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76章 大年二十八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年二十八,张石回到了彭州。当晚,朱小君设宴为张石接风洗尘,同时借宫琳的关系,把叶兆祥也请到了饭桌上。

    朱小君一直没向叶兆祥低头,叶兆祥却也不怎么在意,因为他知道,这只是一个早晚的事,只要朱小君认定了这个伽玛刀项目,迟早有一天,他朱小君会对他传递来和解的信号,说不准还会投入在他的麾下。

    这一次,朱小君通过宫琳请他赴宴,说是认识一下未来的伽玛刀中心的负责人。叶兆祥心里明白,这邀请,其实就是朱小君在传递和解的信号,因为宫琳特意强调,院领导中,朱小君只请了他一个人。

    饭局进行的很融洽,叶兆祥表示了他会鼎力支持的态度,而朱小君也顺势下了台阶,说了很多叶兆祥的恭维话。

    饭局结束后,朱小君先是送走了张石,然后和宫琳一起,请了叶兆祥去喝茶。

    喝茶只是一个借口,而实质却是朱小君送给了叶兆祥一份厚礼。

    在商量给叶兆祥送一份什么样的厚礼的时候,宫琳建议说不如送给叶兆祥一些项目股份,这样的话,就可以把叶兆祥拉进来。

    但朱小君提出了反对,他认为,叶兆祥是不会接受这种贿赂的,因为这样一来,叶兆祥就等于被朱小君攥住了小辫子。

    最后,朱小君想到了一个办法。

    通过胡恩球,做胡光伟的工作,然后在春节前了结了心内科和化疗科的两件案子。

    对胡光伟来说,肿瘤医院的上层权力斗争已经告一段落,市里的领导也多次表达了希望肿瘤医院迅速恢复平静的愿望。另外,检察院的老院长再过半年就要退休,胡光伟得集中精力去争取他最希望得到的。

    因此,这两件案子也就成了鸡肋。

    在宝贝儿子的强烈要求下,胡光伟答应了在春节前了结此案。

    朱小君在茶馆中告诉叶兆祥:“叶院长,心内科和化疗科的两个案子已经了结了,两位主任的结局类似于骨科的张明主任。”

    叶兆祥听了,半天没作声。

    过了好一会,朱小君又沉声道:“我已经尽力了。”

    叶兆祥缓缓地抬起眼来,看着朱小君:“这件事不怪你,有你没你,吴东城都会那么做,我也早有心理准备。不过,你能出手帮忙,让这个事尽早了结了,我还是感激你的。”

    宫琳适时地给叶兆祥点上了一支烟:“叶院长,我已经跟唐氏那边打了招呼,两位主任一个是搞心血管的另一个是搞肿瘤的,都是我们唐氏所需要的人才,就看他们的意愿了,想留在彭州就去华海,愿意出去散散心的,唐氏旗下十几家医院任由他们选择。”

    叶兆祥显得有些激动:“那我就替两位主任先谢谢宫总了。”

    宫琳莞尔一笑,向叶兆祥靠了靠,然后附在叶兆祥耳边低语了几句。

    叶兆祥惊奇道:“这么高的待遇?”

    宫琳对着朱小君努了努嘴:“有人家朱老板的面子在,我们唐总多出点钱也是心甘情愿。”

    叶兆祥露出了微笑:“没想到我们朱老板在唐氏集团面前也有那么大的面子哦!”

    宫琳附在叶兆祥耳边说了些什么,朱小君并不知晓。这之前,他只跟宫琳确认过唐氏录用那两位主任的事情,而宫琳却是因为现场的效果不好,临时决定,给叶兆祥加了点料,只是决定太过突然,宫琳来不及跟朱小君打招呼。

    但是,宫琳相信,以朱小君的应变能力,完全可以应对自如。

    果然,朱小君没有表露出任何惊诧的神色,他回敬了叶兆祥以微笑,微微颔首,像是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宫琳还是担心把戏演砸了,急忙挑明了原委:“上次那件事,我找了老五来帮忙,谁知道彭州警方那么较真,还真把老五给抓到了。叶院长,您是知道的,我们唐氏在建设华海医院的时候,老五就负责我们建址的拆迁工作,这些年来,华海也有不少事麻烦过老五。若是老五在里面扛不住了,我们唐氏损失的可不是多少钱财的问题,搞不好都会影响到华海医院的生存。这件事,还是我拜托了朱小君才解决的,我们唐总为此欠下了朱小君的一个大人情。”

    老五被抓的事叶兆祥也知道,为此还紧张过两天,后来宫琳告诉他找了人花了五万块摆平了这事,他这才安心下来。叶兆祥没想到,宫琳找的人竟然是朱小君。

    “这事也是巧,办案的头头刚好是我高中时期的同班同学,一辈子同学三辈子亲,他们抓老五也是走过场,就给了我这个面子。”朱小君打了个哈哈,轻描淡写地揭过了。

    叶兆祥呵呵笑了:“你说的倒是轻松。好了,事到如今我也不打算对你隐藏什么了,朱小君,那件事的原委我想你早就清楚了,今天,我和宫总一起给你道个歉,是我们不好,利用了你,让你背了黑锅。”

    朱小君大笑:“我把这件事当成了是组织对我的考验,何谈道歉?”

