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11章 商业返购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为什么我找你帮忙的时候,你不让我感谢你呢?”朱小君反问了一句。

    吕保奇有了应对瘸四喜的策略,心情大爽,笑着跟朱小君开起了玩笑:“要不,咱们爷俩各提一个条件?”

    朱小君忽然想到,吕保奇很可能又拿刘燕来说事,连忙摆手道:“那不就乱了套了吗?吕叔,这次就当我对你的感谢吧。”

    吕保奇大笑道:“那怎么能成?咱们爷俩好歹也算是生意上的伙伴了,是不是?生意人,就得有一笔算一笔。”

    朱小君撇了撇嘴:“谁说我是生意人?我只是肿瘤医院的一名小医生好吧!”

    二人正调侃着,一旁的陈东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然后就看着他惊慌失措地捧着手机哆嗦到了朱小君的面前:“君哥哥,坏了!”

    朱小君拿过手机一看,便明白是电用完了而自动关机了,于是便从包里拿出了充电宝,给手机冲上了电,再把手机重新启动了。

    陈东瞪着惊奇的眼镜看着这一切:“好了?”

    朱小君笑着摸了摸陈东的脑门:“小君哥哥是医生,不光会给病人看病,还会给手机看病哦!”

    陈东欢喜地去了。

    这一打扰,使得朱小君和吕保奇都不在提及什么感谢不感谢的话了。

    不过,吕保奇倒是对陈东有了兴趣,他走到了陈东的身边,学着朱小君的样子,像抚摸一下陈东的脑袋。

    可手刚一搭上去,陈东便躲开了,而且躲开的动作非常大,几乎是平移,‘噌’的一下,就从原来的沙发位子上移到了对面的沙发上。

    “呃?身手还真是不错!”吕保奇以感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朱小君笑着叱喝陈东:“东东,不许对吕伯伯无礼!”

    陈东很委屈地看着朱小君,上门牙紧咬着下嘴唇,一言不发。

    吕保奇对陈东笑道:“这孩子,还真有点倔劲!你说你会开车,那伯伯问你,你喜不喜欢开车呢?”

    陈东咬着嘴唇,点了下头。

    “伯伯有很多车,东东是不是想试试呢?”

    陈东又点了下头。

    朱小君这时候明白了吕保奇的用意,赶忙过来阻拦。

    吕保奇笑道:“算我借给你的,行了吧?总比我要派专车去接你要轻松啊!再说,你现在不光是一个伽玛刀的业务了,今后业务扩大了,怎么着也得配辆车啊!”

    吕保奇说的很有道理,朱小君一时也想不出该怎样反对。

    陈东跟着老冯去试车,朱小君和吕保奇远远地看着,只见每一辆车在陈东的驾驭下,灵活异常。

    “这孩子还真有意思,你看他这车开的,比老冯都要好。”

    “这孩子确实有点意思!”朱小君随口附和了一句。

    此刻,斗大的一个问号已经浮现在了朱小君的眼前。

    且不说陈东这孩子出现的偶然性是不是合理,单就陈东的这一身本事,就让朱小君起了疑心。陈东的这一身好功夫是从哪里来的?陈东的这开车的技能又是从哪里来的?陈东的身上,还掌握了什么超出常人的能力?

    仅是几秒钟的时间,朱小君便断定下来,陈东一定是有人安排到自己身边的。

    这种判断下,又有两种可能,一是陈东是那些樊罡的那些隐藏起来的同伙安排过来的,另一种可能便是秦宏远特意给自己安排的保镖。

    假若是樊罡的同伙派来的陈东,那么陈东所表现出来的智障就一定是伪装的。

    朱小君仔细回忆了一下有关陈东的一些细节,最后露出了笑容。陈东的智障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那么,他一定就是秦宏远的安排。

    多此一举!

    朱小君在心里对秦宏远的这个举动做出了评判。

    拿出了手机,翻到了电话簿中秦宏远的电话,就在按下拨打键的那一霎那,朱小君又改变了主意。不管如何,陈东是无辜的,若是真把陈东退还给了秦宏远,会对这个智障孩子产生多大的伤害呢?

    朱小君不忍心这么做!

    吕保奇只顾着观看陈东开车了,对朱小君的这些异常举动并没有在意,直到陈东手舞足蹈地向朱小君跑过来,吕保奇才转过身对朱小君说道:“你猜猜,这个小家伙会选中那辆车呢?

    朱小君想都没想,随便看了眼,随便说了一句:“黑色的那辆吧!”

    “黑色的那辆?你说的是那辆奔驰suv么?”

    朱小君随便点了两下头。

    陈东跑到了朱小君的身边,也不说话,低着头摆弄着衣角。

    吕保奇笑问道:“小伙子,最喜欢开那辆车啊?”

