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71章 律师的手段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也太他妈狗血了!

    虽说那次在辣不怕饭店的4号包房中上演的激情大片并不是朱小君第一次做为主演,但是,剧情如此走向,却是朱小君做为主演的第一回。

    第一回,难免都会有些慌乱。

    慌乱中的朱小君愣愣地看着那条短信,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回,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不回,更不知之后该如何面对许月和诸多同事。

    左右为难不知所措的朱小君只能向四蛋和混球求救。

    朱小君先给四蛋去了电话。

    在四人死党小集团中,四蛋做事最为靠谱,又是结过婚的人,朱小君以为,四蛋应该可以给他指条明路。

    可是,在电话中,四蛋却说了一句朱小君最不爱听的话:“那你就娶了她呗!”

    朱小君压着火,回了句:“我他妈要是愿意这么做,还跟你打什么电话呀?”

    四蛋道:“那许月不错,我见过的,配得上你!”

    朱小君再次崩溃,赶紧挂了电话。

    这种事,其实还是混球有经验,这厮还没听完朱小君的陈述,就发出一阵淫/邪的笑声:“猪头,你小子枪法还真不错,全天候作战啊?那种环境还能一枪命中十环,兄弟我对你真是顶礼膜拜呐!”

    朱小君颇为无奈,叹着气道:“混球,你就别拿我开心了,我现在……”

    混球捏着嗓子抢着道:“我现在都愁死了,该怎么办呢?我朱小君是个讲脸面的人,这事处理不好的话,你让我今后如何装逼呢!”

    四蛋那边已经没了帮忙的可能,朱小君只能寄希望与混球,面对混球的调戏,朱小君也只能忍受。

    混球闹够了,这才正儿八经地支招:“猪头,这种事兄弟我遇到的多了去了,无非就是两种目的,一是向你要点钱,二是想以此要挟,把你变成私人物品。这第一种好对付,花钱消灾天经地义嘛,只要不过分,吃点亏也就吃点亏,用不着计较。这第二种人嘛……说句兄弟话,你水平不行,应付不了,不如我帮你办了?”

    朱小君大喜过望,在对付女人方面,混球确实有两把刷子。

    “说吧,什么条件?”

    “没想好。”

    “没想好?这可不是你混球的风格啊!敲诈勒索一向是你的强项哦。”

    “昂,那当然。不过这种事啊,敲诈勒索的少了,我吃亏,要是多了,你一旦自暴自弃,那我不是啥都落不着了?”

    “要不……你先帮哥们把事给办了,条件嘛,你慢慢琢磨,只要不过分,我都认。”

    “嗯……行吧,明天你把那个小姑娘约出来,最多半个小时,哥们帮你摆平这件事。”

    朱小君心中一宽,随即又想到明天他已经定了去申海的高铁:“混球,能不能今天就办妥了呀,明天……我得出趟差,必须得出的一个差!”

    “你过分了啊!这么过分,那我的条件也得过分。”

    朱小君心里偷着乐了一下,对混球,他还有个绝招,那就是耍赖皮。

    “好吧,你过分就过分吧,我认了。”

    “那你就把她约出来吧,约好了,给我说一声。”

    半个小时后,许月出现在她跟朱小君约好了的一个西点店,可是,朱小君却没有露面。

    露面的是胡恩球。

    这厮一身正装,手里还拎着一个律师专用款式的手提包,径直走到了许月的对面,招呼也不打一声,便直接坐到了许月的面前。

    “你叫许月?我是朱小君的律师!”胡恩球掏出张名片递了过去:“我叫胡恩球,你可以叫我胡先生或胡律师。”

    许月扬了扬眉毛:“我认识你吗?我必须和你说话吗?”

    胡恩球很绅士地笑了笑:“女士,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将来都会成为呈堂证供。【愛↑去△小↓說△網w  qu 】”

    许月冷哼了一声:“你是电影看得太多了是吗?”

    胡恩球又是隐晦一笑:“小姑娘,我只需要你耐心地听我说一分钟的话,一分钟之后,你若是不求着我说话,我就从这儿滚出去,听清楚了,我说的是滚,真正的滚!”

