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57章 坦然面对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叩谢忘语大神的章推!

    ------

    对一个男人来说,无论颜值多么高的女人,相处久了,都会出现审美疲劳。

    这也应验了那句话,叫距离产生美。

    说通俗一点,就是没吃到的葡萄才是最甜的,吃到了,就会有一种也不过如此的感觉。

    可是,对吴东城来说,不管他跟他老婆拉开多少距离,那美都不会产生。

    朱小君见过吴东城的老婆,深知吴东城的痛楚。

    也曾有过情感专家告诫年轻女人:想留住你的男人,首先要留住他的胃。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一个妻子若是能烧得一手好菜的话,即便容颜差一点,也一样能拴住丈夫的心。

    朱小君吃过一次吴东城的家宴,那滋味——一辈子不想吃第二回。

    而吴东城却偏偏是一表人才。

    这样的日子搁在谁,谁也受不了。

    朱小君曾经对吴东城这个婚姻产生过疑问,不知道这二人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走到的一起,又是什么原因能让他们坚持了二十多年。

    有一次朱小君跟泌尿外的杨林在一起喝酒,不知怎么的就把话题扯到这一块了,当时杨林颇为神秘地对朱小君讲述了吴东城年轻时候的故事。

    吴东城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十年浩劫刚开始的那一年,吴东城刚满六岁,就是那一年,吴东城的父亲被打成了牛鬼蛇神,下放到了一个边远的农场去接受改造。

    吴东城的母亲的政治觉悟极高,立即向组织申请,和吴东城的父亲离了婚,之后没多久,吴东城的母亲就改嫁给了一个靠造反起家的老光棍。

    从此,吴东城的幼小的身躯开始经常遭受拳脚甚至是棍棒的问候。

    地狱般的生活过了两年,有一天,突然出现了一个穿军装的叔叔,那个叔叔将他带到了遥远的但是可以跟在父亲屁股后面的那个农场。

    已到了儿童末年的吴东城再一次感受到了儿童的快乐。

    可惜,好景总是不常在,吴东城到了农场的第三年,父亲因为一次事故而壮烈牺牲。

    那一年,吴东城才十一岁。

    没了父亲就没了依靠,孤苦伶仃的吴东城不知所措,幸好当地有户人家收养了他,而这家人有个比吴东城大两岁的小女儿。

    七十年代末,国家恢复了高考,吴东城发奋图强没日没夜地复习了一整年,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首都医学院。毕业后,被学校分配到了彭州,一干就是三十年。

    吴东城的父亲是个极为讲究的人,这种基因也遗传给了他儿子,所以,吴东城毕业后去了趟当年的农场,把那家农户的小女儿接到了彭州来登了记结了婚。

    这种婚姻中更多的是恩情而不是爱情。

    或者说,这种爱讲得更多的是道义,而不是荷尔蒙。

    男人四十一枝花,吴东城在四十岁之前,一直沉浸在医疗领域,根本听不到他的办点绯闻八卦,可是,四十岁之后,进入不惑年代的吴东城却突然困惑了,他开始变了。

    变得风流倜傥了!

    五十岁的吴东城当上了院长,行为必须端正起来,因此他毅然剪断了几乎所有的情丝,专心与医院管理当中。

    只是,五十多一点的吴东城的生理需求依旧强烈,所以,他好上了piao这一口。

    杨林讲完了吴东城的故事,顾不上朱小君的反应如何,自己倒唏嘘不已起来。

    朱小君当时好奇地问了一句:“这些事,你又是如何知道的那么清楚的?”

    杨林淡淡一笑:“因为我和吴院长是piao友,有一次他喝高了,拉着我,非得跟我说他的故事。”

    这也是朱小君为什么会知道吴东城说出去逛逛的真实意图实际上是想出去那啥一下的真实原因。【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选的这个洗浴中心并不是省城的最高档次,但是据传说却是按摩水平最高的一家洗浴中心。

    果不其然,在按摩区,三个人不知不觉便度过了两个小时。

    到了晚上十一点半,三个人神清气爽精神抖擞地走出了那家洗浴中心。

    坐上了车,吴东城突然问陈光明:“小五子,你们公司总部是在省城还是在申海?”

    陈光明坐在副驾的位子上,扭转了身子面对了吴东城:“报告吴院,省城只是一个办事处,我们总部是在申海。”

    吴东城转而对朱小君道:“那家ct也没啥好看的,明天咱们去小五子的办事处看看?顺便让小五子跟咱们上上课,讲一讲他们的设备的优势,你看怎么样?”

