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95章 重新梳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从今天开始,恢复保底双更,要是当天有大打赏。。。加更没说的。

    --------这是承诺的分割线---------

    502所由秦宏远亲自带队,集中了近四分之一的人手,带领着彭州、申海、省城三个专案组,在彭州警方的紧密配合下,一连三天,对樊罡进行了拉网式的搜捕。

    然而,彭州市城内城外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那个樊罡也仍旧毫无踪迹。

    到了第四天,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员全都泄了气,虽然秦宏远并没有下达终止行动的命令,但失去了动力的办案人员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这种情况下,秦宏远也不好一味坚持,除了保留下各个路口的卡点人手之外,他把剩下的人都叫回了指挥部。

    好几十口子堆满了偌大的一间会议室,大伙都在等着秦宏远做出下一步指令。可是,对于秦宏远来说,此刻他的思维已经僵硬了。

    樊罡在彭州地界消失了?秦宏远苦笑了一下,答案很明确,那就是樊罡根本没来过彭州。

    假若樊罡真的就没来彭州的话,那么此前所做出的一切推断都将是错误的。

    “我错了吗?”秦宏远在心中反复地问着自己。

    这时,省城专案组的组长何建国走了过来,拍了拍秦宏远的肩,说道:“老秦,王队和秦队都回来了,就在隔壁,要不咱们过去,大家伙再一块梳理一下?”

    秦宏远喃喃应道:“好,梳理一下,再梳理一下。”

    跟在何建国的身后,秦宏远被动地挪动着脚步,就在刚迈进隔壁房门的时候,秦宏远忽然愣住了。

    愣了大概有个几秒钟的样子,秦宏远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哈哈大笑起来。

    房间里的三个人被秦宏远的这种怪异地举动给弄呆了。秦璐连忙走过来,关切道:“爸爸,你怎么了?”

    秦宏远拍着脑门,渐渐地收住了大笑。道:“办了一辈子的案子,这临到该退休了,反倒是被案子给办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秦璐顿显紧张神色。

    秦宏远又呵呵笑了两声,抚了下秦璐的后脑勺,道:“怎么了?璐丫头,以为老爸得了失心疯了?呵呵,我是想明白了一件事……好了,你们都坐过来,听我说。”

    申海专案组的组长王广平和秦宏远是同年人,大半辈子都交待在了刑侦的这个岗位上,要说和犯罪嫌疑人斗勇,那王广平只能呵呵一笑,但是,若是和犯罪嫌疑人斗智,那王广平这辈子还没服过谁。

    所以,当秦宏远的话音刚一落地的时候,王广平便笑着对秦宏远道:“回来的路上,我也想明白了一点,要不我先抛个砖,引一引老秦你这块玉?”

    心情大好的秦宏远乐呵呵地对王广平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们之所以能得出樊罡要来彭州对付朱小君,无非是在樊罡的住所中发现了朱小君的一些照片和笔记本上的三天内完成任务这两条线索,哦,小秦队长提供的这段时间朱小君身边总是会出现一些身份不明的人的线索,也使得我们更加确认了樊罡说的任务便是来彭州对付朱小君。”王广平的声音不大,语速也是慢条斯理,这跟他五大三粗一脸络腮的形象有些违和,但他的分析倒也是合情合理,听着的另外三人均是暗暗点头。

    “我们可以确定我们并没有打草惊蛇,对樊罡的抓捕失败后,我们恢复了他住所的原有状态,也就是说,樊罡不可能是因为感觉到已经暴露了而突然取消了行动。所以,我断定,我们当初的判断是错误的,樊罡在笔记本中写到的三天完成任务指的并不是朱小君!”

    做完了分析的王广平看着秦宏远,自信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不等秦宏远开口,何建国率先争论起来:“老王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有几点想不明白。一是小秦在最近一段时间内暗中安排了人手保护朱小君,其中有一次发现了两名携带了武器的不明身份之人企图接近朱小君。我相信小秦手下兄弟的能力,这个情况应该是属实的,携带了武器而没有直接下手,我的推断是他们并不想简单地伤害了朱小君,而是要对朱小君进行武力控制。只是因为小秦的暗中安排比较到位,这些人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下手。

    第二点就是这个樊罡的背景,三年前申海的案子,两年前我们省城的案子,现在都可以证明是这个樊罡做的案,假如对方是个犯罪团伙的话,那么我们有理由断定这个樊罡便是团伙中的任务执行者,而且级别应该不低。按照过去三起案子的发生频率,应该是每年一起,只是这第三起因为樊罡的某种意外而延后了半年。我的意思是说,彭州的科研成果盗窃刚刚发生过没多久,按照他们的节奏,近期不会再作案,那么,对樊罡来说,又能有什么其他的重要任务呢?”

