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74章 灯泡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小君把这个项目的前前后后给张石说了一个大概。

    张石听完后笑了笑,回道:“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肿瘤医院那里,我也有几位同学。朱总,我只……”

    朱小君很不好意思地打断了张石:“论社会,你比我大,你叫我一声兄弟就好,论职业,你是我的前辈,叫一声小朱就够,总之,在没外人的时候,你千万别再叫我什么朱总,听着脸发烫。”

    张石笑了笑,没在坚持:“好吧,朱……朱医……草,我干脆直接叫你小君得了。”

    一个称呼,把张石的彭州本性给逼了出来。

    “小君,我就担心一个问题,叶兆祥上台后,会不会支持这个项目?”

    “这个问题确实是个重点,张主任,我也不想瞒你,即便想瞒着你,估计也瞒不住。不错,我和叶兆祥之间的确有些矛盾,不过,那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他即将成为了一把手,拉拢我就等于向全院表明一个态度,他叶兆祥的心胸堪比宰相。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从另一个角度上讲,如果搞不定叶兆祥,我和我的合伙人,又怎么敢接下这个项目呢?”

    张石点了点头:“谢谢你对我说实话。我相信你,在这个项目上,你担的风险比我要大多了,既然你有把握,那我就背靠大树好乘凉了。”

    朱小君含着笑问道:“这么说,张主任是有信心也有意愿接手这个项目了?”

    张石倒也不客气:“那得看你能给出怎样的待遇。说实话,我很想回彭州,毕竟老婆孩子都在那,可是,回去也不能没有原则的回去,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安逸,而影响了家人的生活品质。”

    “在讨论待遇之前,我能否冒昧地问一句,张主任,你对这个项目的希望业绩是多少呢?”朱小君没有直接回答张石,而是转了一个话题。

    “那得看你给予的政策如何?”张石的回答很干脆。

    “政策你来定!这项目归了你负责,那么关于这个项目的所有政策规矩,全都是你说了算!甚至包括你的个人待遇。”朱小君轻描淡写地说出了他对这个项目的管理思路,那就是彻底放权。

    张石呆住了,很明显,他的呼吸在加快加深。

    过了片刻,张石换了个坐姿,然后从手包里拿出一盒香烟来:“对不起,我得抽支烟整理一下思路。”

    朱小君笑了笑,也掏出了自己的香烟:“我还以为你不抽烟呢,早知道就不这么委屈自己喽。”

    各自点了烟,张石在沉思,而朱小君则默默地抽烟,耐心地等着张石的答案。

    一支烟抽完,张石开了口:“就凭你这句话,这个项目我接了,至于待遇什么的,我也不要求了,难得有你这样的老板,值得我张石为你而奋斗。”

    张石说的话诚心诚意,但朱小君却笑着摇了摇头:“不是为我而奋斗,应该说是为了大家而奋斗,为了咱们的这个项目或者说是咱们的公司。”

    张石微笑颔首:“你说得对,的确是为了大家,为了这个项目。小君,我张石在职场上也算是有见识的人了,老板我见过不少,但是能有你这种思想的,却是唯一。你就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却彻底将我俘虏了。这个项目,就算我张石瘦上二十斤肉,我也要把它做成全国效益最好的一个中心,我不能对不起你对我的这番信任。”

    “那就这么说定了?”朱小君递过来一支烟,又为张石点了火:“什么时候能回彭州?”

    “回彭州过春节,过完春节我就不走了,直接投入你的麾下。”

    “好!”朱小君站起身来,向张石伸出了双手:“等你开工上马,我这里保证你的子弹管够!”

    张石笑了笑,也起身伸出了双手。

    那晚,张石带了众人去了一家叫‘震三关’的火锅店,吃得开心,喝的更开心。

    尤其是温柔,似乎一辈子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一样,大呼小叫,拼了命地往嘴巴里猛塞食物。

    结账的时候,张石本起了脸,非得要自己买单,朱小君也不是那种流于表面文章的人,也就没再坚持。同时,朱小君注意到,张石结了帐并没有索要发票。

    也就是说,张石并没有打算把这顿饭的饭钱拿回去报销。

    能做到公私分明的人,一定是个很讲究的人,朱小君不禁对张石的认识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第二天,陈光明为自己订了回申海的机票,同时为朱小君订了飞回彭州的机票,就剩了温柔没法处理了。

    温柔吵着闹着不肯回申海,要跟朱小君一块去彭州。

    朱小君原本怕麻烦,死活不肯,但怎么也拗不过温柔。后来转念一想,把温柔带回彭州就可以把她交给秦璐,自己反而是最轻松不过的,因此也就勉强同意了温柔的要求。

    上飞机之前,朱小君给秦璐发了个短信:两个小时后,到机场去接我,我给你把温柔带回来了。

    可是,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彭州机场后,朱小君并没有见到秦璐。一打电话,才知道,秦璐根本没相信朱小君的短信。

    “死猪头,这都快过年了,你跟老娘开什么玩笑?”

