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64章 平安夜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吴东城和叶兆祥之间终于达成了和解。

    吴东城向组织上提出了辞职,并建议组织启用叶兆祥来继任肿瘤医院的院长一职。在辞职报告中,吴东城对二人的矛盾只字未提,把肿瘤医院现今的混乱局面归咎于自己管理不善,导致下面科室的商业腐败,继而引发了全院思想上的混乱。吴东城提出,能带领全院职工扭转现况走出困境的只有叶兆祥。

    组织上对吴东城的辞职甚为重视,专门派了一个三人小组前往肿瘤医院进行工作,叶兆祥在工作小组与之谈话的时候,高度评价了吴东城这三年来的政绩,并为吴东城开脱目前的责任。

    到了科主任这一层,大家明哲保身,谁也不愿意主动提及吴叶二人的这场权力斗争,工作小组也懒得管闲事,睁只眼闭只眼,完成了调查报告。

    组织上最终批准了吴东城的辞职申请,并接受了吴东城的建议,安排叶兆祥接替吴东城的位子,工作交接期定为三个月。

    也就是说,三个月之后,吴东城正式离任,而叶兆祥将走马上任。

    一切,都尘埃落定,这一天,距离阳历新年还有整整一周,刚好是西方国家的圣诞夜。

    西方的圣诞节传进了我国之后,已经失去了自身的宗教色彩,演变成了年轻人一个彻夜狂欢的理由和借口。

    朱小君尚年轻,进入了新年不过才二十六周岁,但是,面对这样的一个曾经无限盼望着的狂欢机会,他却很难提起兴趣来。

    从七月初进医院,到现在,五个月多一点,一百六十个日夜,对朱小君来说,却犹如漫长的五年,甚至是十年。

    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已经老了!

    “是啊!都已经老了,再也不年轻了,我都马上要当爹了!”四蛋坐在朱小君的对面,端着一只小酒杯,从着朱小君,无限感慨。

    混球和四蛋并排坐着,也跟着叹了口气:“是老了,这身子板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一年前哥们还是一夜五次郎,现在都得改名叫五夜一次郎了。”

    朱小君默默地抽着烟,不时地往门口看一看,顺便嘟囔上一句:“这个死娘们臭泼妇,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来呢?”

    此刻,这哥仨正坐在一家小酒馆中等着他们的秦老大。

    “你们说,这秦老大是不是生理上有毛病啊?怎么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不见她找个男朋友什么的,就算是是个真的禽兽,那也总该有个发情期什么的呀!”混球一脸的淫/邪样子,他口中称的是你们,可目光却只盯着朱小君。

    朱小君目光茫然,仰看着天花板不做回答。

    四蛋没忍住,接住了混球的话题:“猪头,你跟秦老大同居过一段时间,就没见到过她弄个啥工具……”

    朱小君突然暴怒起来:“你们俩王八蛋,敢这样在背后说秦老大?秦老大哪点对不起你们俩王八蛋了?卧槽,要不是今天过节,我猪头一准把你们俩给暴打一顿。”

    四蛋和混球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最喜欢在背后糟蹋秦老大的朱小君是犯了哪门子的邪病,刚想联合起来跟朱小君战上一局,就听着‘piapia’两声,这俩货的头顶各挨了重重地一巴掌。

    扭头一看,秦璐铁青着脸就站在这俩货的身后。

    “看什么看?”秦璐一声爆喝,又是‘piapia’两下,只吓得那俩货抱着脑袋卷缩着趴在桌上不敢动弹。

    朱小君连忙抓住机会猛献殷勤:“秦老大,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来,这边做,你看,我都把你的座椅擦得一尘不染了。”

    秦璐抱着膀子,晃悠到朱小君的身边,坐下之前,伸手抚摸了一下朱小君的脸颊:“嗯,今天表现不错,待会老娘重重有赏!”

    危险已然解除,四蛋混球俩货又活跃起来,混球嚷道:“朱小君最需要的就是个充气娃娃,老大,你就发发慈悲,赏他一个呗?”

    四蛋也跟着起哄:“要啥充气娃娃,天干地燥,干柴烈火,孤男寡女……”

    ‘pia’——

    四蛋的脑门又挨了一巴掌。

    “你们仨不是一直嚷嚷着想打枪么?局里的训练房正处理一批过期的子弹,没几个人感兴趣打过期子弹,老娘跟训练房的哥们打过了招呼,待会吃完饭,老娘带你们过枪瘾去。”

    三个都自称已经老了的家伙发出了少年般的欢呼声。

    朱小君默默地将桌面上摆放的两瓶白酒拿下了桌面。

    “干嘛呀猪头?这大过节的也不给老娘弄口酒喝么?”

    朱小君摆出了一个开枪的手势:“待会不是要去打枪么?我怕喝多了误事!”

