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03章 当年江湖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吕保奇把电话打给了靳副台长,靳副台长就明白,这个忙是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从公的角度讲,吕保奇的保奇地产是彭州电视台的最大广告客户,而这几年,保奇地产在彭州的影响力已经达到了不怎么需要再投入广告的程度,只是碍着朋友的面子,吕保奇仍旧一年数千万地往电视台扔广告费。

    从私的角度讲,靳副台长在吕保奇这儿得到的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自己住的一套房产,他儿子住的一套房产,包括他老婆出租出去的两套房产,那可都是几乎没花什么钱就从人家吕保奇手上买下来的。

    靳副台长上道,吕保奇更上道,电话中,吕保奇并没有做过分要求,只是说让《彭州热点》栏目组的人自己做决定。

    现在,朱小君的说词给了靳副台长一个报答吕保奇的大好机会。朱小君并没有要求要上《彭州热点》这个栏目,只是请求他们帮个忙出把力,为了这个能给老百姓带来医疗上的巨大好处的事情出出谋划划策。对这种事,靳副台长做起表态,非常的轻松。

    《彭州热点》栏目组的人也都是明白人,靳副台长在台里主管项目经费的预算,多年来对《彭州热点》一直是关照有加,当靳副台长约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很清楚,只要是这档新闻不怎么出格的话,那靳副台长的面子该给还是必须得给的。

    原本就有着这样的准备,这会一听朱小君的这般措辞,众人在心中都觉得是更加无法推辞了。兰欣和栏目组的其他成员做了目光交流后,代表栏目组做了表态。

    “靳台长说到我们心里去了!我们都知道,当今医学,最发达的就是美国了,若是能让朱医生说的那位美国科学家能留给咱们彭州一两项领先技术,那的确是造福百姓的一件大好事。我们栏目组和靳台长的思想高度统一,也非常愿意帮这个忙出上一把力。至于具体的做法,我也是个外行,不如听听我们栏目组的策划主管小熊的意见吧!”

    兰欣所说的栏目策划小熊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长得是眉清目秀,猛一看跟个大姑娘似的。

    “肿瘤医院这次请来做交流的美国科学家是从咱们彭州医学院出去的,也就是说咱们彭州是他事业起步的始点,朱医生说他这次回来的目的是想衣锦还乡好好显摆显摆,那我们就顺着他的意思,迎合他的这份虚荣心,想让他产生一种满足感……这样一整套下来,我估计,那位美国科学家说不准就不想再回美国了。”

    小熊说的方案也没啥玄乎的,无非就是在接机、讲座以及单独采访三个环节上做出点噱头而已。但这些对于朱小君来说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彭州热点》栏目已经主动答应了上栏目。

    达到了目的的朱小君很是放松,他装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来,但实际上却没能听进去几个字。

    坐在朱小君对面的吕保奇一直保持着平静的微笑,但平静的外表之下,却是吕保奇波涛翻涌难以平复的心情。

    他能够想到朱小君是如何巧舌如簧地说服栏目组成员,他也能想到面对对方的质疑的时候,朱小君是如何淡定应对,但是,他万万没想到,朱小君竟然以如此角度来切入主题,不费吹灰之力,竟然让栏目组的人主动为他来出谋划策。

    吕保奇在心中呼喊了一声;真乃奇人也!

    这个奇人幸亏被自己揽入了麾下,若是被瘸四喜给招募了,那彭州这地界,说不准还真要变天了。

    策划小熊说完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兰欣接着话题说道:“小熊的策划案非常精彩,如果能落实下来,我想一定会达到我们的目的。但是,这里面有个不好解决的矛盾啊!靳台长,您批给我们栏目组的经费……”

    靳副台长哈哈一笑,道:“这有啥不好解决的?为老百姓办好事,多花点钱也是应该的,小兰啊,你估算一下,做好这档节目,得多少经费呢?”

    兰欣伸出了三根手指,侧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又多伸出一根手指。

    靳副台长又是呵呵一笑,道:“四万就四万,明天一早打份报告给我。”

    朱小君连忙道:“靳台长,这笔钱还是由我们医院来出吧!”

    靳副台长手一摆,道:“那怎么能行?好端端地一个为彭州百姓造福的事情,因为区区四万块的经费,变成了一个商业节目,那你让彭州百姓怎么看我们呢?”

    吕保奇笑呵呵地出来打了个圆场:“这样吧,下半年,我保奇地产增加一千万的广告预算,这一千万都放到《彭州热点》这个栏目间隙中,各位看可好?”

