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97章 捕获嫌疑犯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璐没好气地打断了朱小君:“我想什么想?跟你明确地说吧,你说的那个蒋光鼎,我早就调查过,没发现任何问题。唐伟兴的死因,申海警方也做出了结论,确确实实是死于心肌梗塞。朱小君,你就不要瞎胡琢磨了,乖乖地听从安排,我向你保证,一定会将樊罡绳之以法,还给你一个安全的空间。”

    朱小君叹了口气,道:“你们这些做警察的,怎么就那么刚愎自用呢?樊罡这伙人可是掌握了高出现今社会所能掌握的高科技的啊,在履历上做个假,在杀人的手段上弄个障眼法,那并不是多难的事情啊!”

    秦璐笑了下:“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得出发了。猪头,我不反对你喜欢看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说的爱好,但是,你不能把小说中的那些虚构成分带进现实生活中来啊!”

    朱小君被呛得翻了白眼:“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在帮你分析案情啊,算了,你听不进去,我还懒得讲呢!”

    按照犯人转狱的规矩,秦璐给朱小君铐上了手铐,在两名狱警的陪同下,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

    一出大门,那两名狱警便按照秦璐的吩咐,把朱小君改造成了喷气式飞机的模样,上半身和下半身几乎形成了九十度的直角。而秦璐则挡在了朱小君的正前方,和朱小君仅有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

    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担心樊罡请来的杀手很有可能是以狙击的形式来刺杀朱小君,降低朱小君的重心,自己再挡在朱小君的身前,这样才能保证朱小君的安全。

    看守所的大门到转移犯人所用的车辆停放位置也不过二十来米,眨眨眼的功夫便走了中间,这时,秦璐忽然停了下来:“退回去,退到看守所里面去,那辆车,我要再检查一遍。”

    其中一名狱警嫌麻烦,回道:“秦队,你也太那啥了吧,这车一直在车库里……”

    秦璐扭头瞪了那名狱警一眼,喝道:“执行命令!”

    那狱警吓得一怔,连忙闭上了嘴,四个人倒着走,退回了看守所。

    秦璐走过去,将那辆押送车彻彻底底检查了一遍,这才重复了刚才的过程,将朱小君送进了车里。

    “有这个必要么?”上了车,朱小君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秦璐刚要给朱小君打开手铐,听到朱小君这么拽的一句话,气不打一处来,哗啦一声收起了钥匙,命令司机道:“开车,去第四监狱!”

    车子刚启动,秦璐的手机响了。

    是秦宏远打来的,电话很简单,简单到秦宏远只说了一句话:“你们不用去第四监狱了,把朱小君直接带到指挥所来吧!”

    秦璐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秦宏远便挂了电话,一脸愕然的秦璐只好对司机改了命令:“不去四监了,直接去局里。”

    半个小时后,秦璐带着朱小君来到了指挥所的那间办公室。不多会,秦宏远和王广平何建国也走进了房间。

    “申海警方与一个小时前发现了樊罡的行踪,感谢申海警方,他们这一次没给樊罡留下脱网的机会。”

    秦璐惊喜道:“这么说,已经抓到樊罡了?”

    秦宏远点了点头:“是的,申海警方正押送着樊罡去往502总部。老王,你申海那边的同事不知道502总部的具体位置,还得麻烦你辛苦一趟,去高速路口等着他们,给他们带个路。”

    王广平接了任务,二话没说,立即起身去执行了。

    “何队,立即调集人手,赶往502总部,警戒级别暂定为一级!”

    和王广平一样,何建国也是二话没说,立即去执行了。

    房间里就剩下秦氏父女和朱小君三人。

    “小君呐,这几天苦了你了,在里面,没少受罪吧!”秦宏远走到了朱小君的身旁,抚摸着朱小君的头顶,关怀的心情溢于言表。【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仰起脸,笑道:“说实话,在里面还真没吃苦受罪,都是我欺负别人,不像在外面,还要被人欺负。”

    秦宏远被朱小君的话给逗乐了,他一把拦住了就要扑上来教训朱小君的秦璐:“璐丫头,我看朱小君说的还真是实话,你就是会欺负人家老实。”

    秦璐气鼓鼓地叉着腰犟道:“他老实?他要是算是老实人的话,这世上就不会存在奸猾二字了!”

    有了秦宏远的庇护,朱小君的胆子也肥起来了,他学着秦璐的姿态,站起身也叉着腰回道:“我就奸猾了,怎么着?你咬我呀!”

