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73章 行内挖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求推荐,求收藏,求书评……老烟现在严重的动力不足啊!

    --------这是乞讨的分割线----------

    朱小君带着温柔找到了陈光明。陈光明对朱小君的突然造访似乎早有准备,他拿出了一份资料递给了朱小君:“我给你准备了三个人选,你要是不来申海的话,我正准备给你去电话,约你一块走一趟,跟他们三个见个面谈一谈。”

    朱小君仔细看了那三个人的资料。

    一位是天京某大医院的伽玛刀中心的郭姓市场部经理,第二位是申海某部队医院的伽玛刀中心的梁姓副主任,第三位是西南某省会城市的一家伽玛刀中心的主任张石。

    “老烟,这仨哥们都跟我们公司联系过,动过挪个窝的想法,我调查过,这哥仨在行业中都算很优秀的,尤其是是这个张石主任,医疗市场一把抓,绝对是把好手。”

    朱小君合上了那沓资料,对陈光明笑道:“你们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是女的多吧?”

    陈光明一愣:“你怎么知道?”

    朱小君又道:“你小子是不是搞上了人力资源部的某一个?”

    陈光明讪笑道:“都是基层群众,抱团取暖,也是为了生存。”

    朱小君放过了这个话题,掂量着那沓资料:“我最看好的是这位张石主任,三十五六岁,正是能打能拼且富有经验的年龄,而且还能一身兼两职医疗市场一把抓,这个人我要定了。”

    陈光明却面露难色:“张石曾经到我们公司来面试过,他当时看中的就是我们彭州这个项目,因为张石就是你们彭州当地人,他老婆孩子也都在彭州。不过,张石的开价太高了,比我们公司能给出的最高待遇还高了好几倍。”

    朱小君大笑:“我还以为是什么别的原因,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哦,陈老五,张石当初向你们开价多少呀?”

    陈光明回答道:“他现在的收入水平大概是一年六十万左右,他跟我们公司提出一年不低于五十万的基本待遇。”

    朱小君又问道:“那张石现在的那个中心一年能有多少利润呢?”

    陈光明答道:“利润这东西属于商业机密,我们最多也就是推算一下,但总收入却是大家都知道的,张石的那个中心,去年做了一千八百多万的总收入,推算出来的公司利润应该在九百万左右吧。”

    朱小君彻底地轻松了下来:“一个给公司带来九百万利润的人,才得到六十来万的报酬,呵呵,陈老五,立即跟张石联系,我们今天就赶过去。”

    “今天?”陈老五惊呼:“就算还能买到机票,那也没了折扣呀!”

    “没折扣就没折扣,若是没有了经济舱,那就买头等舱,反正我今天要见到张石。”

    陈光明叹了口气:“那好吧,我试试!”

    朱小君转而对温柔道:“小姑奶奶,恕哥哥不仗义了,你还是回去找你外婆去吧!”

    温柔撅起了小嘴,扭着身子,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陈光明认识温柔,他又自以为非常了解朱小君,觉得向温柔这番姿色的小丫头,朱小君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于是便自作聪明地拍上了马屁:“要不,带着温柔妹妹一块过去?”

    可朱小君却当胸给了陈光明一拳:“要带你带,机票住宿吃饭,全是你个人负担……”

    看着温柔那副可怜楚楚的模样,朱小君的心简直在滴血。

    他又何尝不想带上温柔?有美色相伴,本身就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再说,温柔姿色过人,带出去绝对能给自己长面子,而且温柔性格活泼开朗,经得起玩笑,带上的话,一路上绝不会寂寞。

    可是,带上她,朱小君又该如何面对另外两人呢?

    一是温柔她老爸,那个有着一双令人胆寒的阴鸷目光的中年男人,即便他不是什么朱小君恐惧的黑道大哥,但是朱小君仍旧是一想到那目光就忍不住打哆嗦。

    第二人便是秦璐。要是被秦璐知晓了他朱小君带着温柔四处逛荡,那结果会是什么呢?左耳朵和右耳朵哪一个会壮烈牺牲呢?说不准,两只耳朵一起牺牲也不是没有可能。

    要冷静,不要冲动!

    要理智,不要情感!

    朱小君打定了主意,即便内心在滴血,为了‘生命安全’,也绝不能把温柔给带过去。

    “把手机拿过来!”朱小君伸出了手。

    “干嘛?你不是有手机吗?干嘛还要我的?”温柔死死地护住了自己的手机。

    “给你老爸打个电话,让他派人来接你。”朱小君把手又往前伸了伸。

    温柔的脸上流露出绝望的神色,她缓缓地拿出了手机,缓缓地递向了朱小君。

    就在朱小君即将触摸到温柔的手机的一刹那,温柔忽然惊叫一声,顺手把手机扔了出去。

    这三人是在陈光明公司附近的一个公园内茶馆见面的,茶座四周全是水域……

    温柔装着一副委屈的样子,指着朱小君的身后:“刚才,你,身后,有只蜘蛛……”

    因为一只蜘蛛,就把一部手机给仍水里了,鬼才会相信。

    可是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是手机报废了,温柔一脸俏皮还有些得意地晃着脑袋:“手机坏了,我也记不得我老爸的电话。”

    朱小君冷笑一声:“那你总该记得你老爸叫什么名字吧?”

