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85章 和谈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好久没求了,感觉就像过了一个世纪,好吧,今天超严重相求,推荐,收藏,书评,一个不能少……

    -----------

    朱小君把胡恩球带到了伽玛刀中心,在哪儿,张石给朱小君留了一间办公室。

    “怎么回事?说清楚点,越详细越好。”朱小君给胡恩球倒了杯水,又递了支烟,看上去,平静如常,没有丝毫慌张。

    “我自己也不清楚,怎么跟你说清楚?”胡恩球接过水杯,咕咚咚喝了一气,抹了下嘴吧:“是法院那边一个老朋友告诉我的,他说法院接到了周兵的诉讼请求,请求中说出了咱们在机场玩的那套把戏,从而推翻了你当时不在场的证据。”

    朱小君给胡恩球点上了火:“这种事,周兵应该去警局那边报案,要求重审才是,为什么会到法院起诉呢?这分明是驴头对不上马嘴啊!”

    胡恩球抽了口烟,道:“周兵的起诉要求就是要警方重新侦探此案,他说,他去过警局,被警方给拒绝了。”

    “那法院那边是个什么反应?”

    “这事不合程序,法院那边没接受,给推了回去。”胡恩球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沓资料:“喏,这就是周兵的诉讼请求。”

    朱小君翻了翻,他重点看了诉讼请求中关于机场掉包把戏的陈述。

    虽然周兵在诉讼请求中的推理描述和实际情况还是有不小的差距,但是核心问题却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若是警方按照周兵的提醒进行侦探,那么,这件事还真有些麻烦。

    “混球,现在想起来这件事,我们还真有一个漏洞。你想啊,你那天的航班是彭州至中原市的,而你,却根本没到过中原市。当初警方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因为没想到,所以忽略了你,现在周兵这么一提醒,警方肯定会查到你头上,一旦如此……在这一点上,我们实在是没法自圆其说啊!”

    胡恩球毕竟是名律师,在经历了短暂慌乱之后,思维也清晰起来:“我国警方在办案的时候习惯于有罪推断,一旦立案,那就要拼死找出嫌疑人的犯罪证据,为此,他们不惜以刑讯甚至是编造来收集罪证。猪头,要是走到了这一步,我这律师的优势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朱小君思考了一会:“摆在我们面前有三条路,一是通过一些关系,让警方坚持不接案的态度,这不是没有可能,因为这案子在警方那边已经做过结案了,再提起,对警方也没啥好处。第二条路就是找周兵和谈,咱们身后有吕保奇的暴力背景,周兵也不能毫无顾忌,和谈也不是没有可能。最后一个办法,那就是我主动投案,承认是我去的中原市,然后借我们在时间上设置的坑,把案子搅浑。这样一来,你的律师优势也就能起到作用了,胡叔那里,多少也能帮点忙。”

    胡恩球道:“走第一条路的风险太大,万一挡不住,警方最终还是接了案子,那我们就太被动了。第三条路也不可取,你若是这么做,就算我们最后能成功的把你捞出来,但在办案期间,你还是要蹲几个月的班房。依我看,我们还是跟周兵和谈吧。”

    朱小君点了支烟,默默地抽了几口,又轻轻地叹了口气:“和谈,看上去是最有可能也是最好的办法,但是我总感觉到这条路走不通。混球,我的直觉告诉我,周兵的身后有双手在操控一切。”

    胡恩球一拍大腿:“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感觉到这周兵的身后有个人。猪头,你想啊,你跟周兵原本并没有多大的仇恨,他为什么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来对付你呢?甚至不惜得罪了吕保奇这样的人物。还有,他在中原市这案子中吃了亏,一声不吭地交出了二十万。二十万对周兵来说可能不是一个多大的数字,但是他却因此丢了在你们医院的饭碗,这损失可是不小,他怎么就这样平平静静地接受了呢?”

    胡恩球所说的,正是朱小君所思考的。

    在医院体系中,周兵是叶兆祥安插在外科片的一颗钉子,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周兵对付朱小君,叶兆祥似乎并不知情,在事情曝光之后,叶兆祥还曾为这事发过火,背地里把周兵臭骂了一顿,尤其是周兵的行为还得罪了彭州的实力人物吕保奇,这一点,更让叶兆祥恼火。

    事实上,从医院对周兵和刘跃进做出除名的决定后,叶兆祥就一直没联系过周兵。

    因此,朱小君可以断定,假若周兵的身后真有一双操控一切的手,那么这双手肯定不会是叶兆祥。

    不是叶兆祥,那又会是谁?

    谁又和朱小君有着这么大的仇恨?

