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70章 弃暗投明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叶兆祥的这个问题上,宫琳建议不要对叶兆祥说实话,就说这个伽玛刀项目是她宫琳私下里操作的,相信叶兆祥也不会认真核查。

    朱小君一听便乐了:“都说这女人一恋爱那智商就会哗哗地往下降,宫琳,你最近是不是跟你老公……”

    宫琳一拧头,攥紧了小粉拳,就要擂朱小君:“你瞎说什么呀?”

    朱小君笑道:“我瞎说?这项目是我跟吴东城一块签下来的,又是我找吴东城签字做的合同变更,你却一句话就把我的影子给甩没了,叶兆祥若是能相信,除非你俩之间有一个是弱智。”

    宫琳根本没听清朱小君说了些什么,她的脑子中只有了朱小君的上一句话:女人一恋爱,那智商就会哗哗地往下掉。

    其实,这句话说的并不严谨。恋爱中的女人的智商的确不高,但是,智商不高的情况只会出现在她跟爱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宫琳承认刚才自己的想法确实有些弱智,不过,这只是一个偶然啊!

    偶然!

    为什么这种偶然会出现她跟朱小君单独相处的时候呢?莫非是……

    “必须跟叶兆祥实话实说,咱们这个项目可不是一年两年,叶兆祥这一上台,同样不是一年两年,咱们必须要……喂,喂,宫琳,你怎么啦?”

    “啊~哦!”宫琳回过神来,连忙掩饰:“我在想该怎么说服叶兆祥呢!”

    “实话实说,跟他分析清楚利弊,叶兆祥是个明白人,不会这么小肚鸡肠的。”

    宫琳若有所思,默默地点了点头。

    隔了一天,宫琳约了叶兆祥吃饭,饭局中,宫琳向叶兆祥提出了伽玛刀项目的事情。

    “叶院长,你们医院准备上的伽玛刀那个项目,你是怎么看的呀?”

    “怎么?朱小君这小子拉你入伙了?”叶兆祥再过不到两个月便可以顺利坐上院长宝座,此刻正是得意之时。

    宫琳笑了笑,她暗自庆幸自己的身后有个头脑清晰的朱小君。

    “叶院长,什么都逃不过您的法眼!您也知道,我在唐氏也不过就是个打工的,老板哪天一不高兴,像我这样的也就什么都没有了,总得提前做些准备不是吗?”

    “这个项目倒是很不错,不过,你跟朱小君合作,就不怕他坑了你么?”

    宫琳笑了笑,拢了拢头发:“怕呀,怎么不怕,朱小君这小子鬼得很,当初我托您把他弄进你们医院,原本是想让他帮我做一些工作,谁知……哎,不过啊,在赚钱上他还能想到我,也算是有点良心。”

    叶兆祥冷哼一声,笑道:“只怕他拉你入伙是因为担心我给他穿小鞋吧!”

    宫琳摇了摇头,道:“起初我也是这么认为,但是朱小君却说您根本不会给他穿小鞋,他对您也是毫无顾忌,认为您一定会全力支持这个项目。”

    叶兆祥惊奇道:“他会这么想?他有什么理由会得出这种结论?”

    宫琳道:“朱小君说,您上任以后,一定会倾尽全力在恢复肿瘤医院的业绩上,但凡对肿瘤医院的元气复苏有利的事情,您都会全力支持。另外,朱小君还说,叶院长绝不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他会不计前嫌,包容下医院所有的不尽相同的思想,真正做到海纳百川的领导者的胸怀。只有这样,肿瘤医院才会有希望。”

    虽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叶兆祥听了这番恭维之话,心里很是舒服。但是,这拍马屁的讲究可不小,就像刚才的这番话,若是直接从朱小君的嘴巴中说给了叶兆祥听,那么叶兆祥一定会认为朱小君这是有意在恭维他,不但达不到目的,说不准还会适得其反。

    但是,借宫琳的嘴巴说出,效果就全然不一样了。

    首先,叶兆祥对宫琳还是有感激之情的,认为宫琳是自己人,不会对自己说假话。其次,宫琳转述朱小君的话,就是说,朱小君是在自己背后说出这种话的,一般而言,背后说的话要比当面说的话可信的多。

    叶兆祥的面容缓和了许多:“他真是这么分析评论的么?”

    宫琳给叶兆祥倒了杯酒:“叶院长,我宫琳在您面前说过假话么?”

