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04章 五大铁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技工学校的那帮人中有认识瘸四喜的,连忙劝阻瘸四喜不要以卵击石。

    一个人出去对付人家近百口子,这哪里是以卵击石啊!以卵击石至少还能把石头给弄一身蛋黄蛋清的,一个瘸子出去面对近百大小伙子,最多也就是给人家当当沙袋而已。

    但倔强的瘸四喜毫不理会他人的劝阻,从桌上的台灯拧下了一只白炽灯泡拿在手上,毅然决然地走出了大宿舍,迎上了红了眼的公安学院的那帮人。

    面对公安学院那帮人质疑的目光,瘸四喜将白炽灯泡平放在左手手掌之上,然后拎起右拳,一拳砸了上去。

    白炽灯泡应声而碎,而瘸四喜的左手掌和右拳头也被划出了数道血口,但瘸四喜毫不在意,冲着公安学校那帮人淡淡一笑,将灯头和灯丝等铁质物品捡了出去,只剩下了一把碎玻璃。

    瘸四喜再一笑,然后张开嘴巴将这把碎玻璃全都摁进了口中,嘎嘣嘎嘣地大口嚼了起来……

    两道鲜血顺着瘸四喜的口角流淌了下来,但瘸四喜似乎浑然不觉不觉疼痛,依旧笑眯眯地看着公安学院的那帮人。

    僵持,只持续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

    公安学院那边为首的一个哥们叹了口气,走上前,拍了拍瘸四喜的肩,然后转过身,带着一帮弟兄默不作声地退去了。

    这只是瘸四喜的入道处女作。

    入了道的瘸四喜凭借着仗义的个性和超乎常人的智商,很快在社会上结交了一些能独当一面的好兄弟,比如老五和锤子。

    两年后,瘸四喜这帮人跟中山堂的关老二发生了一场血拼,在双方均战到精疲力尽无以为继的时候,瘸四喜约了关老二单挑。

    三刀六洞!

    瘸四喜自己扎了自己三刀,以这种复古的光棍斗狠方式将关老二彻底折服,从此奠定了瘸四喜在彭州地界的道上地位。

    近十年来,瘸四喜的实力不断增强,到了自以为可以挑战吕保奇江湖地位的程度了。这一次,瘸四喜是暗中支持了一个外来的房地产企业,在土地拍卖会上打了吕保奇一个措手不及,虽然那几天瘸四喜躲进了看守所中,看似这件事跟他毫无关系,但敏锐的吕保奇还是意识到了,是瘸四喜终于按捺不住,向他发出了挑战。

    了解了这些之后,朱小君也到了家,临下车的时候,他对老冯笑了笑,说了一句老冯怎么也想不明白是啥意思的话:“泡妞远不止献殷勤这一种办法。”

    等老冯回过神来想问问朱小君这句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的时候,朱小君却已经走远了。

    喝了酒,也办了事,这一夜,朱小君睡得格外的香。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的八点钟,要不是宫琳的电话,朱小君兴许还能继续睡下去。

    宫琳在电话中起初只是跟朱小君聊了些关于佟律新此行的一些安排,但朱小君知道,若是没有其他特殊的事情,宫琳是绝对不会这么早就给他打电话的。

    在朱小君的追问下,宫琳终于说出了重点。

    “昨天,唐氏集团人力资源部的人找我谈话了。”

    “几个意思?他们要赶你走?”

    “那倒没这么说,他们明面上的意思是安排我去西平市,那里有我们唐氏刚建的一家心血管医院,让我去负责那家医院的管理。”

    “西平?心血管医院?有多大规模的一家医院?”

    “其实也就是五六十张床的一个门诊部!”

    “卧靠,这不跟赶你滚蛋是一回事么?”朱小君一激动,居然冲着宫琳说起了粗口。

    “是啊,还不如直接跟我明说呢!”宫琳却根本没在意朱小君的粗口。

    “你不能离开唐氏,在唐伟兴的死因没搞明白之前,你哪里都不能去,就呆在彭州。”

    “可是,人力资源部那边的话说得也很绝了,我若是不服从安排,那……”

    “那什么那!宫琳,你稍安勿躁,不出三天,我保证那个蒋光腚得收回成命!”

    “你有什么好办法?”