    “靠,老娘只是带你们仨怂货去打枪,老娘又没说过要亲自下场。这样吧,你们喝点啤的,这白酒,归老娘我了。”

    别看秦璐整日嘻嘻哈哈大大咧咧,其实秦璐有着非常良好的自控力,射击练习场是不允许酒后打枪的,不过因为是帮助他们处理废旧子弹,练习场的管理人员也会对秦璐网开一面,稍稍放松一点。

    但秦璐也没多喝,仅二两白酒便打了住,那哥仨在秦璐的监管下,三个人才喝了两瓶啤酒,这顿平安夜大餐就算结束了。

    打枪这玩意,看似有趣,实则枯燥。

    警方多数配备的是六/四式手枪,这种枪的造型虽然看上去比较灵便,但一扣动扳机,便立马吃到味了。

    特别震手!

    四蛋和混球不过打了两个弹夹,便被震得不行了,嚷嚷着说已经过够了瘾。

    而朱小君却兴致依旧,一连打了十多个弹夹仍旧大呼不过瘾。

    就连练习场的看管警员也颇显意外,对秦璐道:“秦队,你那个同学很有天赋嘛,十几个弹夹也有百十多发子弹了,就算你这样的老手也得歇歇了,你看他,好像跟个没事人似的。”

    秦璐也颇为意外,管理员说的不错,就算是她,一连打了近百发子弹,那手掌手腕包括手臂,也会被震得发麻,握不住枪身。

    可朱小君……却跟初始状态一模一样。

    训练场用的都是自动换靶机,射击者可以每一发子弹检查一下成绩,也可以打完了一块查看。

    朱小君终于打完了身前的十五个弹夹,回过头来,用着祈求的目光看着秦璐。

    秦璐走到了朱小君的身边,按下了查看靶纸的按钮。

    射击舱中的显示器立即显示出朱小君的成绩。

    上靶一百零二发,击中圆心靶区七十九发。

    “天才啊!”秦璐不由得发出了这样的惊叹:“老娘第一次打枪的时候,比你差多了!”

    朱小君厚着脸皮央求道:“秦老大,再赏几个弹夹呗?”

    秦璐招了招手,叫来了看管警员:“哥们,再给这兄弟拿几个弹夹来,我想看看这兄弟怎么做到的这么牛逼的准头。”

    弹夹拿来了,子弹上了膛,只见朱小君一甩手,‘啪’,就是一枪,手再收回来,‘啪’,又是一枪……

    刚才,秦璐在朱小君的这个射击舱位的后面,看不到朱小君的射击动作,现在看到了,惊愕地张大了嘴巴。“你这是什么架把式啊,整个一土匪练枪呐!就这样还能枪枪上靶?卧靠,天理难容啊!”

    这可怪不得朱小君。

    朱小君玩枪,无非是从两个方面得到的感官上的认知,一个方面是警匪片,里面的警察那种握抢方式虽然很酷很帅,但就是打不准。另一个来源是抗日神剧,里面的土匪便是他那样的打枪方式,不单更酷更帅,还打得贼准贼准的。

    朱小君一上来两种姿势都用了,最后还是觉得土匪的姿势比较适合他。

    打完了枪,已是近十二点了,四位死党都觉得有些疲惫,提不起继续兴风作浪的兴致来,也就打着哈欠,散了伙,各回各家了。

    四蛋和混球的家在同一个方向,因此哥俩打了一辆车,而朱小君住的地方跟他们仨都不沾边,只能自己一个人走。

    刚想伸手拦车,秦璐却跟了上来。

    “猪头,到你那儿去,陪我说说话,我今天特别难受。”

    “想温柔这妮子啦?”朱小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同时捂住了双耳,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可秦璐却一反常态,心事重重地说道:“我要是还有闲心想那个死妮子,就不会那么难受了,猪头,我遇到槛了,就想找个能靠得住的人唠叨唠叨,发泄一下。”

    朱小君厚颜无耻地笑开了:“为了十多年的哥们友谊,我今天就当回马桶,让你好好地发泄发泄。”

    秦璐下意识地伸手拧住了朱小君的耳朵:“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呢?”

    朱小君哀嚎着讨饶:“我错了,我不恶心了,你饶了我,我会做一个优秀的聆听者的。”

    秦璐松开了手:“咱们不打车了,就这样走一走,好不?”

    朱小君捂着被拧痛了的耳朵,哭丧着脸回答道:“只要你不再对我下毒手,就算让我爬着陪你,我也心甘情愿的答应你。”

    城市的街道中到处都是狂欢着的年轻人,他们相互追逐打闹着,显示出了无比的青春活力。朱小君和秦璐也是年轻人,但是此刻,他们却犹如一对上了年纪的老伴一样,相互搀扶着,缓慢地行走在街道的边缘。

    “朱小君,你见过我的父亲,但是你知道我父亲是做什么的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