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10章 捧杀之计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东刚领到要去保护朱小君的任务的时候,还是满心的不高兴。他在502所得总部生活了五年,对这里的人和物都已经很熟悉了,骤然要换一个环境,莫说是有些轻度智障的孩子,就算是智力正常的孩子,也会产生抵触情绪。

    秦璐是采取了骗得手段才让陈东答应下来的。

    但是,和朱小君一见面,陈东便感觉到了和在502所所感受到的相同的温暖,甚至比在502所感受到的还要温暖,因此陈东这孩子便绽放出了孩子应有的单纯——开心地笑。

    第二天一早,朱小君要去上班,叮嘱陈东在家好好呆着,要是闷了,可以看看电视什么的。陈东没吭气,但朱小君前脚一走,陈东后脚便跟上了。

    上班带个小尾巴算是个什么事?

    朱小君发现了尾随的陈东,苦笑了两下,把陈东领回了家。

    可再次出门后,朱小君发现陈东仍然跟在了身后。

    跟就跟着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好在陈东还算听话,在朱小君带着张石去了叶兆祥办公室签署免疫细胞项目合作合同的时候,陈东乖乖地留在了伽玛刀中心。

    叶兆祥没有食言,他只是粗略地看了下朱小君提供的合同草案,便在上面签署了自己的批示,接下来,只要医院的法律顾问和医务处没什么意见的话,合同也就按照这个版本落实了。

    这些事,有张石去办就足够了。

    所以,朱小君又陷入了无所事事的境况中。

    无聊中的朱小君忽然想起了吕保奇的托付,于是便给吕保奇打了个电话。

    电话中,朱小君说他今天有些空闲时间,可以去找吕保奇说说那件事,问吕保奇现在在什么地方。

    吕保奇告诉朱小君,他不在市里,而是在郊区的那个私人会所中,并嘱咐朱小君在医院等着就好,他马上派老冯开车去接他。

    等朱小君带着陈东来到了吕保奇的私人会所的时候,已经是午饭时间了。

    在一个积极奢华的包房中,吕保奇精心为朱小君准备了一餐午饭。

    四菜一汤,看上去非常普通,也就是彭州当地的家常菜而已。

    一道鲫鱼喝饼,一盘葱爆羊肉,一份京酱肉丝还有一碟卤牛肉,汤居然还是清汤。

    朱小君对吃并不怎么在意,是一个可以把鱼翅当成粉丝来对待的那种人,至于陈东,更是不懂,一坐下来,边只顾着往嘴里扒拉米饭。

    吕保奇对陈东充满了好奇,一边给陈东夹着菜,一边向朱小君打听道:“这孩子以前没见过呀?是你的什么人?”

    朱小君把昨天跟陈东的偶遇简单地告诉了吕保奇。

    “东东手上的功夫非常不错,就连我那个警察死党秦璐都是称赞有佳,我不忍心看着这孩子流浪街头,于是就当成自己的小弟弟收留下来了。”

    吕保奇点了点头,又看了眼陈东,目光中充满了怜爱。

    朱小君也拿起了筷子,只一口,眼神中便顿时充满了疑惑。

    “吕叔,这菜……这菜的味道很不一般呀!”

    吕保奇笑呵呵地问道:“怎么不一般了?你吃出什么感觉了?”

    朱小君指着刚才吃了一口的那道鲫鱼喝饼,道:“这鱼的肉质极为鲜滑,不像是鲫鱼啊!”

    吕保奇也拿起了筷子,指了下其他的三道菜:“你再尝尝这几道。”

    朱小君一一尝过,每尝一口,便发出一声赞叹。

    “这鱼的确是鲫鱼,但并不是街面上卖的那种池塘里养出来的,我这儿的鲫鱼,全都是正儿八经的无污染河流中的野生的,算你有口福,这种野生鲫鱼,现在当真是可遇不可求啊!”

    “这羊肉……”

    “这羊都是从内蒙草原上活着运来的,这京酱肉丝用的是家猪和野猪的杂交品种,而且只用一个月大小的猪。至于这牛肉,可是正宗的赫赫有名的日本神户牛肉。来,朱小君,你再尝尝这碗汤。”吕保奇说着,为朱小君盛了一小碗清汤。

    朱小君拿起汤勺,舀了一小勺,仔细品味,一股说不出的鲜香之感从舌津传来,引得朱小君不由得再舀了一勺喝下,口中之汤咽进腹中之后,只觉得满口留香,津液滋生,回味无穷。

    “这叫百菌汤,味道怎么样?”

    朱小君禁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喜欢的话,以后就常来,吕叔这地方从来不对外,只招待自己人。”

    朱小君叹了口气:“可惜啊,就是太远,我又不会开车。”

    陈东突然插嘴道:“我会!”

