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66章 逆风而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圣诞节当天,陈光明赶到了彭州。

    一个礼拜前,朱小君跟陈光明通了次电话,把肿瘤医院的变化告诉了陈光明,并对陈光明转达了吴院长的意见,希望他们公司能加快项目筹建进度,争取在三个月内把项目落地开花,这样的话,即便叶兆祥上台后想废掉这个项目,那也是不可能的。

    陈光明在电话中没做表态,只是说近期会去趟彭州,跟朱小君好好聊聊,再跟吴院长好好聊聊,如果有可能,他也会去试探一下叶兆祥的态度。

    朱小君为此等了陈光明一个礼拜。

    “公司计划撤掉这个项目,炮哥,我也没办法,我陈老五就是一个小打工的。”

    “撤项目?”朱小君吃惊的表情显得很夸张,一看就知道是装出来的:“合同签在那里,你们说撤就撤?把合同当成什么了?小孩过家家么?”

    “公司高层认为,我们即便紧赶慢赶,在吴院长下台之前把项目落了地,等叶兆祥上了台,不需要对我们下重手,只需要明里暗里地给我们穿穿小鞋,这项目也必然是亏损的结局。你算啊,一台上千万的设备投在你们医院,以后每个月还要亏上个一二十万,这种买卖,那个商家愿意做啊!”

    “可是,你们毁约是要赔付违约金的啊!”

    陈光明叹了口气,道:“违约金最多不过两百万,相比整个项目投资,违约金只是个小数字。另外,我这次来,就是想跟吴院长好好聊聊,争取得到吴院长的谅解,最大限度地减少违约赔付,炮哥,帮兄弟一把呗?”

    朱小君缓缓地摇了摇头:“兄弟,这个忙我不能帮!这是在害你,也是在害你们公司!害人的事,我朱小君绝不能干。”

    陈光明一脸困惑:“怎么能说是害我呢?我们高层领导说了,这张单出问题的责任并不在我,若是我能处理好这件事,公司还会给我记上一功呢!”

    朱小君轻轻地叹了口气:“陈老五啊,我承认,在市场上来回冲杀,你确实是把好手,但是,在关键问题和原则问题上,你却始终是糊里糊涂。我来问你,那些国外的大公司,为什么会被人所敬仰?我们国家的好多企业,为什么一直走不出国门?是产品的问题吗?你们公司不是说,你们研制的第五代伽玛刀是全球领先水平的放疗设备,得到了国内外众多同行的认可了吗?那为什么向国外推广的时候会那么艰难?你想过其中原因了么?”

    陈老五愣住了,莫说他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就算朱小君现在提出来了,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也想不明白这些问题。

    “一间公司也好,一个机构也罢,最重要的是其内在文化。我们敬仰的那些大公司,敬仰的并不是他们的产品,而是他们的文化,他们对市场对客户的一种态度。就拿汽车行业来说,我们经常听到那些国际品牌会召回某个阶段的某种产品,为的可能是一个刹车皮,也可能是一颗螺丝钉。但是,你听说过国内品牌的汽车被召回过么?难道说,国产汽车的质量就这么牛逼,从来没发现过问题?”

    不等陈光明有所反应,朱小君稍作停顿,接着开炮:“这其中,契约精神是一个最重要的文化,合同,代表的不光是双方的责任和义务,更代表着双方的一种态度,做人做事的态度,这个态度不端正,人做不好,企业更做不好!”

    朱小君放完了炮,颇为得意地端起了茶杯,优雅自若地品起了茶。

    陈光明给朱小君上了支烟:“炮哥,没想到啊,才短短半年时间,你这装逼神功就突破了第九重了?你丫跟我说这些大道理有个屁用啊?这些大道理在微信朋友圈中都已经传烂了,你会看,我就不会看?有用么?”

    有个鸟用!

    朱小君在心里这样回答了陈光明。

    但是,在口头上,朱小君却不能对陈光明退让半步。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转到你们公司,那就是公司兴亡,你陈老五有责!你要以实际行动去影响你身边的人,你自己都没有契约精神,还说什么废话?”

    陈光明被朱小君逼的有些着急了:“朱老炮,你丫少给老子兜弯子,你就直说吧,这个忙你到底帮还是不帮?”

    朱小君不喜不怒,慢吞吞回应道:“怎么着?想威胁我?帮了你,咱们是兄弟,不帮你,咱们就不是兄弟了?”

