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53章 反击计划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小君敢这么说绝不是由感而发信口开河,这厮在来的路上一直微闭着双眼,猛一看上去就像在睡觉,实际上,这厮一直在沉思。

    周兵为什么敢招惹吕保奇,他明知道以吕保奇的实力,只消动动小手指,便可以把他周兵这样的人物办个灰飞烟灭神形俱毁,可周兵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是周兵犯了老年痴呆症了么?朱小君暗自摇头,他认为,像周兵这种人一定是拿捏住了吕保奇的性格特点,才会敢于触犯老虎的屁股。

    如果说吕保奇还有弱点的话,那么这个弱点就是面子。

    周兵手握刘燕的不雅视频,以此来要挟吕保奇,吕保奇吃不准能不能彻底解决掉周兵,投鼠忌器,也就只能按兵不动。

    又或者,周兵会跟吕保奇达成私下协议,借吕保奇之手惩处了朱小君,然后把视频交换回去。以吕保奇的江湖地位,绝对不会食言,绝不会事后再去找周兵的麻烦。

    朱小君在揣摩吕保奇的心思,向吕保奇这样的大人物,一定会对他人的要挟而感到气恼,若是有人能够干净利落地帮他消除了这个要挟的话,那么吕保奇能不感激么?

    虽然吕保奇也会痛恨朱小君,毕竟对他外甥女做出苟且之事的人不是别人,但是这种痛恨是完全可以化解掉的,再说,吕保奇一定是个明白人,会想到这其中的蹊跷,会知道朱小君实际上也是这事件当中的受害人。

    因此,朱小君断定,只要他勇于承担责任,并且保证能把吕保奇最担心的事情给解决掉,那么吕保奇就一定不会为难自己。交谈中,吕保奇提到了让朱小君娶了刘燕,反应极快的朱小君立即判断出来,这很可能是刘燕的意思。

    吕保奇膝下无子,把刘燕这个外甥女视为了掌上明珠,从来不愿违拗宝贝外甥女。所以,只要朱小君能把这件事办妥了,那么吕保奇就一定会想尽办法逼迫朱小君和刘燕成婚。

    果然,当朱小君说出这番话之后,吕保奇笑了起来。

    如果说吕保奇前两次的笑声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那么这一次,他是真的笑了,是开心的笑。

    “我好像对你有那么一点信心了。朱小君,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呢?或许,我可以帮上你。”

    朱小君又点了一支烟:“不用了,吕先生,我想,我自己可以把这件事办得妥妥当当,另外,我自己的事,不想被更多人知道。”

    吕保奇点了点头,招呼身边的手下:“给朱先生上茶!”

    “好吧,既然你不肯说,我也不勉强你。我虽然对你有了一点信心,但坦诚地讲,这信心并不大。十天的时间太漫长了,我等不了这么长时间,哦,这并非是我吕某食言,我仍然会等上个十天的时间再处罚你,但是,五天内你若是办不妥这件事,我也只好亲自出手了。”

    朱小君很想顶回去:你老人若是有把握出手解决掉这个问题,又何必听老子在这唠唠叨叨呢!

    “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但是,吕先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过于仓促,准备不充分,做不到一击即中,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吕保奇突然发现了一件很奇妙的事,在他跟朱小君的这场谈判式的交锋中,虽然他占据了实力上心理上的所有优势,可一通交锋下来,节节败退的竟然是他,而且,每退一步,自己的心情反倒舒坦了一成。

    带着这种越来越舒坦的心情,吕保奇退了最后一步:“好吧,就按你说的,十天,十天办不妥这件事,以后你再也没机会办这件事了!”

    吕保奇的手下为朱小君上了茶,朱小君也不客气,端起来就喝,结果……自然被烫着了。

    吕保奇放声大笑。

    第二天,朱小君一早去找了吴东城,说了点七七八八的事情之后,朱小君端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吴院长,能不能在这两天安排周兵出趟门呢?”

    “你要对付周兵?”吴东城马上意识到了朱小君的意图,但是他并不知道朱小君为什么要把矛头指向周兵这种小喽啰。

    朱小君自然也不肯对吴东城说出实情。

    “一般而言,擒贼先擒王是对的,但就事论事,这一招对咱们却走不通了,所以,我想改变一下思路,先拿周兵这样的小喽啰下手,下重手,让叶兆祥属下的众多喽啰都会因此而胆寒,从而孤立叶兆祥。吴院长,我知道这么做似乎有些冒险,但是,富贵险中求,不是这个道理吗?再说,我来操作这件事,如果没搞好,可以把事情推就为个人恩怨,上次在狩猎山庄,不是所有人都看到了么?”

