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63章 该离开了么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唉……不求票,票就少,不求收藏,收藏就往下掉……好吧,老烟卯足了吃奶的劲求各位,推荐啊,收藏呐!

    -------这是吃奶的分割线---------

    错不在自己,朱小君是这样认为。

    错不在朱小君,刘燕也是这样认为。

    但对于许月来说,却不是这样认为。

    她自始自终没有怪罪过刘跃进,自始至终没有怨恨过周兵,她把所有的责任都堆压到了朱小君的头上。

    “要不是朱小君得罪了人家刘主任周主任,那么人家刘主任周主任就不会对付朱小君,我也就不会被牵连受害了。”

    “刘主任周主任给朱小君下药是不对,但朱小君要不是心里想,又怎么会那样做呢?他害了我不说,还把人家刘燕也害了。”

    “反正就是朱小君错了,要不然,他为什么不对我负责任?”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许月竟然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的闺蜜,普外科的护士李芳。

    李芳和许月是同届高护同学,和许月相比,李芳的长相只能算一般,甚至连一般都算不上。但李芳有个很好的性格,在科里的人缘处的相当不错。

    人缘看上去很不错的人往往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特爱八卦,李芳便是一个这样的人。因为这一点,朱小君还专门给李芳起了个昵称,叫‘毛芳’,和‘茅房’同音。

    按常理,许月是应该知道李芳的这个爱八卦的臭毛病的,更应该明白那件事是不能向任何人尤其是像李芳这样的人透露半个字的,可是,许月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把那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李芳,不单是对事件的倾述,还要加上自己的情感倾述。

    李芳在倾听许月的倾述的时候,也曾想过要替闺蜜保密,可是,天性难改,‘我只跟你一个人说啊,你可不能跟别人说出去了’,这样的话,被李芳重复了好多遍。

    若是科室忙碌的话,大家对这种八卦还不怎么感冒,可是现在大家都闲的要命,八卦变成了上班时的重要内容,所以,没两天,全科的人便都知道了刘跃进和周兵为什么会被医院除名,也都知道了朱小君这小子还真是艳福不浅,被人陷害却成就了一身御二女的限制级剧情。

    不光是事情原委被传,李芳以精湛的职业八卦技能还顺便把许月的怨气传了出来。

    是啊,朱小君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他为什么就不能对许月负起责任来呢?

    持有这样观点的人还真不是少数。

    葛辉为此还专门找了朱小君来谈心。

    “这个许月,真是疯了,冤有头债有主,她不去狠那俩始作俑者,反倒埋怨起我来了?那天,刘跃进和周兵设计好了要害我,你说她许月干嘛要去凑这个热闹呢?若不是她去凑那个热闹,我又怎么能做出那种错事来?”

    “小君,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抱怨没多大意思,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善后,依我看,许月这小姑娘也算不错,不如……”

    “免谈!葛主任,这种事将就不来,我应了许月,又该如何面对刘燕呢?再说,这件事错不在我,我又为什么要承担这份责任?为了保护她们两个,我甚至连命都不惜交出去,她倒好,自己不知羞耻到处乱说,还要搭上人家刘燕的名誉,这种人,白给我都不要!”

    “朱小君,不用发这么大的火嘛!”

    “我能不生气能不发火吗?为了善后,我冒了多大的风险啊?她许月不是不知道,周兵录了视频,随时都可能贴到网上去,她不去恨周兵,反倒四处张扬,埋怨起我怪罪于我,你说,哪有这种道理啊!”

    葛辉笑了笑,道:“那是小姑娘自作聪明,想用这种方式逼迫你,说起来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可以说明许月她喜欢你。”

    “她喜欢我?喜欢我就可以中伤我?喜欢我就可以不分黑白?葛主任,这事你就别掺和了,我不跟她计较就已经是便宜她了。【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人家毕竟是个姑娘家,你占了人家的便宜……”葛辉有点上火,说话的口气也严厉起来。

    但是,葛辉的这句话却更深地刺激了朱小君,他也冒出了无名火来。

    “葛辉!我一向敬重你,把你当成老师兄长,但你不该这样胳膊肘往外拐啊!你说我占了她的便宜,那我却要说是她占了我的便宜了呢!这种事,有衡量标准么?凭什么男人就要吃亏呢?”

    葛辉原本打算说出的后半句也被噎了回去,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起身走了。

    留下朱小君一人独自郁闷。

    这种环境,还能呆下去吗?这份工作,还需要继续坚持吗?