    陈东没作声,还是低着头。这时,老冯气喘吁吁地跟上来了:“他最喜欢的是那辆奔驰suv。”

    吕保奇呵呵一笑,道:“知陈东者,朱小君也,看来你说得对,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好吧,就这辆奔驰好了!”

    老冯将车钥匙递给了陈东,而陈东则迟疑着把手缩在了身后。

    “拿着吧!这车是吕伯伯借给我们用的,东东一定会很小心的,对吗?”

    陈东狠劲地点了下头。

    看了看时间,朱小君向吕保奇提出了告辞,吕保奇也需要静下心来好好计划一番朱小君的建议,于是也就未做挽留。

    不可否认的是,陈东开车的技术水平还真是比老冯高出了一大截,坐在陈东开的车子上,朱小君舒适地忍不住打了瞌睡。

    一觉睡醒,车子已经进了城,朱小君打量了一下窗外,禁不住哑然失笑。

    过来的时候,老冯为了避免堵车而选择了绕道,但回去的时候,刚好是下午三点钟左右路上最为通畅的时刻,但陈东却依旧选择了绕道,而且还是沿着上午过来的路原路返回。

    不过,这最多也就是多耗点油而已,朱小君也懒得去纠正陈东的选择。

    刚好在这时候,张石打来了电话,说伽玛刀出现了故障,而厂家却推托说工程师安排不过来,必须要等到明天才能赶过来维修。

    朱小君有点来气。

    当初在跟陈光明的公司进行谈判的时候,朱小君基本上没压价,为的就是能够在日后有个很好的合作关系,不求厂家有多照顾,但求厂家能一视同仁。

    但好心却碰上了驴肝肺,人家厂家根本没领朱小君这个情,等有了问题的时候,该怎么刁难还是怎么刁难。

    好在陈光明尚未辞职。

    朱小君立即给陈光明去了个电话。

    “炮哥啊!唉……”陈光明尚未开口,先重重地叹了口气:“张石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我……都怪兄弟无能啊!”

    “几个意思?你丫给老子说清楚点,别吞吞吐吐的。”

    “我找了公司工程部的负责人,其实他们是有工程师在家里的,工程部的一个小头头告诉我,是公司的高层下的命令,就是不允许他们来彭州修设备。”

    “你们公司高层下的命令?”朱小君有些困惑了,他前思后想:“我们有得罪过你们公司的哪个高层了吗?”

    “我也在琢磨这事呢!想来想去,没想起什么时候得罪过我们公司的人啊!”

    “这样,陈老五,你去工程部打听一下,看看是你们公司哪位高层下的命令。别怕花钱,我只要结果。”

    “我已经打听到了,炮哥,下命令的是我们公司的中心管理部总监,我也找过这哥们了,这哥们给我暗示说,是公司的执行副总裁指示他这么做的。”

    朱小君见过陈光明公司的那位执行副总裁,是一位行事风格风风火火的中年女汉子,朱小君还记得她有着一个颇为男性化的名字,叫贾爱民。

    “你说,这件事是贾爱民那娘们故意之为?”

    “炮哥,我不敢说是百分之百,但敢拿性命担保,至少也是百分之九十九。”

    对陈光明,朱小君还是信任的,这厮看上去比较二,但真心做起一件事来,还是很靠谱的一个人。既然是贾爱民的故意之为,那么就一定有着贾爱民的用意,这个用意会是……

    朱小君似乎想明白了,但还不能确定。

    等到了医院之后,朱小君径直去了伽玛刀中心,将情况和他的判断,一股脑告诉了张石。

    张石听完后,重重地叹了口气,道:“这一招已经不是贾爱民第一次使用了。早在三年前,这个贾爱民还在另一家伽玛刀企业的时候,就干过这种事。”

    得到了张石的验证之后,朱小君反而放松了下来:“真是个****娘们,哪有这样做生意的?为了返购一家中心,活生生得罪一方势力,这买卖,能不亏么?”

    张石却摇了摇头,道:“那得看为什么返购了!朱小君,你以为贾爱民是看咱们中心生意不错,眼红了,才决定要返购的吗?要是那样的话,那贾爱民真是个****娘们了,可是,一个****娘们能做到那么大的一家公司的执行副总裁的位子么?”

    朱小君愣了下:“你是说她另有目的?”

    张石给朱小君上了支烟,给自己和朱小君点上了,喷了口烟,这才解释道:“除非是为了上市,否则的话,谁又会做出这等损人不利己的****决定呢?”

    上市?朱小君想起来当初他跟吴东城去这家公司考察的时候,贾爱民曾经说起过公司即将要在美国上市的事情,当时朱小君只是觉得这是贾爱民在吹牛逼,没想到,这事竟然是真的。

    张石顿了下,抽了口烟,接着道:“想上市,除了要给广大投资人编出一个美丽的财富故事,还得有实实在在的财务数据做支撑,我想,贾爱民应该是看上了我们中心的财务数据,这才动的歪心眼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