    “秦老大,你会后悔的,这样吧,我把电话交给温柔,你自己听听,是不是温柔这个小妮子。”

    手机到了温柔的手上,温柔只是轻轻地叫了声:“璐姐姐……”

    隔着一米多的距离,朱小君便从手机中听到了秦璐的吼声:“呆在机场先吃点东西,我这就赶过去。”

    从市区到机场,若是坐机场大巴的话,一般都在一个小时左右,若是打车,也得花上个四十来分钟。

    但是,朱小君这边结束了和秦璐的通话之后,带着温柔到了机场的肯德基,刚点了餐坐下来,还没来及的吃,就接到了秦璐的电话,这母老虎居然已经赶到了机场。

    看看时间,不过才三十来分钟。

    秦璐停好了车,来到了肯德基,这边温柔也吃的差不多了,见到了秦璐,也顾不上两手都是油,便像只小鸟一样扑进了秦璐的怀中。

    秦璐的眉眼弯成了两轮新月。

    那一刻,朱小君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多余’。

    温柔一回来,秦璐也不愿在住宿舍了,朱小君的那个房子便开始热闹了。

    一个温柔就够折腾的,秦璐为了讨温柔的欢心,更是陪着一块折腾,再加上春节因素在作用,一个家很快被这俩女人折腾成了迷宫。

    这还不算完。

    从双庆回来的第二天便是个周末,俩女人大发浪漫情怀,非得在家里搞一场烛光晚餐。朱小君领略过秦璐的厨艺,对温柔也不抱多大的希望,于是想找个理由躲开。

    可是,秦璐却两眼一瞪,说烛光晚餐少了朱小君这个灯泡就没意思了,还恐吓性地摸了下耳朵。

    朱小君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淫威之下,只得屈从。

    烛光晚餐的第一道菜是从微波炉中端出来的李记烧鸡,这道菜只是经过了重新加热这一道程序,想必问题不大。可是,秦璐却不准朱小君下筷子,说是她和温柔的专用品。

    第二道菜是煎鸡蛋,这道菜朱小君倒是有权利品尝,可是朱小君只吃了一小口,便再也不敢下第二筷子——咸的跟直接吃盐一样。

    第三道菜是醋溜土豆丝,朱小君看了一眼,心里禁不住感慨,这哪里是土豆丝啊,分明是炸薯条哦!炸薯条就炸薯条了,干嘛还用醋泡呢?

    第四道……

    菜都上齐了,摆满了一桌子,可秦璐和温柔只顾着捡烧鸡吃。

    朱小君只能呆呆地坐在一边干陪着。

    秦璐指了指一桌子的菜:“猪头,你倒是吃啊?怎么啦,嫌我们做的菜不好吃?”

    朱小君哭丧着脸,将自己的耳朵递了过去:“秦老大,你直接杀了我吧!”

    秦璐一反常态,竟然捂着嘴咯咯咯笑了起来。

    李记烧鸡的味道绝佳,但特点就是小,一只烧鸡根本不够秦璐和温柔两个吃货吃的。秦璐也知道那一桌子的菜根本没法下嘴,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了朱小君的建议,出去吃。

    三个人在小区附近寻了家还算精致的小店,点了几个菜,又要了一瓶酒,继续了刚才的烛光大餐。

    温柔很好奇喝白酒的感觉,吵着也要跟朱小君和秦璐一块喝点白酒。朱小君很想训斥一下温柔,可一见到秦璐的那双眼神,立马闭上了嘴。

    “喝点就喝点吧,姐姐给你倒酒。”秦璐的身上散发着无尽的温柔。

    从没喝过白酒的温柔像朱小君和秦璐一样,连干了三大杯。

    结果,才没吃几口,就喝高了。

    喝高了的温柔直接趴倒在桌子上睡了,朱小君见况,道:“秦老大,要不咱打个包回去接着喝?”

    秦璐看了眼温柔,眼神中透露着怜悯和关爱,一声不吭地抱起了温柔,转身向门外走去。

    等朱小君拎着打了包的酒菜回到家里的时候,秦璐已经安顿好了温柔。

    坐在在客厅中,秦璐拎起了酒瓶:“猪头,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个案子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