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82章 你习惯了就好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小君原本并不想跟连伟强计较,跟一个少脑子的玩意斤斤计较只会让自己丢了身份,可是,连伟强却不依不饶地再一次逼问道:“我问你话呢!你小子到底是跟谁一伙的?”

    朱小君上了火,但还保持着克制:“连主任,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跟谁一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帮你解决麻烦的!”

    “谁有麻烦了?我吗?你看我像是有麻烦的样子么?”连伟强冷笑着嘲讽道,接着又忽一变脸,几近咆哮:“你个毛都没扎齐全的小东西,还敢说我幼稚?滚,该滚哪去滚哪去,我胸外科不欢迎你这条走狗一般的狗屁院长助理!”

    这世上有些人是真聪明,而有些人则是假聪明。

    像连伟强,就是典型的假聪明。那天,在给吴东城送行的饭局上,他也看出了一些端倪,比如杨林和马宗泰联手上演的一出双簧戏,又比如吴东城的态度表面上是反对主任们不顾医院及科室利益,实则是鼓励大家伙抛开医院各自发财。

    他还看出来了,这场戏的总导演实际上就是吴东城,联合导演兼领衔主演则是杨林和马宗泰。至于朱小君,就是个冤大头,自掏腰包办了这场饭局却根本没进入人家吴东城的核心朋友圈。

    连伟强还判断出来,吴东城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一定还会杀回来的,这一点,他的同穴好友杨林已经暗示过他。

    所以,连伟强才敢如此轻看朱小君。

    或许他认为朱小君已经倒向了叶兆祥,只是吴东城碍着面子没有直接把朱小君踢出局而已,连伟强相信,像朱小君这种墙头草,莫说吴院长光荣回归之后,就算是叶兆祥一直主政,迟早也会把朱小君用尽而弃的。

    面对连伟强无端无理无节操的挑衅,朱小君却冷静地出奇,他冲着连伟强笑了笑,以一种非常平缓的口气说道:“我给你五秒钟的时间,五秒钟之内向我道歉,我可能会原谅你,否则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愛↑去△小↓說△網w  qu 】”说完,朱小君伸出了巴掌,开始数秒:“五、四、三、二、一、零!”

    五秒钟数完,朱小君的五根手指刚好展开,而连伟强仍是一副蛮不讲理满不在乎的样子盯着朱小君。

    朱小君又是一笑,然后一个巴掌便扇了过去。

    ‘pia’的一声脆响!

    连伟强的脸上留下了红彤彤的四根手指印。

    外科医生的尿性都比较大,再说,就算连伟强没多大尿性,被人家一巴掌扇在了脸上,而且还是一个他眼中的毛头小屁孩扇的巴掌,他也是无法忍受。

    只听这连伟强的喉结中挤出了俩字:“你他……”

    估计这连伟强是准备喝骂一声:“你他妈敢打我!”然后再跟朱小君血拼一场,可惜的是,这句话才吐出了两个字,便被朱小君反手一巴掌又给打回了肚子里去。

    这一下,连伟强可真是红了眼了,他后退了一步,一把抄起了身边的一张椅子。

    可打架这种事不是谁手上的武器凶悍就会打赢的,关键还得看打架的水平,而这打架的水平的高低,更多决定于打架者出招的速度力量和准度。

    要知道朱小君可是在禽兽一般的刑侦二中队秦副队长的手底下训练出来的,拿秦璐的话来评价,朱小君此时的擒拿格斗技能已经达到了初级合格水平,正在飞速向中级合格水平进发。

    这等水平,哪是连伟强这等货色能抵挡得了的。

    莫说是抄起一把椅子,就算把关二爷的青龙偃月刀给了他,那也是白搭。

    就在连伟强刚刚把椅子拎到半空中的时候,朱小君的脚已经飞了过来,不偏不倚,刚好踢到了连伟强的下巴上。

    这一脚,彻底击溃了连伟强的战斗意志,他仰着脸踉跄退了两步,然后依靠着办公桌才勉强保证了身躯不至于倒下,愣愣地看着朱小君,不敢动,更不敢说话。

    朱小君适可而止地停住了,拍了拍手,整理了一下衣衫,笑了笑:“我刚才都说的那么清楚了,你怎么就不相信呢?现在,后悔了吧?”

    连伟强咬紧了牙关,恨恨地看着朱小君。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否则的话,五秒钟之后,你会第二次后悔的!”

    朱小君的口吻很轻松,但连伟强却止不住打了个冷战,连忙将目光转移到了别处。

    “好了,你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话,我仍然会以院长助理的身份帮你解决掉这个麻烦。当然,你也可以去院里告我,不过那样的话,你将会获得跟吃饭的频率相同的挨揍机会。记着,我朱小君说话,历来是说到做到,从不食言!”