    五年大学,同学同宿舍同一张铺的陈光明无数次向朱小君发起过挑战,可无数次都被残酷地镇压了。

    这一次,仍然没有例外。

    陈光明顿时泄了气,可怜巴巴地说道:“你要是不帮我,我就跳河去……”

    朱小君嘿嘿笑着:“临跳河之前留好遗书,就说是被朱小君这厮给逼死的,最好再p上一副照片,证明咱俩是一对好基友,这事啊,我到哪都说不清楚了,毕竟上大学时候,我睡过你好多回。”

    陈光明彻底投降了:“朱小君,炮哥哥,我的亲哥哥啊,你就饶了我吧,给兄弟指条明路吧,我跟你说实话,这件事若是处理不好的话,我很可能就被公司开掉了。”

    朱小君仍旧嘿嘿奸笑着:“你这是活该!上次在申海你们总部,我就看出这个苗头来了,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陈光明瘫倒在茶馆的沙发上,用着哀怨的目光看着朱小君,幽幽叹道:“你为啥不早告诉我呢?”

    朱小君指着陈光明的鼻子:“早告诉你?在申海的时候,我没提醒过你吗?你当时是怎么说我来着?对,说我是杞人忧天。”

    陈光明翻身坐起,点了支烟,愤恨不平地说道:“我也是没想到我那个上司竟然是这种人,一点责任都不愿意帮我背不说,还尽在我身后捅我刀子。”

    朱小君喝了口茶:“换了我是他,不光要捅你刀子,要是有枪的话,都恨不得把你打成个马蜂窝!”

    陈光明愣了下:“为啥?”

    朱小君用手指向陈光明勾了勾,陈光明会意,赶紧给朱小君上烟。

    “兄弟啊,功高不可盖主,这道理你就没听说过吗?我和吴院长在你们总部的时候,你那个上司在我们面前把你夸成了一朵花,说你一进公司,才三个月就签下了两张大单,就这成绩,他都做不到。陈老五,你都把他的风头给抢走了,还想着他能帮你担责任?”

    陈光明不服:“我风光不就代表着他牛逼吗?毕竟我是他的手下,我还是他亲自招进公司的呢!”

    朱小君摆了摆手:“这世上,谁能做到如此胸怀啊?除了亲老子对亲儿子。”稍微顿了下,朱小君又补充道:“就算亲老子对亲儿子,也不可能完全做得到,你看历史上有多少父子相残的故事呀!陈老五,你该醒醒了,肿瘤医院的这张单你只有坚持下去才会出现生机,若是现在真的撤了单,恐怕你回去后最多也就是两三个月的活头。”

    陈光明被朱小君的话给折服了,他不再争辩:“炮哥,你说的我都信,可是就是想不明白,你给兄弟解释解释呗?”

    “肿瘤医院这张单是你独立操作的,高层说你在这其中没有责任,这不是扯淡么?依我看,那纯粹是在麻痹你,等你把这张单撤了,自然会有人跳出来说你在签单前没有考察清楚,给公司带来了损失。陈老五,你一个小业务员……”

    陈光明打断了朱小君:“更正一下,是主管!”

    朱小君抛了个白眼:“好吧,你一个小主管,能担起这上百万损失的责任吗?你的上司只有上演一出挥泪斩马谡的好戏。”

    陈光明显得有些慌乱:“那,炮哥,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三十六计走为上,忍下这口气,先下手为强,在这张单尚无定论之前,向公司辞职……”

    陈光明把头摇得像个货郎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陈老五绝不是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我……”

    朱小君笑着打断了陈光明:“你辣****倒吧,我就知道你小子绝对不肯辞职,但原因绝不是你说的那样,你小子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是不?”

    陈光明没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就逆风而上!把这个项目包下来,做出来成绩,拿回去给他们看!”

    朱小君一字一顿斩钉截铁,其气势感染了陈光明,这厮腾地一下从沙发上跃起,捏紧了拳头,在空中挥舞着:“对!炮哥,你说的对!咱们就给他们来场吊丝逆袭的好戏!”

    但是,这股劲也就持续了几秒钟。几秒钟之后,陈光明便泄了气:“可是,钱从哪儿来呀?我倒是可以把这个项目操作成代理商模式,可是,按公司的制度,代理商拿下这个项目,总价至少得五百万,首期三百万到账,这个项目才能建档成立,炮哥啊,三百万,就算咱哥俩都去当牛郎,那也得好几年才能赚到这三百万啊!”

    朱小君却淡淡一笑,以一种十分拉风的神态说道:“钱的事,都是小事……”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