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81章 同xue过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种事,对朱小君来说只有利没有弊,尤其是对他的思想压力来说,更是一件大好事。

    想当初,朱小君被迫接受了宫琳指派给他的任务,要搞垮肿瘤医院,而他,也确确实实为了搞垮肿瘤医院做了很多不情愿的事情。现在,肿瘤医院成了一付烂摊子,看着往日里玩得很不错的那些年轻医生们因为收入大幅下降而被迫降低了生活质量,朱小君的心中始终有一种愧疚的感觉。

    但现在好了,朱小君明白了,从始至终,他在这场权利斗争的游戏中只不过是一颗被利用了的小棋子而已,有他没他,肿瘤医院的结局并不会有所改变,最多也不过是个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朱小君可以说服自己,放下这个愧疚的包袱了。

    思想上得到解放的朱小君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劲,他很想去帮帮张石,可是张石却一口回绝,说伽玛刀这个项目的进展非常顺利,拜托朱大老板就别来添乱了。

    伽玛刀那边使不上劲,朱小君也只能闲着了,科里就那副熊样,一个礼拜也收不上几个病人来,肉少僧多,朱小君也懒得跟那些年轻医生去争夺。

    闲来无事的朱小君只能是在医院里四处闲逛,上午在放射科吹吹牛侃侃大山,下午跟体检中心的聊聊股票谈谈经济,今天去骨科转转,明天去脑外坐坐,下了班就去秦璐那里打打沙包或者是找个兄弟对练一番。

    这样的悠闲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就是小半个月过去了。

    这一天上午,朱小君像往常一样在医院的其他科室闲聊,突然接到了叶兆祥的电话,电话中,叶兆祥只是吩咐了一句:“有时间的话到我这儿来一趟。”然后就挂了电话。

    朱小君当然有时间,现在他最富裕的就是拥有大把大把的时间。

    没十分钟,朱小君便赶到了叶兆祥的办公室。

    “胸外科出的那个医疗纠纷你听说了吧?”叶兆祥见到了朱小君,扔给了朱小君一包大中华,说出了他叫朱小君过来的目的:“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帮我打听打听!外科片那些人,根本不把医院的利益当回事,出了医疗纠纷,就知道相互推诿。”

    朱小君很清楚胸外科出的那档子事情。

    这事说起来,还真不能怪罪胸外科的连主任。

    那个病人是在网上找到的连主任,说自己是个胸廓畸形的患者,因为这个畸形,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没找到对象,希望连主任能帮他做个畸形矫正手术。这种手术的难度很一般,连主任想都没想就应承下来了,可是,病人住进了医院,一检查,却检查出了艾滋阳性的结果。

    不管这个病人是属于艾滋病潜伏期还是发作期,艾滋病毒检测为阳性,就说明这个人是带有艾滋病毒的,而要开刀做手术,那艾滋病毒还不是满天飞了。

    就算连主任有种不害怕,可手术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呀。

    就算连主任能找到两个同样有种的助手,那手术室的人也不会同意的呀。

    所以,拿到这个检查结果后,连主任对那个病人说了声不。

    这一下把那个病人给惹恼了。

    说自己从外地赶来,请了假,路费加请假扣的工资加住院已经花掉的钱,合在一块少说也有一万块,而连主任说不给做手术就不给做了,那不行,得赔偿他的损失,还他一万块的花费之外,再陪给他两万块的精神损失费。

    连主任肯定不答应,于是这事件便演变成了一起医疗纠纷。

    “这个连伟强,也真是的,好好的科室工作不做好,跑到网上瞎胡闹什么?”叶兆祥了解完前因后果之后,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连主任也只是想借助互联网来扩大他们科室的影响力,现在,很多医院的很多医生,都在这么做,看样子,效果还算不错。”朱小君耐心地解释着。

    “我们肯定不会答应病人的这种无理要求了,就是退还住院费我也不会同意!”叶兆祥说着气话,摸起桌上的电话,就要给医务处打电话。

    朱小君急忙上前一步,按住了叶兆祥:“叶院长,别急着做决定,还有一个重要信息我没来得及跟您说,那个病人,是个记者。”

    “记者怎么了?记者也……”叶兆祥冷静下来了。

    现在的肿瘤医院危若累卵,已经是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而那病人是个却是名记者,若是他不分青红皂白,在媒体上对肿瘤医院再轰上一炮的话,那叶兆祥纵是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扭转乾坤。

    “朱小君,你脑子灵活,帮我想想,咱们该如何应对才算是上策?”