    朱小君笑道:“那还不如直接杀到他们申海总部,顺便签了合同再回彭州。”

    吴东城微微闭上了双眼:“那也不是不可以。”

    ——

    两天后,朱小君陪着吴东城从申海回到了彭州。

    因航班延误,飞机落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吴东城让司机顺路把朱小君送回了家,然后去了医院,说是有些不放心医院。

    朱小君进了家,一打开灯,赫然发现秦璐竟然坐在了客厅中。

    “中原市好玩么?”秦璐脸色狰狞,声音低沉。

    朱小君心里一惊。

    他想到了此时周兵可能已经报了警,事实上,根据朱小君的安排,周兵也不可能不报警,因为在中原市,可是警方的人把他解救出来的,除非他对警察说他就是有这癖好,喜欢被人捆住了扔到旮旯里。

    朱小君没想到的是这案子居然落到了秦璐的手上。

    “什么中原市?我跟吴院长去了趟省城,后来又从省城去了申海,你说什么中原市,啥意思?”

    秦璐站了起来,晃悠到了朱小君的面前:“小样,跟老娘兜弯子是不?你现在承认了,老娘还有办法帮你,至少能让你免除了牢狱之灾。要是还在跟老娘兜弯子,那老娘只能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咱公事公办好了。”

    朱小君指着自己的鼻子,略有委屈地说道:“秦老大,咱俩从初中到高中,同桌同了六年,你说我什么事瞒过你?你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吓唬我,你就忍心么?就好像我是去私会温柔那个小妮子似的,瞧你那副母老虎的样子……”

    朱小君装的足够逼真,又打出了多年同桌的感情牌,秦璐一时也不得不相信了朱小君。

    “你们医院的,就是你们普外科的周兵,在中原市被人给绑了,周兵说是你做的,现在案子从中原市警方发到了我们队里,上边发了话,三天之内一定要破案,不然的话,就会被中原市的兄弟局笑话了。”

    朱小君瞪大了双眼:“哦,他说是我做的那就是我做的了?那他要是说是外星人做的,你秦老大是不是还得跑趟火星?卧槽,你们这些当警察的,是不是猪油吃多了?”

    秦璐被呛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秦老大,我现在正式向你报案,我刚才被潘多拉星球的纳威女人给强暴了,麻烦秦警官去把那个女人带回来审问审问。”

    秦璐突然出手,一把拧住了朱小君的耳朵:“到现在了你还油嘴滑舌是吧?周兵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全都交代了!我问你,前几天周兵是不是勾结了刘跃进一起陷害了你和你们医院的两个护士?”

    “是!”朱小君的回答没有任何迟疑。

    秦璐一愣,手上松了劲:“所以你就跟踪周兵到了中原市,绑他的目的一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拿回周兵手上的视频资料,是吗?”

    “不是!”朱小君的回答依旧是没有任何迟疑。

    秦璐没招了,她叹了口气,道:“猪头,我有心帮你,咱们哥俩是六年的同桌十多年的哥们,我不想看着你去坐牢。”

    朱小君也跟着叹了口气:“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你帮我也罢,不帮我也罢,这件事我没做就是没做。”

    秦璐摇了摇头,拿起了茶几上的对讲机:“上来吧,人就在我手上。”

    朱小君冲着秦璐伸出了双手。

    “几个意思?”秦璐愣了下。

    朱小君笑了笑:“是不是要铐上手铐呀?”

    秦璐飞起一脚,踢在了朱小君的屁股上:“就你这小样,在老娘面前还能跑得了?”

    这时,楼道上噌噌噌跑上来两个男人,一进屋,先给秦璐敬了个礼:“秦队,车就在下面。”

    秦璐挥了挥手:“给我个面子,别弄那么大动静,咱们现在只是请人家去队里协助破案。”

    那俩便衣中的一员答道:“我懂,秦队,你就放心吧,不管小君兄弟做了还是没做,在咱们手里,总不至于吃亏的。”

    秦璐向朱小君努了努嘴:“走吧,还愣着干啥?”

    朱小君手一摆:“等等!你们总得让我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吧,这几天出差,衣服都臭了。”

    俩便衣无奈地看着秦璐,秦璐重重地叹了口气:“委屈你们俩兄弟了,谁让他是我六年的同桌呢?”

    半个小时后,朱小君洗完了澡,换好了衣服,走出了卧房,随手扔给了那俩便衣一人两包大中华。

    秦璐喝道:“你啥意思?公然贿赂人民警察?”

    朱小君根本不理会秦璐:“你拉倒吧!两包烟就能贿赂了你们这些当警察的?你也太作践自己了吧,我这是感激他们哥俩等了我这么长时间。”

    那俩便衣手拿两包大中华,苦笑着看着秦璐。

    秦璐叹了口气:“拿着吧,就当是我买给兄弟们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