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61章 背后的故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说医道无间书友群里发生了事故,磅礴而下的红包暴雨不单淹了群,还把数名书友给砸晕了……

    ------这是好心提醒的分割线-------

    朱小君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吕保奇。

    吕保奇非但没有动怒,相反,却以一种非常赏识的眼光看着朱小君:“不为眼前利益所诱惑,甘愿忍受做医生的清苦也要坚守自己的初衷,嗯,很好,有点我当年的意思。朱小君,我很看好你,希望将来你我能联手打出一片江山来。”

    朱小君流露出疑惑的神色:“吕先生,恕我冒昧,在彭州,您吕先生早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了,要说打下一片江山,您不是早就做到了吗?”

    吕保奇笑道:“彭州再大,也不过仅是一隅之地,我吕保奇再强,也不过是彭州地界的一个地头蛇。朱小君,为什么不把眼光放远一些,看看全省,再看看全国呢?”

    朱小君傻笑道:“我还是先看看全普外科,再看看全医院吧!”

    这天晚上,从吕保奇的家回到了自己的家,朱小君又一次失眠了。

    虽然在面对吕保奇的时候,朱小君表现的很低调,但是,吕保奇的字字珠玑却全都敲打在了朱小君的心头上。

    没有人不渴望成功,没有人不幻想成为人上之人。朱小君上大学的时候就想着渴望着,毕了业更是这样想着渴望着,只是他有着自知之明,知道在现实的社会中,像他这样的一个草根,想达到理想中的状态,或许只有在夜间的梦里。

    但吕保奇却不这么看,吕保奇竟然对朱小君充满了信心。

    朱小君可以不相信自己,但是他不能不相信吕保奇。

    自己真的有那么优秀么?

    躺在床上的朱小君不断地摇头。

    若论文的一面,他也曾信心满满地在网上写过小说,十万多个字的连载,只换来了一千多点击,而且,书评区还是骂声一片。【愛↑去△小↓說△網w  qu 】

    若论武的一面,他也曾信心百倍地锻炼身体练习技击,可是,当他面对秦璐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真的很弱,永远没机会超越了这个女人。

    既不能文又不能武,朱小君又何谈信心二字。

    辗转反侧到了黎明时分,朱小君才进入了朦胧状态,似乎是刚睡着,就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成了肿瘤医院的院长,药商、器械商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商,都跟在他屁股后面,拿着大把大把的钞票,期盼着他能回头看上一眼。

    就在他拿足了味道准备照单全收的时候,胡光伟突然出现了,手里拿着一副明晃晃的手铐,冲着他发出了慑人的奸笑……

    朱小君陡然惊醒,定了定神,哑然一笑。

    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朱小君习惯性地拿出了手机想看看时间,这才发现,昨晚在吕保奇的家中自己主动关了手机后竟然忘记开机了。

    打开手机后不过十来秒钟,便堆来了十多条信息,打开一看,全都是宫琳的来电提醒短信。

    再看看时间,才是六点半钟,这个时间若是给宫琳回电话似乎有些不妥,朱小君叹了口气,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准备穿衣起床。

    这时,手机又发出了短信提醒声。

    朱小君打了个哈欠,没能忍住好奇,还是打开了短信栏。

    短信是宫琳在昨晚近十二点钟发来的。

    “刚才跟叶兆祥吃饭喝茶,叶兆祥表示,要给吴东城致命一击,我怀疑叶兆祥是准备用那些照片,我们该如何应对,请收到信息后立即和我联系。”

    朱小君一惊,疲态全消,立即拨通了宫琳的电话。

    电话铃只响了一声,宫琳便接了电话。

    “这么早,你就已经起来了?”

    “我就没睡!朱小君,你昨晚怎么了?怎么一直关机呢?”

    “别提了,说来话长,宫琳,找个地方见个面商谈商谈呗?”

    “嗯,到九龙湖公园吧,那里在我们两个住处的中间,最省时间。【愛↑去△小↓說△網w  qu 】”

    在九龙湖公园,宫琳向朱小君说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叶兆祥是个明白人,在这场医院权力斗争中,他始终能看清全局。

    在攻击骨科失败后,叶兆祥意识到了朱小君的重要性,只是他不明白,朱小君是宫琳的人,为什么宫琳不让朱小君来帮助自己而去帮助吴东城。

    叶兆祥以称病休息获得了短暂的安宁,在家里的时候,越想这事越觉得不能理解,因此就联系了宫琳,说是要谈一谈。

    宫琳对此的解释是朱小君已经脱离了她的控制,唐氏也正在启动对朱小君的惩罚计划。

    这个解释骗过了叶兆祥。

    相信了这个解释的叶兆祥意识到这种状态下的朱小君会更疯狂更危险,于是,他决定破釜沉舟,对宫琳暗示说:“我不能在优柔寡断下去了,我必须对吴东城发起致命一击,否则的话,你我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听到了宫琳转述的叶兆祥的这句话,朱小君沉思了片刻。

    “我相信,你不会傻到把自己的心思告诉过叶兆祥吧?”在得到了宫琳的肯定后,朱小君又道:“叶兆祥说若是他失败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宫琳,你不觉得这句话很蹊跷么?”