    叶兆祥叹了口气:“说句实话,这个朱小君啊,还真是块好材料,也都怪我,当初没听了你的建议,白白地把他推给了吴东城,不然的话,我跟吴东城的这场争斗也不会这么艰难,还白白损失了我两员大将。”

    宫琳敬了下叶兆祥,端起酒杯浅浅地饮啜了一小口:“但笑到最后的确是您,叶院长。”

    在外人眼中,叶兆祥不单是获得了最后的胜利,而且是逼退了吴东城,令吴东城主动投降,这绝对是够有面子的完胜。但是对叶兆祥自己来说,这场胜利很是羞辱,若不是他在最后关头,宁愿被人耻笑自己被吴东城戴了绿帽子,也要殊死一搏的话,最后的胜利显然不是自己这边。

    好在这其中的原因没几个人知道,除了他和吴东城两个当事人之外,估计也只有他家里的那位出轨夫人能知晓内幕。

    因此,叶兆祥对外人还是可以舒心地开怀大笑。

    “你给朱小君这小子带个话,若是他肯弃暗投明,我也可以考虑不计前嫌,否则的话,肿瘤医院多一个伽玛刀和少一个伽玛刀,也没多大的区别。”

    宫琳拿起桌上的一包九五至尊,抽出一支递给了叶兆祥,然后又为叶兆祥点上了火。

    “那么,叶院长的意思是我可以参与这个项目咯?”

    “当然!你放心,朱小君这小子灵活的很,他当初投靠吴东城,无非就是想搏个好前程。我让你带个话给他,明里是让他向我认错,可暗里是在告诉他,我仍旧会给他一个和吴东城相当条件的机会。以朱小君的聪明劲,根本不用你多说,他绝对能想得明白。”

    宫琳把叶兆祥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达给了朱小君。

    “弃暗投明?这个词用的真好,他还真把自己当成正义的化身了。”朱小君笑呵呵地嘲讽道:“就好像吴东城根本不是个东西,就他叶兆祥才是个东西一样。”

    宫琳劝道:“朱小君,咱们不能跟叶兆祥斗这个气啊!”

    朱小君摇了摇头:“这个气还真的要斗一斗,只有斗上一斗之后因为实在斗不过而屈从于叶兆祥,这才更真实,才会得到叶兆祥的信任。”

    宫琳琢磨了一下,这才想明白,指着朱小君笑道:“你啊,真是个人精,谁要是跟你为敌的话,被你给活吃了都不知道疼一下。”

    朱小君笑道:“所以啊,你今后一定要听从于我,不然把我惹生气了,就把你给不知不觉地活吞了。”

    一个听从再加上一个活吞,这两个词也不知让宫琳想到了什么,竟然一红脸,一跺脚,跑开了。

    可以说,朱小君很好地掌握了叶兆祥的心态,假若朱小君这边一听到叶兆祥的召唤,那边立即表态要追随的话,即便不会引起叶兆祥的怀疑,那也会让叶兆祥看扁了朱小君。相反,朱小君对叶兆祥抛来的橄榄枝不闻不睬,甚至依旧对叶兆祥有所对抗,这不但会表现的更加正常,还会令叶兆祥更高看朱小君一眼。

    临近春节的时候,项目报批的工作有了结果,同时,宫琳辅助医院设备科也完成了环评报告,上报至了省环保厅,宫琳以前和省环保厅打过交道,有不少熟人,而熟人也跟宫琳打了包票,说最多十五个工作日,保证办好所有手续。

    掐手指一算,十五个工作日应该是春节以后一周的事情了,反正徐大鹏这边的土木建设也得到二月底才能竣工,环评的进度应该不会耽误事。

    陈光明在公司里也出了大力,伽玛刀算是大型医疗设备,生产起来不是件容易的事,陈光明几乎调动了所有的资源,总算把设备落实下来了,公司生产部承诺说,春节一过,就可以把设备机架发到彭州,等安装好了,再把装好放射源的治疗头安装上,就可以进行设备调试和检验了。

    到了这一步,朱小君开始考虑他计划中的最后一环了,那就是在行内找一个高手来运作这个项目。

    朱小君并不熟悉伽玛刀行业,宫琳也一样,对这个行业还算是一知半解的只有陈光明。

    陈光明大包大揽地把这个任务接了下来。

    越是这样,朱小君就越担心。可朱小君越是担心,陈光明的胸脯就拍的越响。

    朱小君没办法,只好追问陈光明到底有什么好办法或是已经有了什么目标,可是,陈光明却在电话中一直叫嚷着要保密,说他最多三天就可以给朱小君一个满意的答案。

    对陈光明,朱小君是太了解不过了,这厮这种表现,一定是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什么渠道或是资源。越是这样,朱小君就越是担心,因为以陈光明的水品,就算他拿到了大小王外带四个二的一副牌,仍能打出被农民憋死了一张小三的结果来。

    既然电话中解决不了陈光明,那么朱小君便决定,亲自去趟申海,跟陈光明面对面地把这件事落实了。

    可是,就在动身前往申海的前一天晚上,朱小君接到了一个短信,而这个短信,几乎令朱小君崩溃了。

    短信是许月发过来的,只有四个字:我怀孕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