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59章 再见大佬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话说这书友群里热闹非凡,你为啥还不加群呢?群号570739805。

    --------这是拉人入伙的分割线----------

    那么,该如何处理周兵呢?

    假如周兵录了视频然后以此为要挟向朱小君提出了某种条件的话,那么不管这个条件是什么,都可以给周兵定一个敲诈勒索的罪名。

    但整件事中,周兵没向朱小君提出任何交易条件。

    在朱小君的饮食中下了点药,造成了朱小君跟两位女受害人发生了关系,这种事,在刑法上该往哪条上靠呢?

    更重要的一点,如果硬性的给周兵定了罪,同时也把刘跃进关了起来,那么这件事必然会在肿瘤医院掀起轩然大波,而那两位女受害人以及朱小君,就会受到第二次伤害,而第二次伤害的程度,甚至比第一次伤害还要大上个几倍,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

    法律,应该是伸张正义的。

    但法律,更应该是保护受害人的。

    二中队的人心里没谱了,只能请示大队长和政委。

    领导们最后还是从保护受害人的角度出发,决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教育罚款了结事端。

    当然,这个决定是要征求受害人意见的。

    朱小君当时对警方的人耸了耸肩,说:“你们做的是对的,不过,我希望你们要多罚点钱,不然的话,那也就太便宜这些坏人了。”

    警方的人回答说:“那是当然,这罚的钱一多半也是补偿你们受害人的。”

    许月对警方的处理意见同样没有异议,从她的心思讲,若是当时刘燕没参与进来的话,她倒是愿意受到第二次伤害,因为这样一来,那个朱小君就会被自己牢牢地攥在手掌心了。可是,刘燕却也是受害人,事情若是传出来,她难保朱小君最后会被刘燕抢了去。

    至于刘燕,她的想法更奇妙,她甚至有时候会梦到周兵和刘跃进嫌弃录下来的视频不够清晰,从而又一次给她和朱小君的酒里下了药。若是真把周兵给判了几年,那她的这种幻想不是更不可能实现了么。

    女人,果真是来自于火星的异种动物,其思维,就是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

    既然三位受害人都没有意见,那么警方也懒得在给自己找麻烦,对周兵做出了拘留十五天,罚款五万块,同时补偿三位受害人一人五万块的处罚。

    同时把刘跃进也拘留了十五天,罚了两万块,同时责成补偿给三位受害人每人两万块。

    医院的两位大主任同时被警察给拘了,对这事,医院怎么也得出面过问一下。

    警方含混其辞,只说了这两人严重触犯了治安管理条例,拘留和罚款都是有法可依。

    吴东城立即为这事召开了院常委会,在叶兆祥缺席的形况下,做出了对周兵刘跃进二人除名的决定。

    这一天,距离朱小君和吕保奇做出十天约定的那一天刚好是十天整。

    手术室中,刚做完了一台手术的朱小君找到了刘燕。

    刘燕表现的很正常,就像那晚在辣不怕饭店中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还是跟朱小君有说有笑。

    “嗯,你舅舅,我跟你舅舅做了个十天的约定,今天就是第十天了,可是你舅舅却一直没联系我,我,我想通过你联系一下你舅舅,好么?”

    刘燕抿嘴一笑:“下了班,你跟我走就是了。”

    短短两三句话,朱小君却紧张地出了一身的臭汗,等刘燕摆动着轻盈的身姿去了另一间正在手术的手术室的时候,朱小君才长长地出了口气。

    天哪,这是怎么啦?一向在美女面前能把厚脸皮发挥到淋漓尽致登峰造极的朱小君这是怎么啦?居然会如此紧张!

    下午下了班,朱小君早早地等在了手术室门口,待刘燕出来的时候,朱小君又是一阵莫名的紧张,连正眼看一眼刘燕的勇气都没有。【愛↑去△小↓說△網w  qu 】

    刘燕也没说话,冲朱小君挥了挥手,便在走在了前面。

    朱小君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学生跟在班主任身后一样,乖乖地跟着刘燕来到了医院大门口。

    刚一出来,一辆白色宝马便缓缓地停到了刘燕的面前。

    没错,这辆宝马正是朱小君第一次追刘燕的时候看到的那辆宝马。

    “冯叔,今天让我开车行么?”刘燕俏皮地绕过了车头,站到了司机的一侧。

    从宝马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冲着朱小君还点了点头,示意朱小君赶紧上车。

    刘燕的开车水平很一般,只要前面有车,她就会下意识地踩刹车,坐在车上的人根本感觉不到宝马的舒适,相反,就像是坐过山车一般,刺激而惊险。

    刘燕开着车,并没有去上次和吕保奇见面的那个山庄,而是开进了一片高档别墅区。

    “朱先生,请,吕先生在家里等着你呢!”刘燕好不容易把车子停到了一幢别墅的前面,那个姓冯的中年人为朱小君打开了车门。

    刘燕早就蹦跳着进了别墅。

    “来了?”吕保奇一身休闲打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跟刚进门的朱小君打了声招呼:“就不用换鞋了,我担心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有臭脚的毛病。”