    牛逼够了,朱小君转身拉开了连伟强办公室的房门,在一群胸外科医护人员的惊愕的目光下,带着微笑,从容不迫地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杨林给朱小君来了电话。

    “朱老板啦,今天晚上有时间哇?”杨林学起粤普来还真是有模有样。

    “杨总好啊,里都开口啦,肯定得有时间啦!”朱小君依葫芦画瓢,也拽起了粤普来。

    “那就好啦,晚上吾请里喝酒啦。”

    不用问,肯定是连伟强找到了杨林,想让杨林为他出头。

    挂上了杨林的电话,朱小君忍不住笑了,从某种角度看,这个连伟强真是个怂包,连周兵都不如。

    果然,当晚杨林带上了连伟强一块跟朱小君坐到了一起。

    看在杨林的面子上,朱小君没有继续针对连伟强,反而是跟连伟强很热情地打了招呼,就像是久违了的老朋友一样。

    连伟强挨了揍之后,就立马跑到杨林那去告状去了,在连伟强的心目中,杨林才是那个通吃黑白两道的强人,朱小君在杨林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

    可是,杨林听完了连伟强的带着哭腔的倾诉,却很为难地摇了摇头:“伟强兄,不是我不帮你,可是这个朱小君……这么说吧,我要是跟他翻了脸,他照样打我一顿,而且,我也只有忍着。”

    连伟强惊愕地张大了嘴:“那个……那个朱小君,到底是个什么来头?连你都不敢动他?”

    杨林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在彭州,想动朱小君的话,那得先问问吕保奇的态度,伟强兄,你觉得咱们兄弟俩能够得上吕保奇吗?”

    连伟强的那个受了伤的下巴差一点就掉了下来。

    “这样吧,今晚我把朱小君叫出来喝顿酒,把你们俩的事说开了,就算了,大家都是外科片的人,闹大了会让吴院长的面子下不来。”

    连伟强愤恨道:“吴院长?他朱小君还算是吴院长的人么?”

    杨林笑了笑:“这事我说了不算,那得吴院长说了才算,直到今天为止,吴院长依旧把朱小君当成自己人。”

    “可……那朱小君已经抱上了叶兆祥的大腿了呀!”

    杨林耸了下肩,绕开了这个话题:“你要是答应,我这就给朱小君打电话,估计他不会薄了我的面子。你要是不乐意,那我也能给老兄你说声对不住了。”

    连伟强想了想,既然杨林都说这个朱小君是惹不起的,看来不会假了,能把矛盾先化开那是最好,于是,就答应了杨林的建议,这才有了晚上的这顿酒。

    对连伟强这种人,朱小君原本也不想计较太多,要不是下午的时候,连伟强过于盛气凌人而且口出脏话,朱小君也不会动手打他。

    现在连伟强托了杨林来说和,朱小君不能不给杨林面子,于是便借坡下驴,给了连伟强一些面子。

    “连主任,喝了这杯酒,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朱小君拿起了两只玻璃杯,倒满了白酒,递给了连伟强。

    朱小君是见过连伟强喝酒的,知道他干掉这杯白酒是没问题的。朱小君认为,既然连伟强托了杨林来讲和,那么他给连伟强倒了酒就已经算是给了面子的。

    可对于连伟强来说,却觉得有些憋屈,这哪里是讲和,两巴掌外加一飞脚,连句道歉的话都不说,还要跟自己拼酒,这……

    朱小君根本不管连伟强的情绪变化,自顾自地端起酒杯就喝了个底朝天,放下了杯子,看到连伟强还没有端杯喝酒的意思,朱小君笑了笑,道:“怎么?不愿意讲和是吗?那就划个道出来,我继续陪你玩玩。”

    杨林眼看着朱小君就要变了脸色,连忙打圆场道:“小君,你也容连主任酝酿一下,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喝白酒跟喝矿泉水一样。”

    转而又对连伟强道:“伟强啊,人家朱小君给你倒了酒,诚心诚意跟你喝个和解酒,就算酒量再不济,这酒也得干了呀!”

    连伟强也是真怕了朱小君,这厮的脸从阳光灿烂到乌云密布再到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连半秒钟都不需要,谁知道下一秒钟他会不会又给自己两巴掌呀。

    憋屈中的连伟强还是顺从地端起了酒杯,一口气喝干了杯中酒。

    朱小君真心地笑了:“就是嘛,大老爷们的,就得像这样痛痛快快!”

    酒喝高兴了,朱小君也忘记了连伟强给自己带来的不快,开始跟连伟强称兄道弟起来。

    那杨林跟朱小君更是有说有笑,多大尺度的玩笑都照开不误。

    受到了气氛的影响,连伟强终于鼓足勇气,批评了朱小君一句:“朱小君老弟啊……老哥是过来人……这社会啊……你觉得你这个火爆性格……好吗?”

    朱小君斜眼看了连伟强一眼,带着笑回道:“管他好不好,你习惯了,就是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