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79章 送行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便来到了吴东城卸任肿瘤医院院长的日子。

    那天上午,吴东城最后一次组织了肿瘤医院的院常委会议,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平稳交班。

    市委组织部派了一个副处长来,市卫生局主管人事的副局长也参加了会议,会上,组织部的副处长宣布了免职和任命的文件,卫生局副局长说了些场面上的话,而吴东城则表达了对新一届领导班子的深深祝福。

    这种场合下,叶兆祥也只能高调评价过去三年吴东城为医院做出的贡献,并表态说一定要团结医院领导班子,共创肿瘤医院美好的未来。

    散会之后,吴东城没做任何耽搁,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便离开了肿瘤医院。

    朱小君早早地等在了吴东城的家门口,他跟外科片的几位吴东城当年的嫡系商量了,今晚要给吴东城送送行。大伙预料到吴东城很有可能会拒绝大伙的好意,这才委托朱小君来做一下吴东城的工作。

    吴东城看起来并没有失去权力的落寞感,相反,他倒是显得很轻松,轻松的表情下,甚至还有些兴奋。

    对朱小君代表着大伙提出来的请求,吴东城也没有多大的为难,只是略微思考了一下,便点头应下了。

    到了晚上,原定只有不到二十人参加的聚会,竟然来了五十余,好在那家饭店跟肿瘤医院的这些外科大主任们的关系很不错,饭店经理紧急调整,这才多安排了三张桌子。

    到场的这些人自然都是吴东城这条线上的,他们对这个结局多数都不理解,纷纷为吴东城抱屈。

    在酒精的刺激下,有些性格比较火爆的主任开始爆了粗口,指责并咒骂起叶兆祥来。

    吴东城见状,只得站出来说上两句,以平复大家心中的怒火。

    “东城在院长这个位子上做了三年有余,这三年多的时间,各位给予了东城最大的支持和鼓励,在这里,东城谢过各位了。我做出辞职的决定,并非是一时冲动或是受到了什么压力,而是我对三年前的选择的一次纠正。”

    “这三年多的院长生涯,使我在专业上生疏了许多,别说进步,就算是原地踏步就已经是高抬我了。而你们都知道,医学的进展飞速,在这条医学进展的长河中,不进就是退,我若是再在院长的这个岗位上呆上几年的话,估计东城的专业水平都会被你们各位大主任们所嘲笑了。”

    “所以啊,我很后悔三年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现在,刚好有这样一个契机,我希望能得到各位的理解。当然,我吴东城为了一己私利,抛弃了你们这些老同事好兄弟,实在是心中有愧!不过,我们凡事都要往前看,各位,你们都是外科片各个科室的顶梁柱,还得为科室兄弟们的口粮负责啊!”

    话说完,吴东城为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白酒,举起杯,环视了一圈,然后一饮而尽。

    “这杯酒,就当我给各位赔罪了!以前的事,咱们都不要再提了,翻过这一页,后面,说不准会更精彩!”

    翻过这一页,后面,说不准会更精彩?

    这句话听上去没啥问题,场面上的话而已,在场的没有谁会对这句话产生警觉。

    可是,朱小君却在心里犯了嘀咕。

    他是了解吴东城的个性的。吴东城落寞下台,原本应该是情绪低沉才对,但是,朱小君却看不到吴东城有一丝低沉。而吴东城说出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朱小君观察到吴东城的神色,他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这时,杨林站了出来。

    “各位,听我说两句……”杨林举着酒杯走了一圈,待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之后,杨林说出了他的看法:“叶兆祥是个什么样的人,各位都知道,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反正我杨林是跟他尿不到一壶去,为他卖命?对不起,哥们做不到。至于科室效益……嗯,没有那份奖金,我想弟兄们也不会饿死,大不了,咱们多下几次乡,多开几台飞刀不就补回来了?叶兆祥能用卑鄙手腕挤走了吴院长,咱们就不能用低迷的效益赶走叶兆祥吗?”