    胡恩球的表情拿捏地很严肃,就连许月也禁不住愣了一下。

    “我不管你是打算要钱还是要人,这些跟我没多大关系,我只希望你能过一段时间再来打扰我的当事人。我现在正在代理他的案子,这案子你也是当事人之一,你心里应该是清楚的。我的当事人在这件案子中现在很被动,周兵和刘跃进二人一口咬定我的当事人对他们采取了非法手段才拿走了那段视频,现在,所有的证据对我的当事人都很不利。你知道,我们做律师的,全靠赢下了案子才能出名发财,你的这种做法,严重影响了我的当事人的心情,他心情不好,就会影响我们之间的配合,而我们配合不好的话,就很可能输掉了这场官司。

    许月姑娘,你可能不了解我,我胡恩球自从出道以来,到现在还没有输过一场官司,我也决不允许自己输掉这场官司。我的当事人曾经对我提过一个要求,那就是在这场官司中绝不能影响两位女受害人,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让两位女受害人走向法庭做为证人。我当时是答应了他。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我的当事人现在有些被动,若是你与此时再插上一脚,那么,我输掉这场官司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假若真是要输掉这场官司的话,那么我也只能食言,把你们两位受害者请到法庭上了。不过,我还听说,另一位受害者去了美国,一时半会回不来,那么,能在法庭上帮助我的,就只有你了。

    我会问的很仔细,包括你和我的当事人的每一个细节。好了,我的话说完了。”

    胡恩球的语速很快,刚好够许月能听清楚的,但绝没有给许月留下思考的空闲。这段话说完之后,胡恩球也没闲着,他伸出了五根手指:“五秒钟,你若是没求我,我立马滚出去,不过,你将再也没机会和我谈判。五、四、三、二……”

    “等一下!”就在胡恩球的一即将开口的时候,许月叫了停:“等一下,我有个问题,朱小君的那个案子不是了结了吗?”

    胡恩球淡淡一笑:“求我!”

    “你别想骗我,我知道,朱小君的案子早已经了结了,他现在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种麻烦!”

    胡恩球默不作声,从手提包中拿出了一沓文件:“求我!不然的话,我就从这儿滚出去,然后,咱们一周内在法庭上见!”

    许月不由得收起了刚才的傲气。

    一个多月前,刘燕从肿瘤医院离职,据说去了美国,许月认为,她的竞争对手走了,那么朱小君自然就是她的了。

    可是,这一个月来,朱小君却有意无意地躲着她,就算实在躲不过去了,朱小君对她也是冷淡地要命,这对许月来说,打击很大。

    前两天,许月看了一个多角爱情的电视剧,剧中,二号女主角便是用假怀孕成功的骗取了一号男主角的婚约,许月受到了启发,这才给朱小君发了那么一条短信。

    但是,这位胡律师却威胁许月,说是要把她弄到法庭上做证人,还要询问当时的每一个细节……许月禁不住有些慌乱了,要是复原了真实的细节,那么她当时借着药性故意勾引朱小君的事也就败露了,要是隐藏不说,又怕这个胡律师发现端倪,给她定个做伪证的罪名。

    许月一开始并不相信胡恩球所说的朱小君的案子又重新开始的说法,可是,那个胡律师却煞有其事地拿出了一沓资料,许月看得很清楚,那确实一卷案宗,封皮上印着xxx朱小君xxx视频案。

    “好吧,我求你!”许月思考了半分钟左右,最终还是向胡恩球投降了。

    “说实话,我很怀疑你此时骚扰我的当事人的动机,因为这个案子两天前才重新开始审理。”胡恩球将那沓卷宗甩给了许月。“你现在对我说实话好来得及,不然的话,这案子一旦失了控,谁也护不了你。”

    许月随手翻了翻那些卷宗,虽然不是能看得很懂,但案情描述确实是这件事,而且,卷宗上还详细陈述了警方对朱小君涉及刑事责任的一些指控。

    许月不得不信了:“胡律师,那你说,朱小君胜诉的可能性大么?”

    胡恩球冷冷地看着许月:“那得看你许姑娘是想帮助我的当事人还是想继续陷害我的当事人喽!因为,我有真话和假话两种说法来应对你。”

    “我……”许月低下了头:“我当然是想帮朱小君了!”

    “那你告诉我,怀孕的事情,是真是假?”

    “是真……哦,不,是假的,我只是想……”

    胡恩球很严肃的摆手制止了许月的解释:“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只需要结果。许月,你知道你的这种做法有多么荒唐吗?你的这种做法,很容易让警方产生了你跟周兵刘跃进是一伙的怀疑,而一旦有了这种怀疑,警方办案的方向就会有所偏差,到时候,你会被无情地曝光,一次又一次地接受各种方式的询问盘问审问,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你能受得了吗?到时候,朱小君为了保护你,他一定会向警方投降,我也就会输了这场官司。至于朱小君怎么想,我不知道,我也不会在乎,但是,我要是输了这场官司……哼!我向上帝发誓,一定会拉你做垫背,你到时候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许月彻底崩溃了,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着向胡恩球道歉:“对不起,我错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