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96章 换个策略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叩谢轩辕苍月的打赏,没说的,为老烟的第二位舵主加更!

    ---------这是叩谢的分割线-------------

    王广平跟着站了起来:“两个方案,一是立即封锁看守所大门一公里的范围,对那名杀手进行拉网式搜捕。【愛↑去△小↓說△網w  qu 】第二个方案就是安排朱小君调换看押地点,引出那名杀手。”

    秦璐不假思索应道:“我赞同第一个方案!”

    秦宏远拉着秦璐的手,轻轻地拍着秦璐的手背:“稍安勿躁,璐丫头,不管咱们采取哪一种方案,都还有时间。所以,我还想在多费话几句。”

    秦宏远的口气虽然是轻描淡写,但三位专案组的组长都很了解了这位传奇人物,知道秦宏远接下来的话应该是很重要的指示,于是都安静了下来。

    “这一连三起的科研成果盗窃案,看似后果并不严重,502所之所以介入,起因也不过是对方犯罪的手段过于玄乎。但是,各位,我们得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犯罪分子盗窃的科研方向是什么?这些科研成果到了犯罪分子的手上会起到怎样的作用!”

    秦宏远说到这,停了下来,深邃的目光环视了三人,再缓缓地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们盗窃的是申海、省城以及彭州的三所大学的关于人类基因课题研究最深的三位教授的科研成果。基因这个玩意,放到正义者手中,将会对人类医学的进展起到极大的作用,但是要被邪恶者所利用,那就很可能制造成世上最为恐怖的生物武器,它可能比核弹的杀伤力还要大上几倍,几十倍,甚至是几百几千倍!

    这正是502所为什么要抽调三分之一还要多的人手来办这个案子,也正是三地警方为什么要成立专案小组来协助我们502所,更是彭州警方在警力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还要给我们抽调出近千名干警武警的原因所在。”

    说到这儿,秦宏远重重地叹了口气:“同志们啊!我们肩上的这副担子可是不轻啊!”

    感受到了三位听者的认同感,秦宏远换了个站姿,接着说道:“对樊罡的搜捕工作不能停,我们还得制造出这种假象来迷惑对手,同时,我们的判断也很有可能再次出错,但是,我希望同志们不管遇到了怎样的挫折,都不能灰心丧气,尤其是你们三个,你们的情绪将会影响着所有的专案组成员,一旦失去了激情,丧失了必胜的信念,那么等待我们的只有失败两个字。”

    三名组长中,王广平的年龄最大,也是最早和502所联合办案的,因此他率先站起身来做了表态:“放心吧秦所,和您在一起工作也快三年了,我老王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是知道的,就算咱跳了黄河也不会死心!”

    何建国也跟着作了表态:“秦所,我知道您是一名军人,我们警察也算是半个军人,我今天就以军人的姿态向您保证:将军!除非我何建国战死沙场,否则,绝不言败!”

    轮到了秦璐。这个曾经的特种兵,之后的警界新秀,清秀的外表下却有着钢铁一般心智和猎豹一般身手的女人,缓缓地站起身来,双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走向了秦宏远,张开了双臂:“爸,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使得秦宏远顿时热泪盈眶。他为了国家的安全为了人民的利益,几十年来完全牺牲了自己以及家人的私人生活,父母生他的气,女儿也为此怨恨与他,这些苦这些泪,秦宏远从来都是深深地埋在心里。如今,女儿的一声对不起,使得这个坚强的男人动了容:“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爸爸,璐丫头,是爸爸对不住你和妈妈呀!”

    王广平和何建国也都知道这父女俩的事情,此刻也深深地为这父女俩所感动着。【愛↑去△小↓說△網w  qu 】

    但此时此刻,王广平和何建国毕竟还是外人,秦宏远秦璐父女俩也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过多的宣泄情感。

    秦璐只是在父亲的怀抱逗留了数秒便退开了:“首长,中士秦璐向您保证,绝对不会在这场战斗中认怂,不把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秦璐誓不甘休!”

    秦宏远开心地笑了:“老王,何队,你们兄弟俩带着人手继续搜捕樊罡,秦璐,立即安排朱小君转移看押地点……”

    秦璐一怔:“转移?不是说好了采取第一种方案的么?”

    秦宏远笑了笑:“老王建议的两个方案都非常有效,舍弃了哪一个,我都有些不甘,所以,我打算双管齐下,给对方也上点猛药。”

    王广平和何建国一开始听秦宏远安排自己仍旧去搜捕樊罡,嘴上虽然没说话,但心里都是有意见的,但一听到秦宏远的真实计划,这哥俩顿时释然了。

    何建国抢着道:“老王,那咱们就各带一队,不知不觉地就搜索到了看守所附近喽!”

