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08章 暧昧之后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宫琳很想给朱小君泼一泼冷水,质问朱小君一句,谁给的你那么大的信心?

    要知道,唐氏集团现在与医疗产业中已经近似于航空母舰的级别,而朱小君的奇江医疗,不过是这个行业中的一只小舢板,划着一只小舢板去跟人家一艘航空母舰去战斗……宫琳禁不住都要打哆嗦了。

    但转念一想,朱小君这小子鬼主意奇多,谁又能知道他心里想着的战略战术呢?小舢板能不能战胜了航空母舰,最关键的不还是在于谁来驾驶这个船只么?

    这么一想,宫琳对朱小君又充满了信心。

    “朱小君,我知道你不是在说大话,可是,这么做,得多久才能战胜唐氏集团啊?”

    “多久?”朱小君装模做样地掰着手指头计算了起来:“嗯,多则一百年……”

    宫琳扑哧一声笑了:“那我们不都成精了?”

    “少则六个月!”

    “六个月?”宫琳吃了一惊,可细看朱小君,他却根本没有摸鼻子的欲望。“六个月,怎么可能?就算你把华海医院整的关了门,不过华海医院也不过是唐氏的二十分之一啊!”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宫琳,你把华海医院当成唐氏集团的蚁穴,说不准,真得能毁了唐氏这个千里之堤。”

    宫琳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唐氏对各个医院的管理都是并联结构,相互之间,并没有业务关联,很难做到你说的那种结果呀!”

    朱小君很隐晦地笑了下,道:“山人自有妙计,现在时机尚不成熟,就让我们静观其变吧。”

    宫琳眨了眨眼,还想继续问些什么,刚巧被转过来的小提琴手给打断了。

    朱小君招了招手,在那小提琴手的耳边耳语了两句,那名小提琴手对朱小君充满了好感,带着灿烂的笑容连连点头,然后舒展开架势,对着宫琳拉起了一首曲子:《最浪漫的事》。

    旋律一响起,宫琳的脸颊顿时又生出了红晕,而朱小君连忙叫了停。

    “那,那啥,这曲子不合适,换一首,就换那首……”

    宫琳却打断了朱小君:“不要换了,其实我喜欢的一首歌就是这一首《最浪漫的事》。

    一曲奏罢,朱小君又拿出了钱包,那小提琴手莞尔一笑,挡住了:“这一首是我对您的感谢,您要是再给我钱的话,那我今天就下不了班了。”

    这声音清脆悦耳,分明就是一个小姑娘才有的嗓音。

    朱小君笑了笑,也没再坚持。

    琴手离开之后,宫琳笑着问道:“你刚才给人家小姑娘说什么来了?是不是对人家动心思了?”

    朱小君坏坏地笑了:“我对着一个大美人还想着那个小美人,你说我累不累啊?”

    这句连夸带调的话使得宫琳的脸又开始发烫起来。

    按理说,宫琳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在场面上,难免会有些戏谑成分的调情言语,宫琳面对这种男人,总是能够从容应对,在不失大体不得罪人的前提下,轻轻松松地化解掉男人们的挑逗。

    可是,唯独面对朱小君的时候,宫琳竟然像是一个失去了内功的侠者一般,空有无数招数,可就是使不出来。

    不单是使不出来练就的这些应对招数,就连情绪心思也变成了未谙世事的少女一般,稍有些暧昧成分,就会引得她红晕上脸,心跳加快。

    “可惜啊,你说的那个大美人,已经是个有夫之妇了!”宫琳幽幽地叹了一声,她强迫着自己赶快平静下来,赶快恢复到那种以前的宫琳的状态。

    朱小君刚想更进一步,可餐厅却突然停电了,四下里顿时一片漆黑。

    这实际上是这家餐厅的一个节目,要的就是这种氛围,好让女孩子突然感觉到惊慌恐怖,而不自觉地投入到男孩子的怀抱中。

    可惜的是,宫琳的心态已经过了那种年龄阶段了,突然停电,刚好给了她一个平复自己的机会。

    也就是三两分钟,餐厅恢复了光明,宫琳看了看朱小君,指了指台面:“还要添点什么么?”

    朱小君明白宫琳已经有了走的意思,所以拍了下巴掌,叫来了黑衣侍者。

    宫琳要抢着买单,可动作晚了一步,朱小君已经很牛逼地甩出了四张百元大钞。

    黑衣侍者规规矩矩汇报说:“您一共消费了三百一十二元,零头免掉,收您三百一十元,要找您九十,请先生稍等!”

    朱小君摆了摆手,帮宫琳穿上了风衣:“不必了,找的零钱就归你了!”

    出了餐厅,朱小君站在街边想拦辆出租车,宫琳在身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向朱小君提出了要求:“小君,先别打车,陪我走走好吗?”