    朱小君的眼前浮现出唐歆的模样来。

    “你愿不愿意到唐氏来,我们一起努力,打造一个最优秀的医疗企业……朱小君,唐氏的大门会一直对你敞开着,永远不会关闭……”唐歆那种特有的磁性的声音响彻在朱小君的耳边。

    揉揉双眼,唐歆又变成了吕保奇。

    “到我的企业来,假以时日,你定能独当一面……朱小君,我很看好你,希望将来你我能联手打出一片江山来……”吕保奇的话语萦绕在朱小君耳边,像是施了魔咒,充满了诱惑。

    定定神,吕保奇不见了,吴东城却出现了。

    “朱小君啊,我吴东城还算是会识人用人,以我的目光,你绝非是一块池中之物,早晚有一天你会跳出这家医院,去寻找属于你的那片天空。”

    属于我的那片天空!

    听起来,多么富有激情,可是,我的那片天空又在哪里呢?

    朱小君只觉得自己的胸膛中有两团火在相互碰撞相互厮杀,那股劲,似乎要将自己的胸膛撑爆一般。

    抉择,竟然是如此艰难!

    朱小君重重地叹了口气:“是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吗?不至于吧!我朱小君是谁?天字第一号的厚脸皮,江湖无敌的装逼神君,没有最贱只有更贱的贱仙贱圣贱尊综合体……我怕谁?我什么时候有过害怕?我会不会写这个怕字呢?”

    刚把自己的气概鼓动起来的朱小君,正想着高昂着头颅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的时候,刘燕突然打来了电话。

    “朱小君,晚上有时间么?我想请你吃个饭,顺便跟你告个别。”

    朱小君一怔:“你说什么?”

    “我舅妈要到美国去接受免疫细胞治疗,我去陪她,唉,电话里说不清,咱们见面再聊,行么?”

    能不行么?谁要是说声不行,朱小君还不得跟人家拼命啊!

    时间是刘燕定的,地点也是刘燕定的,菜是刘燕点的,酒水也是刘燕点的。而朱小君,就像丢了魂一样,茫然且无措。

    “今天上午,我已经向医院递交了辞职报告。医院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啥好留恋的了。”刘燕给朱小君倒上了酒。

    “可是……那……你……”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什么好顾忌的。”

    朱小君重重地叹了口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那件事,别放在心上,错不在你,而且,为了我,你冒了那么大的风险,说真的,我很感动。”刘燕的声音真诚且轻柔。

    “我……”朱小君开了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抓起酒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然后又是一饮而尽。

    “说心里话,我真的不想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以前的朱小君多可爱呀,那脸皮,厚得都能当城墙了。”刘燕说着,咯咯笑了。

    刘燕的轻松并不是装出来的,从一开始,她就没记恨过朱小君,甚至可以说当初发生那种事,她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窃喜。刘燕说不出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朱小君,但是她却知道她肯定不厌烦这个厚脸皮爱搞笑的臭家伙。

    出事之后,刘燕的舅舅劝她干脆跟朱小君在一起好了,但刘燕严词拒绝,说朱小君距离她心目中的那个他还差了许多。

    但是,当朱小君甘愿冒险,拒绝了她舅舅要帮忙的好意,以一己之力将周兵手上的不雅视频拿了回来的时候,刘燕忽然发现,朱小君似乎就是她要等待的人。

    然而,这个时候,舅舅却提出了反对,说朱小君这种人,女人缘太重,跟了他,将来有的是醋吃。

    刘燕认真地思考了好几天,最后,她认可了舅舅的说法。为了将来不至于陷入到无边无际永无休止的争风吃醋当中,刘燕选择了放弃。

    陪着舅妈去趟美国,尽尽孝心的同时还能开开眼界,何乐而不为?

    酒壮怂人胆,更何况朱小君原本就不是一个怂人。

    连干了两大杯白酒的朱小君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你,还会回来么?”

    刘燕为自己倒了一小杯白酒,跟朱小君碰了下杯:“当然要回来,彭州是我的家,美国再好,那儿可没我的家人。”

    家人?多么温暖的一个词汇!

    朱小君有些飘忽,他想着,自己为什么不能成为刘燕口中所称的家人呢?

    他很想开口,开口对刘燕提出这个请求,可是,嘴巴张开了,却发不出音来,到最后,他只能再叹口气,端起杯,喝酒。

    “朱小君,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呢?还继续留在肿瘤医院做医生?”

    朱小君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就为了这句话,他已经纠结了大半天了。

    “我舅舅说,你绝非池中之物,肿瘤医院容不下你,你早晚都得离开。朱小君,我想跟你说的是,如果迟早都得离开,早离开总比晚离开要好得多。”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