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58章 结案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到了警局,刑侦队的人连夜对朱小君展开了审讯……哦,不,应该说是例行询问。

    可是,朱小君的第一句话就让这些警察卡了壳。

    “拜托,我是十四号下午三点钟从彭州飞往省城的,十六号去了趟申海,十八号,也就是今天刚从申海乘航班回的彭州。你们这两天就这么闲着么?不知道去航空公司查查票据,去趟机场查查监控录像安检记录什么的?国家养你们真是瞎啊!”

    因为秦璐主动申请了回避,这个案子是由一个叫蔡震的老警官负责。蔡震的业务水平很一般,脾气在队里却是一流的暴躁。

    被朱小君呛了一句,蔡震的脸色一块青一块红的,猛地拍了下桌子,喝道:“我要不是看在小秦的面子上,早就揍得你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朱小君大笑:“很有这个可能,不过哥们,我分不清东西南北是因为挨了揍,那你呢?你是不是也天天挨揍啊?要不然怎么也分不清东西南北呢?”

    想找回面子的蔡震结果又被呛了一句,而这次,他竟然无言以对。

    蔡震先是跟秦璐打了声招呼,然后又跟队长做了汇报,回来后,把朱小君安排到了队里的一间宿舍:“案子没明确之前,你还不能回去,先在这儿呆两天吧!”

    朱小君呵呵笑着,对蔡震做了个手势:“二十四个小时,哥们,你只有二十四个小时。”

    蔡震忽然笑开了:“用不了这么长时间的,我们可以连夜调查航班信息和机场信息,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明天的这个时候,你我可能已经是烂醉如泥了。”

    朱小君指着自己的鼻子:“你想请我喝酒?”

    蔡震头一晃:“不是我请客,是小秦。”

    中原市警方在接到了四蛋通过变声软件的报警电话后立即出动,在市区的另一个烂尾楼中找到了周兵。朱小君才不会那么傻,会把作案现场留给警方,他和四蛋在离开中原市的时候,把昏睡中的周兵带到了另一幢烂尾楼中。

    警方一看周兵的这个模样,就基本上明白了事件的性质,这边一开口询问,周兵立马交待出了实情。

    中原市警方了解了案情,作案人和受害人都是彭州市的,又可能是觉得这案子并没有什么油水,于是便立即联系了彭州市警方,把周兵以及案宗都转了过来。

    接案的是彭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二中队,也就是秦璐任副队长的那个中队。

    中队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简单的认为这就是一个因个人矛盾而产生的相互寻仇的案件,矛盾双方做出来的事情虽然已经触犯了刑律,但是并没有涉及到金钱财产,也没有对人身造成伤害,于是就降低了重视程度,以为把矛盾的另一方那个叫朱小君带回队里,再把双方口供对上,也就可以结案了。

    二中队的人原本计划去调查一下朱小君的行踪,以便尽快把朱小君带回队里,在会上讨论案情的时候,秦璐忽然说这个朱小君是她的高中同学,不必花心思精力去调查他的行踪,她可以担保在三天之内把朱小君带回到队里。

    所以,中队的办案人员就根本没有对这个案子展开调查。

    真是想简单了!

    蔡震被朱小君呛白了一通,也只能压着火,摇头叹气。现在说啥都没用,还是赶紧去调查才是正道。

    既然是警方办案,航空公司以及机场的工作人员也不敢怠慢,连夜为警方的人查找了各项记录,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朱小君说的是实情,他没有撒谎。

    带着这个结论,蔡震回到了队里,此刻已是凌晨,他不方便再打搅领导,于是便在办公室里将就了一下,睡了个囫囵觉。

    八点钟一上班,蔡震就把夜里的调查结论汇报给了中队长。

    中队长一看这个结果,心里顿时明白了,周兵和朱小君这二人,其中有一个在撒谎。从直觉上,中队长认为是朱小君在撒谎的可能性要远大于周兵,但是从证据上,中队长也不得不承认,朱小君是清白的,是周兵在信口雌黄陷害朱小君。

    “先把朱小君放了吧,你们安排两个人手,对朱小君进行三级监控就可以了,咱们再在周兵的身上试试,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突破口。”

    于是,半个小时后,朱小君精神抖擞地走出了市局大楼。

    在从申海回来的航班上,朱小君向吴东城简单说了如何对付周兵的事情,只是隐瞒了那段视频的故事,吴东城对朱小君的计划设计之巧妙是大加赞赏。朱小君也说到了一回来彭州,就很有可能被警方调查,希望吴院长能在医院为他遮挡一下,他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在医院中被传得沸沸扬扬。

