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09章 多个跟屁虫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璐瞅准了空挡,一把拧住了朱小君的耳朵。【愛↑去△小↓說△網w  qu 】

    “老娘情愿被车撞,也绝不能饶了你这个死猪头!”

    此时的朱小君已非数月前的朱小君,警察专练的十六路擒拿套路他已经练得纯熟,对付一般人也就是三五招的小事,但是在秦璐面前,朱小君还是不敢造次,只能乖乖地哀嚎讨饶。

    “服不服?”

    “服!”

    “心里在咒骂老娘是不?”

    “小的不敢!”

    “请不请老娘喝酒?”

    “请!必须请!”

    秦璐这才放开了朱小君。

    “走吧?”

    “走?上哪去?冰箱里有的是啤酒,还不够你喝的?”

    “我要喝白酒,白瓶绿标二锅头,老娘的挚爱。”

    “不就是二锅头吗?家里也有。”

    朱小君像变戏法一样,从电视柜旁边的小柜子中拿出了两瓶:“够么?不够里面还有!”

    “你请老娘喝干酒呀?好歹也得来电下酒菜啊!”

    “你稍等,我这就下厨房给你弄俩菜出来。”

    秦璐的脸上又显现出狰狞的神色了。

    “刚才还没过瘾是不?”

    朱小君赶紧捂住了双耳:“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在秦璐的逼迫下,朱小君乖乖地跟着下了楼,去了小区附近的一家小酒馆。

    此时刚好是晚上接近九点钟的样子,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可是,就在那家小酒馆的门口,居然还有一个年轻人在那儿摆摊练武。

    虽然已是三月底的初春,但春寒料峭,多数人还未脱下冬装,可那个摆摊练武的年轻人却打着赤膊。

    或许是他因为方便,也或许是他根本不嫌冷,但朱小君却注意到,那年轻人摊子一旁的行李上,也不过就是搭了一件破旧的单薄的外衣而已。

    更悲催的是,年轻人的练武摊子的四周根本没几个人。

    年轻人一套拳路打下来,打赏的更是寥寥无几,而且,那几个打赏的,也无非就是扔个一块几毛的零钞而已。

    朱小君对着秦璐向那年轻人努了努嘴:“秦老大,你是高手,你看那年轻人的身手怎么样?是花架子还是真功夫啊?”

    秦璐认真地看了几眼,道:“凭感觉,我拿不下他!”

    “这么厉害?”朱小君惊呼道。

    秦璐摇了摇头:“厉害有个屁用!能刀枪不入?能挡得过子弹?”

    正说着,那年轻人正要演练下一路拳法,可忽然身子摇晃了一下,差一点摔倒在地上。四周看热闹的发出了一阵哄笑,继而全都散了。

    那年轻人显得很木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眼前的破茶缸中的稀松的零钞,默默地发着呆。

    朱小君看不下去了,走过去,蹲到了那年轻人的面前。

    “怎么了?刚才我看到你差点晕倒。”

    “我饿!”

    “饿?”朱小君指了指那只破茶缸:“为什么不去买吃的?”

    “看病!”

    “看病?给谁看病?”

    “忘了!”

    “忘了?”朱小君禁不住挠了挠头:“哦,那个人姓王,叫王乐,是吗?”

    那年轻人木讷地摇了摇头:“忘了!”

    朱小君笑了:“那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陈东!”

    “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

    “小东啊!哥哥请你吃东西,好吗?”

    陈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了眼朱小君身后的秦璐。

    “小东,不要怕,姐姐也是个好人,不会不答应的,是不是啊,秦老大?”

    秦璐带着笑,点了点头。

    陈东这才狠劲地点了几下头。

    三个人进了小酒馆,朱小君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摆满了整整一张条桌。

    还别说,陈东还真是饿了,风卷残云狼吞虎咽,不多会,就吃了五六碗米饭和一多半菜肴。

    朱小君一边陪着秦璐喝酒,一边不住地往陈东的碗里夹菜。

    “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正在读高四,也是能吃的很,每天就两种感觉,吃饱了,又饿了。”

    秦璐这一天似乎有些反常,不像以往喝酒那样,酒量虽然比不上朱小君,但酒胆绝对不比朱小君小,而且酒风甚为刚猛。

    今天的秦璐只是一小口一小口地饮啜,菜也没吃上几口。

    就连朱小君说话的时候,她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朱小君举起杯子,像秦璐示意了一下,然后咕咚干掉了半杯,指了下正在埋头往肚子里扒拉米饭的陈东,对秦璐道:“不许使脸色哦!”

    秦璐翻了个白眼:“你丫说什么呢?老……我是在寻思一个问题。”

    朱小君笑了,举了举酒杯算是给秦璐赔了不是:“你寻思啥问题?”

    秦璐指了指陈东:“他晚上都睡哪儿?还有,明天怎么办?你这一顿饭能管几天饱啊?”

