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78章 新的一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一般人而言,过年也就是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七,因为正月初八就要正常上班,一个年也就算过完了。

    但是对于医院来说,一个年往往会持续一个月,从大年二十开始,病人就开始稀松,不到正月十五,这稀松的状况就不会改变。

    这期间,哪怕科里只有一个病人,医生护士们也得按照正常排班来值班。

    这年关的一个月间,肿瘤医院的病人更是稀松,几乎达到了几名医护对一个病人的比例。这种状况,除了回扣拿的少奖金拿不到之外,倒也没啥其他坏处,至少,医生护士们可以好好滴休息一段时间了。

    可朱小君却在这段时间里受了老鼻子的罪。

    这罪是秦璐恩赐给他的。

    大年二十八那晚,朱小君坚持把那个农民工给放了,秦璐一是被朱小君说服了,二是碍着朱小君的面子,答应了朱小君的请求。

    可是,秦璐放过了那个犯了罪的农民工,却没有放过朱小君。

    她要求朱小君在这段时间里每天都要跟她到队里联系擒拿格斗,每次练习的时间不低于三个小时。

    就连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这两天都没有例外。

    秦璐训练起朱小君来,那叫一个狠!

    一天下来,鼻青脸肿。

    两天下来,浑身没有一处不是痛的要命。

    三天下来,朱小君开始思考怎样自杀才不会很痛苦。

    二十多天下来,朱小君开始对训练有了瘾,一天不挨上一顿,心里便痒痒的难受。

    秦璐之所以要训练朱小君的擒拿格斗的能力,也是迫不得已。既然朱小君已经被卷进这件离奇的案件中来了,那么危险早晚会找上门来,她虽然可以安排弟兄们对朱小君严加保护,但是在周密的保护都有可能出现纰漏。

    唯有加强朱小君自身的格斗能力最为靠谱。

    第一天训练朱小君,秦璐只一招便可以放倒朱小君。

    第二天,就有了变化,秦璐虽然仍旧只需要一招便可以放倒朱小君,但相比前一天,她感觉要吃力一些。

    第三天又有了改变,秦璐一招居然制服不了朱小君,她需要两招甚至是三招才能放倒这厮。

    二十多天后,朱小君这厮居然能跟秦璐死扛个一两分钟。

    “还真是块练武的好材料呢!”秦璐对朱小君做出了评价:“老娘当初的底子比你小子好多了,练到这个份,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你小子才二十来天就做到了!”

    朱小君自然得自我吹嘘一番:“那是,我朱小君要是穿越到了古代,肯定会成为一代大侠。”

    每次朱小君去训练,温柔这小妮子总要跟着,这会也凑过来插话道:“到时候咱们俩可以双剑合璧,联手闯荡江湖,就像杨过和小龙女一样。”

    杨过和小龙女?

    秦璐忍不住变了脸色。

    朱小君心知肚明,赶紧遮掩:“温女侠,你是几个意思?想让小君哥哥自己砍断自己的胳臂陪你玩?还想赚我便宜,让我管你叫姑姑?”

    秦璐心里有了醋意,却不把火发在温柔的身上,而是没好气地呵斥朱小君:“滚一边去,到沙袋那边去击拳一千踢腿五百,做不完不准回家。”

    命令下完了,还叫来了一个生面孔的兄弟做监督。

    朱小君看着秦璐的阴沉的脸色,不敢多说话,乖乖地去执行了。

    这边,秦璐立马换做了笑容,拉着温柔的小手:“走,姐姐带你去逛街吃好吃的去。”

    转眼间,就出了正月,陈光明那边押着运输设备的车来到了彭州,而宫琳那边也妥妥地办好了所有的审批工作。

    该是张石表演的时刻了。

    这个年假,张石也没闲着,在家里为这个项目做出了一份十多页纸的计划报告。刚进入农历二月没几天,张石便将这份报告交到了朱小君的手上。

    “万事开头难,朱总,前三个月,一般是赚不到钱的,而且,公司还要贴补不少的市场运作经费。”张石等朱小君仔细看完了那份报告,口头解释了其中的要点。

    朱小君收好了报告,笑着对张石道:“你在报告中提到了这块,说是需要三十万的启动资金。我担心的是三十万够不够啊!张主任,我给你批五十万,不求马儿跑得快,只愿马儿跑得稳。”

    张石笑道:“不出意外的话,三十万足够了,你多加二十万也是浪费。这样吧,咱们先照三十万来进行,不够,我再管你要。”

