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91章 入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三浦看守所,朱小君并不陌生,就在几个月前,他和吴东城还进来过一次。不过,那一次他是来探监的,而这一次,他则是蹲监的。

    蹲监的,又没有人给看守所的阎王小鬼打招呼,朱小君所受到的待遇之差可想而知。

    来自于官方的欺压吆喝倒也罢了,朱小君最受不了的是看守所中的牢头狱霸。

    看守所看押的都是些案件尚处于侦察阶段的嫌疑人,一旦案子定了性,嫌疑人被定了罪,那么就要从看守所转移至正规监狱,因此,看守所在押的犯罪嫌疑人的流动性也就非常大了。

    进进出出的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呆着的时间一般都在三个月到半年左右,这点时间,对外面的人来说或者是弹指一挥间,但对里面的人来说,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可是不短。

    既然不短,那么总得找点事情来做,所以,看守所中的人尤其是那些犯了刑事案件的人便喜欢上了争强耍横拉帮结派。

    朱小君虽然也是因为刑事案件被关进的看守所,但是这厮可不愿意等同于那些市井氓民,在从502所总部出来的时候,他特意向秦宏远借了一些书籍。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和朱小君被关在同一间号子里的那些人又怎么肯给朱小君留下安静看书的空间呢?

    看守所的狱警刚一离开,号子里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便对身边的两个小弟怒了下嘴。

    那俩小弟心领神会,以一种超级牛逼的姿态一左一右逼住了朱小君。

    “小子,犯了什么事被条子给抓了?”

    朱小君早知道自己是躲不掉这种事的,昨晚在502所得总部,秦璐也提醒过朱小君,并且告诉朱小君,以他现在的身手,对付看守所的那些流氓地痞是绰绰有余的。朱小君虽然将信将疑,但好奇心驱使他还是想试试。

    “两位大哥,你们又是犯了什么事?”

    决心是下了,但朱小君仍旧多了个心眼,想在动手前打探一下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的来历,万一是个狠角色,那还是不硬来的为好。

    其中一小喽啰拽拽的一声奸笑:“问哥哥犯的啥事?说出来就怕把你给吓死喽!”另一个身手就过来搜朱小君的身:“有啥好东西乖乖地拿出来孝敬大哥,说不准大哥一高兴就能饶你一顿打。”

    朱小君还想着多套两句话,因此装成个啥都不懂的货躲着那要上来搜身的家伙:“大哥,小弟怕痒……”

    那喽啰哪里肯放过朱小君,两眼一瞪,就要用强。朱小君实在躲不过去了,拿出了秦璐亲传的小擒拿功夫,右手一抓对方的手腕,一拉一送同时脚下一钩,就在那喽啰被放倒的同时,朱小君哀嚎了一声,一弯腰,装作中招的模样,顺势倒在了那喽啰的身上。

    倾倒的过程中,朱小君还一撩脚,刚好踢中了另一个喽罗的裤裆。

    被踢中裤裆的那家伙立时捂着裆卷缩在了地上,而被朱小君摔在地上的那家伙,又被朱小君的身子重重地砸了一下,而且挨砸的时候,太阳穴的部位还被朱小君的胳膊肘顶了一下,当即瘫倒在地上,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从朱小君出手到结果确定,也不过就是眨几下眼的功夫,一旁的满脸横肉的家伙根本没看清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看着自己俩小弟莫名其妙地被黑了,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还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当是那俩手下实在是笨蛋,自己不小心搞了自己而已。

    满脸横肉的家伙缓缓地站起身来,拍打了两下衣衫,然后活动了一下四肢,虽然没有像电影中的高手那样,浑身关节发出啪啪声响,但那副神态做得也是足够牛逼。

    这家伙站起身后朱小君才发现自己比人家可是小了好几个型号。朱小君的个头也不算矮了,稍微踮踮脚就凑够了一米八。朱小君的身材也不算瘦,脱个精光也有六十多公斤,而且肌肉线条尚显清晰,虽然比不上秦璐的那帮手下,但若是拍个写真集什么的,也绝对不会丢人。

    可是,对方和朱小君却不是一个等量级的。那家伙坐着的时候还没怎么显,这一站起身来,朱小君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至少比朱小君高出半个头,至少比朱小君重几十斤,而且,那家伙的身上还不全是肥肉。

    “大,大,大哥,他,他,他们……”朱小君看上去很是惊慌,手指着那俩****翻在地上的喽啰,脸上尽显委屈。

    “小子,跪下来给你爷爷磕几个响头,爷爷可以考虑给你留口气。”那家伙很是嚣张,慢吞吞踱到了朱小君面前约有两米远的地方站住了。

    “大,大哥,我,我……”朱小君磕巴着,膝盖开始弯曲了。

    那家伙一脸全都是得意。

    然而,膝盖开始弯曲并不代表着就一定要往下跪下,它还有着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在做弹跳前的准备。

    弯的越深,跳的越高!