    温柔却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朱小君又是一声冷笑,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度娘。“姓温,科学家,住在省城,有了这三点,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你老爸。”

    温柔撅起了小嘴:“我老爸可不姓温。”

    虽然明知道温柔是在撒谎,可朱小君搜索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像是温柔老爸的省城科学家。

    “怎么回事?”朱小君一边继续努力,一边自语问道。

    “我妈姓温,我是跟我妈的姓。”温柔不无得意地继续撒谎。

    “那你为什么不跟你老爸的姓呢?是你老爸的姓不好听是吗?”朱小君还想引诱一番,让温柔说漏了嘴,再透露一些她老爸的信息。

    可是,鬼精鬼精的温柔却瞪着乌溜溜的大眼,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朱小君彻底没招了,干脆把皮球踢给了陈光明:“你看着办吧,我只管今晚见到张石,其他的,你做主吧!”

    陈光明不知所措,看了看朱小君,又看了看温柔。

    而温柔却兴奋地跳了起来。她先是拍着巴掌围着朱小君转了一圈,然后又哼起了一个节奏感很强的曲子,在朱小君的面前跳起了舞。

    不可否认的是,温柔的舞姿颇具挑逗性。

    朱小君一时受到了温柔的诱惑,荷尔蒙不知觉地加快了分泌速度,就在情绪上来,准备和温柔同舞一曲的时候,眼前忽然闪现出一男一女两张面孔出来,那男的有一双阴鸷的目光,那女的更是狰狞恐怖,像是要拧掉朱小君耳朵才肯罢休似的。

    朱小君陡然泄了气,哀叹了一声,转头走了。

    身后,温柔也停下了舞动,举起手来,和陈光明对了下掌,以示庆贺。

    陈光明的运气还算不错,一边跟张石进行着联系,一边在网上订机票,原本已经显示没有余票的当日航班,在陈光明的反复刷屏下,还真被刷出了几张余票出来。

    订了票,朱小君和陈光明带着温柔直奔了机场。

    一路上,少不了温柔的小鸟一般的叽叽喳喳。

    好运气一直延续着,他们乘坐的航班居然出人意料地没有延误,晚上八点左右,降落到了双庆市的江北机场。

    飞机一落地,陈光明率先打开了手机,等了十几秒钟,数条短信传了进来。

    陈光明借着排队下飞机的空挡,打了个电话。

    “炮哥,张石到机场来接你了!”

    朱小君先是一咧嘴,但随即又是一撇嘴,然后指了指温柔,歪了下头,耸了下肩。

    陈光明把朱小君的这一串动作解读为:你看,带上温柔出毛病了吧?人家张石误解了怎么办?

    于是,陈光明以朱小君的反方向歪了下头,也耸了下肩,那意思是说:“这怪不得我,我也是无能为力。

    朱小君只能叹了口气。

    张石虽然年仅三十五周岁,却天生了一头白发,而且这白发中还间杂着黑发,搭眼一看便知道这绝不是染出来的。伴随着一头白发的是张石的一张颇有沧桑感的脸,配合起来,让人感觉到此人的年纪至少得在四十五岁以上。

    陈光明也是第一次见张石,依靠着电话联系和体貌特征,走了些冤枉路,才总算见到了面。这第一眼,朱小君便对张石有了很大的信心。

    张石开着车,把朱小君等三人载到了江滨大道的一家四星级宾馆。

    “朱总,陈总,还有这位美女,房间已经订好了,你们旅途劳顿,先休息休息,待会我带你们去品尝一下我们双庆市最正宗的火锅。”张石拿出了三张房卡,交给了陈光明。

    朱小君却道:“陈总带着我小妹先去房间收拾一下,我就不上去了,在这儿跟张主任说几句话。”

    张石愣了下,回道:“也好。”

    待陈光明和温柔进了电梯,朱小君和张石在酒店大堂找了个休息的位子坐下,朱小君没有任何寒暄,直奔了主题。

    “张主任,我知道你是彭州人,我也是彭州人,咱们彭州人说话不喜欢兜弯子,所以我就不跟你客套了,我先把这个项目的来龙去脉给你简单地说一说,然后你来定夺接不接受这个挑战,至于待遇方便,那都不是个事。”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