    朱小君一听秦璐这么说,想想还真是个问题,于是便问道:“小东啊,你家住在哪里呀?”

    陈东仰起脸来:“没家。”

    朱小君禁不住一愣:“那你夜里都睡哪儿?”

    “马路!”

    朱小君的心里止不住一阵抽搐。

    “这么冷的天,睡在马路上,不冷吗?”

    陈东将碗里的几粒残留的米粒扒拉到了嘴里:“冷!”

    朱小君看着陈东像是没吃饱的样子,于是叫了店老板,又要了两碗米饭,摆到了陈东的面前:“小东啊,先喝点热茶,别噎着了。”

    陈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端起一碗米饭,继续往嘴里扒拉。

    朱小君叹了口气,点了支烟,向秦璐问道:“家里客厅的那张沙发,是不是可以放下来变成一张床啊?”

    秦璐点了点头:“就是缺被褥。”

    朱小君看了看手表:“这会超市也关门了,要不你今晚回你的宿舍去住,好不?”

    秦璐翻了翻眼皮:“啥意思?”

    “借你的被褥给小东用,赶明天,我再给你们买一套新的。”

    秦璐略显无奈地答应了。

    陈东一连吃了八碗米饭,将桌上的菜基本上扫光了,这才打出了第一个饱嗝。冲着朱小君憨厚地笑了下,道:“饱了。”

    “吃饱了就跟小君哥哥回家洗澡睡觉去,好么?从今天开始,咱们小东就不再睡马路了。”

    陈东闪烁着乌黑的大眼睛,狠劲地点了点头。

    出了小酒馆,朱小君带着陈东向左走了,而秦璐则一个人向右拐去。

    朱小君转身喊道:“喂,秦老大,喝多了?”

    秦璐转过身冲着朱小君竖起了中指:“我打车,回宿舍!”

    朱小君这才想起来刚才在小酒馆中对秦璐的请求,于是把上身弯下了九十度,给秦璐深深地鞠了一躬。

    秦璐呵呵笑着:“死猪头,你记着啊,这顿是你请小东的,还欠我一顿酒啊!”

    朱小君笑道:“多谢秦老大给面子,别说一顿酒,就是十顿酒,也是应该的。”

    待朱小君和陈东走远了之后,秦璐拿出了手机,给秦宏远打了个电话。

    “璐丫头,朱小君和阿东接上头了吗?”

    “带回家洗澡睡觉去了。”

    “过程顺利么?朱小君看出什么破绽来了么?”

    “您就放心吧,莫说我安排的一点破绽都没有,就算有破绽,那个猪脑袋也绝对看不出来!”

    “那就好,不过啊,我得纠正你一句话,朱小君的脑袋可不是个猪脑袋。假如非得说他是个猪脑袋的话,那也是头神猪。”

    “神猪?”秦璐突然大笑起来:“你还别说,朱小君长得跟猪八戒还真有点像哩!”

    几天前,在502所得总部,秦宏远要在朱小君的身边安排一个高手来保护朱小君的安全,这个高手便是陈东。

    陈东确实是个孤儿,而且还有轻度的智障,但也正因为如此,陈东在技击武功上却展现出了绝对的天赋,徒手搏杀,器械格斗,各种枪械的使用,甚至是杀人的技巧,都是一点就通。五年前,秦宏远在办理一个案件的时候,发现了陈东的这种天赋,于是把他带到了502所,专门安排各类高手对陈东实施针对性训练,不过三年时间,陈东便成了502所中绝对的高手中的高手。

    那天,秦宏远提及了陈东这个人,而秦璐却有些不放心,特意提出来要先过她这一关。秦宏远笑着答应了。

    在申海省城两个专案组的人都撤离了之后,秦璐也把朱小君送回了彭州,在秦宏远的安排下,陈东和秦璐进行了一次交手。

    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

    当年某特种部队中最牛逼的女特种兵秦璐竟然在陈东的手下撑不了两分钟。

    秦璐彻底被折服了,于是便琢磨着朱小君的个性,给朱小君挖了这么一个坑,神不知鬼不觉,把陈东塞到了朱小君的身边。

    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朱小君的身边便多了一个跟屁虫,朱小君走到哪,陈东就会跟到哪,就算朱小君要去厕所,陈东也会守在门口一刻也不会放松。

    一天还好,两天也受得了,可一连三天下来,朱小君几乎崩溃了。

    但是,对陈东,朱小君却是说不得骂不得,只能是咬咬牙忍着,就算把牙咬碎了,也只能和着血水咽进肚子里去。谁让他没事找事,非得收留陈东的呢?

    不过鬼精鬼精的朱小君到了第四天就找到了窍门。陈东这孩子,忒好骗,又特别信任朱小君,因此朱小君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很随意地支开陈东。

    每次被朱小君骗了,陈东也不会气恼,反而会很开心,以为这是他的君哥哥在跟他做游戏。

    因此,这哥俩是越相处越融洽,感情也是越来越深。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