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65章 诡异案件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小君和秦璐同桌六年,这六年,二人虽说不上是形影不离,倒也是除了回家睡觉其他大部分时间都厮混在一起。【愛↑去△小↓說△網w  qu 】饶是如此,朱小君见过秦璐他老爸的次数也绝对超过不了三次。

    “我记得,你老爸应该是个军人。”

    秦璐低着头,一边走一边用脚尖提着路面上的碎石:“一个一辈子都没拿过枪的军人真不知道算不算是个军人。”

    “你老爸在部队上做的是文职?”

    秦璐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算是文职还是武职,朱小君,你听说过502所吗?”

    “我听说过502万能胶。”

    “你正经点好不好?换种说法吧,猪头,你相不相信这个世上会有鬼魂存在呀?”

    朱小君一本正经地数起了手指:“我信啊,有酒鬼烟鬼色鬼还有倒霉鬼捣蛋鬼……”

    “那你相信ufo吗?就是外星人!”

    “秦老大,你今天是怎么了?发烧了?”

    “可是,这个世上偏偏就存在着科学解释不清的灵异现象,502所,就是研究这一类问题的,就像是美国的五十一区。”

    “五十一区?切,那是美帝政府联合好莱坞编造的谎言,这世上怎么会有外星人存在呢?你想啊,地球之外离得比较近的几个星球人类都已经探测过了,离得远的,其距离都得以光年来计算,而人类文明对速度的追求也不过是以音速为基准。那外星人的文明会比人类高出多少呢?如果他们达到了光速水平,那么其科技水平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征服了地球,相反,若是他们的文明程度和地球人差不多的话,那么造访地球一趟来回得用多少时间呢?”

    “你说的这些我不懂,我只知道,咱们彭州现在就发生了科学讲不清楚的案件,局里已经向502所发出了救援申请,因为我父亲的关系,局里领导要把这案子交给我。”

    “这是件好事啊!这样一来,你不就可以经常见到你老爸了吗?”

    “可是……我……并不想见他。”秦璐的神色忽然有些恍惚,差一点撞到了前面正在嬉闹的两个年轻人。“猪头,你知道吗,我特别羡慕你,羡慕你有个好爸爸。”

    朱小君哑然失笑:“好爸爸?你说那个朱大梁同志是个好爸爸?秦老大,不带你这么开玩笑的。”

    秦璐没理会朱小君的调侃,幽幽叹道:“他会因生你的气而打你骂你,他会因你考了一次好成绩而夸你赞你,周末的时候,他会带着你去公园去逛街,下雨的时候,他会为你撑起雨伞送你上学,开家长会的时候,他会那你跟别的同学去比较……可我呢?我为什么都没有呢?从我有记忆以来,二十年间我只见过他十次,每次都是如此匆匆……”

    朱小君侧脸看去,此刻的秦璐已是泪光闪闪。

    秦璐自小就没了母亲,她是跟外公外婆长大的,正向秦璐所幽叹的那样,她老爸每两年才有一次探亲假,每次探亲假只有短短的十天。

    高三那年,秦璐的外公和外婆相隔三个月都去了天堂,那一次,秦璐的老爸在彭州来回两次才一共呆了二十天不到。朱小君记得,那段日子,秦璐的情绪特别不好,可是她却一滴眼泪也没流。

    高考后,秦璐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报名参了军。

    秦璐在当新兵蛋子的时候,朱小君正在读高四,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秦璐发给他的述苦短信。

    复读了一年的朱小君考上了省城医学院,而那一年,秦璐成了一名女特种兵。

    从那以后,朱小君和秦璐几乎断了联系。

    朱小君读大四那年,秦璐突然出现在省城医学院,她找到了朱小君,和朱小君痛痛快快地喝了场酒,并告诉朱小君,她因为一次意外受伤,不得已退伍了,现在是彭州的一名警察。

    “猪头,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不肯上大学而非得去当兵么?”

    朱小君从包里拿出包纸巾,递给了秦璐:“我知道,你就是想跟你老爸赌口气,他越是不想让你做什么,你就偏要做什么。”

    秦璐勉强笑了下:“到底是六年同桌十二年哥们,还是你了解我。没错,我就是在跟我父亲怄气。”

    “我敢打赌,从高三毕业你去当兵,到现在,整整六年半,你没有见过你老爸。”

    “他心里没我,见和不见又有什么区别呢?他的心里,只有那个502所。”

    “你老爸怎么想,我不知道,毕竟我跟他不熟。可是你怎么想,我却清楚地很,秦老大,别再骗自己了,你想见他,你很想每天都见到他,或许,能偎依在他的身旁,是你幻想中的最大的幸福。”

    秦璐突然停住了脚步,愣愣地看着朱小君,良久,才缓缓地吐出口气。

    “猪头,既然你这么了解我,那你猜猜,接下来,我会不会拧你的耳朵呢?”

