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69章 投资思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为公家做事,讲究的是无过便是功,所以,做事的速度要尽可能慢下来,慢工出细活,这样才能避免犯错。【愛↑去△小↓說△網w  qu 】

    为自己做事,讲究的是无功便是过,所以做事的方式一定是快刀斩乱麻,速度就是效益,这样才能赚到真金白银。

    在伽玛刀这个项目上,朱小君展现了他过人的一面才华,把办事的效率值发挥到了极致。

    事实上,他也没做多少事,也就是在十天左右的时间里,跟四个关键人物交流了一番。

    最早交流的是吕保奇,那场交流为朱小君解决了资金问题。

    然后是陈光明,说通了陈光明,公司那边的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朱小君不单是顺利地签下了代理合同,而且这张代理合同还落下了好大的实惠。

    第三个是宫琳,朱小君不但需要宫琳出面来做通叶兆祥的工作,他还需要宫琳为这个项目进行必要的公关,因为伽玛刀项目不单牵扯到行政报批,还会牵扯到环境评价购源证办理等琐碎事情。

    朱小君最后一个交流的是吴东城,他需要借助吴东城最后的权利,完成项目合同的变更。

    吴东城最终选择了放弃争斗,在内心中似乎觉得对朱小君有所亏欠,当朱小君提出他要拿下这个伽玛刀项目的时候,吴东城没有半点阻拗,只是表示了对这个项目的担心。

    四场交流,解决了筹备这个项目的所有事情,吕保奇早早地就把资金汇到了他们新办公司的账上,陈光明和宫琳也马不停蹄地忙活着这个项目所需要的各项工作,吴东城在跟朱小君交流过的第二天便在新的合同上签了字盖了章。

    对朱小君而言,他竟然没事可做了!

    这才是一个领导人应该具备的才华。

    事必躬亲,大事小事都要牢牢地抓在自己手上,这或许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过人能力和超人精力,但在领导力上,绝对是低之又低的最低分。

    陈光明仅用了三天的时间便把项目申报的各种文献资料准备妥当了,而同期,宫琳以及找好了专职环评的公司并谈妥了所有的商业条款。

    吴东城也非常给力,仅用了一周的时间便完成了伽玛刀机房的土建招标工作。

    中标的便是当初跟赵世宏一块在狩猎山庄请客吃饭的徐大鹏。

    本来,朱小君是打算把这个项目的土建交给吕保奇麾下的建筑队来做,虽说没多少利润,但毕竟讲究肥水不流外人田,利润再少,那也是利润。

    但吕保奇却拒绝了。

    区区不到一百万的工程,招标一竞争,还少不了打点通关,最后的利润也就剩下了不到六位数,对吕保奇确实缺乏吸引力。

    “朱小君,做生意,有舍才有得,这工程若是由我来做,赚多赚少倒是无所谓,但万一有点不合适的地方,你说你怎么跟我打交道呢?呵呵,还有啊,我既然参了股在这个项目中,再揽下这个项目的土木工程,那医院的人会怎么看呢?”

    这个项目的合作方式是医院出资来建设该项目必须的土木工程及装修,公司投入设备及之后的经营,然后双方按照投资比额来分配项目利润。

    也就是说,项目的土木工程是医院出钱。

    朱小君懂得吕保奇的担心,一个项目,若真是做到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话,只怕招来的一定会有他人的流言蜚语。

    吕保奇能在彭州脱颖而出,成为从道上混出来的一代宗师,果然有着他的过人之处。就像他投资朱小君主导的这个伽玛刀项目的时候,自己出了全资却一直坚持只占有两成的股份,这对一般商人而言,简直是不可思议。

    但吕保奇却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

    还原到当初吕保奇跟朱小君的那场奇怪的争执。

    “如果这个项目没有赚钱的可能,我会投资吗?”

    朱小君老老实实地回答说:“不会!”

    “如果这个项目没有风险铁定赚钱的话,能轮到你在这跟我商讨么?”

    朱小君亦是老老实实:“不能!”

    “这个项目有赚钱的希望,这是基础,但是这个项目的风险有很大,这是现况,而我,确实很想在医疗产业中试试水,这是前提,那么结果也就很明显了,我吕保奇之所以愿意投资这个项目,就是因为我有试水医疗产业的想法,又刚好碰上了这么一个有希望赚到钱的项目,但是,这个项目的风险却不小,是这样吗?”

    朱小君听得虽然有些累,但还是很清楚:“不错,是这样!”