    朱小君转过身来,绅士一般地拱起了胳臂。

    宫琳迟疑了一下,还是挽住了朱小君。

    刚走出几步,朱小君突然笑道:“你说我会不会遭人打呀?”

    宫琳侧抬着脸看这朱小君,柔声问道:“为什么?”

    朱小君嘿嘿一笑,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呗!”

    宫琳笑着问道:“什么意思?”

    朱小君叹了口气,道:“这世上,有许多男人会以护花使者自居,今天看到了你这朵鲜花插在了我这坨牛粪上……”

    宫琳咯咯咯笑开了:“你说得不对,你怎么能是牛粪呢?你分明是……”

    “猪粪!”朱小君抢着,几乎跟宫琳是同时说出的这个词汇。

    宫琳笑得更开心了。

    朱小君侧脸看着笑的花枝乱颤的宫琳,心中涌出来一股冲动,很想把她一把揽在怀中,然后……

    可心思刚起,宫琳却突然止住了笑,神色也变得黯然,她拢了下头发,声音显得很疲惫:“朱小君,我累了,咱们还是打车回去吧!”

    朱小君一愣:“怎么啦?你又想起你们董事长了么?”

    宫琳黯然摇头,道:“不是,你就别再问了,我真的累了!”

    朱小君顺从了宫琳的意思,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搀扶着宫琳来到了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将宫琳送到了她所住的小区的时候,朱小君准备下车将宫琳送到楼上,可宫琳却拦住了:“我自己回去好了!”

    宫琳很了解朱小君的习性,反过来,朱小君更是了解宫琳的个性。刚才宫琳拒绝朱小君时的口气便告诉了朱小君,这事没商量,就算你下了车,我同样还是要一个人回家。

    朱小君轻轻地摇了下头叹了口气,也没有坚持下去,便跟宫琳分了手。

    宫琳向前走了几步,听到了身后汽车启动的声音,忍不住转过身来,看着远去的出租车的背影,幽幽地叹了一句:“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得不到我喜欢的呢?”

    朱小君回到了家,掏钥匙开门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异样。

    他有个习惯,就是在出门的时候,要把门锁反锁一圈,朱小君相信自己的这种习惯,但刚才开门的时候,他只拧了半圈便打开了房门。

    这说明,有人在他之前用钥匙开了门。

    这个人,出了秦璐,还能有谁?

    既然知道了秦璐在屋里,朱小君就不能不多一个心眼,几天没见了,谁知道那个悍妇是不是手痒痒了,要折腾折腾自己才会过瘾啊!

    猛一推门,然后身子急速向后撤离,以防止秦璐躲在门口对自己发动突然袭击。

    可惜,这一招白用了,人家秦璐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根本就没有对付朱小君的打算。

    “干嘛呀?跟个猴子似的,跳来跳去。”秦璐转过头来,一脸愕然地看着朱小君。

    朱小君挠了挠头,进了屋,关了门:“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呢!”

    “有我这样漂亮的贼吗?”

    朱小君走到冰箱旁,拿出了一听啤酒:“怎么没有?天下无贼里的刘若英,就比你漂亮多了。”

    秦璐瞪起了眼镜:“你再说一遍?”

    朱小君连忙改口:“她比你丑!行了吧?”

    秦璐惯性回答了一句:“这还差不多……你个死猪头,敢说老娘丑?”说着,就要卷袖子。

    朱小君连忙再次改口:“她没有你丑……你比她丑……你没有她丑……”一边嚷嚷着,一边围着沙发转着圈,手拿着那听啤酒,对向了咄咄逼人的秦璐。

    秦璐的一只脚踏上了沙发:“小子,你最好乖乖地给我站住,不然的话,老娘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朱小君脖子一梗,顶了回去:“卧靠,明天是阴天有雨,当然见不到太阳。”

    秦璐低吼了一声,就要准备从沙发上飞过去,却见到朱小君身形一晃,钻进了自己的卧房,死顶着房门。

    “你出来!”

    “我就不出来,有种你把门给拆了?”

    “你这叫缩头乌龟知道不?丢不丢人啊?”

    “乌龟寿命长你知道不?难道出去被你暴打一顿就不丢人了么?”

    “你出来,我保证不打你!”

    “我不信!”

    “我啥时候骗过你啊?”

    “你啥时候没骗过我啊!”

    “卧靠,老娘这次真不骗你,好吧,我跟你说实话吧,老娘想喝酒了,兜里又没钱了,所以才来找你,想让你请老娘搓一顿的,我要是打了你一顿,谁来请我喝酒啊!”

    朱小君将信将疑,把房门闪开了半张脸宽的一条缝:“你发誓?”

    秦璐叹了口气:“我发誓,我要是骗了你,出门就让汽车撞。”

    朱小君这才开了门,走了出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