    何建国做完争论后,没有看王广平的反应,而是像王广平一样,把目光投向了秦宏远。

    秦宏远笑了笑,指了下秦璐:“璐丫头,你把当时暗中保护朱小君的前因后果,再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秦璐被何建国的发言带走了思维,正处于走神状态,被秦宏远点了名之后,陡然一惊,连忙将思维拉了回来,对三位笑了笑,整理了一下措辞,这才开口说道:“三位前辈,你们都知道,我跟朱小君是从初中到高中的同班同学,因此,对他的安危,我自然会多一些心思。”

    稍一停顿后,秦璐接着道:“樊罡是一年前来到的彭州,租借了环城路126号城中花园小区7号楼2单元401套房为栖息点。其目的我们现在是很清楚的,只是与去年春节期间突然发生了猝死而耽搁了他准备实施的犯罪计划。在樊罡留下来的物品中,有一副造型很奇特的眼镜,当时我们谁也没在意,就这么留下了。

    去年夏天,朱小君住进了那所房子,我把那副眼镜送给了他。你们知道的,朱小君他喜欢显摆,看上了那副眼镜的奇特造型。之后就发生了两个小混混夜晚闯室绑架朱小君所要那副眼镜的案子,我当时对这件案子虽然有所怀疑,但毕竟当时还没发生彭州的科研成果盗窃案,所以并没有做更多关注,在审讯了那两名嫌疑犯没有得到有效线索的时候,便草草结案了。

    直到彭州的这件案子发生后,我从秦所长那里看到了对犯罪嫌疑人的复述肖像,才知道当初送给朱小君的那副眼镜竟然跟犯罪嫌疑人戴着的那副眼镜是如此相似,这才警觉起来,对朱小君实施了暗中保护。

    这一个多月中,我们发现了至少有三起不明身份的人物企图接近朱小君,其中一起在我们准备抓捕的时候对方还亮出了手枪,当时是因为怕误伤了老百姓,所以我们没有强来。”

    秦璐的这番陈述已经是第好几次了,除了在单独跟秦宏远汇报的时候,说了朱小君能感觉到那副眼镜的神奇功能,但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秦璐就会把这一点隐藏起来。而秦宏远也答应了秦璐,要为朱小君保守这个秘密。

    三位专案组的负责人都发过言了,下面就该总负责人秦宏远说话了。

    “老王的分析是有道理的,就在进屋之前,我还在想是不是我们判断的方向发生了偏差。现在,我仍旧不能断定是不是在方向上出了问题,樊罡若是来了彭州,那么以我们这三天所做的工作,不可能一点线索也没发现,能解释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樊罡根本没踏进彭州的地界。

    不过,这并不能说明樊罡的任务就不是对付朱小君。璐丫头,哦,应该叫小秦啊,小秦在暗中保护朱小君的时候发现过至少三次有人企图接近朱小君,有一次还携带了武器。我认同何队长的分析,那个时候,对方可能并不想伤害朱小君,而是想以武力来胁迫朱小君,或是干脆控制了朱小君。

    我们在之前分析案情的时候,也是按照这个思路来的,所以我们推测樊罡的任务是亲自来彭州,把朱小君绑架到某个地方。同志们啊,这就是我们犯下的经验主义的疏漏啊!各位请想,对方打朱小君的主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曾计划过数次行动,但都因为小秦的安排比较妥当而失败。那么,对方会不会改变了初衷了呢?不在打算胁迫控制住朱小君,而改为彻底解决掉朱小君呢?”

    王广平年龄虽大,但反应最快,他第一个领会了秦宏远的思路:“你是说樊罡接受的任务是暗杀朱小君?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樊罡确实……”

    何建国也恍然大悟,抢着道:“樊罡需要做的就是找一名杀手,而他,根本不需要前来彭州。”

    秦璐一言不发,突然站起来就要往外冲。秦宏远一把抓住了秦璐的手腕:“璐丫头,你要做什么去?”

    秦璐咬着牙要挣脱秦宏远:“放开我,我得立即赶去看守所,朱小君会有危险的!”

    秦宏远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抓的更紧:“相信我,朱小君在里面很安全,对方也不会蠢到硬闯龙潭的地步。”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