    宫琳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呢,我当时只想着叶兆祥要是真拿出那些照片该怎么办了,还真是忽略了他的这句话。”

    “我怀疑,叶兆祥跟你们唐氏另有联系。宫琳,叶兆祥拿不拿出那些照片并不重要,肿瘤医院现在这个样子,不管吴叶二人最终的结果是什么,都很难再重新走上正轨,可以说,你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是吴办了叶,还是叶胜了吴,对我们来说,都不重要了。但是,你身后的事情必须搞清楚,若是唐氏有人在我们背后插上一脚的话,我怀疑这里面有问题,说不准我们会被当成了炮灰。”

    宫琳吃惊地看着朱小君:“你是说唐总?”

    朱小君摇了摇头:“唐总倒不会这么做,但其他人就不好说了。宫琳,你在唐氏的时间不长,但位置颇高,难免会遭人妒忌。人家挖个坑等着你往里跳,咱不能说人家品行恶劣,职场嘛,原本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没有高尚和卑劣之分。这坑挖好了,摆在那,我们要是掉进去了,只能怪自己眼瞎,怪不得别人的。”

    宫琳叹了口气:“我懂了,谢谢你,朱小君。”

    朱小君笑了笑:“谢什么呀?别忘了,咱们现在仍然是一条绳上的两只蚂蚱,要死死一对,要活活一双。宫琳,静下心来想一想,谁会妒忌你,又是谁想除掉你而后快,我们不需要确定,只要有疑点,就已经足够了。”

    宫琳点了点头,突然笑着问道:“朱小君,你说你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参与社会还不到半年,怎么就……”

    朱小君笑道:“你是想说怎么会这般老奸巨猾是不?”

    宫琳点了点头,笑着道:“更准确一点的描述是经验老道。”

    朱小君轻轻地叹了口气:“有句话说得好,叫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主跑啊?我实话告诉你吧,大学五年,我基本上没上过课,大把的时间不是打游戏就是看小说,网上的那些职场小说我看得多了去了,里面讲到的办公室政治啦,权利斗争啦,比现在发生的要残酷多了。”

    宫琳看着朱小君的眼神中有了些敬佩:“我有时也会看一些类似小说,但总觉得那些小说写得太玄乎,看不下去。”

    “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朱小君一本正经,十分装逼:“这是老祖宗的教诲,我们可不能忘却啊!”

    宫琳却突然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来,朱小君大为困惑:“怎么?我说错了吗?”

    宫琳捂着嘴笑了个过瘾,这才指着朱小君身躯的中间部分道:“你看上去还挺man的,没想到却这么变态……咯咯咯,笑死我了。”

    顺着宫琳手指的方向,朱小君低头一看——裤子拉链不知什么时候扯开了,或者是一直忘记了拉拉链,总之是露出了他的粉红色内裤。

    朱小君不动声色,慢慢地拉上了拉链。

    “你不要笑,也不要说我变态,当然,忘记了拉拉链是我的疏忽,不过,这粉红色内裤的背后,却有着一段催人泪下的故事。”

    宫琳收起了笑,用着期盼的目光看着朱小君。

    朱小君却仰天长叹。

    “今天不是说这件事的时机,等我们哪天闲下来了,你准备好了足够的纸巾,我再说给你听吧!”

    看着宫琳信以为真的样子,朱小君很是得意地摸了下鼻子。

    这内裤是双十一的时候网购的,朱小君之所以下单买了这种粉红色内裤,不是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商家搞活动,一次购买十只这款内裤,商家会给打一折的优惠,而且还包邮。

    原价五十八,一折五块八,朱小君一口气买了二十只,电商邮寄过来的时候,居然全都是粉红色。

    既然朱小君说了,叶兆祥拿不拿出那些照片并不重要,宫琳也就放了心,她现在要做的是按照朱小君吩咐的,静下心好好考虑一下唐氏内部有谁会因为妒忌而要对付她,所以,宫琳也就放弃了和朱小君商量对策的想法,跟朱小君打了声招呼,先回去反思去了。

    迎着初升的初冬的朝阳,朱小君美美地伸了个懒腰。

    “我该不该给吴东城提个醒呢?”

    “我要是提醒他的话,又该怎么说才是最恰当的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