    有了吴院长的担保,朱小君并不着急去上班,他先回了趟家,打开了电脑,上了扣。

    自打那晚上俩蟊贼进屋抢劫眼镜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七八天了,那个叫‘我来自2064’的家伙却始终没有回音。

    刚登上,就听到了嘀嘀的声音,小企鹅也不断地闪动。

    朱小君连忙点击,还真是‘我来自2064’的回言:对不起,这几天一直忙,没来及上扣。

    紧接着又补充了一条:18号到20号这三天,我每天中午12时至13时都会在国庆路238号绿岛咖啡9号桌,你可以带着眼镜来和我交易。

    今天是19号,还来得及。

    在家睡了一会,临近中午,朱小君打了辆车,去了国庆路上的绿岛咖啡。

    俗话说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朱小君以为只要他提前到了,然后找个不起眼的角落做下来,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看清楚9号桌到底来了一个怎样的人。

    可朱小君没想到,对方比他聪明多了。

    朱小君躲在咖啡馆的一个角落中看着9号桌,可是那张台自始至终也没做过人,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下午一点,朱小君悻悻然结了帐走出了绿岛咖啡。

    朱小君这边刚离开,咖啡馆中一个一直埋头看报纸的人站起了身来。

    若是朱小君此刻能见到他的话,说不准会跟他打声招呼甚至坐下来聊聊天。

    只因为这个人朱小君是见过一面的,当时是在华海医院的二十六楼,朱小君跟唐氏集团的唐歆总经理见面交谈的时候,那个为大家端茶送水的,唐歆找来接替宫琳职位的那个男人便是此人。

    那男人目送着朱小君离去的背影,嘴角浮现出一丝轻蔑鄙视还有一点点不怎么敢相信的笑容。

    与此同时,刑侦二中队的几个业务骨干,正在讨论周兵和朱小君的这个案子。

    从摆在桌面上的各项证据来看,朱小君是清白的。

    他是14号中午两点十八分过的安检,两点二十四分去了趟洗手间,两点半钟从洗手间出来,然后径直去了登机口,这期间,他没有和任何人有过联系,甚至连电话也没打过一个。

    两点四十五分,朱小君乘坐的那次航班开始登机,朱小君于两点五十一分过了登机口,登上了飞机。

    二中队的兄弟们效率很高,利用一上午的时间,他们跟省城机场的警方也取得了联系,那边警方把当时的监控录像仔细看了,证明这个叫朱小君的人在四点十分出现在省城机场,五分钟在省城机场搭乘了一辆出租车。

    也就是说,周兵所交待的十三号便被人控制了,十四号晚十二时前后见到的朱小君的说词是站不住脚的。

    可是,二中队的几个业务骨干却同时有着相同的直觉,那就是周兵并没有撒谎。

    假若周兵没撒谎,那么撒谎的只能是朱小君。

    想证明朱小君在撒谎,那就只能继续展开调查,把问题深入下去。

    可是,值得吗?

    讨论中,中队长忙完了手边的急事,也过来参加了讨论,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后,中队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现在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周兵和刘跃进两个人确确实实是联合起来陷害了朱小君,还连累了他们医院的刘燕许月两个护士,这个事情,朱小君也承认了,所以不存在疑点。问题是,周兵交代说当他他录了视频,而这个视频被朱小君拿走了,但朱小君却对此断然否认。

    摆在我们面前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视频是否真实存在,如果存在,那么视频现在到底在谁那儿?

    你们好像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当中那个叫刘燕的受害人的背景,你们知道吗?刘燕的舅舅是谁?我告诉你们,刘燕的亲舅舅也是唯一的一个亲舅舅,是吕保奇!”

    中队长此言一出,几个业务骨干几乎同时‘啊’了一声。

    出于保护这两位受害的护士的想法,二中队的几个负责采证的兄弟并没有去找刘燕和许月,他们也确实忽略了受害人的背景。

    中队长一经说出刘燕的背景,几个业务骨干顿时觉得心里敞亮了。

    周兵为了陷害朱小君,牵连了许月和刘燕,而据周兵的交待,牵连到刘燕是属于意外。也就是说,周兵原来并不打算把刘燕牵扯进来。

    可是,事情却失控了,刘燕被卷了进来,因为刘燕的舅舅是吕保奇,那么那段视频对周兵来说就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扔了可惜,留着危险。

    于是,便自导自演出这么一场闹剧,把视频转移给朱小君,而把自己扔进监狱。虽然代价是大了点,但也总比被吕保奇拿去了性命要强得多。

    “这么解释是说得过去的,周兵投了案,吕保奇今后就不敢再对周兵动手了,否则就是引火烧身,吕保奇不会因小失大。这个周兵,还真是有些邪门歪道!”

    中队长做出了最后的结论。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