    朱小君歪头看了眼身旁的宫琳:“宫总,你是分管行政财务的,你说吧,要是不怕麻烦,就按张主任说的做。”

    宫琳立时领会了朱小君的意思,笑着道:“我怎么就不怕麻烦了?张主任,子弹多了又不压手,我看就按朱总说的做吧。”

    要三十万,给五十万,张石扎扎实实地感觉到了朱小君给予的信任和支持,同时更感觉到了身上的那份压力。

    “朱总,宫总,你们俩是合伙打了套让我钻啊!”张石跟朱小君宫琳说笑:“不过,这个套我却是心甘情愿地往里钻,呵呵,你们两位领导对我制定的运营计划还有什么指示?”

    朱小君笑道:“其他的,我只字不改,绝不留下破绽让你这位行家里手偷着笑话。”

    张石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这份报告,是他用了近二十天,句句斟酌,字字推敲才弄出来的,可谓是他从事伽玛刀十多年的心血结晶,他认为,这份报告的完美度已经是百分百,任何人做任何修改都是错误的。

    朱小君的那句话,刚好说中了张石的心思,所以他才会笑。朱小君的那句话刚好又是他所期望的结果,所以他才会放松地爽朗地开心地笑。

    张石的动作很快,没几天便组织起一支市场推广团队,并亲自对这支团队进行了细致的系统的培训。

    在朱小君临毕业的那一阶段,受不少从事医疗产业的商家的鼓说,也参加了一些所谓的新员工培训,给朱小君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这些所谓的培训就是讲产品,讲自己的产品如何如何优秀,讲竞争对手的产品如何如何低劣。

    但张石的培训却使朱小君的两眼一亮。

    张石从一开始就没有讲产品,似乎他的市场团队和伽玛刀就没有任何关系。张石一上来先跟团队聊了些医疗界的故事,然后便开始传授如何跟医生们打交道的技能。

    更令朱小君惊诧的是,张石组建的这支市场推广团队,其中竟然罕有医学科班出身的,更没有专业学习营销的。八个人的团队中,两名是学会计的,两名是学法律的,还有三名连自己的专业都说不清楚的,只有一名小姑娘算是跟医学搭了点边,学的是护士专业。

    这种背景的小朋友,能搞好像伽玛刀这样精深的技术的推广工作吗?

    朱小君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但是,这个问号朱小君却是打给自己的,在他心里,张石之所以这么做,定然有着张石的道理,只是他朱小君不理解罢了。

    这样把问号揣了两天,朱小君终于忍不住,把问号抛给了张石。

    张石感觉到了朱小君的请教的态度,所以对朱小君抛过来的这个问号也就没有任何的抵触,他耐心地给朱小君做了解释:

    “朱老弟,你自个回忆一下,当初你刚毕业就要进入临床的时候,是不是觉得信心满满?然后一进到临床,立即被闷了一棍子,会发现五年大学学到的都是白搭,一点用也没有?”

    朱小君想了一下,回答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想起来了,那确实,确实有个推倒重来的过程。”

    “你因为有临床工作的机会,所以你才会推倒重来,那些没有临床工作机会的,会主动推到重来么?”

    朱小君摇了摇头。

    “我也知道,医学科班出身的人在掌握伽玛刀知识方面上,确实有优势。可是,这种优势跟劣势相比,却不见得占便宜,因为他们并不能完全掌握了伽玛刀的临床知识,就成了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跟其他专业的医生沟通起来,只会坏事,很难成事。”

    朱小君觉得张石说的有道理,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这些非专业的人又怎么能掌握伽玛刀的知识呢?掌握不了,又怎么做好推广的工作呢?”

    张石解释道:“我就根本没指望他们能掌握这些知识啊!他们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在广大医生和我们中心之间搭上一座桥,能力大的,可以搭成一座可以过车的桥,能力小一点的,搭出来的桥能过个人也就够了,甚至,只是牵了一根线,我也会满意。只要有了联系,我就可以高效率地跟那些牵上线搭上桥的医生进行专业沟通……”

    朱小君忍不住打断了张石:“这么一来,你岂非不是很辛苦?”

    张石笑道:“我不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全都奉献出来,又怎么能对得起你对我的这份信任啊?”

    朱小君拍了两下巴掌:“看来,我还是很英明的啊!”

    张石笑着鼓吹道:“你那怎么能是很英明呢?你那应该是非常英明!”

    二人相视大笑之后,朱小君补充了一句:“有能用到我朱小君的时候,张主任,我任由你调遣。”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