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55章 尽情戏弄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等到未来若干天之后,老烟在点娘上也小有成就的时候,你可以傲娇地对他人说:哼,老烟这厮还是老子给捧起来的呢!——多惬意的事情啊!所以,您还是抓紧投票收藏加入群吧……

    ---这是幻想的分割线---

    四蛋跟着周兵,一路来到了中原市,看着周兵住进了会议安排的酒店。

    朱小君叮嘱四蛋:“那家酒店是这次学术会议的指定酒店,周兵在普外科界认识的人不少,你下手的时候,可要谨慎一些,千万不要被周兵的熟人给看见了。”

    四蛋不屑回道:“曹,你这是在鄙视一个曾经的专业运动员的优异素质。行了猪头,你就放心吧,明天这个时候,我保管你看到一个垂头丧气的周兵。”

    四蛋高中毕业后,读的是一家师范大学的体育专业,毕业后在彭州一家初中做体育老师,那副身子板,对付周兵这种人确实是轻松有余。

    难度只在于如何把周兵从酒店中带出来。

    四蛋没有帮手,朱小君也不愿冒着风险找其他帮手,因此,朱小君制定的计划是只能智取不可强来。

    第一步,在下班没多久的时候盗取院办主任王湘的手机。这件事看上去很难,其实做起来却应该很容易,因为王湘有个习惯,上班的时候喜欢把手机丢在桌子上,只要来个调虎离山,偷走她的手机简直是易如反掌。而且,下班没多久的时候,院办的普通人员全都走了,只有王湘会留下来,以防领导有急事要找院办。

    第二步,借助吴院长,在朱小君得手后立即召开院办主任必须参加的会议,使王湘来不及将手机丢失的信息传递给周兵。

    第三步,用王湘的手机给周兵发信息,就说晚上六点钟她也会到达中原市,只是因为想给周兵一个惊喜,这才没有提前告知。六点钟正是晚下班的高峰,这个时间段,很难打到出租车,朱小君会以王湘的口气跟周兵说,她有个同学就在中原市,他同学会安排车子去接他。

    第四步,此时四蛋应该已经选好了一处烂尾楼,同时也应该用假身份证租下了一辆小车,四蛋会开着这辆小车,将周兵从酒店中接出来,送到那处烂尾楼中。

    完成了这四步,那么周兵就成了四蛋手上的一个玩物,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至于王湘手机的开机密码,朱小君只需要找个机会留心一下王湘的手势,破解了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天到了下班的时候,朱小君晃悠到了行政楼的四楼,直接躲进了男厕,然后用一个没有注册过的手机给院办的座机打了个电话,告诉王湘赶紧给吴院长送份院常委会的会议纪要。

    当楼道中响起了王湘的高跟鞋的脚步声的时候,朱小君迅速现身,快速进了院办办公室,果然,一切正如朱小君所预料,他顺利的拿到了王湘的手机。

    后面的事情更是顺利,吴院长干脆就没让王湘回去,直接在他的办公室中召开了一个小范围的会议,会议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

    朱小君做完了该做的事。

    而在微信沟通的过程中,周兵一点疑心也没起。

    接下来,就是四蛋时间了。

    四蛋把车停到了酒店的对面的马路上,用刚刚在中原市买的一个临时号给周兵联系了,说车子不顺路,若是要进到酒店大堂门口的话,得往前掉头,很是麻烦,因此想让周兵辛苦一下,过了马路来上车。

    周兵想都没想,便同意了。

    上了车,四蛋递给了周兵一瓶饮料,并帮着周兵把瓶盖拧开了,周兵为这细节还颇为感动了一小下。

    可感动过没几分钟,周兵的意识便模糊了。

    四蛋选的那幢烂尾楼是在中原市的边上,整整一片近百幢烂尾楼中的一幢,到了目的地,四蛋将周兵的手脚捆结实了,堵住了嘴,然后扔到了一个草窝中,又用些破席烂木板做了遮挡,这才拿着从周兵身上搜出的房卡开着车回到了周兵下榻的酒店。

    朱小君断定,当初周兵录下的那个视频,不管他会存储与什么设备,都一定会随身携带。

    果然,四蛋没费多大力气,便在周兵的行李箱中找到了针孔摄像机的存储卡,同时又仔细检查了周兵的电脑,确定电脑中并没有复制文件,这才放心地把周兵的行李复了原。

    酒店到处都有摄像监控,为此,朱小君给四蛋出了个主意,在酒店的服务生休息室中偷一套服务生的服装来穿。

    四蛋拿到了验证过的存储卡,又开着车回到了那片烂尾楼,找到了依旧在昏睡中的周兵。

    也亏得四蛋是个练体育专业的,不然的话,周兵这一百五六十斤的分量还真难扛上楼去。之所以要把周兵扛上楼,是因为楼上刚好有一间建筑工用过的房间,四周都用破草席给围住了,不透风,也不透光。