    或者说,朱小君和那方势力有着如此严重的利益之争?

    这就是朱小君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了!

    “最值得怀疑的就是周兵的智商还达不到可以破解我们设下的这个局的水平,混球,你分析的很对,这正是我这些天反复思考的问题,现在看来,周兵的身后是真的有个高人在操控啊!”

    胡恩球道:“那更应该把周兵约出来谈一谈,说不准,我们可以通过交谈发现些什么呢!”

    朱小君将手中的烟屁股丢在了地上,又踏上一只脚恨恨地碾了两下:“谈是要谈的,只是我们直接找周兵去谈,恐怕会被他拒绝。混球,这事还得用你的关系,找个公检法系统中的人,把周兵约出来。”

    胡恩球想了想,然后拍着胸脯把这任务担了下来。

    朱小君拍了拍胡恩球的肩膀:“哥们,连累你了!”

    胡恩球白了朱小君一眼:“屁话!萝卜吃多了?”

    朱小君叹了口气:“只求不牵扯了四蛋。”

    胡恩球不说话了,过了会,一反常态地严肃道:“最差的结果,咱哥俩结伴坐牢房。”

    朱小君点了点头。

    周兵似乎也很想跟朱小君坐下来谈一谈,因此他对中间人的邀约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当晚,朱小君和周兵坐到了春来茶馆。

    之所以要选春来茶馆,一是因为春来茶馆就在肿瘤医院的附近,不管是朱小君还是周兵,对这家茶馆都比较熟悉。二来,胡恩球希望能直接看到朱小君和周兵的这场谈话,那么这就需要在预定好的谈话房间里安装监视器材,这么短的准备时间,也只有在春来才能做得到。

    周兵看上去气色很不错,虽受到了一连串的打击,但仍旧不改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朱小君,当初我确实是小看了你,导致我中了你的一连串招数。但是,你有没有反思过,你是否也小看了我周兵呢?”

    朱小君端起茶壶给周兵添了茶水:“我从来没小看过你,我倾尽全力来对付你,可是,还是不能击败你,周主任,我虽然没能击败你,但是,你若是想完全胜了我,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与其最终等来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不如我们谈一谈,就此偃旗息鼓握手言和,如何?”

    周兵发出了一阵桀桀奸笑:“偃旗息鼓握手言和?听上去很不错是吗?不过,在谈论这件事之前,我想先纠正你的一个称呼上的错误,我现在已经不是肿瘤医院的主任医师了,现在,你最好称我为周总。”

    周兵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精致的名片盒,捻出了一张来,翘着二郎腿,单手递给了朱小君。

    朱小君忍了周兵的傲慢无礼,接过了那张名片。

    “‘未来科技’总经理,周主任……哦,周总,恭喜啊!”朱小君口气平淡,说不上是诚心恭喜但也不带有嘲讽的意思。

    周兵摆了摆手,颇有一副见惯了大风大浪这点毛毛雨算不上什么的派头:“树挪死,人挪活,朱小君,从某种角度上讲,我还得谢谢你呢!”

    朱小君微微一笑:“既然周总已经是个生意人了,那咱们就说点生意场上的话,开个价吧!”

    周兵却摇了摇头,道:“生意场也是片江湖,人在江湖上,就会身不由己。朱小君,我们没办法和解的!”

    没办法和解?

    朱小君的第一反应是莫非周兵被人所控制,成了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而控制周兵的那位,才是真正想对付自己的那个人?

    “周总,那件事,你错在先,若是非要弄出个水落石出来,恐怕你也没什么好下场吧!”朱小君有了这种怀疑,随即便决定把话题扯开一些,希望能从周兵的嘴巴里得到更多的信息。

    周兵淡淡一笑,没跟着朱小君的话题走,而是转移到了另一个朱小君同样感兴趣的话题上:“朱小君,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看破你设的那个局的吗?”

    “当然想知道!”朱小君稍稍眯了下眼:“如若相告,不胜感激!”

    周兵喝了口茶,调整了一下姿势,慢条斯理地说道:“许月找了我,她不想在肿瘤医院做了,她来找我,想到我公司来上班。呵呵,这种情况下,谈到当初的事情也是很正常,我向她道了歉,可是,她却说一点也不恨我,朱小君,你知道吗?许月心里恨的那个人是你!”

    朱小君笑了笑:“周总,你若是肯告诉我你是如何想到我设的这个局的破绽的,朱小君定会洗耳恭听。但是,你若是想借此机会聊点别的,那我只有一句话,咱们话不投机半句多。”

    周兵哈哈大笑起来:“你别急嘛,听我慢慢说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