    秦宏远连忙站到了二人中间:“好了好了,你们俩就不要闹腾了。说点正事啊,朱小君,这个案子不管怎么说,也跟你扯上了关联,所以现在你还不能自由行动,最好跟我回一趟502总部,等咱们把事情都搞清楚了,确保了你的安全之后,才能恢复你的自由。”

    朱小君耸了耸肩:“这么长时间都熬过来了,也不在乎再多上个一两天。”

    秦宏远报以了欣慰以及歉意的微笑。

    就在三人准备出房间赶往502总部的时候,朱小君突然向秦璐伸出了手:“你欠我的五毛钱,啥时候还我呀?”

    秦璐一愣,没搞明白朱小君这是念的那一段邪门经,就听着朱小君紧接着的解释:“刚才在看守所,我不是跟你打赌说樊罡根本没过来彭州么?我赢了,你输了我五毛。”

    秦璐这才明白朱小君的用意,她抛了个白眼:“承认你牛逼行了吧?瞎猫碰上个死耗子,可是逮着个吹牛逼的机会了,看把你得瑟的。”

    朱小君谄笑着把手又往前伸了伸:“喂,赌奸赌滑不赌赖,欠赌债不还,将来生个孩子会没屁眼的呀!”

    秦璐习惯性地把手伸向了朱小君的耳朵。

    朱小君却没有习惯性地闪躲,而是勇敢地迎了上去:“你也不看看这是在哪?信不信我给你来个宁死不屈?”

    这次联合行动的指挥部就设在市局大楼,而此时他们正走在楼道走廊中,来来回回穿梭的都是秦璐的同事,这种环境下,秦璐还真不好意思对朱小君动粗。

    秦璐干脆来了个不理不睬。

    可朱小君偏就不依不饶,死缠着秦璐讨要那五毛的赌资。

    秦璐被缠的没了办法,只好拿出了钱包,没找到五毛的零钱,倒是拿出了一张一块的纸币:“喏,不用找了,就当是给你的小费。”

    朱小君嘿嘿笑着,接过了那张一块的纸币,刺啦一声撕成了两半,递还给秦璐一半:“我朱小君好歹也是一家高科技医疗企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怎么会收你这个小警察的小费呢?拿着,就当是个信物,今后你秦璐的后代可以拿着这半张纸币来找我……哎吆,卧靠,你还真敢动手啊!”

    秦璐实在是忍无可忍,一个鞭腿,差点没把朱小君踢个五体投地。

    秦宏远走在前面,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转过头来喝了声:“你俩歇会吧,想胡闹等上了车也不迟。”

    上了车朱小君还敢么?

    上了车的朱小君立即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道了声:“这些天在牢里没睡好,我补个觉先啊!”

    这边话一说完,那边头一歪眼一闭,就再也不理人了。

    从彭州到502的总部大约是三个半小时的车程,而从申海过来,则需要五个小时左右。因此,当朱小君他们赶到502总部的时候,申海警方押送樊罡的车子尚未到达。

    借着这点时间,秦宏远把朱小君和秦璐带到了他的办公室。

    “朱小君,我已经通过彭州市委组织部为你办了借用手续,而且没时间限制,等这个案子结束了,是走是留你自己决定。”秦宏远说着,拉开了抽屉,拿出了一纸证明,递给了朱小君。

    朱小君接过来,看都没看一眼便塞进了口袋里:“我就是一名小医生,在你们502所根本没有用武之处,还是回医院继续拿红包吃回扣好了。”

    秦宏远笑了笑,道:“周兵的那个案子,我也通过一些有力的渠道帮你压下来了,你放心好了,他以后再也不敢生是非出来。”

    朱小君面带感激:“大恩不言谢,我就不跟秦伯伯多客气了。”

    秦璐在一旁低声咒骂道:“油腔滑调,油嘴滑舌,油头滑脑……”

    秦宏远按下了桌面上的一个绿色按钮,随即便进来了一个助理,秦宏远指了下朱小君:“你去给朱医生安排个房间休息一下,顺便再给朱医生置办一身衣裳。”

    秦璐把朱小君领出看守所的时候,因为比较心急,忘记了把朱小君原来的行头带出来,到现在,朱小君还穿着看守所的那身囚服。

    朱小君跟着那名助理去了,办公室中就剩下了秦宏远秦璐父女俩。

    秦宏远轻轻地出了口气,问道:“璐丫头,你对朱小君的信任度能达到几分?”

    秦璐一怔,没明白秦宏远此话的含义:“爸,你指的是哪方面?”

    秦宏远微微一笑:“各方面,都包括!”

    秦璐想了下,回道:“两个极端,在一些琐碎之事上,我对他毫无信任,但在一些大事上,他从来没有欺骗过我……他也没这个胆子敢骗我!”

    秦宏远叹了口气,道:“那副眼镜,我安排了最专业的团队对它进行了检测,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整个502所的人也都试戴过,没有一个人能感觉到朱小君所说的功能。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是朱小君的体质特殊?还是朱小君对我们说了谎话?”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