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00章 终于回来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整整一个礼拜的时间,你老人家都跑哪去溜达了?电话关机,医院也没人知道,问宫总,宫总就会干笑!”一见到朱小君,张石立马发过来一通炮弹。

    “我不是跟你汇报过么,要到警察局去指导一下工作,你真是贵人多忘事。”朱小君笑嘻嘻地将张石抛过来的炮弹接住了,轻轻地放了下来。

    张石一愣:“那现在这事了结了?医院那边……”

    朱小君笑了笑,道:“乌云散尽,阳光重现,这一页,已经漂漂亮亮地翻过去了,医院那边也没事,我还是普外科的住院医。”

    张石长舒了口气:“那真是太好了,对了,小君啊,我美国同学这周三到彭州来,院内讲座什么的,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叶兆祥说,只要我同学同意接受肿瘤医院的特聘,就会把免疫细胞这个项目交给我们来做。”

    朱小君一撇嘴:“你同学大老远从美国赶来咱们彭州,你就给人家只安排了一个院内讲座?老张同志,不是兄弟说你,你这手笔也忒保守了一点吧?”

    张石笑道:“我倒是想把动静闹大一点,可我得有这个本事啊?”

    朱小君掏出烟来,给张石发了一支,自己自顾自先点上了:“听你这口气,你同学应该不反对把动静闹腾大一点,是不?”

    张石也点上烟,喷了口烟雾,笑道:“他跟我一样,都是咱们彭州医学院的本科毕业,这次怎么也算得上衣锦还乡,动静越大,他脸上不是越有光彩么?”

    朱小君开心地笑了:“这就对了,该高调的时候就得高调。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保管让你同学风风光光地来彭州一趟。”

    见过了张石,了解到伽玛刀项目的经营情况比预想中的还要好许多,朱小君的心情大爽。他一边盘算着该怎么把张石同学来医院的动静弄的大一些,一边去了医院的行政办公楼,朱小君毕竟还挂着院长助理的职务,回来了,怎么也得在第一时间跟叶兆祥打声招呼。【愛↑去△小↓說△網w  qu 】

    早在一周前,秦宏远便通过彭州市委组织部向肿瘤医院下发了关于朱小君的借调函,所以,叶兆祥对这一个礼拜朱小君的不在岗倒也是清楚,只不过,他没想到朱小君回来的那么快。

    “你小子,什么事被借调走了?事先也不给我打声招呼,怎么,不把我叶兆祥当自己人啊?”虽然有些突兀,但见到了突然出现的朱小君,叶兆祥还是很高兴,忍不住跟朱小君开起了玩笑。

    朱小君拿捏出一副很惘然的样子:“事先我也不知道啊,那天下了班我刚回到家,就被两名警察给带走了,弄的一个小区的人都在瞎传,说我是被警察给抓走的。”

    “警察把你给带走的?到底是什么单位借调你啊?”

    朱小君点了支烟,在叶兆祥的桌面上寻觅了一圈,却没看得到烟灰缸。

    叶兆祥在做副院长的时候还偶尔抽上一两支,但去掉了副字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与三天前把烟给戒了,所以,办公室中也没备烟具。

    朱小君晃悠到饮水机旁,拿了个纸杯接了点水,当成了烟灰缸。

    “也没啥好保密的,不过,找我的那个单位确实是个秘密单位,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是干啥的。只知道他们有几个伤员,全都是复合伤。那啥,我不是在瞅出血点方面上还行吗,估计是那位省里的赵秘书给他们说的,所以就把我给借过去了。”

    “那手术还成功吗?”叶兆祥从办公桌的低柜中拿出了一条大中华,丢给了朱小君。

    朱小君接过了烟,嘿嘿一笑:“绝对没给咱医院丢脸!”

    叶兆祥笑逐颜开,可是只一闪,脸色便阴沉了下来:“小君啊!上次你说的医院要改制的事情,看来是真的哦!”

    朱小君装作很吃惊的样子:“真要改制?那我们这些人不就成了被资本家无情剥削的打工仔了吗?”

    叶兆祥一脸严肃道:“是啊!医院一改制,资本方势必一味要求效益,那医院的未来……哎,杀鸡取卵,目光短浅啊!”

    朱小君问道:“叶院长,现在这事进行到哪一步了?咱们还有机会扭转回来么?”

    叶兆祥叹了口气,回道:“表面上看这件事似乎八字没一撇,可我通过一些渠道打听到,市里的主要领导基本上都点了头,剩下的只是走流程而已。”

    朱小君张大了嘴巴,半天没说话。

    叶兆祥又道:“我曾想发动医院的职工,写个联名信向上面反映一下反对的声音,可是,医院的心不齐啊!”