    吕保奇是何等人物,早就看出这孩子的脑袋有些问题了,朱小君说他的功夫如何了得,吕保奇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会,陈东说他竟然会开车,吕保奇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跟伯伯说说,你都会开什么车?”

    智障的孩子并不代表着傻,陈东明显感觉到了吕保奇口气中的怀疑,他头一仰,犟道:“就会!”

    朱小君连忙抚着陈东的脑袋,哄道:“嗯,东东会开车,以后小君哥哥买了车,东东就给小君哥哥当司机,好不好?”

    陈东郑重地点了点头。

    和昨晚在小酒馆相比,今天的这餐饭似乎有些不对陈东的口味,他只是扒拉了两碗米饭,便拍了拍肚皮,对朱小君说道:“饱了!”

    朱小君笑了笑,拿出了手机,递给了陈东:“东东乖,到那边自己玩,我跟伯伯说会话,啊!”

    陈东开心地拿着朱小君的手机到一边玩去了。

    吕保奇笑道:“有了这么个人要照顾,烦不烦啊?”

    朱小君撇了撇嘴:“烦!怎么不烦?再烦也得撑着啊!”

    “要不,把他留在我这儿,我找个人专门照顾他?”

    朱小君瞄了眼躲在一角玩手机的陈东,叹了口气,道:“算了吧,这孩子认生。这或许也是天意,让我遇到了他,我总感觉这孩子跟我有缘分,还是跟着我吧。”

    因为要商谈重要的事情,所以吕保奇并没有安排酒水,朱小君吃了碗饭,也没有贪恋菜肴的美味,肚子里有了个七成饱,这顿午餐也就算吃完了。

    服务人员过来收拾了桌面,又给吕保奇和朱小君泡上了茶水,吕保奇这才提及了他跟瘸四喜之间的事情。

    “我听老冯说,你那天晚上说了句‘泡妞远不止献殷勤这一种办法’,这句话我琢磨了好久,还是没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朱小君笑了笑,道:“这句话原本就没意思,我当时只是把追逐权力当成了一场泡妞游戏而已……”

    “你等等!”吕保奇叫停了朱小君的进一步解释,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权力就是那个女人,而暴力则是追求那个女人的手段,你的意思是说,追求那个女人,实际上除了暴力,还是有很多办法的。”

    “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吧!”朱小君点了支烟,道:“在瘸四喜的心中,他所要追逐的权力便是你现在的江湖地位,而你呢,吕叔,你要追逐的权力,是什么呢?”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使得吕保奇沉默了很久。

    “是面子!”最终,还是朱小君给出了答案:“你曾经对我说过,这些年,你在拼命的漂白,为什么?因为你已经不再在乎你的江湖地位了,或者说,所谓的江湖地位对你来说已经不重要甚至成为了包袱。但是,这些年来,你始终还是脱离不了这片江湖,为什么?”

    吕保奇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地吐出来:“你说得对,还是因为这面子。”

    “瘸四喜很聪明,看穿了这一切,他挑战你,无论输赢,他都赚了!因为赢了你,他就可以取代你,成为彭州这片江湖发号施令之人。输给了你,同样也是光彩,毕竟这二十年来,他是第一个向你发起挑战的人。”

    吕保奇也跟着点了支烟,但却没抽,只是夹在手上,默默地看着那袅袅青烟。

    “既然瘸四喜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那么,对你来说,就只能接受失败的结果。因为你即便赢了瘸四喜,也会折损了许多颜面,弄不好,就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吕保奇叹了口气,道:“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呀!跟瘸四喜掰掰手腕我倒是不担心,就怕是动静闹大了,会引起政府的不快,到时候,各打五十大板。”

    “而瘸四喜被打五十大板是光荣,你被打五十大板,则是损失!”

    吕保奇夹起香烟放到了唇边,犹豫了一下,又再次拿开:“以你的看法,我该怎么做才是最好?”

    朱小君把烟头摁灭在面前的烟灰缸中,端起茶杯饮啜了两口:“为什么不让瘸四喜品尝一下你这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呢?”

    吕保奇能有今天的江湖地位,显然也不是仅凭着武力就能够达到的,这个人,同样有着超高的智商,他只是凝思了片刻,便领会了朱小君的意图。

    “把他扶上来,然后……”

    朱小君笑道:“你需要做的,仅仅是把他扶上位,至于后面的,我想,一切都会自然发生,彭州的这片江湖很快就会热闹起来,等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都需要你再次出来收拾残局。”

    吕保奇的眼神中闪烁出光彩来:“好策略,真是个好策略,既保全了我吕保奇的名声,又可以彻底解决了瘸四喜等人的心思。朱小君,你说吧,想让吕叔怎么感谢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