    “因此,这个项目对于我来说,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你朱小君,我是不懂医疗的,要是让我来掌管这个项目,只怕会是必输无疑,我只能仰仗于你。巧了,我还特别信任你,认为这个项目若是你也搞不定的话,那么也很难有第二个人能怎么样。我这么说,你反对么?”

    朱小君规规矩矩:“我,反对不了!”

    “商人投资一个项目,无非就是图个回报率,你跟我说,这个项目若是能操持好了,一年可以获得三百万到五百万的利润,若是一切都能达到理想状态的话,一年一千万的利润也不是不可能。朱小君,你的这句话反过来想,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假若操持不好的话,利润最多也就是一两百万,甚至是亏损。对不对?”

    朱小君深吸了一口气:“您说的对!”

    “朱小君,咱们来做道算术题吧。我以八成的股份来分一年一百来万的利润,和以两成的股份,来分一年一千万的利润,哪一种会赚得更多呢?”

    朱小君的小学基础显得很差,计算了半天才得出了答案:“好像是后面一种赚得更多。”

    吕保奇哈哈大笑:“那么你坚持要我拿八成的股份,不是在损害我的利益么?”

    朱小君嘴秃了,他明知道吕保奇的这个说法有漏洞,却不知该如何辩驳。

    所幸的是,吕保奇接下来的话彻底征服了朱小君。

    “那么,我们能分配的利润到底是一百万还是一千万又或是一个负数,关键点还不是你朱小君的做事态度嘛?你小子别跟赌咒发誓,我是个商人,不相信那一套,我只相信经济领域的普遍规律,所以,我必须给予你充分的股权和话语权,这样才能充分的调动起你的积极性,只有你在这个项目上的份额远大于我,你才会真正拥有主人翁的感觉,才会真正用老板的心态来运作这个项目。”

    朱小君在心里暗自为吕保奇喝了声彩!

    这个从道上起家的地产企业家,竟然无师自通,有了风投资本家才拥有的思想理论,的确是难能可贵。

    另外,在如何对付叶兆祥的事情上,吕保奇也给朱小君上了一课。

    “无论如何,都不能把我推向前台。朱小君,我吕保奇这几十年拼命漂白,但是再怎么漂白也无法摆脱了根源,我始终还是道上出来的。做房地产也就这样了,但是做医疗就不一样了,你需要的是一个纯白的环境背景。在公司股权上,我为什么后来要求你把我的股份改成刘燕?你以为我是因为疼爱这个外甥女么?呵呵,这当然是一个方面,但更重要的是,你这家刚起步的公司,可不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被人家抓在手里,否则的话,在今后成长的道路上,说不准会遇到什么麻烦。”

    “可是,万一搞不定叶兆祥怎么办?”

    “熬!大不了再多亏个几百万,这点钱,我吕保奇亏的起。”

    朱小君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吕叔,谢谢你的指点,叶兆祥那边,我会倾尽全力的。”

    “你记住,暴力手段在很多时候起到的作用都会比常规手段要好得多,但是,其负面作用同样也大得多,许多负面作用在当时不会显现,但一年两年后显现出来的时候,带给你的损失却远比当初你的获利要远大的多。”

    朱小君笑道:“怪不得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倡导彭州的道上大哥遇到事要谈判而不是要厮杀。”

    吕保奇隐隐一笑:“是啊!不过啊朱小君,你吕叔叔说句话那些兄弟还能听得进去,是因为什么呢?这些年,吕叔叔在彭州房地产市场上所向披靡,靠的又是什么呢?”

    朱小君回道:“靠的是您的底蕴和规矩。”

    吕保奇当时刚好含了口茶,一听朱小君这么说,差一点把那口茶给喷了出来。

    “什么底蕴?什么规矩?那都是骗人的把戏,真正管用的还是暴力,是我手上掌握的可以随时使用的暴力的潜力。”

    朱小君茅塞顿开,道:“我明白了,就像是国际局势,为什么都要拼命发展自己的武力,他们可能十年二十年又或更久都不会用上这些武力,但是却一定要拥有,为的就是一个威慑力。”

    吕保奇会心地点了点头:“就是这个道理。道上的兄弟都知道,这二十多年来,吕保奇从未放弃过暴力,若是一旦开战,恐怕彭州所有的道上大哥联起手来也干不过吕保奇,所以,他们对吕保奇的话就不得不听。在房地产界,也是这样,所有的竞争者都知道,吕保奇轻易不会动用暴力手段,但若是真把他惹恼了,那可不是随便什么人便可以全身而退的。因此,那些竞争者多少都会给保奇地产一点面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