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89章 危险来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璐打开了下一组幻灯片。【愛↑去△小↓說△網w  qu 】

    “502所的同志在前两起案件中幸运地采集到了犯罪嫌疑人的dna数据,同时因为这副眼镜的关系,我想到了咱们住所的那个前任租客,他死的时候,我们确认为是疾病猝死,因为一直没能联系上他的家人,所以我们只能把他的尸体暂存在殡仪馆中,可是,上礼拜我们去了殡仪馆,却发现他的尸体已经不翼而飞了。好在我们曾留了他的样本,经检测,其dna数据跟502所录得的犯罪嫌疑人的dna的重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八点一七,这就说明,那名前任租客实际上就是前两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

    “不翼而飞?这个词用的好,充分说明了我们警方精英们的超凡想象力……啊!你砸我?你敢用鞋子砸我?”挨了一飞鞋的朱小君迅速躲到了秦宏远的身后,冲着秦璐大呼小叫。

    秦宏远笑着对刚刚站起身准备撸袖管的秦璐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璐丫头,坐下,要学会接受别人的批评。朱小君说的没错,在这个案子上,你们彭州警方还真不能以一句不翼而飞就了解了此事!”

    有人撑腰,再加上看到秦璐还真乖乖地坐下了,朱小君来了精神:“这嫌疑人的尸体丢失了,绝不是它自己长了翅膀飞走了,或者是化作了一股青烟,和雾霾混到了一块。我认为,最有可能的是他的同伙把这具尸体偷走了。那么,他的同伙为什么要不惧千辛万苦来偷尸体呢?很有可能是这具尸体上就藏了他们组织的秘密。就像当年陈玄风把九阴真经刺在自己的胸脯上一样。”

    秦宏远皱着眉头道:“陈玄风?陈玄风是谁?九阴真经是道教的还是佛教的?”

    温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秦伯伯,小君哥哥在瞎胡扯呢!”

    秦璐瞪了朱小君一眼:“可不是么!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你以为你是谁?这案子若是这么简单,还会惊动了502所?”

    秦宏远笑着摆了摆手:“好了,你们三个年轻人安静一下,我老人家的脑袋都快要被你们吵炸了。你们说的分析的都有道理,但是这都是基于常规情况下的分析,但事实却是……”秦宏远小小地卖了个关子,他喝了口已经冷掉了的咖啡,才揭开了答案:“事实却是那个嫌疑人并没有死,他在殡仪馆的藏尸柜中复活了,自己逃了出来。”

    朱小君不由得吐了下舌头,惊道:“复活?怎么可能?这不科学啊!”

    “是的,这的确不科学!”秦宏远附和着朱小君,随手放出了一组幻灯片:“可这却是事实。喏,这就是那位犯罪嫌疑人!根据彭州警方提供的资料,我们对这个人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撒网式的排查工作,终于与昨天上午在申海发现了他的踪迹。”

    “那还不把他给抓起来?抓起来一审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咱们在这浪费什么时间呢?”朱小君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秦宏远叹了口气,道:“502所只是一个科学研究机构,无论是嫌疑人排查又或是抓捕,都要通过当地警方来完成,我不知道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总之,申海的警方并没有抓到这个犯罪嫌疑人,被他逃脱了。”

    朱小君扼腕痛惜道:“真是可惜,这一逃掉,又不知躲到哪里去了。这帮警察也真是够笨的,那么多人抓一个,还能让人家给跑了。”

    秦璐一听这话,刷的一下拉长了脸:“你个死猪头懂个屁啊……”

    秦宏远摆了摆手,打断了秦璐的发飙:“别吵闹,说正事!人虽然没抓到,但是那嫌疑人在申海的窝可是被找到了。那名嫌疑人逃走的时候比较匆忙,留下了一些线索。来,我们一块来看看。”

    秦宏远接下来播放的第一组画面便让朱小君打起了哆嗦,因为那一组画面上只有一个人,正面的,侧面的,白天的,晚上的,十几张照片全都是他朱小君。

    “最初看到这些照片,我愣了一下,朱小君,秦伯伯是记得你的模样的,可是秦伯伯不明白你怎么会跟这案子扯到一块。”秦宏远说着,又播放了下一组幻灯片:“这是嫌疑人遗留下来的一本日记本,里面内容不多,但是有这么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喏,‘三天之内,务必完成任务’。”

    秦宏远关上了幻灯,打开了房间大灯。

    “省城警方立即对这句话的笔迹进行了检测,得出来的结论是这句话是两个小时前才写上去的。我们推测,嫌疑人逃脱警方的抓捕可能只是一个巧合,因为他接到了这项任务,所以马不停蹄地去执行任务去了。那么,关键点就在于这项任务到底是什么?”

