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93章 灵犀之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进接见室,朱小君便愣住了。

    来见他的人竟然是宫琳。

    “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被关在了这种鬼地方?”

    宫琳拢了拢头发,笑了下,笑容中却掺杂着不小的悲伤。

    “我打你电话,关机,就去了你住的地方找你,小区的人说你昨天傍晚被警察带走了。今天一早,我拜托警局的朋友寻找你的下落,中午才知道你被关进了看守所。小君,对不起,是我没约束好周兵……”

    朱小君灿烂一笑:“你看你这副伤心的样子!哥们只是想到这儿体验一下不一样的生活。”

    宫琳摇了摇头道:“我急着找你是因为……我们唐氏的董事长突然去世了……朱小君,你知道吗,董事长生前对我……我……我真的很难接受这个结果……”说到后来,宫琳哽咽了,眼圈中噙满了泪水。

    “你们董事长?那个叫唐伟兴的?他不过才六十来岁,身体不是一向挺好的么?”朱小君虽然没见过唐伟兴,但和宫琳闲聊的时候,也数次提起过这个老人,知道他一向注重锻炼身体,六十多岁的老人看上去就像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样。

    “是猝死!”宫琳抹了把眼泪:“医生怀疑是心肌梗死。”

    “心肌梗死?不可能吧!”朱小君眯着眼摇了摇头,他仔细地搜索着自己记忆中有关心肌梗死的医学知识:“唐老先生以前有过心脏方面的不适吗?”

    宫琳轻轻地摇头道:“医生说大概有百分之十的心肌梗死病例之前是毫无征兆的。”

    朱小君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他已经很尽力地搜索了他所掌握的关于心肌梗死的医学知识了,可惜的是,搜索下来的结果几近为零。

    “人死不能复生,宫琳,节哀顺变吧!”

    宫琳深吸了口气:“可是……我怀疑……”顿了顿,宫琳幽幽地叹了口气,并没有说出她怀疑什么。

    朱小君盯着宫琳看了两秒钟,突然想明白了宫琳在怀疑什么:“蒋光腚?宫琳,你们董事长猝死之后,蒋光腚是不是就可以大权在握了?”

    宫琳红着眼圈,默默地点了点头。

    朱小君紧锁着眉头,站起身来,围着会客的长桌来回踱着步子。

    “我想对董事长做尸体解剖,彻底查清楚董事长的死因,可是又觉得不妥,所以才急着找你来商量……”宫琳双手抱着额头,轻声述说着。

    朱小君似乎没听到宫琳的在说话,依旧在来回踱步,只是步子越来越慢。

    十分钟的会客时间很快就到了,门口的狱警敲了敲房门,提醒他们还剩最后的一分钟。

    朱小君突然停住了脚步,愣了几秒钟,然后冲着门口的那名狱警道:“哥们,麻烦你一件事,给刑侦队二中队的副队长秦璐打个电话,让她立即赶过来见我。”

    那狱警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在押犯竟然敢对他发号施令,愣了一下之后,很是得瑟地回了朱小君一句:“你以为你是谁?放老实点,信不信我关你小号?”

    朱小君一听这话,立马上了火,就要跟那名狱警掰哧掰哧。

    宫琳赶忙上前拦住了朱小君,小声劝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朱小君,我去帮你找秦璐好了。”

    朱小君随口报出了秦璐的电话号码:“要赶快,你一出去就给她打电话,让她立即来见我,就说她老爸那边有新情况。”

    宫琳点了点头,示意她已经记下了秦璐的电话,又抓住了最后的一点时间,问道:“那董事长的……”

    朱小君已经被那名狱警带出了接见室,朱小君回过头喊了一声:“你沉住气,听我安排……”

    看着朱小君在狱警的挟持下被带走,宫琳只觉得心乱如麻,鼻子一酸,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像开了闸门的水库一般,肆虐地流淌了出来。

    一个小时后,秦璐赶到了看守所,将朱小君带回了二中队的办公室。

    “死猪头,才一天你就挺不住了?”一路沉默的秦璐进了办公室后,终于隐忍不住,指着朱小君的鼻子开骂起来。

    朱小君哼了声,小声嘟囔道:“头发长见识短!”

    或者是秦璐没听到,又或是秦璐不愿意跟朱小君斗嘴,总之是秦璐没理会朱小君,而是转身去了办公室的立柜旁,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只纸袋,丢给了朱小君。

    纸袋一打开,办公室中顿时充满了烧鸡的香气。

    “有什么新情况?说来听听,要是耍老娘的话,老娘就把你和这烧鸡一块丢垃圾桶里去!”秦璐看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的朱小君,一脸的冰霜之下透露出些许温暖。

    朱小君三两下解决了一只鸡大腿,一边对付着另一只鸡大腿,一边回答秦璐道:“你还记得上一次闯家里抢眼镜的那俩货吗?”