    朱小君笑道:“还真被吕先生说中了,别人的脚臭的要命,那要的是别人的命,而我的脚臭起来都会要了自己的命。”

    吕保奇呵呵笑出了声:“看得出来,你今天的状态很轻松,是不是因为事情办得很顺利呢?”又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坐吧!老冯啊,给小朱泡杯茶来,嗯,就用我的那罐明前龙井好了。”

    朱小君坐到了吕保奇的面前,从手包中拿出了那个视频存储卡。

    “事情办得确实很顺利,东西也拿回来了,并且我仔细地检查过周兵的行李中所有物件,确定没有复制文件。”

    吕保奇接过那个存储卡,转手交给了老冯:“拿去毁了。”

    老冯应了一声,接过那个存储卡,转身去了。

    “我一直观察着你,嗯,这件事确实做得漂亮,连警方那边都被你骗过去了,现在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的了吧?”

    朱小君笑了笑,又从手包里拿出一盒雪茄,递给了吕保奇:“这是我在申海看到的,据说是古巴产的最好的雪茄,可惜我是个小医生,没多少钱,只能买上一盒表示一下心情。”

    吕保奇没跟朱小君客气,接过那盒雪茄就直接拆开了,抽出了一支,放到了鼻子下凝神嗅着。

    “嗯,是高希霸的味道,你很幸运,没买了假货。”

    吕保奇说着,从中拿出了一支,自己点上了火。

    朱小君趁机也叼上了一支大中华。

    “真人面前不敢说假话,吕先生,其实我只是耍了点小聪明,利用机场登机的漏洞,跟另一个兄弟还了登机牌,我去了中原市,而我那兄弟扮成了我,去了省城。周兵想拖我下水,可是我有机场提供的不在场证据,警方也只有相信了我。”

    吕保奇点了点头:“这个法子甚是绝妙,可惜啊,不能再用第二次了,否则的话,彭州刑侦大队那帮家伙一定会发现端倪。”

    朱小君笑了笑:“如果吕先生需要,朱小君一定会效劳,我想,除了这个办法,应该还有更好的办法,只是一时没想到而已。”

    吕保奇愣了下,他倒不是因为朱小君的大话,而是因为朱小君的反应。他只是说了声可惜,那朱小君就立即看出了吕保奇有此方面的需求。

    “呵呵,我也就是这么一声感慨,这种事,我吕保奇的后半辈子是用不着的。”

    朱小君连忙圆场:“那是,那是,是我太浅薄了。”

    吕保奇摆了摆手:“好了,事情办完了,你也该接受我的惩罚了,在接受我的惩罚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朱小君笑着,摇了摇头。

    对吕保奇来说,这是个颇为尴尬的时刻,他很想看到朱小君紧张慌张的模样,只有这样,他的心理才会平衡,因为这几十年间,他已经习惯了他人在他吕保奇面前的这种紧张慌张的样子。

    可是,吕保奇心里也清楚,对面前的这个朱小君,这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

    另外,吕保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心里隐隐地有一种情绪,那就是他并不希望看到一个既紧张又慌张的朱小君,现在的淡定自若的朱小君,又似乎才是自己心里最希望看到的朱小君。

    十天前,吕保奇第一次见到朱小君的时候,就对这个年轻人有了一种好奇,猛一看上去,这个朱小君似乎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一说上话,吕保奇便感觉到了异常。

    朱小君这小子的每句话听上去都是稀疏平常,可是自己偏偏就是抵挡不住,节节颓败,颓败了还不恼怒,反而有一种欣慰之情。

    事后,吕保奇把自己这种奇怪的心理变化归结为了爱才。

    既然是爱才,他又怎么忍心处罚这个才,更何况,这个才帮他拿回了外甥女的视频,解决了他的后患。

    吕保奇拍了下巴掌,老冯立马出现在面前。

    “把我珍藏的那两瓶茅台拿出来。”

    老冯一转身,从客厅旁边的酒柜中拿出了两瓶茅台。

    “我对你的处罚是今晚上喝了它,一滴都不能剩下,喝之前我先跟你打声招呼,这酒里可是下了毒的,既然你不肯娶刘燕,那我也只好让你一辈子娶不了女人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