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88章 案情分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小君下意识地捂住了双耳:“我怎么敢呢?秦老大,你不能血口喷人啊!”

    秦璐冷哼一声,拿出了一个类似于步话机但看上去比步话机高级很多的玩意,按下了其中一个按键。

    朱小君在车上的一口一个死娘们的骂声被播放了出来。

    朱小君捂着耳朵用目光寻找那俩哥们,想抱怨一声为啥不早告诉他车上安装了监听装置,可是,左看右看也没看见那俩哥们。

    “这笔账先给你记着,跟我来吧!”

    朱小君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乖乖地跟在秦老师的屁股后面,走进了一个房间。

    “温柔?你个小妮子怎么也跑到这儿来凑热闹了?”朱小君一进屋,就见到了温柔正在操作着一台偌大的计算机,旁边还站着一位两鬓已经斑白的老人。

    温柔似乎没听到朱小君的说话,依旧专心于她要做的事情,倒是那个老人缓缓地转过了身来,对着朱小君笑了笑:“怎么?不认识你秦伯伯了?”

    朱小君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为什么对这位老人的背影有着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秦伯伯晚上好!”朱小君迎向前去,伸出手跟秦璐的父亲握了下手:“好多年没见到您了,您身体还好么?”

    秦璐的父亲拍了拍朱小君的肩膀:“长高了,也长壮实了,嗯……”秦璐的父亲突然压低了声音:“璐丫头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欺负你呀?”

    “她欺负我?”朱小君的嗓门老高:“就凭她?还欺负……”

    朱小君还想继续拽上两句,可一侧脸,看到了秦璐刚才寒若冰霜的脸竟然有了些许笑意。朱小君心中暗喝一声不妙。

    朱小君原以为秦璐当着自己老爸的面多少都会收敛一些,所以才会在秦璐面前如此放肆,可是,多年的经验告诉朱小君,秦璐脸上的这丝笑容是用来掩盖她那颗狰狞的心的,等到这丝笑容消散的时候,这就是这泼妇动手的时候了。

    “其实,秦伯伯,其实被秦璐欺负一下是一种幸福,你看,十三亿国人里面,除了我朱小君,谁还能被秦老大如此这般的欺负折磨呢?”

    朱小君说着,偷偷地瞄了一眼秦璐,发现这娘们的笑容还在,这才放下心来。

    秦璐她父亲看在眼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秦璐她父亲的大名叫秦宏远,已是一位年过花甲之人,静下来不动弹的时候,怎么看怎么是个不起眼的小老头,但是只要秦宏远一说话或是一动作,那股矫健干练的气势便彰显无遗。

    刚才,秦宏远的那阵笑声就震的朱小君忍不住想掏耳朵。

    “好了,有秦伯伯在,璐丫头是不敢放肆的,小君啊,你可以放松一些,别这么紧绷着。”

    朱小君瞄了眼秦璐,这娘们的脸色依旧没恢复了常态。

    放松?你老秦还真把自个当回事了?你知不知道禽兽秦老大要是想削老子的话,就算当着天王老子的面,她也是照削不误啊!

    当然,这种感慨可不能说出来,也不能表露出来。

    朱小君冲着秦宏远笑了笑,借机挪动了两步,尽量离秦璐远一点。

    这时,温柔放下了手上的事情,转过身对秦宏远撅起了小嘴摇了摇头。

    “还是没有结果?”秦宏远问道。

    温柔默默地点了点头。

    秦璐走上前,揽住了温柔的肩膀:“别灰心,慢慢来,我相信你的能力。”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柔丫头,都辛苦一下午了,咱们明天再来过。”秦宏远笑意盈盈地对三个年轻人招了招手:“来,都跟我过来,我有些事情要跟朱小君说清楚,你们两个也跟着听听吧。”

    三人跟着秦宏远来到了一间休息室,秦宏远亲自动手,给三位年轻人冲了杯咖啡。

    “尝尝吧,据说这咖啡在外面可以卖到一两百块一杯,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好喝的。”秦宏远先给了朱小君,然后是温柔,最后才是他的女儿。

    “嗯,这咖啡确实不错!”朱小君饮啜了一小口,像是个行家一样,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秦璐却突然扑哧一声笑了:“死猪头,你怎么就那么会装呢?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吗?你自己说,你一共喝过几回咖啡呀?”

