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54章 回家,回家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求票总觉得少了点啥,好吧,你看着不爽就不爽吧,我得靠着票票和收藏来维系码字动力呐!

    ---这是无奈的分割线---

    转眼就过了两天,朱小君订好了票,做足了各项准备,确定了四蛋和混球已经各自把时间安排妥当了,这才腾出空,买了些酒菜,回了趟家。

    老爹依旧守在他的那间诊所还没回来,家里老娘刚吃了饭正在洗碗,朱小君疑道:“老妈啊,你这是吃的午饭还是晚饭呐?”

    朱小君老妈颇为神秘地回答道:“儿子,我们要上电视了,所以这几天得早去一会,抓紧排练。”

    朱小君‘哦’了一声,将买来的酒菜放到了客厅的八仙桌上:“我老爹还是那么晚才回家么?”

    “那个死鬼!”一提到朱小君他老爹,朱小君他老妈似乎就来气:“赚的钱还不够交房租的,真不知道他守着那间诊所有个啥用。”

    朱小君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沓钞票:“老妈,这是我这几个月的工资,去了吃喝,就剩这么多了。”

    朱小君他老妈顿时笑开了,接过朱小君递过来的那沓钞票,一五一十数了起来。

    “别数了,一共是五千块,我上班不到四个月,发了三个月的工资……”

    朱小君他老妈坚持着数完了,打断了朱小君:“这才三个月,工资就攒了五千块呀,小君啊,跟妈妈说说,你一个月的工资有多少呀?”

    “两千多一点吧!”

    朱小君他老妈盘算了一下,惊道:“你三个月才花了一千多块?儿子,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呀?老妈跟你说,别亏了自己了,家里不用你操心,你老爸虽然挣不到什么钱,可老妈不还是有退休工资的吗?”

    朱小君笑了笑:“老妈,我是个外科医生,经常有红包拿的,你放心吧,儿子亏不了自己。”

    朱小君他老妈这才将钱收了起来。

    收好了钱,朱小君他老妈忽然叹了口气:“小君啊,你有时间的话,多陪陪你爸爸,他可能得了绝症了……”

    “什么?什么就绝症了?”朱小君大吃一惊,前几天他还路过老爹的诊所进去坐了坐,他老爹神清气爽的样子,怎么会是得了绝症了呢?

    朱小君他老妈又叹了口气:“这些天,我发现他每天都要去一趟肿瘤医院,对了小君,你不就在肿瘤医院上班么?怎么,你没见过你老爸?”

    朱小君彻底糊涂了。

    “我问他,可是他什么也不肯说,这几天,他的精神头比以前简直是两个人,我怀疑他是故意做出来给我看的,哎,不说了,时间不多了,我得走了。”

    朱小君他老妈说走就走,根本不给朱小君再多问一个问题的机会。

    朱小君他老妈走了之后,朱小君自己在家里越想越糊涂,实在忍不住了,干脆拿出了手机给他老爹去了个电话。

    老爹接到了朱小君的电话,显得很高兴,上来就问朱小君有没有时间回趟家陪他喝两杯。

    朱小君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回答了老爹说他现在就在家里,想喝两杯的话,就赶紧回家,家里有酒有菜,人一到,就能开喝。

    他老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说他这就关了诊所立马回家。

    十分钟后,爷俩在家里喝上了。

    “老朱……你最近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嗯,啊?没哪不舒服呀?君儿,这烧鸡得趁热吃,冷了就不好吃了!”

    “没哪不舒服,那你还干嘛天天往肿瘤医院跑?莫非你是想去监视我?”

    “嗯,啊,先吃,先吃,这李记烧鸡就得趁热吃,等吃完了烧鸡,我再告诉你实情。”

    朱小君拗不过,只得陪着老爹先吃烧鸡。

    “我跟你说啊,你得保证不把这件事传出去!”朱大梁吃完了烧鸡,很满意地擦了擦嘴巴,喝了杯酒,开口说道:“你这不是去了肿瘤医院上班了么?这街坊四邻啊,都有些不敢相信,我就跟他们说,你们知道肿瘤医院为什么肯接收我儿子么?那是因为他们肿瘤医院看上我朱家的祖传方子了,这方子啊,对肿瘤癌症的效果非常好。以前啊,我怎么说你们都不信,那是因为你们都不懂,人家肿瘤医院的专家才是识货的主!”

    朱大梁颇为得意地顿了顿,又喝了杯,才接着说道:“我这大话是说出去了,那得做点实际的给他们看啊!所以啊,我这些日子每天都会拎上两副药去趟肿瘤医院,到了你们医院啊,就藏起来把药给扔了,然后回来跟他们说,我又向肿瘤医院送了副药过去。君儿,这一招真管用啊!现在哪,我那诊所的生意……你个小兔崽子,你不会是你老妈派来刺探军情的吧,老子熬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摊上个好生意,别赚了点钱都被那个死婆娘给黑了去了。”

    朱小君听完了,心里直乐,这老家伙的肚子里的歪点子还真多。

    “放心吧,老朱,我刚给了老妈五千块,我估计啊,至少三个月之内,老妈是不会打你的主意的。”

    朱大梁拍了拍胸脯:“这就好,这就……什么?五千块?你哪弄的那么多钱?”