    杨林的这番话说中了大多数外科主任们的心声。

    这些副高以上职称的外科医生,在下面的基层医院中都有一些关系,平时是为了医院的利益同时也是碍着吴院长的面子,他们除非不得已才会开上一两台飞刀。现在可以抛开医院利益于不顾了,那就可以撒了欢地开飞刀,要知道,在下面开一台飞刀,拿到的钱可是比在医院里拿到的多了去了。

    有些沉不住气的外科主任开始为杨林的话而喝彩。

    接着,大家伙开始兴奋起来,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讨论该如何团队作战,共同开发好基层医院的开飞刀事业。

    而吴东城却出人意料的微笑不语,当是没听见一般,拉着朱小君讨论起那个伽玛刀项目。

    朱小君一边应付着吴东城的关怀式的询问,一边在想,杨林刚才说的那番话,是不是已经和吴东城串通好的呢?如果不是,那么为什么配合地那么默契?如果是,那真实目的又是什么呢?

    此时的朱小君已经摆脱了唐氏集团的那项任务,虽然当初签了字的那张合约还没能拿回来,但朱小君已经对此毫无顾虑了,因为他身后有个吕保奇,在彭州这块地界,管他是唐氏还是唐朝,都拿他朱小君没办法。

    所以,朱小君并不希望肿瘤医院就这样颓废下去。颓废下去的话,他在普外科的收入倒没啥大不了,但关键是会影响到伽玛刀项目的效益,那可是块大头。

    但是,一家医院的外科如果不给力的话,任由内科如何努力,医院的势头也不会有多大起色。

    正哄哄乱着,马宗泰来了。

    一进门,马宗泰就给大家道歉,说他被下面的一家基层医院请去开刀了,一下午连开了四台,所以才会晚了这场聚会。

    马宗泰这么一说,大伙都笑开了。

    郭老二替马宗泰拿了大衣,接话道:“我们刚才正讨论该不该去开飞刀呢,没想到马主任已经以实际行动来指导我们了!”

    马宗泰翻了翻眼皮:“怎么?活人还准备被尿给憋死?医院就这副鬼样子,咱们不下去,怎么养家?怎么养活科里的小兄弟?”

    马宗泰的表态,使得原本对开飞刀还抱有异议的几位主任也改变了态度,大家伙的思想达到了空前的统一。

    杨林又道:“你们知道么?叶兆祥一上台就准备拿我们外科片开刀,把吴院长当初制定的政策全都推翻了,按叶兆祥的那一套来,咱们就等于给医院做牛做马了,出了全身的力气,也不过吃上一顿枯草。”

    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表明叶兆祥上台后会调整政策,但所有人都对杨林的这番话深信不疑。

    大伙的情绪被挑动地上升了一个层次。

    在这种情绪的作祟下,外科片的主任们迅速达成了一致意见,绝不为科室效益出一分力气,大伙抱成团,全力发展开飞刀的事业。

    这时,吴东城终于坐不住了,他站了起来,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已经卸任了,本无权力对你们做出任何要求,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以大局为重……”

    吴东城说话,在场的人都得听着,当然,马宗泰除外。

    马宗泰笑着打断了吴东城:“好了,东城啊,你今天就安心坐下来喝你的酒,肿瘤医院的事,你就不用再操心了,你不是跟我说,要集中精力把你的业务重新抓起来么?弄个肿瘤医院的这些破事来分心,那你辞职还有意义么?”

    吴东城笑着叹了口气:“好吧,我听你老马的奉劝,今天只管和兄弟们一醉方休!”

    吴东城说到做到,端起酒杯,开始跟各桌兄弟敬起酒来。

    朱小君准备的两箱茅台很快就喝完了,酒店卖的茅台不一定真还特别贵,朱小君正犯愁,准备跟郭老二商量商量的时候,马宗泰却对他招了招手,递给了朱小君他的车钥匙:“我车里还备了几箱,你叫上两名酒店服务员,下去搬上来吧!”

    一出酒店,冷风迎面扑来,朱小君顿时清醒了许多,一连串的疑问也随之而来。

    筹划这场活动原本只有十来个吴东城的嫡系才知道,当初也说好了不扩大范围的,为什么会突然来了这么多人?

    第二个疑问就是杨林跟吴东城配合地如此默契,显然不是临场发挥,更像是事前有所安排。

    第三,马宗泰为什么会迟到?可能他真的是去了下面开飞刀了,但是为什么到来的时刻那么巧,刚好赶在了大家伙讨论开飞刀的档口上。

    朱小君在潜意识中认定,这一定是一场事先有预谋的行动,而这场行动的幕后策划不外乎吴东城马宗泰和杨林三个人。

    看来,吴东城还是对自己有戒备啊!

    吴东城对朱小君有所戒备倒也不是什么多难理解的事,对朱小君来说,搞不清楚吴东城闹这一出的真实目的,才是心中最大的郁闷。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