    吴东城想了想,从桌上找出了一份文件。

    “三天后在中原市有个学术会议,周兵打了报告想去参加的,我原本没打算批,不过你既然有这个需求,那我就签个字好了。”

    “吴院长,这件事我连马主任都没说,您明白我的意思?”

    吴东城点了点头:“放心去做事吧,周兵去参加学术活动,原本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朱小君笑了下:“还有一个不正常的要求,吴院长,你也得安排我出趟差,时间上比周兵晚一天,地点么,就省城好了。”

    吴东城皱了皱眉头:“你是打算亲自对付周兵?就算我安排你去了省城出差,那也做不出不在场的证据啊?”

    朱小君拿起了吴东城的办公桌上一包大中华,抽出两支,递给了吴东城一支,自己也叼上了一支,然后顺手将那包烟揣到了自己口袋里。

    点上了火,朱小君道:“吴院长,我的计划解释起来太复杂,得耽误您不少时间,就算了吧,不过我向您保证,这件事我会做的滴水不漏的。”

    吴东城笑了,他知道,朱小君这是不愿意对他多说,有时候,知道的少一点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保护:“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不多问了。省城那边有个厂家邀请我去考察,这是邀请函,你安排个时间,给我打个前站好了。”

    跟吴东城商量好了之后,朱小君又约了四蛋和混球。

    在他的这计划中,他至少需要两个帮手,而四蛋和混球,则是朱小君唯一的选择。

    当晚,哥仨找了个小饭店,边喝边聊。

    朱小君把自己的遭遇给两个兄弟说了,四蛋当时就火了,撸起袖子来就要去找周兵算账,而混球却笑开了:“怎么没人这样算计我的呢?”

    朱小君问道:“我有个对付周兵的办法,需要俩兄弟帮忙,不知两位怎么想?”

    四蛋依旧是一副义愤填膺的状态:“你说吧,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做什么都可以。”

    混球开玩笑归开玩笑,说起正事来也正经起来了:“猪头,你这说的就是个屁话,咱们是快十年的兄弟了,这十年,咱兄弟犯过怂吗?哦,面对秦老大除外。”

    四蛋又道:“猪头,干嘛不把秦老大叫过来呀?这娘们要是瞪起眼来,一个能打十几个。”

    朱小君道:“这件事还真不能叫上秦老大,她要是参与了,肯定得把周兵那个王八蛋给抓到局子里,这样一来,事情就曝光了,这对那俩女孩不好!”

    混球笑道:“恐怕还有一个原因吧?秦老大要是知道了你干的这种事,一准得把你猪头的小弟弟给切了喂狗,信不信?”

    四蛋叹了口气:“不跟秦老大说也好,猪头,说说你的计划,看看咱兄弟们该怎么做。”

    朱小君端出了他的计划。

    “我让吴院长安排了周兵三天后去中原市出差,而我,四天后要去省城给吴院长打前站,这就给了我一个可以证明自己不在场的机会。四蛋,三天后你随着周兵一块去中原市,把他给我盯紧了,我隔一天就到,到时候,咱兄弟俩一块对付周兵。

    混球,你到时候要代替我出现在省城,以证明我确确实实去了省城。等我和四蛋把周兵给收拾了,他若是不报官则罢,一旦报了官,我有了在省城出现的记录,就可以反告他一个诬陷。”

    这只是一个笼统的计划纲要,其中还有很多细节需要朱小君一一解释。

    不过,这兄弟仨加上秦老大,四个人在高中时代就没少干过坏事,每一次都是朱小君这厮在策划。而每一次策划出来的方案都是精妙绝伦。

    因此,四蛋和混球对朱小君的此次计划充满了信心,他们心中虽有疑惑,但并不着急插话询问,因为他们知道朱小君说话的习惯。

    半个小时后,朱小君终于将各个环节上的每一个细节都解释清楚了。

    “俩哥们,都听明白了吗?”

    四蛋和混球点了点头。

    “你们仔细帮我想想,还有什么漏洞,或是什么疏忽。”

    四蛋和混球同时摇了摇头。

    朱小君开始拽起来了:“你们不觉得我就是个天才么?这么完美的计划,除了天才,还有sei?”

    四蛋忽然指了指朱小君的身后:“秦老大来了!”

    朱小君下意识地捂住了双耳。

    那俩哥们忍不住大笑起来。

    混球一边笑一边嘲笑朱小君:“禽兽面前,天才就是奴才……”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