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07章 今夜餐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接到了唐氏总部重新任命的宫琳立即约见了朱小君。

    原本为了表示感谢,宫琳请朱小君吃上一顿也实属正常,可是,宫琳约见朱小君的地点却有些蹊跷。

    那是一家彭州年轻人尤其是情侣们最爱去的一家餐厅。

    单是餐厅的名字就够暧昧的,叫什么‘今夜’。事实上这家餐厅的老板只是当年四大天王之一的黎明的一个粉丝,超级喜欢黎明的成名作《今夜你会不会来》才给自己的餐厅起了这么个名字。偏偏凑巧的是,这家餐厅的地址又在彭州主干道淮海路的214号。

    久而久之,这家叫今夜的餐厅便成了彭州青年们心中的约炮见面的最佳场所。

    宫琳选择这家餐厅,并不是想对朱小君暗示什么,她只不过是因为对彭州并不是非常熟悉,又想着找一个优雅且稍有西方色调的环境跟朱小君好好说说话聊聊天。以宫琳的习惯,她首选的应该是西餐厅,可是,彭州人都是一副不鸟西餐的尿性,偌大一个城市,居然找不到一家像样的西餐厅,除了屈指可数的那几家五星级酒店。同时,宫琳又熟悉朱小君的个性,知道朱小君不喜欢那种吃个饭还要西装革履的场合,所以只能上网去寻找替代的场所。

    于是,这家叫今夜的特色餐厅便进入了宫琳的视线。

    宫琳哪里知道,这今夜餐厅还有着那么多的噱头。

    宫琳不知道,而朱小君同样不清楚。

    朱小君离开彭州去省城读了个五年的医学本科,回来后又忙这忙那的,对那些社会上流行的事情已经极少去关心了,什么今夜昨天,他也是同样不知情。所以,当宫琳把餐厅地址和名字发给朱小君的时候,朱小君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按理说这二人也是人精级的人物了,尤其是宫琳,对身边事物极为敏感,可是因为心中的目的性太强,因而在走进这家餐厅的时候,居然没有注意到它的与众不同。

    落了座,点了餐,当一位身着白色西装的小提琴手走到二人餐桌旁,深情地演奏起《今夜你会不会来》的旋律的时候,朱小君才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大声说话肯定不合适,小声告诉宫琳,宫琳又听不见,情急之下,朱小君从包里掏出了纸和笔,写了一句:“看四周,情形不对。”

    宫琳往四周一打量,俊俏的脸庞顿时红透了一多半。

    这餐厅的布置很是特殊,各个台面之间相隔的甚远,台面上的光线虽然还算亮堂,但台面两侧客人所坐的位置却是灯光昏暗。

    每张台面的餐客都是两个人,绝大多数都是卿卿我我的一男一女,有几张台面上的男女干脆坐到了一起,搂着,或抱着,或啃着。

    极个别的台面上的餐客居然还是同性……

    宫琳连忙在纸上给朱小君做了个回复:“要不,咱们换个地方?”

    朱小君回道:“既来之则安之,这个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店了。”

    这时,小提琴手已经演奏完了那曲《今夜你会不会来》,但见到朱小君和宫琳毫无反应,于是又换了一曲《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宫琳终于听懂了小提琴手的意思,赶忙捂着嘴在纸上写道:“人家再问你要小费哩!”

    朱小君回过神来,连忙拿出了钱夹,随手抽出了几张,放进了那小提琴手的脚下的琴盒中。

    待那小提琴手演奏完毕,低头收拾琴盒的时候,禁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今夜’这家餐厅装修的虽然还算上档次,但因为客源多数都是经济实力很一般的年轻人,而且都还是掏自己腰包消费,所以它的消费层次并不怎么高。

    那位小提琴手在‘今夜’做了快两年了,平时得到的消费多数都是十块二十块,只是偶尔会见到五十和一百,可这一次,琴盒里竟然散落着五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

    这,怎么能不让小提琴手发出惊呼声呢!

    待小提琴手离开之后,这边也安静了下来,宫琳笑着问道:“你是不是看人家长得漂亮就……”

    朱小君打断了宫琳的调侃:“我这个人好像缺乏点激(基)情。”

    宫琳捂着小嘴笑道:“你是真没看出来,还是装着没看出来?那个拉小提琴的是个女孩子啊!”

    “女孩子?”朱小君着实吃了一惊:“不可能吧,我怎么没看出来?”

    这时,两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侍者推着小车走了过来,将朱小君他们点的菜一一上齐。朱小君忍不住好奇,拉着其中的一位侍者问道:“哥们,问你个事哦,你们那位拉小提琴的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那侍者的回答却让朱小君差点喷血:“先生认为他是男人,那他就是男人,先生认为她是女人,那她就是女人。”

    朱小君一拉脸,就要发火:“我去,你这叫哪门子的说法啊!”