    秦璐从立柜中又拿出了一包烟,丢给了朱小君:“那俩货就是个小混混,线索不是断掉了吗?”

    朱小君拆开了烟,点上了一支,贪婪地抽了两口:“我想说的是那个扣扣号,就是在网上跟那俩货联系的,网名叫什么……”

    秦璐撇了撇嘴:“叫‘我来自2064’,温柔追查过了这个扣扣号,是个新注册的,除了跟那俩货进行过两三次联系之外,别无踪迹。”

    朱小君抽着烟吃着烧鸡,颇有些得意地说道:“我想说的是,这个扣扣号的主人一定跟这个案子有关……”

    秦璐一把夺走了朱小君手中的烧鸡,点着朱小君的额头,气道:“你想说的就这屁话?就算傻子也知道嗬。”

    那只烧鸡的两只腿及两只翅膀都已经被朱小君干光了,剩下的那点鸡架子,朱小君倒也不在乎,他呵呵笑着看着秦璐:“秦老大,你能不能耐下性子,听我把话说完呢?”

    秦璐将夺过来的烧鸡扔到了桌子上,抱起了膀子,冷冷道:“那你就接着说,老娘就耐着性子听完,要是……哼哼,你是该知道老娘的手段的。”

    朱小君嘿嘿一笑,将烟屁股丢到了地上,想了想觉得不合适,又俯身捡起,递给了秦璐:“老大,这烟头……”

    秦璐一把拍了过去:“你跟老娘兜什么弯弯绕?是不是还没想好怎么胡诌八扯?”

    朱小君伸出脚,将被秦璐拍掉的烟头碾灭了:“这个扣扣号的主人是怎么知道我有那副眼镜的呢?秦老大,我们来仔细分析一下,现在,我们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个原来的租客上,对了,你不会不知道那个租客的姓名吧?”

    秦璐抿了下嘴巴,有些不耐烦地回答道:“他登记的姓名叫樊罡,我们查过他的底细,这个姓名是假的。”

    “管他真的假的,有个名叫起来顺口就行了。”朱小君顿了下,又点上了支香烟:“樊罡死而复活的时候距离我得到这副眼镜应该有些时日了吧?那么,这段时间中,樊罡为什么没有尝试把眼镜取回呢?这里面可能有两个可能,一是樊罡忘记了这副眼镜的事情,二是因为樊罡自己就很想丢掉这副眼镜。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性,这都表明了樊罡并不是‘我来自2046’这个扣扣号的主人。”

    秦璐顺着朱小君的话在思考,随口纠正了朱小君的一个小错误:“是2064,不是2046,你又不是王家卫的粉丝……”

    “好吧,是2064,不是2046,其实这也没什么区别,不过是个网名而已。”朱小君抽着烟,若有所思:“人在虚拟世界中总是想实现自己在现实社会中做不到的事情。”

    秦璐笑了下,道:“别装,现在不是装的时候,赶紧说正事。”

    “我基本可以断定,这个‘我来自2064’不是樊罡,而且,这个‘我来自2064’还曾经见到过我使用那副眼镜。”

    秦璐从口袋中取出一个小本子,翻开了,念道:“见到过你戴那副眼镜的人有我、温柔、你们医院的郭老二,马宗泰……”

    朱小君摆了下手,打断了秦璐:“我忘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才是嫌疑最大的。秦璐,唐氏医疗集团的总经理助理,一个叫蒋光鼎的男人,你抓紧时间对他调查,说不准会有新的发现。”

    “你怀疑那个‘我来自2064’就是这个叫蒋光鼎的人么?”

    朱小君深深地吸了口烟,然后缓缓地吐出来,深邃的目光凝望着渐渐散开的烟雾,沉声道:“不是怀疑,是确定!他用了科研成果盗窃案中相同的手法控制了唐氏总经理唐歆的思维……”

    秦璐愣眼瞧了朱小君两眼,扑哧一声笑了:“都说你的装逼神功练到了第九层,老娘总算是见识到了,果真不假。”

    朱小君没理会秦璐的调侃,一本正经地接着说道:“而且,我认为,那个蒋光鼎确实是2064年穿越过来的。否则的话,他们又怎么可能掌握了那么高水平的科技产品呢?”

    秦璐笑得更欢腾了:“装,接着装,装逼不犯法。”

    朱小君叹了口气:“天才的思维,总是会被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耻笑,可总有一天,你会对我顶礼膜拜的。”

    秦璐忽然收起了笑容:“装完了没?没装完接着装,装完了就跟我回看守所去!”

    “回看守所?天哪,你有没有搞错啊!”朱小君掩面做痛苦状:“那个樊罡不会蠢到去看守所对付我的,蠢货是想不到死而复生的金蝉脱壳之计的……”

    秦璐冷眼看着朱小君:“别忘了,你现在是502所的雇员,对你的安排,只有502所的人说了才算数。”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