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60章 又是选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着吕保奇一脸严肃的样子,朱小君还真有点信了。

    像吕保奇这种人,三十年前就敢当街杀人,现在虽然不再做那种打打杀杀的事情了,但暗地里弄死几条挡道的人命也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事。

    连人命都敢要的吕保奇又怎么能不敢对朱小君做出这种犹如儿戏一般的惩罚。

    另外,朱小君把吕保奇的这句话理解成了他逼迫自己娶刘燕的一个招数。若是自己答应了娶刘燕,吕保奇定将笑脸相迎,说不准还能捞到其他什么意想不到的好处,但若是坚持己见不肯答应,吕保奇定将做出这种事来。

    朱小君有些动摇了。

    他在考虑,是不是先低一低头呢?只要一低头,不单可以摆脱困境,还可以搭上吕保奇这种实力人物,今后在彭州市的医疗界,那自然是无人敢惹。

    但这个念头仅是一闪而过,朱小君便下定了决心。

    “你下的毒会不会影响了茅台的口感和味道呢?若是不影响倒也罢了,若是有影响,我想……吕先生是不是给我换两瓶茅台,喝完了茅台,我再单独服下你的毒药。”

    是啦,朱小君的座右铭不是人至贱则无敌么?宫琳的评价不是朱小君不光是把这句话当成了座右铭而且还真真切切地做到了。

    有句名言说得好,真的贱人敢于直面装逼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唾沫星子……

    吕保奇哈哈大笑:“我下的这毒,无色无味,对酒是一点影响也没有。”

    朱小君讪讪笑着:“那就好,那就好。”

    晚饭一上桌,朱小君便知道是自己多虑了,吕保奇亲自陪着不说,刘燕跟着她舅妈也坐到了饭桌来。

    刘燕舅妈自然少不了要感谢朱小君一番。

    刘燕也当着舅舅舅妈的面狠狠地夸赞了朱小君一番。

    吕保奇也亲口称赞朱小君是当下难得还知道守规矩讲道义的年轻人。

    朱小君不由得飘了。

    飘起来的朱小君一大口一大口地喝着茅台,没多会便干光了一瓶。

    吕保奇带着笑问道:“还能再喝么?不能的话,别逞强。”

    朱小君摆了摆手:“难得喝上一回茅台,你不会是舍不得了吧?”

    吕保奇大笑,示意老冯再给朱小君开了第二瓶。

    刘燕的舅妈虽说治疗后的身体状态还算不错,但毕竟是个病人,没吃多少东西便称吃好了,刘燕连忙扶着舅妈上了楼,不过自从刘燕去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朱小君,你很喜欢做医生?”

    朱小君一愣,这个问题是第一次被问到,之前,他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嗯,算是吧!”

    吕保奇拿出了一支雪茄,身旁的老冯立即拿出火机打着了火。

    “那你说说,为什么会喜欢医生这个职业?”

    “嗯……”朱小君觉得这个问题好难:“当我第一次做完手术出来面对病人的家属的时候,看着那些病人家属的期盼的眼神,我好有一种成就感,当我对他们说手术很成功的时候,那些患者家属看着我的眼神全是感激,那时候,我好有一种归属感。吕先生,不是所有的职业都能让你产生成就感和归属感的。”

    “可是你想过没有,当你手术失败的时候,你又该如何面对这些病人家属呢?”

    “这……”朱小君无言以对。

    “人,不能只想着成功,更多的时候,要想到失败。”

    “……”

    “只想着成功不想着失败的人,那叫盲目乐观主义,只想着失败却不敢幻想成功,那叫机械悲观主义,这两种人,注定了成不了大气候。朱小君,你是属于那种人呢?”

    “嗯,我想,我有些类似于前者。”

    “看得出来。你很乐观,充满了自信,很少考虑到万一失败了该怎么办。当然,这也是年轻人的通病,毕竟是血气方刚嘛,事实总想到万一失败了的后果,那就一点冲劲也没了。不过啊,小君呐,你不能把自己当成一般人,你是一个将才,将来前途无量,今后遇到事,要多考虑一些。”

    “谢谢吕先生教诲。”

    朱小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确实是诚心诚意。

    吕保奇笑了下:“你看,我都说到哪去了?方向都搞错了!朱小君,我的意思是想让你从医院出来,到我的企业来,假以时日,你定能独当一面。”

    “我?”朱小君放下了筷子,注视着吕保奇:“到你的房地产公司?我可是个外行耶,拆迁盖楼我样样不懂哦!”

    “人生下来原本除了吃奶什么都不会,还不是一样一样学来的?就像是做医生,五年前你刚上大学那会,又懂得多少呢?”

