头打开了么?”刘跃进转换了一个话题。

    “放心吧!绝对没问题。”

    正说着,就看到店门口进来了一个女孩,是刘燕。

    “周主任,刘主任,你们怎么在这儿呆着呢?朱小君呢?我刚才给他电话,想让他到饭店门口接我一下,可他怎么不接电话呢?”

    刘跃进刚想回答,却被周兵拦下了。

    “朱小君和许月在包房里喝酒呢,我跟老刘有点事要商量,这不,在这商量了都快二十分钟了,也没商量出个结果来。”

    刘燕笑了笑:“几号包房?我去找他!”

    “四号!从这往里走,拐个弯第四个门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