    “现在还没想到……不,应该说还没想好,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朱小君做事,什么时候吹过牛,牛皮?”朱小君原本是想说‘牛逼’来着,可是话到了嘴边,又硬生生吞了回去,改成了‘牛皮’。

    朱小君在电话中说是没想好,但这种事对朱小君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多难的事情,在讲电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办法。

    唐氏在彭州的华海医院是借着肿瘤医院的内乱才提升的业绩,而且近几个月的业绩都有持续性的增长,因此蒋光鼎才敢于把宫琳调离彭州。若是能让华海医院遭受到某种突然的而且稍显复杂的打击的话,那么蒋光鼎还敢做出这样的决定么?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倒霉的将会是华海医院的院长方新宇。

    朱小君起了床,穿了衣服,洗漱完毕后,在一张a4纸上写了方新宇的名字,然后对着这张纸,正儿八经地做了三鞠躬,还点了一支香烟放到了这张纸的前面。

    “方院长啊,不是我朱小君存心要害你,这也是迫不得已啊!蒋光腚要对付宫琳,您老人家若是肯帮上宫琳一把的话,蒋光腚也不会如此猖狂,一定是您迫于蒋光腚的淫威,跟他穿了一条裤子,助纣为虐了是不是?所以啊,您落了这个下场,谁也不要怪,乖乖地退休回家抱孙子去吧!”

    为方新宇祈祷之后,朱小君拿起了手机,拨通了胡恩球的电话。

    经过肿瘤医院的那场内斗,朱小君发现,胡恩球他老爸还真是一个非常管用的资源。

    胡恩球一听朱小君的目的,吓得差点没把手机给扔了,连声对朱小君说不可能。

    朱小君很不屑地反问道:“混球,你读没读过高中啊,知不知道这世上就没有绝对不可能的事?我知道,你老爹现在正在全力追逐检察院一把手的位置,但是办这个案子也用不着他老人家亲自出手啊!”

    胡恩球解释说:“你不懂!胡老爷子现在追寻的处世之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无过便是功,哪会有闲心管华海医院这种小苍蝇的事?”

    朱小君嘿嘿一笑,道:“若是他答应了,我可以给他牵条线,让他结识一下省里的赵世宏,或许胡老爷子就会改变初衷呢?”

    胡恩球一惊:“赵世宏?就是省城的那位二号首长?”

    朱小君再一笑:“除了他,谁还能引起胡老爷子的兴趣?”

    胡恩球顿时来了精神:“这事要是能成的话,我估计胡老爷子都会感激了你朱小君的八辈祖宗了。行了,我这就忽悠老家伙去,你等我电话吧!”

    安排好胡恩球这边,朱小君又给赵世宏的大姐打了个电话,把佟律新要来彭州的事情简单告诉了大姐,当然,对佟律新的水平,朱小君又添了点油加了点醋。

    “大姐啊,佟教授这次来咱们彭州的日程安排的相当的紧,不过啊,以我的关系,还是能为大妈寄出半个小时的时间,只是不好说能安排在今天晚上还是明天上午,要不你们做好准备随时等我电话?”

    一听说朱小君可以安排美国最牛的免疫细胞领域的专家为老妈看病,赵大姐激动地差点说不出话来,哪里还会在意朱小君所说的方案,自然是连声答应了下来。

    安排好一切的朱小君悠闲自得地晃悠到了医院,开始了一天的无所事事的工作。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张石找上了门来,询问朱小君对接机的安排,朱小君笑了笑,道:“我怎么发现你跟佟律新就像是一对好基友似的,总是牵肠挂肚的……”

    张石呵呵一笑,打断了朱小君:“还真被你给说准了,不是说这世上有四大铁吗?你知道哪四大铁不?”

    朱小君顺口答道:“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还有一起分过赃。”

    张石笑道:“我跟老佟的关系,除了这四大铁之外还得加上一起同过床,你说,是不是比老婆还要亲啊!”

    朱小君眼皮一翻,道:“不对,你们什么时候一起扛过枪?大学军训可不算数!”

    张石一扭腰,将胯下往前挺了挺,手上做出了一个八字:“我们俩扛的是手枪。”

    朱小君大叫一声:“卧槽,那真是足够铁啊!”

    玩笑开过,张石换了副较为严肃的表情,说道:“老佟他幼年时父母双亡,是跟着叔叔婶婶长大的,所以这个人比较敏感,我就担心在安排上有所疏忽,他不像是咱们兄弟这样的性格。”

    朱小君点了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放心吧张石,所有的安排都已经妥妥的,下午三点钟,咱们俩和叶院长一块去机场接他。”

    张石大喜道:“叶院长也会亲自去接机?老朱,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哦。”

    朱小君习惯性地练起了装逼神功:“我骗你?有意思吗?我朱小君是什么人?我朱小君的要求,叶院长怎么着也得给些面子不是?”

    正说着,叶兆祥打来了电话,询问佟律新的航班几点钟落地。

    朱小君把手机调到了免提模式,当着张石的面汇报道:“他航班不延误的话是四点半到,因为同行的还有电视台《彭州热点》栏目组,所以咱们得三点钟就出发,跟电视台的人汇合之后,再一同前往机场。”

    叶兆祥叮嘱了一句:“我两点半要接见一位客人,你两点五十分给我打个电话提醒我一下。”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