    就在那满脸横肉的家伙得意洋洋地准备接受朱小君的大礼的时候,朱小君突然发力,起跳,腾空,旋腿!

    “pia”的一声脆响……

    “tuang”的一声闷响……

    “稀里哗啦”的一阵乱七八糟的响……

    脆响是朱小君一个旋风腿,用脚踢到了那家伙的脸才发出的。

    闷响是朱小君落地后,不等对方反应过来,换腿蹬踢,一脚踹在那家伙的小腹上发出的。

    至于最后的乱七八糟的响声,那是因为那家伙猛然挨了两脚,踉跄后退,最终瘫倒的过程中撞倒了一张原本就晃晃悠悠的上下床,又带翻了床边的一个垃圾桶,最后和一片狼藉滚落在一起而产生的。

    可惜的是,朱小君太缺乏实战经验了,此时若是秦璐在和那家伙对阵的话,一定会再冲上去补上两下,彻底击垮对手的战斗能力。

    而朱小君此刻却开始尽享胜利者的荣誉了,居然放过了这个轻而易举便可以制敌于不得不投降的机会,拍了拍手,弹了下裤脚上灰尘,变戏法一样不知从身上何处摸出了一支香烟和一个打火机。

    还没来得及点上烟,那个家伙便从一片狼藉中爬了起来,狼嚎了一声,同时扑向了朱小君。

    那俩小喽啰此时也恢复了一点元气,跟着他们的老大,从另外两个方向逼向了朱小君。

    号子中的其他十来个人也鼓臊起来,从情感上讲,他们很希望这个初来者能够像英雄一般把这三个牢头狱霸教训一番,但是,以理智来看,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他们还是三个人。

    除非……奇迹出现!

    就在看热闹的那些人的心中呼唤奇迹的时刻,奇迹还真的出现了。

    朱小君这厮对扑过来的横肉大汉不慌不忙地举起了香烟和打火机,那横肉大汉禁不住一怔的时候,朱小君打着了火机。

    看似很普通的打火机竟然窜出了半米多高的火苗子。

    “来呀,来跟我打呀!”朱小君举着打火机开始追逐那仨牢头狱霸。

    刚玩出兴致,那牢房的铁门便‘duangduangduang’响了起来,一个狱警在铁门外吼道:“闹什么闹?都给我住手!”

    朱小君立马停了下来,收好了那只打火机和香烟。

    狱警随即打开了铁门,走了进来:“刚才是谁在胡闹?给我站出来!”

    刚才给朱小君对干的那仨早就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朱小君也不愿逞强,呆在一边不出声。

    这时,一个干瘦的还瘸着一条腿的看上去大概三十来岁的哥们站了出来,走到了那名狱警的面前:“柱子,没事,这不天冷嘛,兄弟们蹦蹦跳跳地在取暖呢!”

    那名叫柱子的狱警立马变得客气了:“呃……是四哥啊!你也跟兄弟们打声招呼,别闹得那么大的动静,万一被上面撞见了,柱子的这张脸也拉不下来啊!”

    被称作四哥的那人从口袋里拿出包大中华,给柱子狱警上了支烟:“放心吧,柱子,四哥心里有数。”

    打发走了狱警,那被称作四哥的人转身对朱小君伸出了手:“小兄弟,认识一下,我腿脚不好,道上的兄弟都喜欢叫我瘸四喜,至于大名,呵呵,连我都记不清楚了。”

    瘸四喜?那可是彭州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一个人物!据说,如果彭州这片江湖还有谁能够威胁到吕保奇的地位的话,那么这个人非瘸四喜莫属。

    “哦,是四哥啊!小弟姓朱,叫朱小君,进来之前,是肿瘤医院的外科医生。”朱小君心里虽然一惊,但表面上却装着若无其事淡定自若的样子,伸出手和瘸四喜浅浅地握了一下。

    “我认得你,老五不就是你帮忙,才从局子里捞出去的么?”瘸四喜拿出了烟,自己叼了一支,也递给了朱小君一支:“怎么?这次犯大事了?”

    “没啥,就是点误会,等搞清楚了就没事了。”朱小君拿出打火机,点上了烟。

    很奇怪的是刚才一打火就窜出半米多高火苗子的打火机,这一次的表现到很正常。

    瘸四喜看了眼朱小君手中的那只打火机,饶有兴趣地问道:“你手中的这玩意很有意思,能给我看看么?”

    朱小君随手将火机递给了瘸四喜:“有两个开关,一个是正常的,另一个是喷火的。”

    瘸四喜接过了那只打火机,却根本没去研究,而是一把攥在了手中:“锤子,你过来……你们仨打一,丢人!……朱兄弟,用这种蹊跷的玩意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嗯,我做个评判人,你们一对一练练手吧,谁赢了,谁就是这儿的老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