    一般情况下,秦璐发出这种笑声,就说明她的心情还不错,这种状况下,就算朱小君对她有所冲撞,也不会遭到她的毒手。

    朱小君顿时放松下来,带着得意的神情道:“你们爷俩都是当过兵的人,有句话说得好,兵不在多而在精。喝咖啡也是一样,不在乎喝了多少,而在乎你用了多少心去品味,去……”

    温柔放下了杯子,咯咯笑了起来。

    “小君哥哥,璐姐姐说的一点也不错,你就是会装,这咖啡呢,确实是上品,但是秦伯伯不懂喝咖啡,放了太多的糖,小君哥哥,你要真是懂咖啡的话,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呀!”

    朱小君撇了撇嘴,对着温柔一瞪眼:“秦伯伯叫你过来是做什么的?是叫你过来跟小君哥哥斗嘴的么?秦伯伯是有重要的事情跟咱们说,这咖啡是好还是不好,重要么?”

    温柔被呛了,可怜巴巴地看着秦璐:“璐姐姐……”

    秦璐二话不说,搓着双手站了起来。

    “秦老大,喂,喂,秦老大,当着秦伯伯的面你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柔儿美眉,小君哥哥向你道歉。”朱小君原本是想逃,可看了一眼环境,却发现他无论如何也逃不出秦璐的魔爪,就在最关键的时刻,朱小君毅然决定向温柔道歉,这才使得了秦璐停下了脚步。

    秦宏远呵呵笑着,打开了面前的一个投影仪。

    “好了,不要闹了。”

    秦宏远一旦严肃起来,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使得在场的三个年轻人都为之一振,秦璐也乖乖地坐回了原来的座位。

    “这个案子的大概情况你们都是知道的,两年前在申海,去年在你们省城,今年在彭州,连续发生了三起类似的案件。犯罪嫌疑人通过控制受害人的思维,从而完成盗取受害人的科研成果及科研资料的犯罪行为。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前两次的作案嫌疑人和彭州这一次的嫌疑人并非是同一人,这说明对方很可能是一个犯罪团伙。

    另外,在这三次犯罪过程中,犯罪嫌疑人都戴着一副奇怪的眼镜,我们怀疑,这副眼镜是一个高科技产品,犯罪嫌疑人正是通过这副眼镜达到了控制受害人思维的目的。”

    秦宏远切换了一张幻灯片,幻灯图像上出现了那副眼镜的模样。

    秦璐拿出了朱小君的那副眼镜:“前两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佩戴的眼镜就是这一副,但是很遗憾,这副眼镜在我们得到的时候,已经缺少了一枚镜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少了一枚镜片的原因还是我们所掌握的检测技术还很落后的原因,总之我们的检测机构并没有发现这副眼镜的异常之处。”

    朱小君愣愣地看着秦璐,喃喃问道:“你是怎么拿到它的?”

    秦璐没理会朱小君,接着她刚才的话题道:“但是,我们的朱小君却反应说,他戴上了这副眼镜之后,的确感觉到了神奇的效果,下面,请朱小君描述一下他戴上这副眼镜后出现的是什么效果。”

    朱小君依旧愣愣地看着秦璐:“那你得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拿到它的?”

    秦璐淡淡一笑:“警方办案的能力是远远超过你的想象的,朱小君,你以为把它藏得很隐蔽,但对于我们警方来说……”

    朱小君露出了一脸不屑的表情:“吹牛虽然不用报税,但吹多了也会伤身。我知道你是怎么找到这副眼镜的了,该死的胡恩球,是他出卖的我,是不?”

    秦璐笑道:“你没有告诉他这副眼镜的神奇,他自然也不会把你的警告当回事。朱小君,你是了解胡恩球的,知道他是个软骨头,为啥还要把眼镜托付给他?”

    朱小君冲着秦璐翻了个白眼:“那是你秦老大出面,换个人试试?”

    秦璐摆了摆手:“好了,我不跟你争,算你赢了。这副眼镜的秘密,至今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我想,今后也应该只有我们四个人才知道。”

    朱小君冲着秦璐又是一个白眼:“既然四个人都知道了,那还让我说个什么劲?”

    秦宏远看出了朱小君这是在跟秦璐闹情绪,连忙打了个圆场:“小君说得对,既然我们都已经了解了这副眼镜的秘密,那么确实可以跳过这个环节。”

    朱小君又白了一眼秦宏远:“跳过这个环节?刚才秦老大说前两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戴的就是这副眼镜,可是,我戴上之后,只能感觉到对方在想什么,根本不能去影响对方的想法。还有,这副眼镜只对女性起作用,对男性却是一点作用也没有,而前两起案件,包括彭州这一起,受害人全都是男性啊!这……说不通呐!”

    秦宏远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所以,我们怀疑这可能是因为少了一枚镜片的原因。”

    朱小君耸了耸肩,没再接话。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