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98章 审讯(二更送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璐回道:“这种事,我相信朱小君,他绝对不会撒谎欺骗我们的。”

    秦宏远道:“我也这么认为,朱小君虽然生性顽劣,但这小子的本质却是极为善良正直的,更是知道轻重急缓,既然朱小君没有撒谎,那么就只能用他的体质和常人不一般来解释了。”

    秦璐问道:“爸,你是不是打算要对朱小君的体质进行一次彻底的检查呢?”

    秦宏远摇了摇头,回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朱小君这小子很聪明,很敏感,这么一来,我担心他会对我们产生疑虑,尤其是担心会因此而破坏了你们俩之间的关系。璐丫头,这样吧,你悄悄地采集一些朱小君身体上的标本,比如几根头发之类的,我先来检测一下朱小君的dna,看看是否有突变的地方。”

    秦璐笑了下:“这简单,别说几根头发,就是扒下他身上的一块皮,他也只能受着。”

    正说着,手下人来报,说是王组长已经带着申海警方的人到了总部。

    “就让老王来主审吧,毕竟人是申海方面抓捕到的。”秦宏远似乎早就有所准备,不假思索便做出了决定:“璐丫头,咱们就在隔壁看着,我估计,这个樊罡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502总部的设施用的都是高科技产品,一堵看似很正常的墙壁,按钮按下去之后,顿时变得通体透明,隔壁房间的景象一览无余。

    那是一间临时设置出来的审讯室,四五十平米的房间里只是在正中间摆放了一张椅子以及在房间的一端摆放了一张桌子和两张座椅。

    空旷且昏暗,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恐惧感。

    两名身穿警服的人押着一名看上去不过三十的年轻人进了房间,那俩警察将那年轻人安放在了房间中央的椅子上,并为他转换了手铐的方式,从双手铐在一起,变成两只手分别铐在椅子上。

    之后,那两名警察便退出了房间。

    而主审官王广平并不着急进入房间,而是跟秦宏远他们躲到了一起,在隔壁房间里静静地观察着那名年轻人的反应。

    此种环境下,被审讯者的一举一动,甚至是脸上的一个细微表情,都将为审讯者提供了判断被审讯者的心理特征的线索,从而确定审讯的方式方法。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那名独自待在审讯室中的年轻人竟然安安静静地没有任何举动,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是那么的安详。

    王广平无奈,只能打消了继续观察下去的想法,带着书记员,走进了审讯室。

    一束集光灯从正上方射向了那名年轻人,而王广平这边,只是打开了桌子上的一盏功率不大的台灯。

    “叫什么名字?”

    “樊罡。”

    “今年多大了?”

    “29岁。”

    “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抓你吗?”

    “知道!”

    樊罡的回答使得王广平禁不住一愣。

    从刚才对樊罡的观察,所有人都认定这将会是一块极难啃下来的硬骨头,然而,仆一交锋,却感觉樊罡似乎有主动交代的可能,这不能不令王广平赶到吃惊。

    “那你说说,我们为什么要抓你?”

    “我偷窃了三所大学的三位教授的科研成果,并且把这些科研成果卖给了国外的一家制药企业,非法获利高达数百万美金。你们抓我是份内,不抓我,是渎职。”

    “那,那你,再说说是怎么盗窃的这些,科研成果。”樊罡的淡定自若使得王广平有些慌乱了。

    樊罡居然露出了笑容:“盗窃高科技成果用的当然是高科技的手段,你们不是调查到了我戴了一副神奇的眼镜了吗?这副眼镜可以控制对方的思想意识,从而使对方认定我是一个值得他信任的人,那么把他的科研成果乖乖地交给我,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没等王广平有所反应,樊罡又接着笑道:“这种离奇古怪的事情,你们还真会相信,我不会评价你们这群猪脑子,只会为纳税人叫屈。【愛↑去△小↓說△網w  qu 】”

    王广平毕竟也是久经阵仗经验老到的老警员了,对付过的犯罪嫌疑人至少不低于三位数,他迅速从刚才的慌乱中恢复过来,笑了笑,拿出了一包香烟,对樊罡晃了晃:“抽烟不?”

    樊罡摇了摇头:“抽烟有害身体健康。”

    王广平讨了个没趣,自个点了一支,道:“听你这么说,似乎所谓的能控制人思想的那副眼镜,只是你用来做障眼法的道具?”