    朱小君下意识地赶紧捂住了双耳,翘起了屁股:“天这么冷,您老的手就别伸出来了,要是您老生气的话,就踢我两脚解解气吧!”

    秦璐扑哧一笑,放过了朱小君,继续向前走去。

    朱小君连忙跟上:“秦老大,你刚才说彭州发生了科学讲不清楚的案件,能跟我说说吗?你知道,我好奇心很重的,你要是不跟我说,那么我就会睡不着觉,一旦我睡不着,就会躺在床上咒骂你,一旦……哎哟,秦老大,这是在大街上,给点面子好不好!”

    “老娘突然想喝酒了!猪头,你说该怎么办呢?”

    “彭州最高档的酒吧,我请客!”

    “可不是我逼你的哦!”

    ……

    “三天前,我们三中队接到了一个报案,报案的是咱们彭州那家国家级的大学的一名教授,这名教授报案说,有个年轻人控制了他的思维,然后盗走了他的多年研究成果。”在彭州步行街的一家叫‘那一夜’的酒吧中,秦璐端着酒杯讲起了这个案子。

    朱小君不屑地接话道:“不就是江湖上传说的那种迷魂案么?”

    秦璐白了朱小君一眼:“你懂个屁!江湖传言就是传言而已,都是人为编造出来的故事,你是学医学的,你来说,哪里有这么神奇的药物,可以一下子控制了别人的思维?”

    朱小君的药理学只考了六十八分,还是经过了极大的作弊努力才换取回来的,但是,药理学中有没有提及过这类药物,朱小君还是知道的。

    答案是:秦璐说得对,确实没这种药物。

    “科学在进步,谁知道美帝日贱那些发达国家的大药厂没搞出这种药物呢?只是没面世曝光也说不准啊!”

    秦璐饮啜了一小口杯中的‘转世情人’,道:“关键是那名教授就根本没有和那名偷盗的年轻人有过食品或饮料上的接触。”

    朱小君犟道:“不一定是通过消化道,通过呼吸道也一样给药。”

    秦璐有些烦了,将酒杯顿在桌面上,瞪起了眼:“那名教授和偷盗者从没单独呆在一起,身边还有第三个人第四个人,你说通过呼吸下药,那别人为什么没有中招?你解释给我听?”

    朱小君哑巴了。

    “教授向三中队的哥们说,他当时一见到那个年轻人就迷糊了,等那年轻人得手离开后,在同事的提醒下,教授才有所觉察,一查看,自己的所有的研究成果全都不见了。同事们都说,是教授坚持己见非得送给那个年轻人。”

    朱小君的脑子转得很快,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听你这么说,很像是监守自盗的行为啊!”

    这一次秦璐没有反对,只是皱起了眉头:“三中队的哥们也都是这样认为,但是经过调查又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教授一贯坚守本分为人也颇为正直,不像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第二,我们通过所有目击者的描述画出了那名年轻人的画像,可是,包括教授身边所有的人,对这个年轻人都是毫无印象。”

    “你的意思是说那名年轻人是个外来者……”

    “别打岔,听我说完。”秦璐敲了敲桌子,又饮啜了一口鸡尾酒:“昨天上午,我们在内部系统中搜索了,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三年间,每年的这个时间段都发生过一次和本案极为相同的案件,第一次是发生在申海,去年是省城,而今年,来到了咱们彭州。”

    “申海、省城、彭州……这盗贼怎么越混越差呀!”

    “蹊跷的是,这名盗贼只偷盗教授们的科研心血,偷完也就偷完了,没发现在学术界被二次利用。更蹊跷的是,这三个案子中,被偷盗的教授竟然是同一个研究专业。”

    朱小君起了好奇心:“同一个专业?什么专业呀?”

    “人类基因工程!”

    朱小君糊涂了。

    既然想不明白就不去想,这是朱小君的一贯作风,他随即引开了话题:“你们领导把这个案子当成了灵异事件,这才求救于你老爸的502所?”

    秦璐摇了摇头:“前两个案子,502所都介入了,这一次,我们局里不敢擅自,也只能按规矩上报省厅,省厅安排502所介入接手,局里指定我来跟502所对接。”

    “秦璐,说句掏心窝的话,我觉得这对你是件好事,这样一来,你就能近距离地了解502所,了解你老爸这几十年来的工作状态,说不准,也就会化解了你心中的那个结。”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