    王广平大笑道:“秦所真是老奸巨猾,我王广平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都是行内精英,秦宏远用不着多费口舌,便安排妥当。

    对秦宏远来说,剩下的,便是安静地等待着各方反馈回来的消息。

    对此次行动,最积极的莫过于秦璐了,秦宏远这边一声开始吧,秦璐那边立即把小车开得飞快,恨不得立即飞到看守所去。

    好在一路上还算顺利,没堵车,也没出什么意外,要不然的话,以秦璐的性子,还不知要闹出多大的动静来。

    到了看守所,提出了朱小君,看到朱小君安然无恙比进来的时候还要白一些胖一些,秦璐顿时笑开了:“嗯,脸上有了肉,才更像猪头。”

    郁闷了三天多的朱小君根本没打算给秦璐好脸色,这厮阴沉着脸,看都不看秦璐一眼。

    秦璐倒也没在意,笑着道:“还要跟你那些狱友告个别么?不要的话,就跟我出去吧!”

    朱小君一听说要出去,顿时来了精神,脸上的阴云也散开了,露出了朝阳一般的笑容:“可以出去了?你们抓到樊罡了?”

    秦璐没有作答,只是静静地看着朱小君。

    朱小君讨了个没趣,悻悻地耸了下肩:“好吧,算我多嘴!我轻轻地来,正如我悄悄地走,挥一挥衣袖……喂,秦老大,你倒是别走那么快啊!”

    出了牢房,到了看守所大门口的警卫室,秦璐拿出了手铐:“猪头,还得让你受些委屈……”

    “几个意思?”朱小君瞪圆了双眼,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给你挪个窝,再熬上一两天……或许,还用不到一两天,你就功德圆满了。”秦璐叹了口气,将手铐扔到了桌子上。

    朱小君忽然大笑起来:“我赌五毛钱,赌你们瞎折腾,因为樊罡根本就没来彭州,因为樊罡根本就没打算对付我。”

    秦璐斜了眼朱小君,不屑道:“你懂个屁!”

    “你懂个瞎屁!”朱小君顺口顶了一句,顶完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迅速捂住了双耳:“我,是我懂个瞎屁!”

    秦璐扑哧一声笑了:“这笔账先给你记着,等任务结束了,一块算。”

    朱小君松开了双手,装作很可怜的样子,道:“能不能打个折啊,都是老顾客了。”

    秦璐没多少心思跟朱小君插科打诨,她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有种预感,那个樊罡根本不在彭州。可是,所有的证据都表明,樊罡的的确确是要来对付你的呀!”

    朱小君嘿嘿笑着,向秦璐伸出手来:“给哥哥弄根烟抽,抽上了烟,哥哥给你分析分析案情。”

    秦璐拍了拍口袋,愣了下:“来的时候,我……哦,忘车上了,你等着,我给你去拿!”

    说着,秦璐一路小跑,出去给朱小君拿烟去了。

    不过一分钟,秦璐便跑着回来了,手里拿着两包大中华。

    朱小君点了烟,有滋有味地抽了两口,这才开口说道:“你们得出樊罡要对付的结论,无非是因为在樊罡的住所中发现了三天完成任务以及我的一些照片这两条线索,而你们硬生生地把这两条线索结合到了一块。这几天我就在想,这两条线索是不是必须要结合到一块呢?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世间万物,没有绝对,只有相对,樊罡收集了我的一些照片,或许只是因为他崇拜我……”

    秦璐起初还认真地听着,可朱小君说着说着又不正经了,气的秦璐一伸手就要去拧朱小君的耳朵。

    朱小君这厮早有准备,一个华丽转身,闪过了秦璐的雷霆一击:“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好,好吧,我保证接下来不在胡扯。”

    秦璐这才作罢,若有所思道:“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这两条线索硬性地结合在一起的确有些问题,不过,若是分开的话,那么就有两点解释不清楚的。”

    朱小君把抽剩下的烟头丢在了地上,又点了一支:“说,哪两点?”

    “樊罡写下的三天之内完成任务的话不可能是拿来欺骗我们的,若是这项任务不是针对你,那么又会是针对谁呢?第二,樊罡收集了你的那么多照片,又是什么用意呢?你别解释说因为他崇拜你哦!”

    朱小君笑了笑:“他收集了我的照片,只能说明他在关注我,至于为什么要关注我,可能性有很多,咱们把这个问题放一放,先来说说樊罡的任务。我认为,樊罡提到的任务是解决掉唐氏集团的董事长唐伟兴,你想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