    樊罡叹了口气:“那些大学里的老学究还真是难对付,我都掌握了足以要他们老命的把柄,他们却还敢死硬地撑着,所以,我才出了这么个主意,把你们警方的注意力引到高科技犯罪的方面上来,以掩盖这几个老学究监守自盗的真相。”

    再叹了口气后,樊罡接着说道:“那些老学究看上去很聪明,可实际上都是些笨蛋,居然这么就相信了。”

    “那我问你,在你的笔记本上记着这么一句话,‘三天之内,务必完成任务’,这个任务又是什么呢?”

    樊罡露出了不屑的微笑:“大哥,我偷来的那些玩意,若不交给买方换成真金白银,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任务,当然是交货的任务了!”

    “交货?你盗窃的科研成果资料全都是电子版的文件,交个货会有那么麻烦么?”

    樊罡微微摇头,不屑之情更加浓烈:“你说你是真蠢还是装笨?那些破烂玩意,我一个500g的硬盘都装不下,通过电子邮件?还是通过快递公司?”

    “好吧,先不说这个问题了,那么,在你的住所中为什么会有朱小君的照片?朱小君这个名字,想必你不会陌生吧!”

    樊罡笑了笑,回道:“你看我这么配合你,你是否能有所表示呢?从被你们抓,到现在,至少有六个小时了吧,而且,你还让我说了那么多话,就不能给我口水喝吗?”

    王广平对身旁的书记员耳语了两句,那书记员随即站起身,出了房间。只是半分钟的样子,那书记员便拿着两瓶矿泉水回来了。

    “给他打开一只手铐!”王广平吩咐道。

    书记员执行了王广平的命令,打开了一只手铐后,有递给了樊罡一瓶矿泉水。

    樊罡用牙齿咬着瓶盖,拧开了,咕咚咚灌下半瓶,长出了口气,开口交待道:“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一年前在彭州的假死是怎么回事?呵呵,好了,你不用废话了,我就从头到尾全告诉你好了。要不然,你们这些警察一着急,说不准就会对我进行刑讯逼供,我这个人啊,怕疼!”

    樊罡又拿起水瓶子,把剩下的半瓶水灌进了肚子里。

    “咱们国家,对人类基因研究最深的也就是这三位教授了,其他的,都卖不上什么好价格。所以,彭州的这一位,基本上也是我最后一炮生意了。可是,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我特制的那副所谓的高科技眼镜竟然丢了一个镜片,警察大哥,你说我带着一副独眼眼镜去大学,是不是有辱斯文呢?所以啊,我得先找个地方去把镜片给补上是不?也该是我命不好,找地方补镜片的时候,居然被我的一个债主给碰上了。”

    “债主?你欠了什么债?”王广平忍不住插问了一句。

    “还能是什么债?赌债呗!若不是欠了几千万的赌债,我又怎么会做起这种生意来呢?跟你说,我的那个债主可是个能通天的人物,我原以为像他这种层次的人是不会到彭州这种小地方来的,所以上街的时候,就大意了。都是命啊,就这么巧,被他撞见了!”

    “在彭州的时候,你不是已经做了两起案件了么?应该有钱还给他了呀!”王广平似乎被樊罡的故事给吸引了,禁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樊罡仰头重重地叹了口气,道:“钱这个东西真不是个东西,拿在了自己手上,又怎么肯轻易交还出去呢?我躲了那债主已经两年多了,我当时想着做完这最后一炮生意,就去东南亚找个地方猫着去,傻子才会老老实实地还债啊!我刚才说了,我的那位债主可不是一般人,手下养着好多高人呢!就在那天晚上,他们找到了我,就在我租借的房子里,把我给灭了性命。”

    “可后来,你却没有死!”

    “是啊,老天爷给我开了玩笑,先是让我遇上了那索命的恶鬼,随后又给我留了一道暗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又活过来了,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冷,哆里哆嗦地从一个柜子中爬出来,这才发现是殡仪馆的存尸柜。我当时很是慌乱,顾不上再回家拿东西,就在半道上抢劫了一个中年妇女,弄了几百块钱,买了火车票,连夜回了申海。警官大哥,你可以调一下彭州的案底,查一查那一天是不是发生了一起抢劫案,我记得,我作案的地点就在殡仪馆东侧的火炬大道上。”

    “嗯,我会调查的,你接着往下说好了。”

    “这一死一活的可是把我摧残得不轻,我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才养好了身体,等我再回到彭州的时候,发现我曾经租借过的房子居然换了主人,而新主人竟然是一个很漂亮的女警察。更有意思的是,那名女警察把房子借给了一个叫朱小君的小医生来住,而且,那女警察还跟朱小君住在一块……”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