    “……”

    “不错,做一名外科医生是可以给你成就感归属感,可是,做房地产不也一样么?当你看着你亲自主导的项目竣了工,家家户户欢天喜地地搬进了新居,不也一样有着强烈的成就感归属感么?”

    “那不一样!做医生,那是治病救人,和教书育人的教师一起,是这个世上最为崇高的职业。”

    吕保奇忍不住大笑起来。

    “崇高?你还好意思说崇高?”吕保奇端起茶杯,饮啜了一小口:“干着收红包吃回扣的活还好意思说崇高?朱小君,别自欺欺人了,咱们国家的医生早就变质了,哪里还是以治病救人为天职?你看看那些大主任们,哪一个不是一副商人的嘴脸?病人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商品,而治病已经成为谈生意。不错,我是不懂你们医生的那些道道,我也很少跟医生打交道,但是,全国老百姓都是这么认为的时候,你们就不会自我反省么?”

    吕保奇的老婆去了省城治疗,虽然有陈光明的引荐,但仍然在省城医院被黑的不轻,吕保奇为此上的火还没消,所以一经提起,他就是一通牢骚。

    对吕保奇的这通牢骚,朱小君并不认可,但是,他却组织不出强有力的证据来反驳。就拿自己所在的肿瘤医院的普外科来说,马宗泰也好,葛辉也罢,就算是郭老二,都可以算得上是个好医生了,但是,他们不一样照拿病人的红包照收病人的香烟么?

    记得有一个来自农村的女病人,她男人在交完住院押金后,已是身无分文,但家里还有两个幼小的孩子需要照顾,因此,男人在安顿好妻子之后,选择了步行三十公里回家去照顾俩孩子。

    到了晚上,女病人才发现,她男人临走的时候忘记了给她留吃的,饿得不行的女人卷缩在病床上偷偷哭泣。

    那晚,刚好是朱小君的夜班。

    他习惯与在七点钟左右巡视一下病房,就是这么巧,被朱小君撞见了正在哭泣中的女人。

    朱小君问起原因,女人起初还不愿意说,在朱小君执着追问下,才道明了原委。

    饿,只是个诱因,哭泣的真正原因是他们家男人为了给她治病,把家里所有的粮食都卖了,这才凑足了交住院押金的钱。女人是因为对家庭的未来的担心而哭泣,是因为嫌弃自己的病情拖累了丈夫和孩子而哭泣。

    那天,朱小君叫来了一个实习生,给了实习生十块钱,让他到医院大门口的小饭店给那女病人煮碗面回来。

    实习生拿着钱刚要走,朱小君又把他叫住了,补了十块钱,吩咐实习生让饭店在面里加两个鸡蛋再多加点肉。

    那天,朱小君是看着那个女病人含着泪吃完的那碗面,女病人吃完后,用着饱含感激的目光看着朱小君,声称这是她一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一碗面。

    朱小君笑了笑,没作声,从钱夹里拿出了所有的钱……

    第二天,朱小君找到了马宗泰,希望马宗泰能出面向医院申请给病人减免一些费用,可是,马宗泰却婉拒了。

    理由很简单:像这类的病人很多很多,若是每一个都减免,那医生护士的工资奖金该怎么办?

    是啊,这些医生,尤其是大主任们,他们在面对病人的时候,首先考虑的已经不是该如何诊断如何治疗,他们首先考虑的是病人能不能交的起治病所需要的钱。

    商人,惟利是图。

    医生,无利不图。

    后来朱小君跟吴东城混熟了,有一次,朱小君把这件事说给了吴东城听,吴东城的解释也很简单:医院其实就是一个自负盈亏的商业单位,能怎么办呢?要怪,就只能怪罪于体制。

    朱小君还想起了一件事,当初上学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一篇报道,说昌汉市有一名心脏专业的老医生,他在给病人看病治疗的时候总习惯于捡最便宜的药使用,同样的一个病,在别的医生那里往往要开三四百元的药,而在这个老医生那里,十几二十元的药起到的效果甚至比几百元的药还要好。

    可是,这名老医生最终被医院辞退了,理由是你一个月为医院赚的钱还不够给您老人家发工资的。

    这,就是国内医疗界的实情,它不会以朱小君的意志为转移,所以,朱小君在面对吕保奇的牢骚的时候,只能保持了沉默。

    “我的建议,你认真考虑一下。”吕保奇用着充满了期待的目光看着朱小君。

    朱小君将第二瓶茅台酒瓶中剩下的酒全都倒进了杯子中,然后一饮而尽,抹了把嘴,对吕保奇道:“不用考虑了,这辈子,我是不会离开医疗界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