    朱小君叹了口气:“外科片……外科片的那些家伙都被吴东城洗了脑了,肯定不会支持你啊!可是,他们都是猪脑子么?不知道改制之后,最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医护人员么?”

    叶兆祥勉强一笑道:“外科医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也就罢了,可内科片也有不少人赞同改制,哎!”

    朱小君又拿出了一支烟,就着刚才的烟头续了火,静想了片刻,抬起头看着叶兆祥,信誓旦旦道:“叶院长,我觉得我们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外科片可能只是因为不想支持你而反对联名信,就算那些支持改制的人,我想也会有转变看法的可能,关键是得有人去做工作。叶院长,如果你信任我朱小君,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做,如何?”

    事实上,叶兆祥早有此意,兜了一个大弯子才终于达到了目的,顿时笑开了:“你愿意来做这件事,我高兴都来不及,还说什么信任不信任,不信任你,我又怎么会让你来做我的助理呢?”

    朱小君挠了挠头,道:“算我说错话了!错了就认罚,原来我打算用一个礼拜的时间做好这件事,这样吧,罚我三天内,给你弄出个三百医生签名的联名信,怎么样?”

    “三百医生?”叶兆祥有些吃惊了。

    肿瘤医院的临床医生全算上也不过三百出头,就算加上辅助科室比如影像科病理科等科室,医生总数也不过四百多一点,朱小君一开口就是三百,那可是四分之三的比例啊!

    “你不信?”朱小君上前一步,躬下身子凑近了叶兆祥,小声道:“别忘了,我跟吕保奇的关系很不错……”

    叶兆祥皱着眉头想了想,有些迟疑:“这样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朱小君淡淡一笑,道:“我让吕保奇安排个饭局,把那些油盐不进的人请上一顿,啥都不说,但谁都明白。会出什么岔子呢?”

    叶兆祥终于点了头:“嗯,这样做很好,你放手去做吧,费用方面……”

    朱小君打断了叶兆祥的话:“我一个伽玛刀中心,接下来还有个生物治疗中心,赚到的钱还会付不起这点饭钱?”

    叶兆祥会意地笑了:“你刚说到生物治疗,对了,张石的那个同学来咱们医院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安排呀?”

    朱小君一撇嘴,道:“我这不是来请示你的吗,你不提,我都差点给忘了。”

    叶兆祥笑了下,道:“以我的意见,张石的那位同学很不错,很有水平,应该把影响力做大一些,上次我也把个人意见告诉张石了,当然,这也得看锅下菜,若是张石同学不情愿的话,那就低调一点。”

    朱小君又一撇嘴,道:“老美那边的人,都爱显摆,张石的同学在老美那边能混得开,想必也造就了爱显摆的性格。叶院长,咱就不管他乐意不乐意了,只要对咱医院有好处,就把动静闹大点好了!”

    叶兆祥思考了一下,道:“我也觉得只搞个院内讲座太浪费,要不我安排一下,通过医学会,把讲座的层次提高一下?”

    朱小君大喜道:“这感情好啊!另外我还想通过媒体宣传一下,叶院长,不知道你是否支持啊?”

    叶兆祥指着朱小君笑道:“又说错话了不是?你不是刚说过,只要对咱们医院有好处,管他乐意不乐意吗?那现在通过媒体宣传一下,是不是对医院有好处呢?”

    朱小君回道:“我觉得应该有好处吧!”

    叶兆祥笑道:“那你还管我乐意不乐意呢?哈哈,你放手去做吧,我完全支持你!”

    这一番交流谈话下来,叶兆祥和朱小君都达到了各自的目的,尤其是叶兆祥,自认为引着朱小君主动承担了联名信的任务,实在是收获颇丰。

    但真正的赢家根本不是叶兆祥,而是朱小君。

    以弱势地位跟强势地位的人进行交流谈话,从头到尾没有一句是说服类的言语,假若有第三者在场的话,这位第三者可以证明,朱小君从头到尾都是在引着叶兆祥说话,而叶兆祥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是朱小君所预料到的。

    这种境况的谈话看上去像是一种巧合或者是一种顺理成章,但其根本原因却是朱小君在谈话之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不单单是充分了解了叶兆祥的思想个性,更是对有可能出现的场景做足了心理准备和应对准备。

    不久之后,朱小君为了学习外企的管理经验,以一名普通职员的身份加入了一家跨国制药企业,在那里,他结识了全申海甚至是全国最牛叉的医药营销培训师章航,而章航对朱小君的谈话沟通技巧赞赏有加,一口咬定朱小君是受过营销专业培训的。但事实上,朱小君根本没参加过这类培训,他的能力,或许只是一种天生的本能。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