    那侍者却不慌不忙地回了朱小君一句:“她就是一把琴,而琴是没有性别的,先生,您若是真想知道她是男还是女,不如我把她叫过来,您亲自询问。”

    朱小君摆了摆手,颇为无奈地打发了那侍者:“算了,你忙你的吧。”

    对面的宫琳扑哧一声笑了:“没想到啊,咱们朱小君也有吃瘪说不上来话的时候。”

    朱小君白了宫琳一眼:“你再笑话我,信不信三天之内,我让你去西平报到去。”

    宫琳依旧笑着:“信!怎能不信?你现在就是说能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我都信!”

    也不知是朱小君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或是故意而为之,总之是他的神色忽然黯淡下来,叹了口气,幽幽道:“就算我能摘下星星来,可是我又能送给谁呢?”

    或是说者无心,但听者总有意,宫琳的脸忽然又红了起来。

    尬尴,维持了数分钟的时间。

    当小提琴的声音在餐厅的另一个位置再次想起的时候,朱小君才打破了这种尬尴,他招呼了宫琳一声:“赶紧吃东西,再不吃,凉菜都冷了。”

    二人都不再多话,默默地吃了点东西,宫琳终究没能憋得住,又提起了唐伟兴的事情。

    “小君,你上次对我说,我们董事长的事情……”

    “申海警方调查过了,说唐伟兴确实是死于心肌梗死,所以他们并不打算重视这事。但是,我却一直不能解除对蒋光鼎的怀疑,宫琳,这也是我为什么莪不想让你离开彭州去西平的一个主要原因。毕竟这彭州距离申海比较近一些,而且在你们唐氏集团中的重要度要高一些,在这儿,才能更好的监视蒋光鼎。”

    不知为什么,宫琳的表情中居然掺杂了些许失落的成分:“我也在怀疑蒋光鼎,可是,我们该怎样才能拿到证据呢?”

    朱小君轻轻地摇了摇头:“最直接有效的办法是尸体解剖,彻底查清楚你们唐总心肌梗死的原因,可惜的是我们得不到这样的机会……现在对我们来说,或许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逼迫蒋光鼎自乱阵脚暴露出真相来。”

    宫琳叹道:“可他有唐歆的支持,我们怎么逼迫他啊?”

    朱小君笑道:“唐歆今天会支持他,不代表明天还会支持他,只要我们办法得当,迟早有一天会达到让唐歆抛弃蒋光鼎的目的!”

    宫琳睁大了眼:“你是说故意让他们俩产生矛盾?”

    见朱小君点了点头,宫琳又道:“据我所知,蒋光鼎的个人生活极为干净,而且性格上又是唐歆所欣赏的那种,想让他们俩产生矛盾,实在是天方夜谭啊!”

    朱小君摸了下鼻子,笑道:“不难,我给唐歆来个美男计,保证蒋光鼎用不了多久就得失宠!”

    宫琳和朱小君相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宫琳却是一个洞察力极强的女人,对朱小君的这个一说假话和大话就会不自主摸鼻子的习惯早就了解了,所以她便顺着朱小君的玩笑继续了下去。

    “我原本还想牺牲自己对蒋光鼎实行美人计呢,既然朱大老板愿意献身,那我也就省下了。”

    朱小君呵呵一笑,道:“为了保险起见,不如咱们俩一起上?双管齐下!”

    宫琳一捂嘴,笑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朱小君,你就给我说说嘛,你心里的计划到底是怎样的?”

    朱小君端起面前的饮料杯,凝视着杯中的水果颗粒,缓缓地说道:“你说,在唐氏集团的业务和蒋光鼎这个人之间,对唐歆来说,哪一个更重要?”

    宫琳虽然没明白朱小君这句话的含义,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当然是唐氏集团的业务更重要了!”

    “那么,若是因为蒋光鼎的存在而影响了唐氏集团的业务的话,那你说,唐歆会如何反应?”

    宫琳的双眸闪烁出异样的光芒:“唐歆绝不会因为蒋光鼎而毁了唐氏的根基!”

    朱小君点了支烟,狠狠地抽了两口:“那我们就开始和唐氏集团斗上一斗,打垮唐氏!”

    “打垮唐氏?朱小君,你疯了么?咱们现在哪有这份实力啊?”

    朱小君淡淡一笑:“我刚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我摸鼻子?”

    宫琳一愣,随后摇头。

    朱小君点了点头:“那就是了,这就说明,我朱小君刚才并非是在说大话。”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