    朱小君需要周兵在这种环境下度过十多个小时,因为只有这样,周兵的生物钟才会发生混乱,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时段又是什么时间。

    做完这一切,四蛋给朱小君去了个电话。

    接下来,便是朱小君和混球的表演时间了。

    朱小君订了两张机票,一张是他自己的,彭州飞省城,另一张是混球的,彭州飞中原市,两架航班差不多是同一时刻。

    正常登记办理登记卡,正常通过安检,过了安检之后,这二人一前一后进了洗手间,然后又一前一后出了洗手间,前后的间隔时间也就是五分钟左右,看上去就像这二人一前一后进了洗手间来了个大的。

    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二人在洗手间中趁机交换了登机牌。

    乘坐过国内航班的人都知道,办理登记卡的时候需要身份证,尤其是过安检的时候,人和身份证是必须吻合的,但是,真到了登机的时候,却不再有人验证身份证了。

    就这样,朱小君拿了混球的身份证及登机牌登上了飞往中原市的航班,而混球拿着朱小君的身份证及登机牌,登上了飞往省城的航班。

    四个小时后,天刚刚黑下来,朱小君见到了四蛋,当然,也见到了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周兵。

    而这个时候,混球用朱小君的身份证在省城的一家酒店开了一间房,住了进去。

    四蛋一见到朱小君,立即把那张存储卡递了过来:“检查过了,就是它,另外没发现有复制文件。”

    朱小君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周兵的面前,一把扯下了周兵的眼罩,拍醒了周兵。

    “周主任,没想到吧,我们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周兵惊恐万分,张了张嘴,想说话,却一个字也没能说出来。

    朱小君笑了,拍了拍周兵的脸:“你当初的牛逼劲都跑哪去了?你不是告诫老子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么?呵呵,我朱小君可不是什么君子,我等不到十年,就连十天我都有些等不及。”

    周兵终于发出了声音:“你想怎么样?”

    朱小君笑了笑,戳了戳了周兵的额头:“不想怎么样,就想看看你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等我看够了,就会放你回去。”

    周兵打着牙颤道:“我认输,我把视频的存储卡交给你,求你放过我,哦不,我还可以赔偿你,你说吧,你要多少钱?十万?二十万?”

    朱小君猛地拉下了脸:“我不要钱,我要你的小命!”

    说着,就举起了手中的一把……一小截木棍。

    那截木棍存粹是朱小君为了吓唬周兵而随手在地上瞎摸到的,可是周兵却吓得闭上了眼,仿佛朱小君手中握着的是把明晃晃的匕首一般。

    “呵呵,周兵啊周兵,你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上有老下有小,身边还有老婆和情人,要是真的死在这,多不值啊!”

    周兵见朱小君并没有伤他的意思,这才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朱小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是上了刘跃进那个老王八蛋的当,我不该针对你,我是个混蛋,你打我吧,你骂我吧,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朱小君笑道:“放过你?放过你也不是不行,不过……”朱小君四处打量了一下,看到角落里有一坨屎一样的东西。“我可以放过你,不过你得把那坨屎给吃了。”

    顺着朱小君手指的方向,周兵望了过去,昏暗的光线下,周兵依稀可以辩认出,那玩意确实是坨屎。

    周兵的眼神中流露出绝望的神色,喉结在快速的上下运动着,看得出来,他正在做最艰难的决定。

    几秒钟后,周兵的喉结平静了下来,眼神中的绝望神色也消散了,转而代之的是无奈和委屈。“我……答应你……你……你要说话算数。”

    “那你觉得我说话会算数吗?”

    朱小君在尽情地戏弄周兵。

    这么做,朱小君也是不得已,他也很想痛痛快快地把周兵揍一顿,可是这样一来,周兵的身上就会留下伤痕,而这种伤痕就将成为呈堂证供。

    这不是朱小君希望的结果。

    以朱小君对周兵的理解,无论如何,周兵只要还能活着,就一定会不顾后果地向警方报案。因此,在朱小君的计划中,如何应付警察的时候追查,才是整个过程中最重要的环节。

    既然周兵是一定会报警的,所以朱小君干脆打消了威胁周兵不让他报警的想法。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尽情地戏弄一下周兵这个王八蛋。

    “也许我说话不一定算数,但是对于你来说,这却是唯一的机会。”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