    叶兆祥也抚掌大笑:“说得好,嗯,你通过了组织的考验,朱小君,我代表组织欢迎你的加入。”

    气氛在不知不觉间融洽了,三个人有说有笑,谁也没有再提起那段往事,同时谁都清楚,那段往事再也不需要被提起。

    喝完茶之后,朱小君和宫琳恭送叶兆祥上了车,然后朱小君装着打电话,给宫琳留下了单独送礼的时机。

    礼品是叶兆祥最喜欢的普洱茶饼。

    一块看似普通的茶饼递到了叶兆祥的手上,叶兆祥只是一接触,便陡然来了精神,拿出了行家里手的架势,对那块茶饼展开了研究。

    “好茶!难得一见的好茶!可以称为普洱中的极品。”

    “叶院长,俗话说宝剑赠英雄,红粉赠佳人,再好的极品,落在我和朱小君这样的人手中,也就成了废品,所以啊,这块茶还得拜托叶院长收下,它只有到了您的手上,才能体现出它应有的价值。”宫琳笑盈盈地说出了令叶兆祥无法拒绝的理由。

    “那……我就收下了!”叶兆祥转头去看朱小君,可朱小君依旧再打电话,叶兆祥明知朱小君是故意,但也不揭穿,笑着对宫琳道:“待会转告朱小君,就说等我有空的时候,我亲自煮茶,请你们俩赏光品茶。”

    宫琳伸出右手:“那就一言为定!”

    叶兆祥伸出手,浅浅地握了下宫琳的手指:“一言为定!”

    叶兆祥的车刚启动,朱小君这边就打完了电话,宫琳兴奋地迎了上来,跟朱小君对了下掌:“搞定!”

    朱小君也难掩喜色:“是啊,终于把这个老家伙给搞定了!”

    轻松之余,宫琳耐不住好奇,问道:“朱小君,叶兆祥似乎对那块茶饼很是赞赏,我不懂茶,你给我说说,那块茶饼真的就那么好么?”

    朱小君撇了撇嘴,回道:“你不懂,就以为我就懂呀?那块茶饼是吕保奇给我的,说是拿来送叶兆祥,叶兆祥一定不会拒绝。”

    宫琳这时已经拿出了手机在度娘普洱的价钱,刚打开一个网页,就发出了惊呼:“这上面说,一块极品普洱茶饼,要十多万呀!”

    朱小君耸了耸肩,回道:“吕保奇说,这茶饼是一个欠了他钱的商人用来抵债的,同样的三块茶饼,抵了一百多万的债!”

    宫琳惊住了,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一块茶饼竟然要三十多万?简直是疯了!”

    朱小君摇了摇头:“吕保奇还说,就这茶饼,你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

    宫琳叹了口气:“怪不得!怪不得叶兆祥一拿到这块茶饼,那两只眼都变绿了!”

    朱小君笑道:“我特能理解叶兆祥,因为他喜欢,所以一看到喜欢的东西,自然是两眼冒绿光,就像我一见到你一样。”

    宫琳嗔怒:“你怎么说着说着就不正经了?”

    朱小君翻着眼皮,嘟囔道:“这什么世道呀,还不让人说两句心里话了?”

    宫琳也是见过风浪之人,对这种玩笑式的打情骂俏早有免疫能力,她扑哧一笑:“那你的心外话又是什么呀?”

    “心外话?”朱小君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宫琳已经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吧,我的大老板,回去洗洗睡啊,我可没工夫陪你在这耍贫嘴。”

    “你不跟我一路走吗?我可以先把你送回去!”

    宫琳拢了下头发:“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我就住街对面,你让我上车,安的是什么心?”

    朱小君探头看了看,这才意识到宫琳选的这家茶馆就在她住所的附近。

    “我这安的可是一颗赤子之心,不信的话……”

    宫琳没让朱小君把话说完,便替朱小君关上了车门,给司机打了声招呼,那出租车便绝尘而去了。

    到了小区门口,朱小君付了钱下了车,哼着一曲自己也叫不上来名字的曲子,晃悠着,进了小区。

    刚走到自己所住的单元附近,朱小君便感觉到了异样。

    但这种感觉只是直觉上的,朱小君四下里观察了一下,却又什么也没发现。

    或许是自己太紧张?可是自己明明很放松呀!

    带着这样的困惑,朱小君拿出了钥匙,打开了单元防盗门。

    刚要拉开门走进去,就感觉脖子上一凉,接着有人在背后低声喝道:“老实点!不然就一刀废了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