    秦璐接着道:“我爸……502所的同志因为认出了照片上的人是你朱小君,所以与今天上午将案情通告了我,要求我方立即将关于你的所有资料上传给省城警方。出于私心,我……我隐瞒了一些事情,给……502所的人……”

    秦宏远笑着道:“这事我们也有责任,应该把事情原原本本地都告诉你,而不是一味地下命令提要求。好在结果还不错,朱小君并没有遇到危险。”

    “危险?我会遇到什么危险?”朱小君确实是一头雾水,他认为,即便自己被卷进了这个麻烦当中,最多也就是保不住那副眼镜而已。

    秦璐叹了口气:“自从我知道了你那副眼镜的秘密之后,就加派了人手对你进行保护,朱小君,除了春节前那次被农民工抢劫的案子之外,这段时间,我的人至少有七次发现了潜在的危险,只是,你先天愚钝,没感觉到而已。”

    秦宏远道:“今天中午,我把璐丫头和她的几个手下请到了这儿,把案情全都交待了,璐丫头才意识到你的危险。我基本可以断定,那名嫌疑人所要执行的任务,就是针对你朱小君来的。而他们是一个拥有着高科技手段的犯罪团伙,我担心他们在行动之前已经对你进行了电话监听,所以,我才没让璐丫头给你打电话,而是采取了这样一个模式。”

    秦璐接着道:“刚好巧了,三个月前的周兵的那案子又被翻了出来,所以我就顺水推舟,干脆对你申请了逮捕令,这样一来,就可以在监狱里给对方设下一个陷阱,等着他们往里跳。”

    “可是,你们为了破案,却损害了我这样的一个守法好公民的利益。”朱小君显得很气愤:“周兵要翻案冤枉我,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把我抓了,这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呢?”

    秦璐笑了笑:“那你想怎么样?让我们把你送回去?让那帮拥有高科技手段的犯罪团伙杀了你?”

    朱小君冷哼一声:“一码归一码,好吧?协助你们警方破案打掉这个高科技犯罪团伙,那是每一个有责任心的好公民应该做的。但是,你们借周兵的诬陷来冤枉我,这……我不能接受!”

    “不能接受也必须接受!”秦璐几乎是吼了起来:“再说,我们冤枉你了吗?你对周兵做了些什么,你以为我就不清楚吗?”

    原则问题上,朱小君忘却了对秦璐的恐惧,他据理以争反唇相讥:“那你说我对周兵有做过什么?前前后后都是他周兵在设计暗算我,你们做警察的不匡扶正义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为虎作伥?”

    秦璐突然降低了嗓门,但言语中却多了很多的严厉:“在机场,你跟胡恩球互换了登机牌,他替你去了省城,而你,则去了中原市,这是一。第二,你在去中原市之前,委派了一个人将周兵骗了,而欺骗周兵的手段则是你偷了周兵情妇王湘的手机。第三,在犯罪现场,你用十二声中原市特有的钟声欺骗了周兵,使他在时间判断上出现了至少五个小时的误差,而你,利用这五个小时的时间,从中原市开车来到了省城,并成功欺骗了警方,认为你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从中原市赶回省城,从而得出你并没有作案时间的判断。朱小君,这些都是三个月前我就知晓了的,之所以没有揭穿你,一是我不想看到你被关进监狱,二是因为你并没有伤害周兵,而周兵实在可恶,得到这种惩罚,也是罪有应得。”

    朱小君顿时泄了气:“我……你……那……哎!”

    “我什么我?你什么你?那什么那?死猪头,你别把我们警察都想象成傻子,不办你,那是因为弟兄们都觉得周兵是罪有应得,刻意在为你遮掩,就拿这一次,周兵已经破了你的第一个环,兄弟们只需顺着这条线索追上一追,很容易就把你的小把戏给揭穿了,可兄弟们为啥迟迟不肯受理周兵的重审报案呢?死猪头,你也别指望我能帮你什么,老娘我不过是个中队长,前面还有个副字,位卑言轻,想护你也护不下来啊!”

    秦宏远乐呵呵地看着垂头丧气的朱小君:“别听璐丫头的,她是在吓唬你呢!只要秦伯伯说句话,说你朱小君从头到尾都是在为502做事,别说周兵的这点小事,就算再大点,他们警方也拿你干着急。”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