    朱小君嘿嘿一笑,又从包里拿出了一沓钞票,递给了老爹:“干外科的,总是要收点红包的不是,老朱同志,这五千是孝敬你的,拿着买点好一点的烟抽,你不是喜欢抽那个玉溪吗?今后啊,你就天天抽玉溪,烟钱我来出。”

    朱大梁的眼圈忽然红了,他推开了朱小君递过来的那沓钞票,重重地叹了口气:“君儿啊,你有这份心,老爹就很高兴了。老爹无能,没让你跟你老妈过上好日子,这些年,也真是苦了你们娘俩了。”

    朱大梁动了情,朱小君这心里也不好受。

    “老爹啊,你这是唱的哪出啊?行了,别矫情了,咱爷俩还是喝酒吧!对了,这钱你要是不愿意拿,我明天就捐给养老院去。”

    朱大梁一把摁住了朱小君那只拿着钱就要缩回去的手:“捐养老院?亏你想得出!行吧,这钱我先替你保管,等你娶媳妇那天,再拿出来给你办酒席。”

    那晚,朱小君和他老爹聊了许多,也喝了许多。

    朱小君他老爹平日里虽然好喝上两口,但酒量却很一般,当晚的这顿酒,他喝的量是平时的两倍。

    朱小君也曾劝阻了,可越是劝阻,朱大梁越是来劲,说是年龄越来越大了,再也经不起喝高之后的难受劲,今晚高兴,就让他人生中最后一次喝高吧。

    两瓶52度的泸州老窖最终喝了个底朝天,虽然多半被朱小君喝掉了,但朱大梁也至少喝了有个七八两。

    朱大梁终于达到了自己人生中最后一次喝高的目标,说着说着话,便仰着脸睡着了。

    朱小君把朱大梁背上了床,为他脱了衣裤和鞋子,想了想,又去了洗手间淘了把热毛巾,给朱大梁擦了脸和脚,再为朱大梁盖好了被。

    看着熟睡中的朱大梁,朱小君心有不忍,也许,他这次的计划稍有闪失便会将他拖进万劫不复的境地,到那时,再想见父母一面,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自己的家境虽然贫寒,相比之下父母也没有多少亮点能让朱小君产生自豪。可是,这毕竟是把自己养大成人的家,父母再怎么无能,也是赋予他生命的最大恩人。

    再想想陈光明,自己的父母省吃俭用,也要保证他每个月一千块的生活费,而陈光明却只能四处打零工,甚至有时候还要往家里寄点钱。

    还不够吗?

    朱小君的眼睛渐渐湿润了。

    天色越来越晚,朱小君仍旧不肯离开家门,他害怕,他怕他的双脚踏出了这一步之后便再也回不来,他怕自己过了今夜就再也没机会叫一声老爹老妈。

    犹豫间,楼道里响起了老妈的脚步声。

    朱小君过去为老妈开了门。

    “咦,儿子,你还没走啊?”

    “等你呢!”朱小君为老妈脱掉了外套,“晚上陪朱大梁同志喝了点酒,朱大梁不幸壮烈了,现在正做梦呢!”

    朱小君他老妈神色一变:“都那样了还喝酒?”

    “都哪样了?老妈,你别整天疑神疑鬼的,我老爹他没事,这些日子就是想我了,所以才会往肿瘤医院跑。”

    “这死老头子,去看儿子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干啥神神秘秘地不跟人说明。”

    “妈……”朱小君欲言又止,轻轻地叹了口气:“你以后能少跳点舞,多陪陪我老爹吗?”

    朱小君他老妈没好气地回答说:“我倒是愿意,你去问问那个死老头子,他愿意么?儿呀,你是不知道,这死老头子见了我,说不上三句话就得吵架,我还不如去跟老姐妹跳舞去呢,省心!”

    朱小君笑了笑,没再说话。

    很多文化水平比较低的老夫老妻就是这样,他们的沟通方式就是吵架拌嘴,奇怪的是,不管他们如何争吵,可婚姻关系却牢不可破,不像现在的年轻人,把婚姻当成了一纸合同,只要不爽了,随时都可以解约。

    “儿子,这么晚了,今天就不要走了,在家睡吧!”

    “嗯……”

    “你看,我才给你换的新被子新褥子,昨天还刚刚晒过,睡着肯定舒服。”

    “嗯,正好今晚医院那边也没啥事,我就在家里睡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