    “息事宁人吧,叶院长,有句古话说得好,吃亏是福,咱们就吃点小亏,一两万块钱不至于要了医院的命,但是,那名记者要是在媒体上瞎胡说的话,还真能要了医院的命。”

    叶兆祥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就是担心这么一来,开了口子就不好关上了。”

    看着叶兆祥斑白的双鬓,朱小君突然有些可怜他。

    说实话,叶兆祥做人做事也挺厚道的,至少在医院利益上,叶兆祥的态度就要比吴东城更为端正。只是,内科出身的人,总是会受到职业的影响,风格上多少会有些拖拉教条优柔寡断。

    再一想到过不了几个月,叶兆祥就将被吴东城马宗泰以及自己联手踢出局,朱小君的心里忍不住颤抖了两下。

    “这也算不上开什么口子,那记者漫天要价,总得允许我们就地还钱吧!叶院长,你完全可以选派一个代表,跟那个记者接触一下,他毕竟是个外地人,没多少时间跟我们耗下去的。”朱小君在心里做出了帮一帮叶兆祥的打算,这才给叶兆祥提了个醒。

    叶兆祥眯着眼想了一小会,然后盯住了朱小君:“你来做这个代表怎么样?医务处的那帮人,我信不过!”

    朱小君叹了口气道:“我倒是愿意为叶院长效劳,可……名不正则言不顺啊!”

    叶兆祥哈哈一笑,往后一仰:“院长助理出面解决这起医疗纠纷,有什么名不正言不顺?我今天就发文,任命你为院长助理,你上任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处理好这起医疗纠纷!”

    朱小君撸了两下衣袖,然后双手一垂,道:“下官领旨!”

    叶兆祥被逗得又是一阵大笑。

    当天下午,院办的任命函就发到了各个科室,但凡知晓此事的人,八成以上都糊涂了,搞不清楚这个朱小君到底是个何方神圣。当初吴东城主政医院的时候,这厮是吴大院长座前的大红人。吴大院长退位,死敌叶兆祥继位,这厮摇身一变,又成了叶大院长的助理。

    更蹊跷的是,这厮跟退了位的吴院长似乎还保持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胸外科的连伟强便是持有这种疑虑的人。

    因此,他对朱小君颇有顾忌和微词。

    当朱小君向连伟强解释说,他那个院长助理只是为了解决这起医疗纠纷才临时挂上的头衔的时候,连伟强居然回了一句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话语:“你到底是跟谁一伙的?”

    朱小君是哭笑不得。

    连伟强虽然不是吴东城的嫡系,但也是参加了那天为吴东城送行的饭局的,在连伟强心目中,他把自己当成了吴东城身边的人,尤其是因为他跟杨林之间的关系。

    在外人眼中,连伟强跟杨林那是相当要好的铁哥们,只要连伟强有饭局,那必须要叫上杨林,而杨林的饭局,多数也会带上连伟强。

    但是,朱小君却很清楚这二人之间的关系纽带。

    朱小君一般不喜欢参加那种乱七八糟的饭局,但是,他跟杨林之间却单独喝过不少次酒。杨林知道朱小君在吴东城心中的分量,自然对朱小君有了一些主动拉近关系的念头,再加上杨林也是个明白人,能看得出朱小君这厮的水平绝非是一般人,因此,杨林和朱小君的关系比他跟连伟强要密切的多。

    有一次喝酒,不知怎么着,提到了连伟强,朱小君问起杨林,为什么杨林会跟连伟强这种人混在一起,因为大家都知道,连伟强是个有点少脑子的人,跟杨林绝不是同一类型。

    杨林当时颇为神秘地回答朱小君道:“我跟他是同学,既然都同学了,那总得相互提携一下,你说是吧?”

    同学?这二人虽然在年龄上相差无几,但杨林是彭州医学院的毕业生,而连伟强却是省外南方一所医学院校的毕业生,怎么能扯上同学关系呢?说是高中同学也不可能,这二人的籍贯相差了好几百公里呢?莫非是研究生同学或是博士同学?

    面对朱小君的疑问,杨林用筷子沾了酒水,在桌面上写下了一个字:穴。

    是同穴过,而不是同学过!

    “草,就是胸外科的那个宁护士长喽……”

    连伟强跟宁护士长在前,杨林是后来插足,连伟强非但没跟杨林翻脸,反而跟杨林称兄道弟,这种人,不是个少脑子又是个什么?

    就这种人,居然敢逼问朱小君:“你到底是跟谁一伙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