    吕保奇毕竟是了解电视台的分配机制的,他提出的这个方案,就相当于是《彭州热点》栏目拉到的广告费,不但对栏目经费有一定的帮助,对栏目组成员的奖金,亦有一定的好处。而《彭州热点》这个栏目多次曝光一些不良商家的黑心行为,因此很不受商家待见,平日里虽然收视率颇高,但拉广告的结果却一直不好。

    自然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饭局,便在这样的其乐融融的气氛下结束了。

    送走了电视台的一帮人,吕保奇把朱小君留了下来,说是想让朱小君陪他喝两杯茶。

    朱小君找了个机会跟张石打了个电话,然后便安心地陪着吕保奇喝茶了。

    吕保奇默不作声地喝了两杯茶之后,突然问道:“你认识瘸四喜这个人么?”

    朱小君虽然不明白吕保奇的用意,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有过一面之交。”

    吕保奇点了点头,又问道:“你怎么看这个人?”

    朱小君不假思索,答道:“一个不甘心屈人之下的人!”

    吕保奇微微颔首,道:“就这?能不能再详细一些?”

    朱小君笑了笑,拿出了手机,调到了自拍模式,递给了吕保奇:“喏,他除了比手机中的人年轻了十几岁,长得不如手机中的那一位,其他的,都像极了!”

    吕保奇接手机的时候是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的,等朱小君一说完,他恍然大笑:“说得好啊,又说了实话,又拍了我的马屁,呵呵,朱小君,你真是个人精,就刚才在饭局中做的那一套,让我吕保奇再学上个十年八年的,也是学不来的啊!”

    朱小君也跟着大笑起来:“有些东西,学是学不来的,那叫天赋。”

    吕保奇再一次爆发出爽朗的笑声。

    “有件事,我原本并不想麻烦你,但是,放着你这么一块奇才不用,我又心有不甘。呵呵,这样吧,朱小君,等你忙完美国专家的这件事,找个时间,咱们爷俩聊一聊,你帮我出出主意。”

    朱小君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瘸四喜早晚都会向你发起挑战的,吕叔,这其实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吕保奇惊奇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商量的就是瘸四喜的事情呢?你又是如何判断出来瘸四喜一定会挑战我的呢?”

    朱小君笑道:“你不是说我是个奇才吗?既然是奇才,那当然得有点未卜先知的能耐喽!”

    吕保奇第三次笑出声来:“好了,今天也不早了,就散了吧,你忙你的,忙完了,给我来个电话。”

    说散就散,吕保奇吩咐自己的司机老冯把朱小君送回家,说自己就不打算再动弹了,就在迎宾馆凑合一夜好了。

    路上,朱小君跟老冯聊起了瘸四喜的事情。

    瘸四喜成名于十二年前,那时,瘸四喜还是彭州技工专科学校的一名学生,彭州技工学校和彭州公安学院刚好是门挨门的两所学校,平日里同学们出出进进,难免会发生一些小摩擦。但技工学校的同学知道公安学院的那些未来警察都是些头只会往天上看的主,所以一般有了矛盾,多是技工学校的人吃亏受气。

    有一次,在离学校稍有点距离的一条街上,技工学校的三名同学跟一个陌生的同龄人发生了矛盾,三个技工学校的同学以多欺少,把那个落单的同龄人欺负了一顿。

    没想到,那个被欺负的同龄人竟然是公安学院的同学,这一下就不得了了,公安学院那边纠集了三十多人,冲进了技工学校,扬言不把凶手交出来,就血洗技工学校。

    一般而言,一个学校中喜欢闹事的学生也就那么几十个。技工学校的那帮人被公安学院的人逼到了一间大宿舍中,不敢露面,而这时,公安学院的帮手却越来越多,几近达到了百人之众。

    十二年前可不像现在手机如此普及,那时候,穷学生很少拥有手机的,所以二十多人只能干挤在大宿舍中不知所措,冲出去,必然挨揍,继续缩着头,迟早也会被公安学校的人冲进来。

    巧的是,他们躲进去的那间大宿舍刚好是瘸四喜所在的宿舍。

    瘸四喜是因为小时候做过腿部手术而落下的跛脚,但长大之后,这跛脚却也没影响了他的运动能力,只不过年少时候的阴影使得他的性格有些内向,但同时也赋予了他跟常人不一般的勇气。

    就在技工学校的人惊慌失措的时候,瘸四喜站了出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